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拍案惊奇】理大战役一文看懂 警围城5大原因

11月8日凌晨,防暴警攻入理大校园,抓捕多人。(新唐人合成)

人气: 17567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9年11月19日讯】大家好,欢迎收看《新闻拍案惊奇》,我是大宇。

过去这个周末,所有人的心都悬着。11月17日的香港,警察死死围住香港理工大学,并发狠话会逮捕里面的所有人。

我们从现场传出来的画面看,在夜色映衬下,这个场面像极了30年前的8964。警方持续围困,并威胁使用实弹射击,理大校园里的学生抗争者,退不能退,很多人唯有死守,使用弹弓、弓箭、汽油弹还击,阻止警察进入学校。

可是学生抗争者的还击方式,又怎能抵挡得住全副武装的警察呢。即便束手就擒,我们看到,很多人被警察抓起来后,被动用私刑殴打。

对峙持续到11月18日,存亡之际,香港人再次大规模走上街头声援被困的学生抗争者,根据一家叫“TVE新壹电视”的消息,这一天,香港各区上街抗议的民众,已经超过了100万人次。今天的节目,我们专题讲一下,这场又一次发生在大学校园里的战争。

~~~新拍专题~~~

警察为什么要围困理工大学

在讲事件之前,我们要先搞懂,警察为什么要围困香港理工大学。据我了解,至少有五个原因。如果有不对或不足,欢迎大家在留言区补充和探讨。

第一、香港理工大学扼守交通要道

首先是,香港理工大学扼守交通要道。香港名人陶杰在理大被围之后,发出脸书贴文,希望缓解局势。当中提到如果独立调查,首先要针对三个时间:一是612立法会外的镇压,二是721元朗白衣人袭击事件,三是10月初科大周梓乐坠楼伤重不治的事件。陶杰认为,这是刺激局势转折的三大标志性事件。

当然,这一个多星期以来的香港紧张事态,有多方面原因,但不管怎么说,当前局势确实是在周梓乐同学伤重宣告不治之后,陡然升级。

抗争者最明显的抗议行为就是堵路,因为呼吁三罢,很多认为运动事不关己的人没有罢工,所以抗争者使用这种方法,为的是强迫政府让步,回应诉求。

一些观众可能会觉得,这样的方式引起一些市民不理解,甚至起到了反效果。但是,根据《立场新闻》题为“战火中的大学校园 示威者们的意志考验”的报导中,记者问到这样堵交通,会不会影响民意,一位受访的理大抗争者回答说:民意早就站完队了,不担心民意的问题。

他的回答与我的判断是一样的,上周中大攻防战,很多支援中大的市民,因为道路堵塞,要走路三个小时才能抵达校园,但是他们毫无怨言,也有支持抗争运动的市民;当抗争者向他们喊话,说“希望你们理解”的时候,有市民回答说“没问题”;还有很多市民在受访时,承认交通受影响,但是把怒火指向政府。

刚才说的是支持抗争的民众,也有不支持的人,跟抗争者发生局部冲突。也就是说,抗争者在全港的大规模堵路行动,就是在这样的民意背景下,发生了。不可能都支持,也不可能很少的人支持,和理非阵营至少100到200万人,肯定还有不少立场中立的中间派。

对于堵路,还有的观众会说,不管是不是有民意支持,这不是暴力行为吗。但是抗争者给出了这样的答案,我看到了一张图片,上面这样标示的:6月9日100万人上街,6月16日200万人,8月18日170万人,8月23日香港之路人链,也是超多人,这几次大规模行动,绝大多数是和理非。

但是政府呢?到目前也只是回应了五大诉求的其中一条,就是撤回了送中条例,但是在这场运动中,这个动作显然已经不是诉求的最核心,最起码对警察暴力的愤怒,已经不低于对送中条例的愤慨。所以,抗争者的文宣中经常有一句话:是你教我“和平抗争”没有用处。

