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内蒙新增鼠疫病例 疫情全貌遭严密封锁

早在2018年9月20日,嘉峪关市召开鼠疫防治培训会。在内蒙、甘肃、青海以及四川西部等牧区,鼠疫多年来一直威胁着当地少数民族的生命安全,但中共当局对疫情一直秘而不宣。(嘉峪关疾控官方发布)

人气: 11428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19年11月18日讯】据内蒙古卫健委周日(17日)凌晨发布消息称,当地卫生部门在一天前确诊一位在乌兰察布市化德县医院就诊的55岁患者,受到腺鼠疫情感染。

此前,该患者发病前的活动区域,在其就医的化德县医院以北约80公里的锡林郭勒盟的一家采石场。而5天前在北京被确证的两名肺鼠疫患者,则位于化德县以北300多公里之外的苏尼特左旗。但迄今为止,官方依然对实际的村镇名字保密。

苏尼特左旗一位牧民巴特尔11月13日对自由亚洲电台说,他不曾听说当地疫情之事:“我们这边没有通知,没这个消息。”

另一位牧民也说,当地曾在二十年前发现过鼠疫:“1998年或1999年,也听说过(鼠疫),这一次政府也没通知。”

据财新传媒的报导显示,早在今年8月14日、17日、20日和25日,当地就已经从动物监测中陆续检出鼠疫菌12株。这意味着疫情已在动物间大范围传播。但官方此前一直没有披露相关资讯。

2019年2月,此次爆发肺鼠疫疫情的苏尼特左旗,之前对动物的疫情有监察,早在几个月前就已检测出鼠疫毒株,但迄今为止,当地很多牧民依然不知情。(苏尼特左旗农牧局发布)

2019年2月,此次爆发肺鼠疫疫情的苏尼特左旗,之前对动物的疫情有监察,早在几个月前就已检测出鼠疫毒株,但迄今为止,当地很多牧民依然不知情。(苏尼特左旗农牧局发布)

北大人民医院在回应记者咨询时则称,北京卫生部门已发布了相关资讯,北京没有新发病例。但她也表述,如果从牧区回来,并出现发烧等症状,则最好去地坛医院检查。

北大人民医院︰如果从疫区那边回来,你最好直接去地坛(传染病医院),我们可以排除啊,但是我们做不了进一步的检查。只能先判断有没有可能,如果怀疑的话,也是转到那儿去。

而目前正进行疫情处置的北京地坛医院,则拒绝回应北京是否有新的疫情。

前红十字会高管:官方正在封锁相关资讯

中国红十字会大病救助专案前高管任瑞红告诉自由亚洲电台,肺鼠疫俗称黑死病,是非常严重的传染病,历史上屡次重创人类。目前北京医疗和疾控系统的人,都不敢就此事对外说话。她认为,官方正在封锁相关资讯。

她说︰11月11~12日的时候,我就知道这个情况,我就开始问我在北京医疗口上的朋友,朋友都是在这些医院工作的,理论上都是能知道一点消息嘛,但是他们都不许讲。肯定是有文件或内部会议什么的,就是不允许谈论这个事情。我问了所有的,他们要么就说不清楚,要么就是说不让说。就是我有个朋友她孩子在上幼稚园嘛,她说现在家长都很恐慌,不把孩子送过去了。现在他们班里有一半不来吧。是很恐慌,但是都没有这种确切的资讯。

任瑞红还指出,根据防疫流程,出现重大疫情,中国疾控中心应该每天发布通报,但现在疾控中心语焉不详,这种现象让人担心。并且这种具有甲类传染病的疑似病例,以前就应该就地隔离,然后由北京方面派专家前往治疗调查。但内蒙方面将病人转送千里之外,本身也说明整个防控流程上出了很大的问题。

一个名字显示为北大医学部王月丹的社交账户的说法认为,肺鼠疫的出现标志着鼠疫流行的新阶段,意味着该毒株已有了较好的人体适应性,毒力已经增强。他认为,问题比想像的严重。

尽管北京市官方此前已发布消息,称从内蒙转院到北京的两名肺鼠疫患者已被隔离治疗,并且在密切接触者中没有发现新的病例,接触者被后续感染的可能性很低。但官方也承认,目前送医的两名患者,其中一人病情出现反复,病情加重。

内蒙卫健委在回应自由亚洲电台记者采访时,则拒绝回答任何提问,而是称,此事由内蒙古自治区应急办在负责,让记者在周一询问应急办。

分析:中共一贯以维稳思路来处理疫情

中国问题专家横河认为,中共官方就疫情会否扩散和传染问题过早下结论。

横河说:“肺鼠疫可以人传人,就像感冒一样,通过呼吸、唾沫,这些空气就可以传播。(北京确认的)那这两个鼠疫患者,是从内蒙古染病的,从内蒙古到北京,他的传播途径和他在感染以后接触过什么人,这些都没有肯定,就说不会传染。做这个结论我觉得太早了一点。对公众来说,最重要的是一个清晰的信息。”

横河表示,中共一贯是以维稳思路来处理疫情,以为尽量掩盖就可以保持社会稳定,但这个思路是错的。

他说:“中共最大的特征就是隐瞒消息。2003年SASR爆发的时候,中共也是隐瞒疫情,而且说了很多很多假话谎话,最后导致民众没有防御,香港也在没有接到通知的情况下,SASR疫情非常严重。所以说中共说什么,这个是不能听的。疫情不是靠维稳可以能够做到的,要透明、公开、准确对于疫情,尽量让民众能够知情。但是中共现在显然是在尽量的掩盖,尽量的让民众得不到真实的消息,它认为这样就可以使社会稳定了,我觉得这个思路是错的。”

横河表示,中共严控相关信息,所谓的权威机构都是官方的,而且所有的机构都配合官方政治需要。目前事件引发的公众恐慌,主要是中共没人相信,官方正式的消息也没人信了,这是最危险的。

责任编辑:林诗远 #

评论
2019-11-18 1:57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