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名家专栏】中共造假宣传 扮成碳减排典型

尽管中国一直对外宣传,将致力于减少碳排放,但事实上中国仍对煤炭的高度依赖,也让中国成为碳排放大国。最新民调也显示,中国民众将“污染”列为他们最关心的事务。图为山西居民王努(音译),看着窗外的燃煤电厂。照片摄于2015年11月26日。(Getty Images)
人气: 1930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9年11月15日讯】(英文大纪元专栏作家Ronald J. Rychlak/陈霆编译)今天,人们时常讨论假新闻和假消息。这些假消息几乎总是让某人或某事,遭到不应有的非议。然而,假消息不只有这样的作用,有时,它甚至可以为某个对象,形塑出积极正面的形象。

随着俄罗斯或前苏联的情报单位将虚假信息的技巧发展为他们所谓的科学,假消息不只能让某人陷入困境,同时也能让某事或某人(通常是现任领导人)得到正面的评价。

目前看来,中国(中共)正在进行类似的虚假宣传,尤其是在碳排放和气候变化方面,并且已经进行一段时间了。

在2007年,当中国(中共)指责美国造成全球暖化时,美国前副总统阿尔·高尔(Al Gore)即回应:“他们说得很对。”

据美联社报导,高尔说:“像中国这样的新兴经济体,有理由拒绝削减温室气体排放,直到像美国这样的碳排放量多的国家,为解决问题做出更多努力。”

2011年1月,高尔出席了北京的国际城市发展论坛(GUDF)。他称中国共产党政府在减碳措施上“异常成功”。2017年12月,高尔称许中国新兴的“碳排放交易”是“全球永续革命正在进行的一个有力信号。”

2011年1月,高尔出席了北京的国际城市发展论坛。他称赞中国在减碳措施上“异常成功”。(Getty Images)

一年后,高尔在波兰的“联合国气候变迁会议”上,又再度赞中国在应对气候变化上的领导能力,并称中国是“有希望实现《巴黎协议》的少数几个国家之一”。他继续解释说,中国已超过再生能源方面所订下的目标。

2011年,有“气候暖化研究之父”之称的退休NASA科学家詹姆斯·汉森(James Hansen)说,中国是让世界避免全球暖化的“最大希望”。他甚至呼吁,为让美国跟上中国的减碳步伐,应该抵制经济发展。2015年,汉森再次表示,他期望中国能成为减少碳排放的领导者,承担美国所不愿意扮演的角色。

在环保主义者里面,不只高尔(Gore)和汉森(Hansen)帮中国说好话,他们在这个话题上还发表过多次的演说。这些人的说法,也让对抗全球暖化的人们在谈及中国共产党时,有了类似的论调。

然而,令人惊讶的是,自2006年以来,中国的碳足迹已高居世界第一。根据“全球碳地图”(Global Carbon Atlas)的数据,2017年,中国占全球二氧化碳排放量的27.2%。此外,中国还是世界上最大的甲烷排放国之一。实际上,甲烷的温室效应比二氧化碳强34倍。

中国的问题是燃煤。中国可能是世界上最大的太阳能板制造国,但其中有许多是为出口而生产的。且中国有很多太阳能发电站都在偏远地区,距离大城市相当远,导致太阳能占用电量的百分比相当低,实际上发电仍以煤炭为主。中国既是世界最大的煤炭生产国,又是世界最大的煤炭消费国,其产能正在不断扩大。从1985年到2016年,煤炭提供了中国约70%的能源。当然,这也让环境付出了很高的代价。

煤炭的碳排放量是其它化石燃料的两倍。尽管中国报告说,自2014年以来煤炭使用量有所下降,但中国的煤炭消耗量,仍超过世界其它国家的总和。根据中国电力(ChinaPower)的数据,截至2017年,煤炭占全国能源使用总量的60%以上。

就在去年,中国(中共)政府批准了七处新煤矿的开发。这意味着在2017~2018年之间,中国新增了近2亿吨的新煤矿开采量。紧接着,今年中共当局在全国各地又为17个新煤矿项目分配了资金。

根据预估,2019年上半年中国的碳排放量增长了4%。同时,中国的煤炭需求增长了3%,石油需求增长了6%,天然气需求增长了12%。

为了将煤炭运送到用煤地区,今年9月,中国刚刚开通了全中国最长的运煤铁路“蒙华铁路”。这条铁路总长超过1000英里,负责“北煤南运”,预计每年从北方矿区向南方工业中心运送2亿吨的煤炭。

煤矿产能与运煤系统的扩张,都预示着中国的空气质量将会继续恶化。然而,目前中国的空污问题已是相当严重的问题。最近,中国官方英文报纸《中国日报》所进行的一项民意调查中,许多的受访者将“污染”列为他们最关心的事务。煤矿业的扩展也表明,在应对全球气候暖化上,中国不该被列为典范。

当然,为了成功宣传假消息,中共当局必须禁止批评。最近,中国气象局发布法规,禁止官方气象机构以外的任何人进行天气预报。违者将被处以近8,000美元的罚款。

更令人不安的是,2015年一位前央视记者发布了长篇纪录片《穹顶之下》,它被称为中国版的高尔气候变迁纪录片《不愿面对的真相》。成千上万的中国人在网上观看了《穹顶之下》,并看到片中对中共政府容忍恶劣空气品质的批评。然而,在该影片发布的一周内,中共宣传部下命令将影片从所有网站撤下。

不能允许公开讨论,尤其是禁止对政府的批评。甚至连中国的拥护者,在称颂国家环境成果时,所引用的“进展”也具有误导性。

关于中国所设立的“目标”,是承诺降低“碳排放强度”(carbon emission intensity)。但实际上中国并未设定碳排放上限。“碳排放强度”是指每单位GDP所带来的碳排放量。因此,只要有更多的经济活动,总排放量可能会继续攀升。同时,中国仍将达成目标,但这与西方国家希望达成的目标,有很大的区别。

这是一个美丽的虚假信息。事实上,中国正在使用最便宜的能源,并积极地追求经济发展。同时,它却可以声称达到了环保目标,并让西方的“专家”指出,中国是承担环境责任的典范。

作者简介:

隆纳·J·里希莱克(Ronald J. Rychlak)是密西西比大学教授,并担任杰米·惠特顿法律和政府主席。同时,他也写了许多著作,包含:《希特勒、战争与教皇》、《虚假信息》(与伊恩·米海·佩斯帕合著)和《中东基督徒的迫害与种族灭绝》(和简·阿道夫共同编辑)。

原文China and the Other Kind of Disinformation 刊登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本文所表达的是作者的观点,并不一定反映《大纪元时报》的观点。#◇

责任编辑:叶紫微

评论
2019-11-16 11:00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