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横河:港府暴力升级是北京对形势误判吗?

横河 先生(希望之声)

人气: 1688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9年11月19日讯】本文是美国时事评论员横河在希望之声广播电台访谈。以下为节目实录。

港警开枪和进攻香港几所大学完全是占领军心态和行为。在无数镜头前无顾忌的栽赃、暴力和性侵显然不是警察的个人行为而是北京当局对抗争者有计划的恐怖行动。北京当局是基于何种考虑突然将镇压急遽升级的。

主持人:听众朋友好,欢迎您收听《横河评论》,我是杨光。

 横河:我是横河,大家好。

主持人:上个周末香港的局势急遽恶化,警察不仅实弹射击,而且没有逮捕令的情况下冲进大学抓人,把手无寸铁的学生当作敌人,把校园变成战场。被冲击的香港中文大学是世界顶级大学,在香港的地位就相当于在大陆的清华、北大,台湾的台大,在这个学校读书的学生应该说是香港年轻世代的精英,而且不仅是香港年轻世代,他也有很多学生是从其他国家来的,应该说是年轻世代的精英。

港府的疯狂镇压令人联想到30年前的六四,大家都在问香港的局势会如何发展?如何收场?中共强硬的背后,它的思维逻辑到底是什么呢?我们今天就来请横河先生讨论一下。

横河先生,您看林郑月娥被习近平接见之后,她声称抗议者是“人民的公敌”,这个态度就跟她之前新闻发布会上的那些说辞非常不一样,很显然中共已经确定了对香港的强硬政策。那么您认为是什么原因促使北京做出这样的选择呢?因为我们明明看到一两个星期前这个事情还是属于比较缓和的状态。

横河:实际上10月31日是中共四中全会开完了,然后习近平(11月)4日、韩正5日见了林郑,不管在这之前有过什么说法,或者有过什么猜测,我认为至少在四中全会以后,中共高层对香港的处理已经达成共识了,也就是在它的高层内部已经达成了一致。

在外部我想中共主要担心的是美国,中共肯定对美国进行了非常密集的公关,动用了几十年积累的人脉资源,而且很可能得到某些它认为是许诺的东西,别人不一定是这样说。事实上我们也看到,虽然众议院一致通过了《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但是参议院就一直没有进入议程,直到今天。

在这之前我们相信,中共相信它的公关已经奏效了,无论实际情况是怎么样,再加上美国众议院又启动了对川普总统的弹劾调查,所以它认为很可能是川普总统忙于应付弹劾而无暇顾忌香港。再一个就是贸易谈判,中共很可能认为美国接受了分阶段协议的话,就是显露出美国的弱点了。我们就猜中共为什么会做出这样的选择。

当然香港局势恶化的主因,一开始就是北京的强硬,而且不仅是主因,甚至就是唯一的原因,只是说长期以来习近平本人没有出面,而且北京还通过不同的途径发出一些迷惑外界的信息,这使得外界曾经有过一些不同的解读而已,并不是北京真的政策有了大的变化。

现在习近平在接见林郑以后,这次在巴西的金砖领导人会议上又再次表态,就是支持林郑和港府镇压的态度,他说:“止暴制乱、恢复秩序是香港当前最紧迫的任务”。这就再次确定了,不是港府而是中共在指挥并且实施在香港镇压。

主持人:所以您觉得当初刘鹤到美国来谈分阶段协议,它就是整个计划中的一部分,当时就有考虑香港的因素在里面,是吧?

横河:应该是这样的,我一直在怀疑中共在这里是以贸易协议为诱饵,诱骗美国政府,就是美国政府为了达成协议,而让美国政府对香港局势保持一个相对的低调。因为其实中共也很清楚,即使是分阶段协议,它自己都很不可能去签的,所以我觉得这是个诱饵。

无论外界怎么期待,或者怎么样猜测的话,贸易谈判和香港问题实际上是不可能分开的。在中共大兵压境的时候,就那时候,川普总统就说如果香港问题不能和平解决的话,就难以有贸易协定。所以说这是连上的,只是说这个联系是正确的,方向是对的。这就使得中共后来就改变了策略,就是使用军队直接镇压以外的最大限度武力,这就是我们现在所看到的在香港发生的事情。