但不管采取什么方式,他们抗争的对象和目的很明确,昨天我收到一位观众来信,他写道:大宇,我身为一个香港人,但我同时以前也是个大陆人,只是我比较早来香港。所以我没有很多五毛的思想,因为我没经历过大陆的洗脑教育,我接受了香港的常识通识教育,现在我虽然才中学毕业,但是我们这一代香港人大多都有独立思考,批评思考。对与错,是与非,谁都看得明白。我想说的是,大部分香港人经过占中、反送中,他们一样还是很爱国家,爱着中国五千年文化,爱着繁体正体字,爱着中国文学,历史。但我们同样的爱国但不爱党,我们更没想独立,只是想拿回本属于我们的东西,最理想的是把民主自由思想传回大陆。我们与中国人民与香港人民与世界都不是敌对的,我们的敌人只有一个:中国共产党。

以上是因为讲到了香港抗争者堵路抗议,讲到了这个背景,所以说得多了一些。下面就解释,为什么香港理大在这场堵路抗议中这么突出?就是我们最开始说的,它扼守交通要道。在地图上看,它的东面是“红磡海底隧道”,还有九龙高架桥的道路交汇处,西边还是中共驻港部队的“枪会山军营”,位置敏感。

11月16日晚开始,一些抗争者就在红磡行动,在红磡海底隧道的出口进行堵路,随后火烧收费站,吸引大批警察赶到。当天深夜,部分在红磡行动的抗争者,退入理工大学。在警察看来,抗争者的堵路行动,香港的各个大学是“暴徒基地”,所以接连发动直接针对大学的进攻。这一次针对理大的,这也是原因之一。

抗争者16日深夜退入理大之后,17日,在九龙南的抗争者,“理大”为原点,四处出击,在尖东、尖沙咀、佐敦、何文田等地,继续堵路,因为这个区域连结九龙和香港岛,战略意义十分重要。示威者四处出击堵路,警察上阵打跑追,惊心动魄的“理大战役”,就这样拉开了序幕。

我们一会儿具体说战役,其实现在还是在谈警察围困理大的五大原因,刚刚说的是第一个:理大扼守交通要道。因为前后因果联系得很多,所以讲得也比较多。

第二、香港抗争者中的“真勇武” 很多人困在理大

那么警察围困理大的第二个原因是什么呢?有消息说,香港抗争者中的“真勇武”,很多人在理大。

有消息说,警察之所以由最开始的驱赶变成了围困,是因为在理大内坚持抗争的,很多人是抗争运动里最勇武的一群人。我看连登讨论区有贴文透露,香港警方认为,当前的抗争运动,核心抗争者,也就是勇武派中的勇武派,有2000~3000人,他们是抗争中,最激烈最活跃的一群。当中不少人可能困在理大校园。因此警方发动包围,要逮捕里面的所有人,并以“暴动罪”指控。

也有观点分析说,以警察的武力,想攻进理大并非难事,但是警方主要是包围,并没有心急要攻进去,这可能是要吸引来更多的勇武抗争者前来营救,接着一齐被抓捕。警方是打着想“一网打尽”的算盘。

说到“勇武派”,大家已经不陌生。在反送中以前的抗争中,他们还被和理非阵营割席,甚至怀疑是警察派去搅事的卧底。但是在今年这场持续五个多月的运动里,勇武力量不容小觑。在和理非的活动不能打开局面的情况下,勇武派较为激烈的作法,也确实对吸引国际关注发挥了巨大作用。上周,美国参议院加速推动《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就是因为勇武派为周梓乐的死,还有女性抗争者在警署被轮奸的事,因愤怒发起了全港堵路,敦促调查和回应诉求,港府不以政治方式解决,继续铁腕镇压,因此事件升级再次引起国际关注。

