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遭中共残害致死的十五位医护人员(上)

(从左至右、从上至下)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刘博扬、刘海波、宫辉、王纪平、董翠芳、沈跃萍。(大纪元合成图)
人气: 1387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9年11月15日讯】自1999年7月20日中共江泽民集团对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发动迫害以来,不计其数的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伤、致残、致死,本文讲述十五位修炼法轮功的医护人员被中共不择手段残害致死的案例。

高压电棍从肛门插入体内电击 刘海波被残杀

刘海波,男,时年34岁,吉林省长春市绿园区医院放射科CT室医生,1996年开始修炼法轮功。

刘海波(明慧网)

1999年7月,中共开始疯狂迫害法轮功后,刘海波曾两次进京上访为法轮功鸣冤,遭绑架被非法关押到长春市苇子沟劳教所非法劳教1年,又被转到长春市奋进劳教所和长春市朝阳沟劳教所非法关押。在被非法劳教期间,刘海波不放弃信仰,多次被酷刑折磨,并被非法加期9个月。

2002年3月11日晚,长春市宽城区公安分局七八个警察(为首的拿着手枪)破门闯进刘海波的住处,将刘海波和另一名法轮功学员张忠余暴打后一同绑架到宽城区公安分局。在宽城区公安分局,警察们对两人进行了灭绝人性的摧残。

刘海波被几个警察同时用电棍电击、施以酷刑至次日凌晨1点多;警察们发现刘海波心脏停止跳动,这才住了手。120急救中心到场,但人已经死亡,时间是2002年3月12日。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明慧网)

事后,宽城区公安分局在没通知家属的情况下,直接就将其尸体秘密火化,还对外谎称其死于心脏病。随后警察还绑架了刘海波的妻子侯艳杰,而当时他们的儿子小天纯才3岁。

宽城区公安分局的一个警察,因受不了共产党的残暴,后来逃到了澳洲,将刘海波被残杀的整个过程都曝光出来了:警察将刘海波全身衣服扒光,用最长的高压电棍从肛门插入体内电击内脏……

野蛮灌食 李慧文被迫害致死

李慧文,男,32岁,山西省阳泉市矿务局医院医生、山西中医学院毕业,家住阳泉市观象台15楼2单元8号,1996年在太原开始修炼法轮功。中共镇压法轮功后,结婚仅50天的李慧文就被阳泉市公安局、“610”(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机构)人员骗到洗脑班,遭受酷刑折磨后被非法劳教1年。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绘画)(图片来源:明慧网)

2003年中国黄历新年前后,李慧文一直被非法关押在山西新店劳教所集训队,遭严刑拷打。李慧文以绝食的方式抵制迫害,遭野蛮灌食,期间他被吊绑在两个上铺床沿上进行折磨、体罚。

2003年2月26日,李慧文被集训队队长宫俊升等人野蛮灌食迫害致死。

骨头和肌肉支离 中医硕士董翠芳被活活打死

董翠芳(董翠),女,29岁,北京顺义区妇幼保健医院医生,毕业于河北省医科大学,工作期间获硕士学位。2001年,董翠芳与未婚夫申文杰(29岁,大学学历,河北行唐人,北京首都机场优秀飞行员)在发资料讲法轮功真相时遭绑架。2002年,两人被顺义区法院非法判刑5年。

董翠芳(明慧网)

2003年3月11日,董翠芳被劫入北京大兴女子监狱;3月12日,监区长田凤清派警察席学会负责“转化”(逼迫其放弃修炼)迫害。恶人采用捆绑双手、双腿,强制她“双腿盘坐”进行折磨,通宵不许她睡觉、不许上厕所。

面对仍不放弃信仰的董翠芳,恶人们密谋更加残酷地迫害她。3月18日午饭后,席学会召集犯人李小兵、李小妹、靳红卫等五人将董翠芳弄到没有监控摄像头的平房浴室内暴打。

酷刑演示:强制“双腿盘坐”。(明慧网)

几小时后,董翠芳被活活打死。遗体青一块、紫一块,双腿又肿又紫,膝盖以下满是紫色瘀血,右肩处骨头和肌肉支离。经北京法律医疗鉴定中心验尸,证明董翠芳确实是被殴打虐待致死。

刘博扬被迫害致死 尸体被从楼上扔下

刘博扬,男,29岁,吉林医科大学毕业,吉林省前卫医院放射科CT室医生,和父母于1995年开始修炼法轮功,为人仁义厚道、尊老爱幼,是被同事和患者公认的好医生。

刘博扬(明慧网)

