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中大保卫战 学生命在旦夕 吁国际人道救援

11月14日,中大学生在香港二号桥设置“中大保卫战”的阵地。(宋碧龙/大纪元)

人气: 8324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9年11月15日讯】(大纪元记者梁珍、张晓慧香港报导)由于港警强行攻入大学校园而引发的一场“中大保卫战”,14日步入第四天,局势依然牵动人心。中文大学变战场,尽管中共已急令内地学生撤回大陆,台湾侨生撤走,美国、印尼等国也撤走其交换生,仍有数千名学生、教职员等彻夜互助守护校园,场面感人。学生命运危在旦夕,急需国际救援。《大纪元》记者轮班守中大,记录这场战事。

中大三年级余同学是数千名留守中大的一员。从星期一警方射催泪弹开始,原本没有住校的他就赶回中大,希望守护住校园,守护住他们的家。尽管高等法院拒绝了中大学生会的禁制令申请,但余同学仍对港警冲入校园的做法,难以接受,“中大是私人地方,香港警察不可以觉得自己拥有权力,就冲进来。这是我们学习的地方,所以我们要保护中大。”

武力悬殊 绝不放弃

与警方谈判的中大校长段崇智,也在对话的过程中,在毫无装备的情况下被射中催泪弹而被迫撤退。警方的解释是学生要掷汽油弹。但余同学说,警方要强行攻入校园,如学生不自救的话,中大不保,香港未来也完了。“警方有这么多的子弹和武力,有直升飞机、水炮车,我们什么都没有。如纯粹因我们丢几个汽油弹,他们就要升级镇压的话,中大人只能反抗自救。”

余同学在中大体育馆席地而睡度过了两晚,尽管冰冷的木板没有家里的床舒服,他已决定和中大共存亡。“我当然希望平安读书,现在好像打仗一样,我也很难过。这是我们的家。我不可以舍弃家而离去,要走的是这些防暴警察。”

过程中也有让他感动的地方,就是看到大批校友、市民纷纷赶往中大,用车堵住公路,形成困兽局,不让警方进一步增援武力。同时运送物资支援学生,仿佛当年“六四”一样。

盼港人出来 共同守护香港

“我来参加集会,是希望为中大学生打气。”刚刚离开中大的大学生阿文,因吐露港公路封路无法再回校,选择参加14日晚在中环举行的“消防救护集气”集会,为中大生打气。

如何帮助中大学生,阿文认为,更多香港人力所能及地站出来,例如参加集会等,共同捍卫这个家园,也是对留守校园的中大生的支持。

就在集会前,各大网络社交群组流传一则“中共军车开往中大”的讯息,虽真假难辨,但让局势再度升温,很多人都担心学生安危。周二(12日)大批防暴警强攻中大校园,狂发2,000多枚催泪弹的恐怖画面,让人难以释怀。

在过去数天,为保护学生,各界人士纷纷前往校园,希望双方各退一步,避免“六四”屠城重现香江。

中大学生誓死捍卫二号桥

早在周二晚,当学生击退第二轮防暴警进攻后,泛民主派议员曾带着前校长沈祖尧口讯,希望将二号桥交回给中大保安管理,让学生退回到二号桥后面校园的范围,警察会退出桥的范围。学生们断然拒绝。

他们说:“我们已忍十几年了,(香港人)退了十几年了,我们不可再退了……这条桥就是我们用命打回来的。怎么会退,交给保安甚至落到警察手里。他们就是想没罢工,想(局势)没得再升级下去。”

2019年11月14日,中大学生在香港二号桥设置“入境”的检查关卡,以防黑警进入。(宋碧龙/大纪元)

二号桥为何这么关键?因它下面是吐露港公路,学生希望堵住这条公路,令新界北一带交通瘫痪,迫使政府答应民众五大诉求。

学生在此设路障,有条不紊地分工,也发挥各式创意,甚至用砖头砌出的围墙都具艺术感。他们还在饭堂煮食物分给大家吃,场面温馨感人。而这一幕不仅在中大,在14日的理工大学、城市大学等大学保卫战中,也有类似画面。

11月14日,为抵御黑警,学生在中大崇基校门外大埔公路上用砖头砌出围墙,上面写着“自由战胜恐惧”。(宋碧龙/大纪元)
11月14日,香港中大食堂有义工帮忙处理伙食。(宋碧龙/大纪元)

中大校友、资深传媒人刘细良过去两天也在中大现场直播,从12日傍晚一直留守到14日上午11时,经历2天2夜的战场。

刘细良在台湾《苹果日报》刊文写道:“中大学生参与堵路行动,最佳地点是从通往科学园的二号桥,向下投掷杂物至大学站(东铁)路轨及旁边的吐露港公路,11月11日双方已有冲突,警方入校园拘捕学生,之后退到学校范围之外。12日早上学生继续堵路行动,这时警察防线已推至校园。校方在下午曾派人调停不果。我在直播新闻见到下午警察向学生狂射催泪弹、橡胶子弹,学生躲在垃圾车及木板背后,以砖头及汽油弹还击,终因人少不敌,警察冲入校园追捕,得势不饶人,长驱直入向大学运动场射催泪弹及橡胶子弹。”

当刘细良放下手中工作,抵达中大时,大吃一惊,这完全是War Zone(战区)景象。“一个一个顶着黄帽,手执各种工具的学生,沉默不语,准备上前线。枪声每隔5至10秒响起,烟雾弥漫,有人大叫:‘First Aid, First Aid!(急救)’然后就听到:‘让路、让路!’急救员抬着受伤学生退到临时救伤站,有的就在路边躺下医治,我身旁一个女生头部中橡胶子弹,冲洗伤口时一直流血水。”

中共欲藉乱局取消香港区议会选举

刘细良指,香港时局在中共中央8月7日祭起“止暴制乱”大旗后,形势就急速恶化,警察暴力行为不仅没有受到制裁,反而在北京助威下变本加厉。反送中运动出现质变,由反修订《逃犯条例》转移到反警暴,由政府总部集会抗议、维园游行示威,蔓延至全港各区,持续的冲突暴力,在实施《禁蒙面法》后更进一步升级。香港中产阶层认为,警暴背后是香港最核心的法治价值崩溃,警察选择性执法代表政治挂帅下,变成了政治工具,威胁公民社会自由,人人自危,这种恐惧由中共慢慢转移至特区政府。

对于警方攻入校园的举动,他认为目的是“藉特区警察之手制造更大乱局,激怒更多市民,令(区议会)选举无法进行,然后进入紧急状态,一举收拾香港异议声音。”

美参议院加速通过《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

11月13日中大校园一面横幅,呼吁美国参议院尽快通过《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余钢/大纪元)

香港众志14日晚发布消息称,习近平刚在金砖国家领导人会晤上,提出“止暴制乱是香港当前最紧迫的任务”去恐吓香港人之际,同一时间,美国国会再度出手。

香港众志驻华盛顿代表敖卓轩收到消息,得悉美国资深参议员与参议院多数党领袖麦康奈尔(Mitch McConnell)刚刚将《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提交参议院审议,并启动“热线”(hotline)机制。

在“热线”机制下,《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提交后6小时内(即香港时间15日凌晨5点前),没有参议员反对的话,就当作参议院一致通过,法案就会随即交到白宫处理。#

责任编辑:连书华

评论
2019-11-15 5:15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