现在多方证据表明执行镇压的至少有相当比例,甚至绝大多数可能是中共方面派遣过来的,而不是普通的港警,只是我们现在还不清楚执行镇压任务的是中共的武警、正规军还是公安特警,或者说都有。所以我认为香港问题发展到这一步的话,对贸易谈判应该是没有什么期待了。

主持人:事实上我们看到的也是这种情况,因为我们看到最新的消息就说贸易谈判出现了停滞,大家有分歧,不能够意见一致。而且川普在星期二的纽约经济俱乐部的演讲中他也说没有人比中共更会骗了!问题是现在的香港问题它还没有解决,中共就这样,河还没过它就把桥拆了,是不是有点太着急了?

横河:中共的做法实际上就是暴露了中共的本质,如果以前还有人对中共认识不清,或者是对中共可以邪恶到什么程度还不了解的话,它有一个原因的,就是过去对法轮功的镇压,在西藏对藏人,在新疆对维吾尔人的迫害,它完全是在国内,而且很多被掩盖了,外界可以装作不知道;但是香港是一个开放的国际大城市,而且这次是在全世界媒体的每天直播之下进行的,所以我觉得任何对中共抱有的希望,到此都可以结束了。

你想想看,如果在它自己承诺的“一国两制”这个问题上,中共可以公开违约的话,那么就没有任何理由相信中共会在贸易上履行协议,即使协议真的达成了。香港和贸易尽管是两个完全不相干的事件,但是它背后体现出来的信誉是一样的,这两个都是当前应该是世界上的重大事件,能够在这件事情上毁约,那一定就能在另外一件事情上也毁约。

主持人:我们看到周末警察开枪,其实按当时的情况来看,从录像来看是完全没有必要的,而且冲进校园投射催泪弹,连校长出面都无法阻挡,所以大家的解读就说这是港府对民众宣战的举动。联想到之前张晓明在官民紧张对峙的情况下,又重新提了23条,很显然的就是火上浇油。大家又有一种猜测,说中共这样做是不是就想激起港人的怒火,然后引发更多的暴力抗争,这样以便它有借口采取进一步的措施?就是在国际社会面前,它可以说那是因为港人的暴动,然后引起它采取进一步的比如说出动军队,或者是,现在它最新的发展是出了“特务警察”。

横河:是这样的,中共这个策略从港人反送中一开始就是这样,开始的时候可能不是有计划的,是一种本能的反应,但是很快的我觉得就成为了中共的一个基本策略,而现在就变成一个系统解决方案了,也就是说中共从被动应付已经发展到了主动行动。

这过程当中有几种手段,我们再把它重复一下。首先是对民众的诉求不理会,长期不理会的话,和平抗争的民众必然就会产生分化,就会出现非和平方式抗争的这种观点或者行动。第二,如果民众当中不自然产生非和平方式,警方就会用过度的暴力来对待抗争的民众,用这种方式来诱发抗议者的非和平的回击,这就是6月12日在警署外面发生的情况。这是第二种情况。

第三种,如果这种行动还不足以引发民众的反抗的话,那么就动用黑社会进一步激化矛盾,这就是元朗恐袭的情况。第四,警察用便衣去冒充抗议者去肇事、打砸抢烧,使得这个对抗的升级,就是在开始的时候这个对抗升级并不是由民众引起的,就是两边都是警方的人。这个现在已经有很多录像来证明就是有成群的便衣换警服,或者说从警服换成“勇武派”的黑衣这个情况。当然还有很多别的证据,到后来当然就讲普通话。我们讲的是冒充。

到了这一步以后,抗议者当中就必然会出现“勇武派”,因为镇压太残酷。所以说这个所谓“勇武派”是对应镇压方面的升级产生的,并不是说抗议方先主动产生“勇武派”的,不是这样的。出现“勇武派”,或者说便衣警察制造暴力行动以后,警方就立即升级镇压,所以就越来越高、越来越高。

