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港警猛攻校园 专家:香港与中大共存亡

2019年11月12日。中文大学学生死守校园门口,不让警察进入,警方狂发催泪弹攻击。(余钢/大纪元)

人气: 3552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9年11月13日讯】(大纪元记者骆亚、钟元、陈汉采访报导)香港三罢行动持续延烧至多所大学院校,香港中文大学12日晚间,示威学生与警察爆发激烈冲突,警察狂射催泪弹、橡胶子弹,校园陷入一片火海,宛如战场。有评论认为,中共对香港教育体系强行启动二次回归,但学生也将顽强反抗。

四中全会后,香港特首林郑月娥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主管港澳工作的中共政治局常委韩正会面,后者大力称赞香港警队,致使港警暴力更加升级。

据中大学生统计,仅12日警方就发射多达2356枚各式弹药。对此,香港超过11所专上院校学生会发表联合声明批评警方做法,强调将与中文大学共存亡。

周梓乐同学去世 大学生心痛但不放弃反抗

香港科大学生周梓乐日前离奇坠楼身亡,激起大学生内心的悲痛,一名参加悼念活动的香港大学学生对大纪元表示,“我们都觉得很心痛”,“今日的口号都改了,叫报仇。”

“我们需要的是一个独立的调查,公平、公正、公开,调查警察的暴力,他们的暴行,为何有这么多自杀,为何会坠楼死亡,我们想知道真相。”这名港大同学说。

谈到11日开始的三罢行动,这名学生希望成年人可以一起放下工作、罢工一两个星期,向政府、商界施压,给予社会压力,让他们直视问题。

2019年11月10日,香港民众在中环遮打花园举行祈祷会,悼念周梓乐。(宋碧龙/大纪元)

即使周梓乐同学离他们而去,但是他们还是鼓励自己和同伴,“今天的自己需要比昨天的自己更坚强,这样我们才能够应付,在这个愈来愈差的小岛上生存,我们要反抗。”

他强调,学生不会因为习近平和韩正肯定了林郑、为即将到来的暴力升级而撤退,因为他们相信,北京不会因为他们退了就特赦、既往不咎,“其实他们(北京)已经想好,留岛不留人,留下香港,但不要香港人,他们认为牺牲一代是不紧要的。牺牲几十万年青人,换来二十年的稳定,维稳的成果是值得的。”

他不晓得“天灭中共”的奇迹会不会发生,中共有朝一日是否会像东欧共产党一样,退出历史舞台,“但今时今日我们就是用血肉之躯,靠血肉之躯,击退共产党。”

中共官媒批香港教育 释“二次回归”信号

此前,中共喉舌媒体《人民日报》于10月20日发表评论《美化黄之锋 香港教育的病该治》,批评香港的教育体系存在严重“问题”。

中国经济社会学者何清涟曾撰文指出,中共在2014年香港占中运动后,就拟定了“二次回归”计划,包括三个层面:

一是在“硬”的立法层面,要在香港的核心价值体系中纳入反分裂的内容;二是在香港的学校教育中加强爱国主义教育,推进对“一国”的认知;三是要在制度上纠正殖民地时代的官商共治模式。

何清涟认为,《人民日报》的这篇评论,是北京在释放信号:香港“二次回归”计划中的要点之二——改造香港的教育体系将启动。

台湾中正大学传播学系访问学者、中国问题专家曾建元在受访中说:“从中共的角度来看,香港教育是失败,但从香港大学生抵制专制的反抗意识、去维护大学自治与自由来看,香港大学教育是成功的。”

“香港的大学教育过去是全世界很好的教育,大学教师拥有很好的薪资待遇,社会用最好的资源去培养香港年轻的下一代。”曾建元认为,学生在反送中运动中,也体现了传统中华文化里读书人对社会扮演的角色。

“相形之下,林郑治下的港府对于大学自治的破坏,是香港或中国文明的重要倒退。”他提到,从11日起,在没有经过大学校方的同意之下,港府的警察进入到大学拘捕、狂射催泪弹,这完全是破坏现代大学自治的普世价值。

曾建元表示,“现代大学体制的根源来自于西方大学和修道院的传统,大学独立于世俗政治权力之外。”而在中国历史上,即使是一百年前的五四运动,蔡元培担任北大校长期间,北洋军阀镇压学生也不曾将军队开进校园中。

从中可以看出,中共决定在“二次回归”中,对教育体系痛下毒手,“香港的大学教育是精英教育、国际化程度高。如今中共控制不了局面,就恼羞成怒,用警力攻进校园,打算对未来领导城市的青年,进行摧毁,重新改造。”他说。

校园沦为战场 专家:最高学府遭破坏 香港亦将沦陷

据统计,截至11月5日,有3000多人因反送中活动被捕,其中有702名是大专学生。但至13日为止,被捕人数超过4000多人,其中四成是学生,大专学生850名,约25%。过去一周大学生被捕人数剧增。

11日,三罢行动首日,示威者与防暴警察在多间大学校园爆发冲突,其中在中文大学最激烈,防暴警察与中大生在校园内通往科学园的“二号桥”上演攻防战,连到场斡旋的校长段崇智亦遭催泪弹攻击,引起世界震惊。

香港中大校长段崇智12日到抗争现场,前往与警方调停,遭到警方发射催泪弹。(宋碧龙/大纪元)
2019年11月13日,近凌晨三时,香港中大仍在催泪弹的烟雾缭绕中。(黄晓翔/大纪元)

此外,城市大学亦遭到催泪弹猛烈攻击,警察除朝校园内和学生宿舍发射多枚催泪弹,甚至港警现场的指挥官指示“橡胶子弹要直接打头”,更引发民众愤怒。

由香港公民党组成的法律团队,13日上午前往高院,代表中大学生向法庭申请临时禁制令,禁止警方在没有搜查令或按法例准许下进入中大校园。

香港资深大律师、公民党主席梁家杰对大纪元解释这项禁制令说,警务处长必须要尊重中文大学是香港私人物业管理的事实,作为私人管理的地方,校警在没有校长的同意下,不能同意警察开进校园,并且不能使用强大的武器。

特别是段校长在中大二号桥上,原打算和警察理论,但却遭警察发射催泪弹,令外界大感意外。

梁家杰说,在香港的文化与价值中,大学校长的地位很崇高,向校长发催泪弹、警察暴力对校园进攻,都是对文明、文化的挑战,是非常野蛮、非常粗暴的行为,对香港、对世界释放很不好的信息。

针对在过去几天,香港多所大学校园成为警民冲突的重灾区,梁家杰认为,这代表四中全会后,中共已经下了决定,要大力度打压、对付香港的自由运动,首先针对大学生。

中共的意图激起香港人的愤慨,在中大遭受催泪弹猛烈攻击后,多所大学院校发表联合声明,誓与中大共存亡。梁家杰说,“其实不只11所大学跟中大共存亡,整个香港都跟11所大学共存亡。”

他解释,只要看中共在大陆解放后是怎么样攻击大学的,“我们就知道,中共如果开始攻击、破坏香港的最高学府,那整个香港都会遭到同样的命运。”

他表示,大学代表的是一个地方的良知和良心,也是培育掌握香港未来前途的主人翁的摇篮,中共攻击校园的同时,香港市民更加体认到,“我们与大学是命运的共同体”。

本文首发于《真相中国》周刊 2019.11月号/第17期 #

责任编辑:林岑心

评论
2019-11-14 5:05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