上面只是一个例子。所以,警察可能认为,打掉香港这勇武的一群抗争者,运动可能也就会很快平息。但是从连登讨论区大家的反应来看,他们都觉得,当局这么做,只能刺激更多的“和理非”,转化成新的勇武派抗争者。

17日被困在理大的勇武派抗争者中,我们看到了这样的故事。很多年轻抗争者走投无路下,开始写遗书。媒体Medium刊登了一篇17日的遗书,大概内容是这样的:我预计今天走不出去了,遗书放到了安全的地方,有的人以为做勇武很爽,其实每次都很心惊胆战,他们的小分队已经由8个人变成了3个人,每次行动前大家都要在网上看看这几个月抗争者被砍被强奸和被自杀和挨枪子的事,这样才够胆量和愤怒去抛汽油弹,他并说进入理大从来都没后悔过,现在死守是因为无路可退,而这个退不止是指离开校园,是指理想没有希望,他最后说,大意是,宁愿与他眼中的坏人同归于尽,因为不想再看到有人被奸被杀,《遗书》的最后属名是“浩仔”。也许他的这份遗书,代表了当中一些“真勇武”抗争者的想法。

第三 当局最近连续放话 要加紧打压

警察死死围住理工大学的第三个原因,是因应当局高层加紧打压的指示。我们看到,上周,中共党媒《人民日报》、《环球时报》、新华社等,纷纷发声要升级大压力度,甚至威胁出兵支援港警,而习近平作为当局最高领导人,也在巴西首次就香港发声明,成止暴制乱是香港现在“最紧迫”任务,香港政府二把手政务司司长张建宗也提到,要用“更果断”的措施止暴制乱,如此种种,促成了当前的紧张形势,包括这场“理大战役”。

第四、卢伟聪退休 更狠的邓柄强接棒

还有重要的一点,第四点原因,原警务处一哥卢伟聪已经退休,被外界认为更加“心狠手辣”的原警务处副处长邓柄强,11月18日正式上任,而在此前的11月17日,他已经亲自督阵对理大的包围行动。此前,54岁的邓柄强已经不止一次传出与元朗黑社会有来往,为外界熟知的就是721元朗白衣人事件,香港就有消息说事件策划有邓柄强的份。

不说远的,就在11月17日包围理大的行动中,在邓柄强的指挥下,行动从驱散改成包围,从首次发射震撼弹到扬言开实弹枪射击,并直接抓捕或驱逐记者和义务急救人员,似乎要把理大校园变成一座死城。新官上任三把火,邓柄强一展身手,理大危机,也就这样被促成。

第五、川普受弹劾困扰 中共或借此时机升级打压

8月上旬,中共也是扬言出动武警和士兵打压香港运动,但是美国总统川普接连几篇推文,要求中共人道解决,并以贸易协议相威胁,后来中共和港府当局的镇压腔调放低,外界认为这与川普总统的施压有很大关系。

但是发生“理大战役”的这一刻,美国总统川普正身陷国内“弹劾”围攻之中,无暇东顾,或者说,牵扯了他一部分精力,从这一点上讲,美国左派是帮了中共一把。

另外一点,美中两方又正处在或许能很快达成“第一阶段贸易协议”的关键时刻,美方可能会有所顾忌。就在这个节骨眼上,当局试图强力镇压将运动打压下去,重点就是大学里那些抗争强硬派人士,也就是勇武者。

而《纽约时报》也在17日刊文,爆料内部文件,说习近平促成新疆再教育营,作为当前美国主要的左派刊物,《纽时》在香港紧张时刻发出这篇报导,有涉嫌帮助北京当局转移视线的嫌疑。

这些原因,或许都对警察在香港加紧打压起到了助攻的作用。

以上五点原因,是分析警察围困理大校园的原因。

其中第五点原因,就是国际环境的影响,其实也不完全是无力的。说川普无暇东顾,似乎也不尽然,18日他还向朝鲜金正恩喊话,敦促达成无核化协议。这说明,川普也不是没机会关注香港。不管怎么说,我们看到,美国国务卿蓬佩奥还是代表川普政府发声,称中共如果对香港采取军事行动,川普不排除任何形式的回应。美中两国国防部长在近日谈判中,美国国防部长也对中方提出了香港问题。

