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名家专栏】希夫拒绝传唤举报人没有道理

众议院情报委员会(House Intelligence Committee)主席、加州民主党议员亚当·希夫(Adam Schiff)。(OLIVIER DOULIERY/AFP via Getty Images)
人气: 1038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9年11月18日讯】(英文大纪元专栏作家Elad Hakim撰写/高杉编译)美国众议院情报委员会(House Intelligence committee)主席、加州民主党人亚当·希夫(Adam Schiff) 最近针对川普特朗普)总统的弹劾调查问题明确回应称,作为整个弹劾调查核心的那位匿名告密者不会在听证会上作证,因为他的证词将是“多余和不必要的”。

此前,众议院共和党人已经多次表示希望传唤这位匿名告密者,并在他宣誓后就很多关键问题对他进行质询。虽然希夫拒绝共和党议员的提议是可以被预见的,但他的理由却是没有道理的,甚至是完全错误的。

针对众议院共和党人的要求,希夫表示,已经有越来越多的证据——来自其他被传唤证人的证词和相关文件,其中包括总统在7月25日与乌克兰总统的电话记录文本等等——足以使匿名告密者本人的出现变得没有必要。

作为一名律师,希夫非常清楚,针对川普总统的弹劾案件的基础都建立在那位所谓告密者的指控上。毕竟,在最初的告密者投诉中,是告密者提出了指控。在提起诉讼之前,告密者与希夫的工作人员进行了会面。根据最近报导,这名告密者对川普一直非常反感,他的律师马克·扎伊德(Mark Zaid)此前曾预测称,将会发生旨在推翻川普总统的“政变”,并承诺将在2017年“除掉他”。

尽管如此,希夫仍坚持认为,传唤告密者出席听证会作证是不必要的,因为可以通过其他证人和文件以及总统7月25日与乌克兰总统的电话记录作为证据。但他的这个论点有几个缺陷。

首先,也是最重要的,总统本人有享有正当的弹劾调查程序和与原告进行对质的权利。希夫拒绝让这名指控者作证和对质,违反了总统被告的这项基本权利。

其次,希夫的立场预先假定了告密者的指控内容完全真实,以及那些关起门来作证的人的证词也是真实的,假定了众议院的所有议员都会认为指控是真实的,从而消除对告密者提出疑质的必要性,并认为他的证词是多余的。但实际上,希夫的这个假设立场是错误的。

原因也有多个。首先,希夫完全控制了哪些证人可以被传唤在听证会上作证,以及众议院共和党人可以向证人提出什么样的问题。因此,无法正确地评估这些指控和证词的真实性和/或可信度。

其次,众议院共和党人至今都还没有机会对告密者进行讯问。那么,希夫怎么能够如此坚决地声称,这种为因应很多质疑的作证是多余的和不必要的呢?这个结论完全是不成熟的和错误的(除非这些故事是事先故意排练好的?)

实际的情况恰恰与希夫的错误立场相反,还有许多问题没有得到解决和被提出质疑,告密者应该作出澄清。

例如,毫无疑问,众议院共和党人会询问告密者关于他与希夫的幕僚在何时初次会面,讨论了什么,当他们第一次讨论乌克兰电话门问题时,还有谁知道他们的谈话,以及为什么这个匿名告密者在开始没有承认曾与希夫的一个或多个幕僚会面,并向情报部门监察长(Intelligence Community Inspector General)隐瞒了这些会面和联系。

共和党议员还可能会问告密者,他对总统本人的看法和态度,他是否与前任政府副总统乔·拜登(Joe Biden)或前中央情报局局长约翰·布伦南(John Brennan)之间有密切关系(,以及这种密切关系的程度),以及他与乌克兰之间的关系的性质。

通过提出这些重要且相关的问题,共和党人可能会揭露告密者对该事件的陈述和/或指控中所存在的严重缺陷。与希夫的结论相反,这些问题并非多余或不必要,而是直接关系到告密者的信息“来源”、对被指控者的潜在偏见、提出指控的心态,以及指控信息本身的可信度等等很重要的问题。

尽管希夫有选择性地传唤的其他证人可能支持了告密者的指控,但他们的证词只能是作为补充,而不能取代告密者本人的现场证词。在这种情况下,告密者的证词是必要的,不能简单地用其他证人的证词和/或相关文件来替代。

还有很关键的一点,告密者本人并没有掌握其指控中所提及的内容的第一手资料。事实上,根据有关举报人投诉的“传统”规则,这一针对川普的投诉和指控本来就应该是无效的。

关于这一点,正如肖恩·戴维斯(Sean Davis)在《联邦党人》(The Federalist)杂志中报导的那样:“从2018年5月到2019年8月,情报部门私下里取消了一项关于举报的规则,即要求举报人必须直接、第一手地了解所指控的违法行为情况。”

戴维斯还指出,围绕川普与乌克兰总统通电的指控中,充斥着投诉者本人并未亲自掌握的所谓证据。这名据称真实身份为美国情报界官员的匿名告密者多次提到对川普的指控时,他总是说,“我收到了多名美国政府官员的信息”“官员们告诉我”“直接了解电话内容的官员告诉我”“告诉我这些信息的白宫官员”“白宫官员告诉我”“与我交谈的官员说”“我被告知,一名国务院官员说”“我从多名美国官员那里得知”“一名白宫官员描述了这一行为” “基于对我讲述的这些会议的多次报告”“我还从多位美国官员那里了解到”“美国官员称这次会议为”“多位美国官员告诉我”“我从美国官员那里了解到”“我还从一位美国官员那里了解到”“多位美国官员告诉我”“我从多位美国官员那里了解到”“多位美国官员告诉我”“有官员告诉我”等等作为对川普总统提出指控的证据。

那么这些人是谁?他们具体说了什么?他们向告密者传递了什么信息,以及什么时候传递的信息?为什么他们只选择与这个特定的个人分享他们所谓的关切?对于这一系列问题,众议院共和党人有权要求指控者给出答案,这些问题和答案既不是多余的,也不是没有必要的。

希夫拒绝允许这样的质疑存在,因为这将威胁弹劾调查本身的合法性。这应该被视为另一种企图,即通过避免质疑那位启动了整个弹劾调查的告密者,来阻止共和党人发现真相。

总而言之,告密者在宣誓的情况下接受国会就关键问题的询问不是多余的或不必要的。虽然的确应该采取步骤确保这个匿名者的安全,但也不应该将总统的未来命运取决于一个匿名告密者的未经证实的指控言论和一个滑稽、片面、甚至是无中生有的弹劾调查。

作者简介:
埃拉德·哈基姆(Elad Hakim)是一位作家、评论员和律师。他的文章曾发表在《华盛顿观察家报》、《每日呼吁者》、《联邦主义者》、《阿尔杰梅纳》、《西部杂志》、《美国思想者》和其它在线出版物上。

本文所表达的是作者的观点,并不一定反映《大纪元时报》的观点。

原文 Adam Schiff’s Response Was Predictable, yet Without Merit 刊登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

责任编辑:林琮文

评论
2019-11-18 4:02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