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短租客喧闹疯癫 墨尔本优质公寓楼居民不满

图为墨尔本Southbank区Freshwater Place大楼。(Donaldytong,Wikimedia Commons)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9年11月18日讯】(大纪元记者高秀媛澳洲墨尔本编译报导)在一个陌生人进入他的公寓后,昂瑟伦(Marinus van Onselen)如今会在前门附近放一个棒球棍。

此类事件再加上裸露的泳池派对、酒后打斗和大批短租客挤进小公寓中,使住在这栋Southbank区大楼中的居民感到恐惧。

他们也因此蒙受了经济损失。Freshwater Place大楼的业主法团(body corporate)仅今年就投资了超过39.5万元用于在走廊中安装监控和监听设备。由于在过去两年中,大楼业主的索赔数量激增,导致这栋楼的保险自付费(excess)增加了五倍。

昂瑟伦和妻子七年前花了200万澳元在这里购买了一间49层的公寓。

他说:“我锁上门,待在屋子里。由于此前有人在我没锁门时错误地走进公寓,如今我会在角落里放一个棒球棍。”

Airbnb研究机构AirDNA的数据显示,Southbank地区的租房活动数量在过去三年中翻了一番以上,目前有1300多栋住宅被出租。

在这期间内,昂瑟伦越发觉得住得不开心,因此在考虑卖房。“我们遇到的那种人非常糟糕,他们租用房间开派对,留下一片狼藉。”

Freshwater Place管理委员会主席雷纳(Peter Renner)说,楼房管理员受到“身体和语言上”的骚扰,因为很多短租客期待这栋楼提供并不存在的酒店式服务。

他说:“一个住宅楼突然被用作酒店,这非常令人沮丧。”

这栋楼的公寓出现在各大短租网站上,从Airbnb到Stayz、Trivago和booking.com,雷纳估计大约五分之一的公寓在被用于短租房。在市区有大型活动时,楼中的人流量会激增。

今年二月,维州政府的新法开始生效,规定在租客制造不合理噪音、损坏财物或威胁永久住户安全时,业主法团可以通过维州民事和行政法庭(VCAT)对出租公寓的业主采取法律行动。如果索赔成功,该业主将被罚款2000澳元。

但游说团体We Live Here发言人弗朗西斯(Barbara Francis)说,这对保护公寓楼居民没有任何帮助。

该组织称,这项法律将责任推给业主法团,在很多情况下举证都很困难。

弗朗西斯说,利用短租房赚钱的业主应该支付更高的物业管理费,用以补偿租客对公共财产的损坏,以及加强安保设施。地方政府应该签发许可证来管理短租房交易。

昂瑟伦每年支付2.5万元的物业管理费,他不想搬离市区。

他说:“这是一间优质的公寓,我花了很多钱才住进这里。如果你想待在市区,那就待在旅馆里,而不是像我们这样的居民楼里。”

责任编辑:李欣然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