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亲历港警滥施暴 德国大学生赞港人英勇无畏

2019年11月19日,当救护员离开香港理工大学时,警察拘捕想离开的人。图示被捕人数众多。(余天佑/大纪元)

人气: 2183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9年11月22日讯】(大纪元记者周仁德国报导)上周四(11月14日)晚上,22岁的德国大学生马里尤斯身陷香港警署关押所,他于次日获得保释,三天后回到德国家乡,发现这里的媒体报导和社交媒体上传播的消息,和他在香港的经历多有出入。于是他走进了德国《商报》编辑部,讲述了他在香港亲身经历的警察暴行和年轻港人的英勇无畏。

马里尤斯来自德国杜塞尔多夫(Düsseldorf)近郊的一个小城市,是荷兰一所大学国际贸易专业的学生。今年8月, 他作为交换学生,来到位于香港屯门的岭南大学,开始了新学期的课程。一开始局势还比较平静,后来越来越令人不安,不少外国学生陆续离开了香港。

港警察乱抓捕滥施暴

上周四晚他和另一个德国同学走出校园,步行大约10分钟后来到屯门区中心,想找地方吃饭。这时他们看到不远处有一群年轻人在抗议,警察对着抗议人群发射催泪弹。于是他和同伴远离了抗议地点,走进一家购物中心吃饭,过了大约10分钟,他们离开了购物中心,空气中弥漫着催泪弹的气味。走出没几米,就来了一队警察,大约有10个人,毫无理由地逮捕了他们。

马里尤斯在接受《商报》的采访中描述他在被捕过程中的感受:“警察的攻击性越来越强,用扩音器对着我们大声叫喊,根本不可能和他们对话。他们指责我们犯了罪,主要罪行是投掷了燃烧弹,还有目击者看到我们参加了抗议活动,当然我们不承认这些指控,可是他们根本不愿意和我们对话。他们就是想通过这种方式威吓我们,也许警察们想借此让我们承认某种我们并未犯过的罪行。随后我们就被抓起来送往警察局。”

“到了警察局门口,我们的双手被绳索从背后绑住,从警车上被押出来,带到一大群警察面前,大约有五六十人,他们大声欢呼,庆祝我们的被捕,随后把我们带进一个房间,没收了我们的手机和钱包,把我们随身的其它东西都塞进一个塑料袋里。接着我们被带进了一个小小的关押室。”

在整个过程中,马里尤斯感到很惊恐,“因为一直没有安全感。我们不知道为什么他们把我们带到这里来、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有没有人知道我们被抓到这里来了、接下来的几个小时或几天里我们会遭遇什么。”

随后马里尤斯和他的德国同伴被分开了,他被带到一个砖砌的关押室,里面还关着一些被抓捕的香港本地人。其中有一个12岁的男孩,满脸是血,他在被捕时脸向下被警察扔到地上,马里尤斯估计这男孩还被警察殴打了。男孩告诉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被抓、将何去何从,和马里尤斯的感受很相近。他很替这个男孩担心:“审讯时他受到的待遇肯定和我不一样,因为他没有德国护照。”

被逮捕12小时后,马里尤斯被叫去接受审讯,他们用广东话或国语对他提问,问题先翻译成英文,然后又有一个翻译把问题翻成德语,所以很花时间,一个小问题就要折腾上半个小时。所提的问题都毫无依据,“为什么我在那里停留、为什么我要参与抗议、为什么我攻击警察,当然我一一做了否认,因为这些一点也不符合事实。”

审讯结束后,马里尤斯又被带回关押室,听说自己在那里还要再被关一夜。所幸的是,到了傍晚,他得到了详细的律师咨询,说他可以获得保释。随后他的一个身在香港的朋友带来了1000港币的保释金,马里尤斯在被关押一天一夜后终于获释。

“他们的坚忍和巨大的承受力,让我惊叹”

2019年11月19日,当救护员离开香港理工大学时,警察拘捕想离开的人。图为被捕的人。(余天佑/大纪元)

马里尤斯在香港生活的三个月,耳闻目睹香港人坚持不懈为自由民主抗争,加上被捕关押的一天一夜的感受,促使他回到德国后主动走向媒体,公开自己的真实经历。“我觉得(香港人坚持抗争的意志)真是惊人!所以我也想要支持他们,在德国传递真相。”

在香港的几个月时间里,马里尤斯和当地的莘莘学子在大学里朝夕相处,很多大学生的年纪都比他小得多,他们无话不谈,“让人感受到,这整整一代人紧密团结,愿意为了自己这一代和他们的孩子一代奉献生命,使大家都能在自由中生活。为了民主,刚开始时主要是为了民主,到后来更多的是为了人权,还有自由。”

香港大学生坚韧的意志和勇气,深深地鼓舞了马里尤斯,“这一代人展现的凝聚力,让人深受启迪和感染,是我至今的人生中从未有过的体验。这已经在香港的年轻一代中扎根,他们的坚忍和巨大的承受力,让我惊叹。”

“我以前也曾思考过,如果他们放弃抗争,接受没有自由和民主的生活环境,是不是要比现在这样付出生命的代价更容易些?我之所以当时会有这个疑问,是因为我身在欧洲,无法想像这一切。这些香港的年轻人,真的是为抗争不惜付出生命。只有在这个环境中,在和他们朝夕相处了几个月后,才能理解。”

马里尤斯在《商报》的采访中,分析了自己观察到的港人抗争动机的转变。他认为,香港人如今以死抗争,是被逼出来的。“刚开始的时候,抗议是非常和平、无暴力的,当时警察时不时地会施暴,所以那时年轻人主要是想自保,不要被抓、被摄像头拍下来,以便能安心完成学业,今后还能找到工作,有个顺利的前途。如今所有的目的只是为了能活下去。”

他觉得幸好自己是外国人,被捕后没有遭受大的伤害,“而被抓捕的港人遭受到了残酷的殴打,我听说很多人遭受酷刑、被坐水凳,很多人被抓后就消失了。当地的学生,即使他们向警察投降,仍然会遭受无理殴打。”

2019年11月19日,当救护员离开香港理工大学时,警察拘捕想离开的人。(余天佑/大纪元)

为揭露德媒造假 在德国传播真相

马里尤斯上周五(11月15日)在香港获释,周日(11月17日)回到了德国。回来后,他追踪了德国媒体和社交媒体上对他被抓捕事件的消息,发现有许多不实之处。他明白,德国媒体只是按照消息来源在报导,但是有些报导提到,有证据表明他和另一名德国学生是跟着一大群香港学生在参加抗议活动,“这些根本与真相不符。”

在社交媒体上,有人把马里尤斯说成是“极左的傻瓜”,对他扔燃烧瓶的行径不能忍受。还有一个朋友告诉他,听别人说“马里尤斯在香港枪杀了警察”。

马里尤斯在家里坐不住了,他认为自己有责任传播真相。他找到《商报》编辑部,想用自己的亲身经历告诉公众:“我认为重要的是,让在德国的人们能够看到香港警察的暴力,是要强调,在过去的几个月里,香港警察的暴力如何逐步升级、香港的年轻孩子们在承受怎样的苦难。”#

责任编辑:余平

评论
2019-11-22 7:48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