美国白宫一名高级官员,也在后来谴责香港警察使用不合理武力对待示威者。

英国政府的外交及国协事务部也在18日发出声明,指出对香港政府动用升级“暴力手段”表达严正关切,并要求受伤示威者可以得到适当治疗,而且希望所有离开抗争环境的人,能够得到“让路放行”,要港警结束暴力,尽快展开有意义的政治对话。

对于英美的关注,中共官方和媒体发出回应,依然是强调抗争者的暴力行为,反对外国势力干涉香港事务。

好,有关围困香港示威者的可能原因,我们就介绍到这里。下面我们来讲讲,17日和18日,理大发生的具体事件。

理大战役举世关注 全过程梳理

17日大约中午时分,面对以理大为据点四散堵路的抗争者,香港警察开足马力驱散。过程中,相当一部分在外面的抗争者被一路逼进理工大学校园。据报,当时撤入理大的抗争者数以千计。而即将接棒警队一哥的刘炳强亲自到前线督战,很快把驱散策略调整为包围。

《明报》引述消息说,17日,香港警察调去4个警区的应变大队,总警力达到2,000人,封锁四周干道切断外界支援,并且指警方有九成概率不会攻入理大,宣称要“围到里面的人主动投降,围它个十天八天”,要“一网成擒”。

为了打击抗争者,警方持续使用武力。

下午2点半左右,警方首次在镇压反送中运动里使用了“音波炮”,该音波炮被放在装甲车顶部,音波持续时间约3秒。这种武器发出的声浪分贝最高可达152,距离最远可至3000米。可用于远距离通讯或驱散、干扰。被施加者能感到头痛,甚至损害听觉。

而“震撼弹”又称闪光弹或致盲单,爆炸时闪光强烈并且声音可高达180分贝,能对人的感官系统进行干扰,被施加者可在半小时内暂时失去听觉或视觉。

警方也使用出动两台水炮车,当中一台的水柱打到了《癫狗日报》一名记者的头部,造成其颅内出血,紧急送到医院。

此外,警方大量使用催泪弹和橡胶子弹自然不在话下。他们平举枪口朝人群射击,造成了很多人受伤。

17日下午4点,在理大附近,有人拍到警察端着疑似AR-15的真枪实弹的突击步枪。类似警方持步枪的场景,当天在其它地方还有好多。

而抗争者一方,使用的还是砖头、弹弓、弓箭和汽油弹等,进行还击。有一名警察联络处的人小腿被弓箭射中,这也是首次有被箭射伤的情况被报导,也有警察被学生抗争者用弹弓发射钢珠打中面罩,但人没有受伤;另有一名记者,据说被路障上的钉子刺伤脚掌。美国CNN还收到一张照片,是在校门附近的一个煤气罐,上面还被绑着许多钉子,但CNN说无法证实着是不是爆炸装置,或是否含有挥发性气体。有警方发言人给CNN说辞,称示威者会使用煤气罐对抗。

在17日下午双方对峙的过程中,警方还跟抗争者打心理战,劝说他们放弃抵抗,例如,要他们从校园东北方向,靠近李兆基楼Y座的出口离开,但是当一些抗争者准备从这个出口走的时候,又被警方密集的催泪弹挡了回去。还有一些人虽然出去了,但立即被警察抓捕。

入夜以后,大概9点钟,在东北出口陷入胶着之际,校园南侧正门对出的红隧天桥,警察似乎准备强攻进入校园,以催泪弹和各种镇暴弹的掩护下,一辆价值600万元的锐武装甲车试图突破前方抗争者设置的路障和伞阵。就在接近抗争者防线的时候,多枚汽油弹从不同方向砸向装甲车,在熊熊烈火下,装甲车不得不向后撤退。这辆装甲车后来被车运走,有消息说其内部组件有损坏,有报废的可能。

随后不久,大陆《环球时报》总编胡锡进发文呼吁,要香港警察用真枪镇压,作为中共喉舌的胡锡进,这代表了当局在反送中运动来,首次明确表示要使用实弹镇压。

双方对峙到了17日深夜,警方发表声明说:“暴徒们如果继续这种危险的行为,我们会在别无选择下,使用所需的‘最低武力’——包括‘实弹射击’!”