然后他就通过启用殖民时期的这个恶法,就是《紧急法》。一启用这个《紧急法》以后,他就不需要理由来对民众进行无差别的滥施暴力,包括栽赃,我们现在看到的栽赃、任意拘捕,然后在任意拘捕过程当中有意的在公众和媒体面前使用过度的暴力,包括就故意折断那些无反抗的被捕者的手臂等等,这个是在所有各种镜头下面直接被拍下来的过程当中,他们一点都不忌讳。然后就有强奸、轮奸、蓄意谋杀,就很多被自杀的,那我认为那都是蓄意谋杀。这一些我认为并不是警方个体的过度暴力,就是包括轮奸在内都是有计划进行的,这是一个大的计划。

这个是由中共的本质所决定的,就中共在建政以后从来没有对民众做过任何让步,任何事件,没有例外的!从来都是别人的错,最后把人家杀了,还是别人的错。即使别人没有错,它也要制造事端或者制造谎言来最终证明错的还是别人,就是是被它打压的人。六四是这样子、镇压法轮功是这样子、西藏、新疆都是这样,现在香港其实就是在走这样的路,也是这样。

这是讲中共用黑社会和假冒抗议者来制造暴力。即使中共不用这个黑社会,不去假冒抗议者制造暴力的话,那么事件的发展也会是今天这个结果。就是说那一些是用来制造镇压的借口;但是即使没有借口,中共还是会逐步升级镇压的。就像现在打到香港中文大学去,这种就像一个战场一样的,这个是没有任何理由的,它不需要理由它就可以这样做。所以说这个过程我们可以看到就是中共这一步一步走下来是一个必然的,就是说我几乎看不到有另外的途径可能会发展到另外一个方向去的。

主持人:您刚才提到的一些就是说他们在镜头前面都肆无忌惮的来镇压民众,它有可能是说它想让香港人的心里产生一种高压恐惧。但是目前我们看到的情况下是这种高压恐惧在香港人心里并不起作用,而且就说港府的任意妄为还使越来越多的民众都站在“勇武派”的一方。

那有一些人因为他有一些原因不能上街去抗议,但是私下里就会提供帮助,比如说警察在冲进校园的当晚,私家车就排着队去接应学生,甚至还有人就是搭起人链来传递物资。

我们以前,就上个星期我们就讨论过,就说香港,那个中共其实它会用各种的社交平台、电子设备来收集大数据来控制民意,那现在这种民意的表现,北京是不可能不知道的,它为什么就是这样有意的去忽略这个民意呢?

横河:对民意的反应,实际上是我们对正常政府的要求和期待;但是对中共来说,不能这样想,中共它不是一个正常的政府。你想想看,1989年北京的民意怎么样?是一面倒的。结果怎么样?中共是会和别人反过来看问题的。就是说香港的民意越是支持反送中、越是支持五大诉求、越是支持学生的抗议,中共越是感到害怕和不安。它跟别人读出来的东西是反的,它就认为别人要反对它。

在中国大陆你看,就这次四中全会公报它的重点是什么?是治理现代化。我们不管现代化这一说了,所谓治理的概念它就是自上而下的管控,就是当局和被管制的人民是对立的,当局把人民看成是对立的一面,所以才需要这种管制,要现代化,就是管得越紧越好。而一般正常国家呢,它的政府基本上是一个服务民众的概念,所以这是不一样的。

中共现在正在把对大陆民众的那一套就是直接移植到香港来。这是一种,我把它叫作占领军心态。就是从所谓港警的表现也可以看出,这完全是占领军心态,就是他不是本地人、本地的警察来镇压当地的抗议活动。你看他们的表现完全不是一般国家警察镇压抗议者的那种时候,就是执行命令的那种暴力。这个不同的是它是一种充满仇恨的戾气,就这种暴力它是来源于仇恨的,这是中共训练出来的军警所特有的。别的国家没有!香港警察再凶暴,他没有这种以仇恨为基础的暴力。这就是中共对香港民意的对应措施,它是一种基于仇恨的镇压。

 主持人:就算香港非常小,那个民意它可以忽略不计,但是我们以前也分析过,就是说香港的一个金融地位对中共来说,特别是对这些掌权者他们私人来说是非常重要的,而且现在跟30年前六四的情况也不同了嘛,全球的反共意识也已经形成了。那如果香港的金融地位不保,中共当权者自身的利益也会受到影响。

