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香港边城青年:还我公民权益 如期举行区选

11月17日,香港边城青年恩蕊在台湾集会发言。(视频截图)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9年11月20日讯】11月17日,香港边城青年恩蕊在台湾撑香港音乐会发言,香港的抗争活动不知不觉已经过去五个多月,在这段时间里被捕、流血的人数多到数之不尽。只算被发现、被自杀的案件,也即是警方的所谓尸体发现案,已经高达2600多宗。

“警察血腥暴力的情况也越来越严重,六月时用胡椒喷雾、催泪弹,到现在动不动就要用到真枪、实弹。”她说。

被捕的人是在警察局内被性侵、强暴,大学的战场,每天都有很多路过的年轻人,只是逛街、上学,都会无理逮捕。“香港人在过去6个月当中,竟然习惯了在催泪弹下的生活。”恩蕊说,“我们因为政府而知道什么是布袋弹、橡胶子弹、水炮车,甚至在今天,我们还见识了音波炮,三发子弹指向学生,有救护员和记者失去眼睛。”

恩蕊表示,甚至有律师事务所发表声明,已有少女正式向警察投诉,在警察局内被强暴,警察到处散播谣言,意图影响公平审讯。这些都是警察无法无天、徇私枉法的铁证。警察滥捕,破坏法治,始作俑者是在这些警察背后的香港政府,“他们才是这个社会撕裂得如此严重的源头之一。”

她强调自“送中条例”推行而来,香港政府一直漠视民意、利用台湾命案这人血馒头无限放大、希望公义得以彰显的所谓初心,不管是100万人、200万零一人,还是有义士以死相谏政府,政府依然是“I don’t give a shit on it”(我不感兴趣)。后来警察的一连串漠视法纪的行为,政府都视若无睹,草菅人命。“率先破坏公义,何来谈公义得以彰显的初心?”

恩蕊说:“香港人现在都会说,千万不要对荒谬习以为常。其中一个最大的荒谬,就是扭曲毫无代表性的议会,不管是立法会还是区议会,现在主导的都是建制派,这代表了不管政府想推广什么,建制派都会为它护航,令荒谬的法案得以通过。”

她表示,当初提出“送中条例”的正是劫持台湾命案死者意愿、硬推法案的建制派议员,之前弹劾林郑月娥的议案,也因为建制派的阻碍,而没办法在立法会上讨论和投票。所有的大纲项目(《香港国际机场2030规划大纲》)工程,把纳税人的钱,几千亿、几万亿扔进海里的拨款,建制派也是站在政府一边,全数赞成。

“更可耻的是,当民主派议员提出要在议会当中为早前去世的科大学生默哀,建制派一众议员竟然离奇回避。对人命漠视令人心寒。”

她并谴责在建制派控制下的区议会,虽然只是地区性,可是却影响深远,大家都知道7月21日元朗白衣人无故殴打市民的事件,区议会有议员提出3个有关调查7·21元朗“无差别事件”的动议,但都被建制派(因占大多数席位)否决,就算是提议建立一个检讨7·21事件的工作小组,建制派依然否决,使得“7·21事件独立调查,现在就这样不了了之”。五千万建一个小小的喷泉,17亿建一个短短的人行天桥,这些都是在建制派的支持下一一通过。

恩蕊认为,导致今日的局面,完全是因为香港政府没有代表性及认受性,要真正达到还政于民,除了在体制外的抗争,还要有体制内的革新去配合,双管齐下才能完整地建立一个属于市民、属于香港人的政府。所谓“光复香港”,“时代革命”,背后的含义是要光复香港过去的美好,并革新现有的制度。

投票是作为每一个生活在公民社会中的人的权利,同时也是一份责任,把真正能够将社会发展成更完善、聆听市民意见的人选出来,才是对社会负责。

她表示,“可是现在很多时候,我们都忘了那一票是有多重要。香港区议会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我们常常会因为很多原因,觉得少我一票应该没差别。区议会是唯一香港人能全民投票的,可是就是因为少你一票,少他一票,少着少着,就这样把整个议会让给站在和市民对立面的政客。”

在台湾集会上,香港边城青年对台湾人的表达。(视频截图)

“光复香港”、“时代革命”并不是只是一个口号,恩蕊说,“我们需要每一位香港的民众,利用手上还能利用的选票,行使公民权力。所以,请拜托大家,接下来的选举,请回家投票。”尤其是台湾的朋友,作为一个香港人,“我们非常羡慕你们能够用选票选出代表自己国家的领袖。台湾的民主得来不易,是我们香港争取民主自由的前卫,是亚洲民主社会的典范。请你们务必好好利用手上的选票,可能就是差你的那一票,整个议会都会变成不一样,变得更好。”

“最后,我们在这里再次要求香港政府,还我公民权益,如期举行区选。”香港边城青年恩蕊说。

责任编辑:杨亦慧  #

评论
2019-11-23 2:21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