2002年3月16日,正在工作的刘博扬被长春市绿园区刑警大队四中队警察绑架,警察妄图通过他找到他父母,没有得逞,就把他绑架到正阳派出所。

17日,刘博扬被劫入长春大广拘留所非法拘留15天。非法拘留期满被释放当天,刘博扬在单位门口从警车上刚下来,就被长春市安全局人员蒙面绑架,铐在安全局一个屋子里,三天三夜遭刑讯逼供。

2002年6月27日,刘博扬一家三口又被绿园区分局政保科绑架到正阳派出所。几个警察对刘博扬残酷折磨:拳打脚踢,用皮鞋抽嘴巴、上绳、头上套塑料袋、上大挂;把双臂背到后面,然后用手铐将人双手吊铐起来,身体悬空,并且来回悠荡或向下拽双脚。

受刑后几分钟,刘博扬的双臂就像撕裂般剧痛,全身大汗淋漓,此后他的手很长时间麻木无力,拿东西都很吃力,两个多月才恢复。

4天后,刘博扬被劫入长春市铁北看守所非法关押了4个月。

中共酷刑示意图:吊背铐。(明慧网)

2002年10月29日,刘博扬被劫入长春市朝阳沟劳教所非法劳教2年;12月份,遭警察强迫整天坐在冰凉的水泥地上,晚上不许睡觉,白天还要被强制洗脑;2004年5月27日,被警察管教刘晓雨毒打,脸被打破;6月,非法劳教期满,劳教所却不放人,找借口给他加期47天。

2005年10月28日下午4时20分,刘博扬和母亲王守慧去一名法轮功学员家送资料被跟踪,从该学员家被绑架到宽城区公安分局。当晚8时,刘博扬被迫害致死,尸体被警察从楼上扔下。过了两三天后,宽城区公安分局才通知家属,声称刘博扬“跳楼自杀”。

由于家属追究责任,后经尸检发现刘博扬头部有三个不同方向的钝器打伤的洞眼,同时腿骨骨折、肋骨骨折、肺内积血。(据医学分析:刘博扬头部被钝器打伤的三个洞眼导致严重的颅脑损伤,这是致死的根本原因。)

刘博扬被迫害致死后,母亲王守慧被劫入长春第三看守所,于2005年11月11日也被迫害致死。

屡遭摧残 王纪平含冤离世

王纪平,男,39岁,哈尔滨医科大学毕业,曾任黑龙江省佳木斯市驻军224医院麻醉科主治医师。1996年9月,王纪平开始修炼法轮功,从此按照法轮功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生活朴实、工作敬业、不计较个人得失、不怕苦累,是全院职工公认的好人。

王纪平生前照片(明慧网)

2001年7月,在医院政委于涛、政治处主任杨传宝的直接策划下,王纪平被非法关押在佳木斯一个仓库里长达1个月。

2003年,医院领导违背常理、完全不顾麻醉师出现严重短缺的情况下,强制王纪平转业,并扣发了他的中级职称证书。

2004年9月29日,王纪平和妻子赵文麟在老家梧桐河农场发放法轮功真相资料时,被当地警察绑架。赵文麟被非法关押在宝泉岭管局看守所,王纪平被224医院政委于涛和政治处主任杨传宝等七人劫回,非法禁闭在医院里。

开始王纪平由两个人看守,后增加为七人。他们还到王纪平家非法抄家。王纪平以绝食绝水的方式抵制迫害。院长刘英山找来四五个军人,强按着给他打安眠药,然后由麻醉科主任韩玉生实施麻醉后输液。

王纪平还曾被野蛮灌食,强制下鼻饲。为了不让他出声,医务处主任刘某还用力按住王纪平的喉部,令其几近窒息;有时松开一下,再按。

中共酷刑示意图:绑在床上灌食。(明慧网)

一次王纪平被灌完食后,沈阳军区联勤部 “法轮功办公室”主任及其带来的记录员和224医院保卫科科长曲远利来了。因王纪平的身体极度虚弱,只能在床上躺着,沈阳军区联勤部的那个办公室主任见状就强令王纪平下地站着,那个书记员和曲远利上前把虚弱的王纪平反复拎来抡去,更甚者,那个书记员还狠狠地向王纪平的左腮打了两拳,将他打到床上。

2004年10月9日早晨,王纪平在重重围困中走脱,流离失所。

10月22日,在沈阳军区的指使和224医院及佳木斯当地公安警察的合谋下,王纪平遭绑架,并于当天被非法押往沈阳。王纪平被固定铐在火车上,被禁止上厕所。最后,王纪平被沈阳军区政治部非法劳教3年,关押在沈阳军区联勤部看守所迫害。

期间,一拨又一拨的人来给王纪平施加压力,“转化”他,逼迫他写诬蔑法轮功的“思想汇报”。看守所还不让他吃饱饭。在长期的关押迫害中,王纪平的血压升到极高,并出现了肾功能衰竭和尿毒症症状。