横河:对,这个是在前一段时间是这个情况,但是现在情况我觉得有所变化。双方,就是中共和国际社会,国际社会这里主要指的是美国,都开始认识到了就是香港是新冷战的双方交峰的最前线。我还不能够完全确定美国政府是不是真正的认识到了这一点,但是中共对这一点是非常清楚的。

所以说中共现在的表现来看的话有两种可能性,第一个可能就是香港的金融中心地位没有这个香港的抗争对中共统治威胁那么直接、那么紧迫,所以中共必须来解决它认为最直接的威胁。

而且这还牵涉到另外一个问题,就是中共现在是作为全世界邪恶政权黑老大的这个地位,就这个形象和这个地位会受到威胁。就这一点,我们所讲的这个香港金融中心地位对中共的重要性,也许中共认为已经有了变化,就是说已经超过了当时优先保住香港金融中心地位以维护中共统治集团的经济利益,就是这个考量现在已经变成了更急迫的就是直接保政权的这个想法了。

另外一个就是中共可能对国际绥靖主义还抱有希望。就是它肯定认为,虽然说现在情况已经不一样了,但它还是认为既然89年能够走出困境,现在形势不同了,可能还是有出路的。而且就从美国政府对这个贸易协议的期望和参议院对香港法案的拖延当中,不管什么理由,中共肯定是看到了,就是它寻找了,而且看到了对自己有利的蛛丝马迹,它觉得可以为它壮胆了。尽管实际情况可能不是这样。

关于这一点呢,也许今天美国朝野的这个快速强烈的反应会让中共三思一下下一步怎么走,这有可能。这也是中共一贯的手法,就是说它是施加最大的压力,或者冒最大的风险,以达到不战而屈人之兵的目的。

主持人:您以前就分析预测过说中共它可能是有不同的措施,一个是强硬,然后高压恐吓;那同时它会给港人一些物质利益,然后分化民众。我们看到确实是这样子的,就是说比如现在开放了香港人到大陆买房的禁止条件,民间称这个叫“腾笼换鸟”计划,就是说它会吸引一些对中共有好感的居民进入大陆,然后就派对北京政策的忠实执行者进入香港,以达到把在香港能够完全渗透,完全能够掌控香港局势的这个局面。那您觉得它这个措施能达到它们预想的目标吗?

横河:我觉得它达不到预想目标,就是关于给物质利益来换取对基本权力的政策,这个单独的还没有成功过。相对比较成功的是在中国大陆六四镇压以后,就是让大家都一切“往钱看”,就是都去发财去,这样对中共不形成政治上的挑战,但这个它不是单独的政策能够有效的,它必须伴以宣传、洗脑、信息封锁和政治上对反抗者的打压,它不是单独有效的;然而在西藏和新疆,这个政策是完全失败的。

对于香港这样的信息基本自由的发达地区,我认为是没有用的,何况大陆现在已经没有了那个给香港富人输送利益的条件了,加上它现在政治环境也不允许。现在是什么时代?现在是“收割韭菜”的时代。无论是对大陆的富豪也好,对香港、台湾在中国大陆做生意的富豪也好,都是“收割韭菜”的时代,李家诚出走就是一个实例,所以这个没有用。

至于说这个“腾笼换鸟”就更没有用了,就对中共有好感,愿意到大陆去买房的,本来就不是这次抗争的主体,反而是中共希望留在香港的,就他已经对中共有好感了,所以就没有必要把他们换出来。

而派人进香港,从97年移交之前就开始了,移交以后更是大批的,到现在很可能有上百万了,但是似乎在这次反送中抗争当中并没有给中共帮上什么忙,而且这些人移民以后,他的立场可能就移到港人那边去了,究竟他是帮谁还说不上呢!我们前段时间也看到不少香港的大陆新移民在支持反送中抗争的这些录像、讲话,所以我觉得这个肯定达不到他们的目标。

主持人:所以就是说这个民众他不管原来想什么,到了一个自由的社会,他接触到了全面的信息,他也会改变,是吧?

