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名家专栏】教育下一代感恩而不是自命不凡

文/保罗·亚当斯(Paul Adams)翻译/周婉晴

antifa
图为“反法”人士在丹麦试图攻击人民,遭到警方包围。(图/ flickr/Kristoffer Trolle
人气: 729
【字号】    
   标签: tags: , , , , ,

生活中有很多值得我们感恩的因素。培养感恩的习惯,练习以感恩之心看待生活,对我们每个人乃至全社会的福祉都是至关重要的。既然如此,为什么我们要教育下一代去做与之相反的事情——自命不凡抱怨、憎恨和将自己视为受害者呢?

感恩的理由

我们感恩现在所拥有的生活,感恩人生所拥有的,而不是没有的。只要我们停下脚步反思,便会对我们所拥有的视觉和其它感官、思辨能力和知识心怀感恩。就像在我们陷入病痛时,往往才会意识到健康的可贵。

每个人从生到死都会经历种种的限制和磨难,这个过程并不像我们想像中的个人主义那样全然自主、无债一身轻,也不需要感恩于谁。如哲学家阿拉斯代尔·麦金泰尔(Alasdair MacIntyre)所言,人类是具有依赖性的理性动物。我们生活中一切、爱的来源、语言文化的习得均要仰仗于他人。我们从传统和他人身上学习着一切,学习如何形成概念从而理性思考,如何使用技术满足并提升物质生活,如何掌握人生智慧并赋予人生意义。

感恩让我们得以有效的思考并理解生活的现实——作为人所存在的一切真相,从幼年时期的自我中心和青少年时期的自恋情结中解脱出来,成为真正成熟、阅历丰富的大人。人仰仗于此生命运的赐予而活,而这种赐予不是我们拼命挣来的,也无法掌控其去留,甚至从本质上来讲,我们根本无权考虑自己是否有资格去拥有这种赐予。

感恩的益处

超越文化的界限,每个人的父母、每个国家的宗教人员和精神导师们总是强调感恩所带来的好处。如今也有科学研究支持这种说法。任何年龄的人都可养成感恩的习惯,不管是成人、幼儿、青少年、大学生、雇员,无论任何个人或者团体都能从感恩中获益。

在我本人的家庭中,我们基于心理学家马丁·塞利格曼(Martin Seligman)所提倡的“三项赐福”(Three Blessings)理念,把感恩视为每日必做的精神练习内容之一。一系列广泛研究结果显示,感恩能创造积极心态、提振精神、提升身体健康、减少疲劳并提高睡眠品质。耐心、谦逊、自控和智慧等一系列优良品质都与感恩之心相伴而生。感恩的态度还能鼓舞团队,提升工作满意度、巩固关系、鼓励更多善意、互助和付出的行为。

一些实验还表明,普遍意义上的感恩之心能缓解焦虑和抑郁、提升健康,而宗教意义上的感恩之心则有着更多益处,这一点在世界各国的宗教中均可获得印证。哈佛医学院的大卫·罗斯马林(David Rosmarin)博士为临床医师们撰写过基于实证案例的诊疗指南,教他们如何把心理健康、宗教信仰和认知能力方面的理疗手段相结合。罗斯马林博士和他的同行研究者们共同发现,对上帝的信仰能进一步降低焦虑和抑郁的情绪,提升健康状况,

如此看来,关于千禧一代儿童和青少年们出现的焦虑、抑郁和自杀等现象,我们所有的教育、研究者或许应寄希望于重点培养他们感恩的心态,正如我们前几个世代所做的那样。

自命不凡导致感恩缺失

然而现实中我们遭遇了诸多挑战。让年轻人建立起感恩的心态非常困难,因为他们都热衷于学习所有其他的外来文化,却唯独不看重他们本身的文化和信仰传统。

当我们的小学、中学、大学不再培养孩子对祖国的热爱,反倒对其予以一种轻蔑的态度时,孩子们很难对祖先们为保家卫国所作的牺牲以及先辈们所信仰、秉持和传递的传统价值产生感恩之情。甚至到了一种什么程度呢?孩子们从他们的家庭、社区中所了解到的资讯全都是负面的——这个国家从根上就烂了,它的整个历史、建国者和宪法,统统都变成是可耻的罪人。

我们的下一代从大学中学到的不是从拥有机会、了解知识、掌握智慧中产生的感恩,而是一种自命不凡的自私心理。越来越多的教育工作者致力于提升学生群体(而不是知识或观点上)的多样性,却让校园成了一个过度敏感的环境;在左派思想的影响下,他们要防止任何让学生感到“不自在”的言论。

所谓“雪花世代”(snowflake)的批评对于年轻人是不公平的,学生们的问题归根结底还是在教育者,就如在《骄纵的美国心理》(Coddling of the American Mind)一书所述的,他们将学生置于既定观点的保护伞底下,免于受到不同立场、论点和证据的冲击。(译者按,“雪花世代”是西方人称呼现在的年轻人像“雪花”(snowflake)般脆弱,不能容忍感到受冒犯的言论,受不了挫折,情绪容易受伤害。)

这种自命不凡的心态、立场和做法,通常会令个体夸大自身优越感,认为自己的权力凌驾于别人之上。在心理学上,这种心态会缓慢的积累起一种永不满足的后果,长期自我加强后陷入恶性循环,带来精神和社交方面的可怕后果。这跟谦逊和感恩结出的果实恰恰相反,并能阻止感恩之心的产生。一些研究表明,这一怪圈在千禧一代年轻人身上愈发明显,成为一种普遍的文化现象。比如学生们对教师、演讲者和教授所言感到愤怒和抵制,这在今天的大学校园里愈发常见。一些年轻人还会采取更为暴力的手段,美国的“反法运动”(Antifa)示威活动就是其中例子之一。

简而言之,感恩之心是从人类生活以及我们所处的这个世界和宇宙中的角色自然而然诞生的。感恩的心态有助于培养更多的美德,如谦逊和富有智慧等,并能提升一个人的幸福感。感恩能带来许许多多身体、头脑、精神和社交方面的益处,没有任何个人、家庭或社会团体能在不知感恩的情况下兴旺发达。

自命不凡的心态是一种具有破坏性的妄想,使个体误解现实和自身同环境、他人的位置关系。自命不凡能导致一系列负面后果和恶习,如愤怒、憎恨、自以为是、虚妄的优越感、情感脆弱和永不知足等。凡是感恩能起到正面作用的领域,自命不凡都能加以破坏和摧毁。

作者简介:

保罗·亚当斯(Paul Adams)是夏威夷大学的一位社会工作名誉教授,也是凯斯西储大学(Case Western Reserve University)的学术事务副院长。他是《社会正义不是你想的那样》(Social Justice Isn’t What You Think It Is)一书的联合作者,并在社会福利政策和专业道德学领域发表过大量文章。

本文Gratitude Versus Entitlement刊登于英文大纪元。

本文中所表达的观点来自于作者,并不能代表大纪元之立场。◇

责任编辑:茉莉

评论
2019-11-15 5:16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