不久之后,大约到了18日凌晨,香港警务处又发声明,要守在理大的抗争者放弃抵抗撤出,但与此同时,警方继续封锁校区,学生根本无法出去。有媒体报导说,这已经违背了网开一面、驱离为主的镇暴原则。

火光、黑夜、拿真枪的暴力机构人员、口口声声喊暴徒的当局、与当局沟通希望对学生网开一面的民众,所有情形,恍惚让人感觉这不是香港,而是30年前的北京。

根据解密资料,8964在天安门广场,军人告诉学生从广场一角撤离,可就在学生走出广场之后,有一批人在天安门广场之外不远的士兵包围圈里,被开枪屠杀,也发生了坦克碾人的事件。此夜的理工大学校园,与那时的背景天安门广场,还相差多远呢?

有媒体拍到,17日深夜,一队防暴警路过民居,被市民大骂,有防暴警察回应说:你们不要走啊,我要六四重演!

除了针对学生抗争者的行动,现场新闻直播画面也显示,有不少急救人员、记者被警方拘捕,在一张照片中我们看到,这些人手被反向捆绑,坐在地上。这种种作法,无异于人道灾难。

面对可能一触即发的流血事件。香港全城乃至全球,都把目光投向香港,如果运动经历五个多月后,世界各国都不能阻止六四再次重演的话,那将是全球的耻辱。

18日凌晨1点,《苹果日报》报导,警方表示所有从理大离开的人士都会被拘捕,除非能够出示有效的记者证明文件。

凌晨1点55,立法会议员许智峯表示,校内几乎断水断粮,正面对人道灾难状态。

凌晨2点多,天主教香港教区辅理主教夏志诚和多名泛民主派议员凌晨到理工大学门前,呼吁双方克制。立法会议员杨岳桥向警方提出进入理大带走愿意离开的人,但被警方拒绝。

凌晨3点,也有报导说是4点,在佐敦,警方称押解一个被捕女子时,有人要劫走女犯,警察说在生命威胁下开了3枪实弹,说初步相信没有打到人。

凌晨4点,仍有抗争者留守,知道警察又配备步枪,最坏的情况是六四重演,他称自己已经做了最坏打算。

医管局在凌晨表示,说17日当天接收到10名伤者。但很可能当时在理工大学内的一些伤者,还有其他一些被捕人士,没有及时送往医院。

18日清晨,身为理大校长的滕锦光,发出视频讲话,说得到警方保证,说校园里的人不使用武力,警察也不使用武力。让校园里的人和平离开,还说愿意同和平离开的人去警署,让他们得到公平对待。对于为什么没有亲身到校园,滕锦光说遭到警方阻止。滕锦光的视频讲话遭受了质疑和炮轰。

抗争者与警方通宵对峙,到清晨5点半,警方一度攻进校园,双方再次爆发激烈冲突,有抗争者喊全城戒备,有人以汽油弹还击,但还是有抗争者最终被警方速龙小队逮捕。稍后警方后撤,据报没有继续深入。后来我们从很多画面中看到,警察对被捕的抗争者非常粗鲁,使用警棍疯狂殴打,类似画面很多。

早上7点08分,我们看到了这张照片,显示不少抗争者在校内休息的情景。他们大多数人已经鏖战了一天,没有休息。

由于受外界压力,警方之前宣称用实弹射击的腔调有所放低,而是对媒体说:“将以围城渴杀的方式,逼迫理大暴徒投降。”

香港主权移交后的首任政务司司长陈方安生后来表示,呼吁各方克制,停止暴力,和平解决理大事件,希望行政长官林郑月娥指令警方停止使用致命武器,让理大内所有人和平离开。

到了11月18日下午,理大学生会表示,当时校园内还有五六百百人,其中至少三百多人是理大的学生。另外还有10岁出头的小孩。