沈阳军区联勤部保卫处处长宋伟成及“610”办公室主任卫东和保卫处王海波等人,是直接迫害王纪平的主要责任人。

2006年12月,王纪平因病重而提前几个月被释放回家。当时他的身体非常虚弱,双目几近失明。转年王纪平被部队强制复员,他的住房被收回。

2009年2月4日,王纪平含冤离世。

肺部已经烂完” 沈跃萍被迫害致死

沈跃萍,49岁,云南省玉溪市妇幼保健站主治医师,1996年开始修炼法轮功,多次获得省市医学奖,深受病患、同事的好评。

沈跃萍(明慧网)

1999年7月,中共开始疯狂迫害法轮功后,在修炼中身心受益的沈跃萍和丈夫、儿子于2000年10月一起到北京,在天安门前拉开横幅证实法轮大法好,被天安门广场的便衣警察扑倒在地,打得伤痕累累,拖上警车。从北京被劫回玉溪市后,沈跃萍被非法劳教3年,关押在昆明市大板桥女子劳教所迫害。

2003年,沈跃萍一家才得以团圆,随后她恢复了妇幼保健站的工作。

2004年12月,沈跃萍和丈夫在高原明珠的展销会上被玉溪市红塔区公安分局绑架。沈跃萍被枉判5年后,被劫入云南省第二女子监狱迫害。

5年期间,因拒绝所谓的“转化”, 沈跃萍被关了3年“禁闭”。整天面对狱警的轮番强迫洗脑、辱骂及喇叭放到最大音量的洗脑录音。每天16个小时被强迫坐在光床板上,没有站立、行走的自由,不得洗澡、洗衣服,来例假也不允许用卫生巾,还随时被“包夹”(监管法轮功学员的刑事犯)打骂或用针扎、用手拧、掐,每天强逼她吃或者在食物中投放不明药物。残酷的迫害导致沈跃萍连续8个多月咳嗽不止。

2009年5月11日,沈跃萍出现昏迷被送往昆明医学院第二附属医院抢救,当天两次被下病危的通知。第二天,在病情没有得到控制的情况下,监狱又强行将沈跃萍转到条件极差的监狱管理局医院。

5月15日,在家属的强烈要求下,监狱才给她办理了“保外就医”手续,当天上午10点,家属将沈跃萍转到昆明市第三人民医院传染科抢救,严重呼吸困难的沈跃萍每天24小时都得用呼吸机;后期插上管后,已无法说话、交流。

沈跃萍在急救中。(明慧网)

负责抢救的科主任说:沈跃萍的肺部已经烂完了,就像一床烂棉絮,已经晚了。

2009年7月16日晚11点30分,沈跃萍含冤离世,年仅49岁。

药物迫害致精神失常 宫辉含冤离世

宫辉,女,57岁,原大港油田病退医生,家住天津市南开区王顶堤附近居民楼区,1997年开始修炼法轮功,修炼前多种疾病缠身,修炼几个月后疾病全无。

宫辉(明慧网)

2008年8月13日晚,宫辉被绑架,在南开公安分局看守所被非法关押30多天,随后被非法劳教;2008年9月17日,被劫入天津大港板桥女子劳教所非法关押。

在劳教所一大队警察张金华的唆使下,宫辉和两个吸毒犯被关在同一个房间,宫辉拒绝背劳教所的“四项”教规,被长期罚站。不知劳教所在给她的水和食物中放了什么东西,宫辉的精神失常、目光呆滞、浑身抖动、不能正常睡觉,一天到晚在房间内抖动着走来走去。

在被迫害得神志不清的情况下,警察还让宫辉写下所谓放弃修炼的“三书”(“认罪书”、“悔过书”、 “保证书”),然后一边让她到车间干活,一边拉她到各大医院检查。

在检查不出任何病因的情况下,每天宫辉被强迫吃大量的精神药物,每天都在痛苦和迷糊中度日。劳教所一边给她吃破坏神经的药物,一边给她吃麻醉神经的药物,还美其名曰“为宫辉身体负责”。

酷刑演示:打毒针(注射不明药物)。

有人曾看到在法轮功学员喝的水中有像玻璃丝、纤维之类的亮光似的东西,喝完后舌头很麻,有点渗血,舌头像被丝网网住一样,过一段时间后就四肢麻木、浑身抖动、神志不清、呼吸困难,难以控制。

2009年12月4日,回家仅22天,被迫害致精神失常十个多月的宫辉含冤离世。#

(待续)

资料来源:明慧网

文字整理:李洁思,责任编辑:高静

评论
2019-11-16 2:44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