横河:是,而且在香港这个还跟海外不一样,在海外你还能找到一些留学生长期被洗脑的情况,但是一到香港以后,他生活在那里,留学生不生活在那里,他靠中国大陆他父母的经济支援,而一到香港以后,他要靠自己生活的话,那他的立场他就会愿意去接受开放的信息,也愿意改变自己的想法。

主持人:那还有一个最让人匪夷所思的,就是说北京它几乎在同时,它向台湾发出了“一国两制”的建议,而且还明白的告诉台湾人说,这个“一国两制”这个策略我们当时就是为了你们台湾想出来的。那也就是说这个香港的“一国两制”其实是给台湾做榜样的,那现在榜样都成这个样子了,北京还能跟台湾提“一国两制”吗?就是说中共它认为自己的吸引力在哪里呢?

横河:中共它不是正常人的思维,所以说你认为它没有吸引力,它认为事情就是这样做的。但是现在香港变成这样,它还对台湾提出来的话呢,确实是有它的考虑的。

我觉得第一是分化台湾内部,就是并不是说它想让反对它的人变化,而是说给支持它的人,就是亲共势力,给他们一个可以推动政策的理由和借口,它要配合其它的运作,就是说现在已经提出“一国两制”了,这些亲共的人就可以用这个口号来进行运作了,真实的运作是统战、渗透、控制等等综合因素。

第二个就是打心理战来恐吓台湾民众,它把香港作为一个恐吓的样本。那你说这不是反了吗?但是你要知道这个是有历史的,虽然说中共每次恐吓台湾,包括台海导弹危机的时候,结果都是适得其反,就跟它自己的原来要求是反的,但是从来就没有阻止过中共下一次用同样的方法再去尝试一次,再失败一次。和以前一样,中共推这样的政策肯定是没有用的,不仅对台湾没有用,对国际社会也没有用!

美国前驻联合国大使黑利前两天就说了,说如果香港倒下,下一步就是台湾;那有人也补充了一句说,如果台湾倒下,下一个就是全世界。现在美国越来越多的人接受了这个观点。所以说从认清中共这个角度来看的话,让国际社会认清它,最有效的还是中共自己的所作所为,它比任何呼吁、写文章、论坛可能都更有效。

主持人:那我们看到这个周末的事情发生之后,国际上反应是比较热烈的,就美国正在讨论这个《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本来就像您前面讲的,参议院有一些不同的意见搁置了一段时间,那现在因为这些事情,今天参议院就启动了“热线”机制,就是说6个小时之内如果没有参议员反对的话,那这个法案就算通过了。那英国也宣布说他会很快出台制裁法案,包括对林郑月娥个人的制裁。

那您觉得这个中共它采取这么强硬的措施对待香港,又激怒国际社会,它是打算回到闭关锁国的政策上去吗?

横河:所谓闭关锁国的话,现在面临的最大的两个问题,一个就是香港问题,一个就是贸易谈判。美国参议院对《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采取快速通过,开始讨论的时候,我就觉得美中贸易谈判的第一阶段协议可能会出现困难,其实我们一直认为这个协议是很难的。习近平见了林郑以后,香港镇压快速升级,其实在中共攻打香港几所大学,特别是中文大学之前,已经传出来第一阶段贸易协议遇到重大障碍的消息了,就是说中共的方面已经有很大问题了。

那我想说明一下的就是《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通过以后,对香港的局势不一定有直接立即的作用,因为它也很多就是要国务院写报告,每年写一个报告审查,不一定有立即的作用,但是一旦成为法律的话,那对中共就会有短期冲击和长期的影响。你想一想嘛,一个《台湾关系法》就牵制了中共40年。

另一方面,它有重大的象征意义,就是说这是世界抵制中共扩张威胁,和两种制度、两种价值观对决的非常重要的一步。无论中共的主观意愿是什么,它这样走下去的话,就只能回到闭关锁国。即使美国公开宣称不是美国想这样做,但是因为中共是不会改变的,所以它要走下去的话,那最终就是脱钩。当然,中共能不能熬到那一天,还是很值得怀疑的。

主持人:好,那么这一次的话题就讨论到这里,我们感谢您的收听,下次节目时间再见。

横河:好,谢谢大家,再见。

 转自希望之声广播电台

责任编辑:高义

评论
2019-11-19 4:14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