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专访香港律师桑普:港人同心对抗中共暴力

香港中大
2019年11月11日,香港政治评论员及律师桑普(中)出席温哥华有关香港局势的公开论坛。(苏灿/新唐人)
人气: 116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9年11月15日讯】(大纪元记者魏思明温哥华报导)本周,香港警方开枪实弹射杀抗争者,并派出大批警力冲击香港中文大学、理工大学等校园,抓捕学生,香港陷入前所未有的动荡局面。香港人将何去何从?在温哥华参加香港论坛演讲的香港政治评论员兼律师桑普,星期二(11月12日)接受了大纪元专访。

港警已成为中共的武器攻击港人

这样看来,(港警)真的是比纳粹盖世太保还要厉害。在西方国家(警察)不会这么冒然地闯进教会和校园抓人。中共统治中国70多年以来,他们的做法就是无视一切规矩,他们为了扩张权力无所不用其极。香港警察已成为中共的武器去攻击香港人,这个局势的升级非常严重,从港警星期一(11月11日)开三枪试图杀人,到正在进行中的中大保卫战都是血淋淋的,林郑本周派出特务警察,从惩教署增调人员以扩张编制,可以肯定中共的公安、国安、甚至军人、武警潜入香港的人数已经不是三千、几千,可能会不断增加。

这对手无寸铁的抗争者,有极低度武力的示威者是难以招架的。如果警方对中大的学生进行大搜捕,大镇压,不惜牺牲人命,这种事态的发展将会让香港人非常的悲愤。这种局势的升级无助于解决问题。

林郑已经讲明,不会做出任何的让步。加拿大、美国政府的官员、国会议员必须要关注,千万不要以为警察对示威者使用暴力,示威者对警察也是暴力,以五五波来评价,这是不对的。我要严正指出说,示威者是反抗,在中大二号桥战役中,警察不断发射橡胶子弹、催泪弹,使用水炮车,而学生投掷燃烧物反抗,示威者为什么这样做,因为那是他们的学校呀,警察冲击人家的学校,去抓人,真的是匪夷所思。

警察已经不是可以谈判的对像,校长与警察谈判,但没有结果,警察不愿意对话,学生唯有反抗。难道学生要回到宿舍当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吗?这是违反人性,而且他们不会这样做,现在香港人有多少人自发堵住公路,香港人是和学生站在一起的。

罢工表明港人不分老中青 以同样的心志对抗中共暴政

三罢(罢工、罢课、罢市)的行动正在进行中,他们事先没有长时间的醖酿,但他们意识到:学生在为我们挡子弹,我们能不上一天班吗,这是他们的口号。中学生组成人链,大学被关闭,学生将面临记过、制裁,但他们依然愿意这样做。

三罢行动即使不会获得一个结果,但可以给出一个强烈的态度:全香港的和理非(和平理性非暴力)的人是和走在前线的学生站在一起的,这一点相当重要。三罢在国际上是一个和平抗命的行动,同时激发很强烈的道德感召力,给前线的学生和国际的公民社会,包括加拿大社会一个信息,让他们知道香港人是不分老中青,以同样的心志对抗中共的暴政。

示威者是抗暴 港人都不愿意和他们割席

我再重申,我认为示威者不是暴力的,他们是抗暴,当然这其中有个案涉及暴力,我相信很多香港人依然是支持(抗暴者的),香港人是铁了心的,视其为生死存亡的一战。尤其是倾向民主自由的人,拥抱普世价值的人,他们想到的是:学生是在前面为我们挡刀,无论他们犯了多少错,我们都不愿意和他们割席。

我们看到的通常是学生受到了警察的冲击,学生要去防卫,有人用破的瓶子追打学生,如果这个时候不制止他,或用适当武力阻止他,真的就有可能伤害到学生。我认为很多情况应该用正当防卫和紧急避难来看待。

警察使用的暴力远远超过示威者的反抗,有些外国媒体各打五十大板来报导香港的事件,不是这样的,你看死伤数字就可以说明一切,没有暴力可言,所以不可以说因为香港人用暴力对抗警察、逼迫警察用暴力来对待示威者,这是颠倒是非的。

示威者对中共暴政的认识跟抗争的意志不会被摧毁

港人藏在心中的情绪终有一天会爆发

会不会重演八九六四以后万籁俱寂的情况?我也在思考这个问题。我看到香港的年青人是预计到了这个结果去做了,八九六四的学生是没有预计到这样一个结果,大陆的学生完全没有预计到子弹会射到他们的身上,这是一个非常大的分别。另外当年经历八九六四的大陆人即使受到创伤,他们不能离开中国大陆,香港人受创伤了,我预计他们会想方设法离开香港,这方面有本质的不同。香港的警察也是人,也有家庭,他们也怕,所以两者意志力是不一样的。

我觉得香港不会重演八九六四开枪后的景象,他们(示威学生)可能会回家嚎哭,但他们潜藏在心里的、对中共暴政的认识跟抗争的意志不会被摧毁。我觉得大部分的香港人藏在心中的这种情绪终有一天会爆发出来。

目前迫切的要求是释放被捕的人

我认为,真正的独立调查目前不会获得实现,当局会用骗术,组成一个假的独立调查委员会,这样做等于是拉拢商界和外国站在他们一边:你看我兑现了我们所说的。其目的是孤立示威者。

香港人想要的是真的独立调查委员会,独立的法官。中共是不愿意被揭穿的,如果真的是独立调查,你想有多少武警、公安参加了镇压,你想这样的事情能独立调查得了吗?能公开得了吗?

所以我认为独立调查从6.12以来发生的所有案件,旷日费时,如同集中营的新屋岭的事情如何调查?独立调查的人能否获得搜证的权力?中共是不会给的,所以不可能实现。

目前我们迫切的要求是释放被捕的人,现在接近4000人被羁押,可能被起诉的有二成左右。

加国公民应团结一致施压政府启用《马格尼茨基人权问责法》

2017年加拿大已经通过了类似美国的《马格尼茨基人权问责法》(即《外国腐败官员受害者正义法》),这个法律可以制裁香港侵犯人权、破坏民主进程的的官员和警察,禁止他们及家人入境以及没收其财产等,但加拿大政府从来没有用过,目前被搁置在总理的抽屉里。我认为在加拿大这种多元开放民主的社会,公民可以团结一致,向政府当局施压,能够使用这个法律,这是完全可以做到的。

第二点,加拿大如果参与任何橡胶子弹、胡椒喷雾、催泪弹等武器的制造或任何工序的话,不要再出口到中国和香港,应禁运军火到香港。

第三点,呼吁加拿大政府发出强烈的外交照会给香港特区的特首,要谴责使用《紧急法》及一系列的暴力行为对待香港人,不要以为送中条例被撤回,在港的30万加拿大人就安全了,特首已经在用1922年颁布的紧急情况条例来打压香港人,居住在香港的加拿大人可能面临被断网、宵禁,甚至当局会使用23条基本法,让加拿大人就范,说他们煽动颠覆中共政权罪,甚至被“送中”,目前已有两名加拿大人在中国被囚禁。

此外加拿大和香港的双边贸易协定中也包括了有关保护人权的条款,已经立法,就可以运用,如果香港违约,加拿大政府是可以以此协议来制裁的。◇ #

责任编辑:李梅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