为了解围理大,香港多区有市民上街声援。来自香港的消息说,有数以万计的人是以前从未上过抗争前线,他们戴着一般的口罩就出来了。不少人朝理大的方向行进。有人开私家车前往救援,在路上被警察截查,甚至有画面拍到,警察朝私家车方向抛掷催泪弹,而现场人士很多没有防护装备。在油尖旺等区域,又有不少抗争者堵路,也有市民在漆咸道南与金马伦道交界处聚集,遭到警方施放催泪弹。晚上仍有大批市民沿弥敦道聚集,人潮从旺角延伸到尖沙咀。

根据一家叫“TVE新壹电视”的消息,香港各区上街抗议,试图为理大解围的民众,超过了100万人次。

对峙到了晚上8点多的时候,由于校门都被封锁,《苹果日报》报导有一百多人通过绳索顺着漆咸道南的一个天桥爬下去,由赶去支援的摩托车载走。但是这个逃离路径后来被警察发现,已被堵塞。此外,也有民众爆料,有警察骑摩托车假扮示威者。

在此前,不断有抗争者试图冲出校园,但是被警察用催泪弹、水炮车堵了回去。由于水炮车中含有有害水剂,因此被水炮车的蓝色水剂冲过的至少100多人中,有40多人出现了低温症状。这张图片显示的,就是被水炮车蓝色水剂冲到的人,在清洗身体。其中有一名16岁少年,中了3次水炮,冲洗完后,再次踏上前线。另外由于警方镇暴弹的射击,有至少3个人眼部受伤,更多人面部和手脚受伤。

为了给理大解围,外围的市民抗议持续到18日深夜,有至少60多人被捕,他们很多人跪在地上,双手反锁。甚至有报导说在一处还发生了人踩人的事件。当时还有枪声和闪光,还不能确定是否警方发射实弹。据报道,有人手被踩断。

在18日白天持续的对峙,到了接近傍晚时分,渐渐出现转机。

傍晚起,有救护人员陪同校园内的伤者一一走出校门,到晚上9点,有约70人向警方自首。

由于校内还有大约100名来自全港40多个中学的中学生,立法会教育界议员叶建源和30多名中学校长与警方斡旋,试图带学生离开。最终在19日凌晨,此前已到场的50多中学校长,还有香港立法会前主席曾钰成,港大法律学院首席讲师张达明等人,带领约100名留守校园的学生抗争者步出校园,其中超过一半的人在18岁以下,18岁以下的被警察拍照记下资料后可暂时回家,18岁以上的被即时拘捕。可当时仍有部分抗争者决定留下。但曾钰成表示,只要他们愿意和平离去,保证有法律保障。

而在19日凌晨在场的,还有理大校长“滕锦光”,在冲突接近两天后,他终于抵达现场,说对校园受到严重破坏,感到难过。

此外,18日当天还有香港高院判“禁蒙面法”违宪,警察不再执行“禁蒙面法”的比较重大的消息。另外,19日,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再次就香港表态,呼吁林郑月娥就近日的示威活动进行独立调查。

目前,之前在理大留守的学生,有一大批人已经出走。“理大战役”,从现在情况看,也逐渐平息。但香港这场示威运动,和警方的打压行动,不会就此歇止。有关消息,请关注本节目的接续报导。

那感谢您的收看,欢迎您订阅和分享我们的频道,那下次节目,再见啦!

新唐人《新闻拍案惊奇》制作组

责任编辑:李昊 #

评论
2019-11-19 3:02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