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名家专栏】美国能解决“难以忍受”的债务

前美国总统里根(摄影:Juliet Zhu/大纪元。来源:Ronald Reagan Presidential Library)
人气: 924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9年11月24日讯】(英文大纪元专栏作家David Hunter/高杉编译)毫无疑问,23万亿美元的债务是对我们国家长期生存能力的最大的、最现实的威胁。

本文希望能够准确地描述美国多年来根深蒂固的债务问题,这个财政陷阱的轮廓和范围,确定我们债务不断增加的真正原因,并就此提出已经被罗纳德•里根(Ronald Reagan)总统在历史上证明了的、很有效的、能够解决这个令人难以忍受的债务的经济补救措施。

美国必须立即建立和部署里根总统的那个鲜为人知的苏格拉底体系(Socrates System)(详见本文后半部分),以便从根本上重建美国的经济实力。不幸的是,如果未来不能如此行动,美国会出现持续的经济衰退,而且衰退速度将会越来越快。

亚伯拉罕•林肯(Abraham Lincoln)非常好地阐述了我们今天所面对的令人遗憾的状况:“一个(经济上)有裂缝的房子是不可能长久耸立的。” (1858年6月16日)

美国上一次有预算盈余是在2001财年,盈余1282亿美元。之后十八年的连续赤字复利意味着我们国家的财政方面的“房子”不仅裂缝遍布,而且已经濒临崩溃。从数字来看,22.9万亿美元相当于惊人的230万个百万! 拥有如此庞大的财政负担,无论现在、过去、将来都会阻碍美国的繁荣发展,对这一点还有什么可以质疑的吗?

这里还有一个无法令人质疑的的证据,美国联邦政府债务现在已经超过了美国的国内生产总值的21.5万亿美元。尽管今天还充斥着各种宣传和鼓动,但这一发人深省的很现实的数字,意味着我们的国家实际上正处于破产的边缘。事实上,这个令人烦恼的问题的严重性是如此深远——它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了我们这个时代的世界大事——从根本上导致了美国未来的子孙后代将会继承的前景日益暗淡。

不幸的是,我们目前所处的位置正岌岌可危地悬在经济深渊的边儿上。幸运的是,在政府领导人和被误导的企业领导人正在为别的诸多事情分心的时候,我们仍然还有一线机会可以扭转这一趋势,但无疑,目前已经是一个极危险的时刻了。

令情况更为复杂的是,政府还在持续不断地疯狂举债,继续借新债来偿还旧债和利息。有一个基本的事实完全被华盛顿高层财政官员和专家顾问们所忽略:没有一个国家能够通过赤字支出来实现持久的繁荣。这些受过高等教育的“专家”们习惯性地忽视了系统性问题,因为这样做在政治上是有利可图的。这通常意味着改变关键的重点的话题,关注一些热点新闻,比如浮华的就业率数据等等,而故意忽略最重要的自由落体式的债务数据。

然而,美国深陷水深火热的财政沼泽中,同时也意味着一些显而易见的结论,没有比这更能够真实地判断一个国家的经济健康与否了。毫无疑问,这个沉重的债务负担表明,美国经济生态系统正在从内部腐烂,其基础变得极为薄弱。事实上,债务是一种会日益恶化的难题,无法被减税、减少监管和笨拙地增加关税等短期措施所“修补”。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里根总统此前已经成功地解决过了这个令人挠头的难题,但他的所有继任者都对此束手无策。

以技术为基础的规划对抗以金融为基础的规划

川普特朗普)总统出于善意的一系列措施对解决巨额债务问题并没有什么效果,因为这些措施都是浅层的金融操纵手段,也就是说,都是在试图消除全球市场的自然的力量,而这是根本不可能的。因此,在实践中,这些政策正在迅速失去动力,因为它们只能短期地刺激经济增长。

为什么无论历届政府实施了什么样的存在缺陷的政策,这种债务的经济毒瘤都能一直顽固地存在下去呢?

首先,22.9万亿美元的美国债务不是原因,而是症状,要搞清楚因果关系。对于头脑清醒的人来说,这一巨大的经济恶果掩盖了美国经济空虚的核心部分已经功能失调的事实。换句话说,目前每年仍有一万亿美元债务被加到整个国家的欠账单上,这表明,根本问题被彻底误解了,或者是完全没有得到解决。

二战结束后,美国,这个此前无可争议地成为世界范围内高质量商品和服务的提供者,其至关重要的全球竞争优势受到了严重侵蚀。如果现在希望找到一个纯粹美国制造的、在美国国内生产出来的产品甚至就如同海底捞针一样的困难。这是因为,美国经过时间考验的成功商业模式(即以技术为基础的规划)已经在很大程度上被愚蠢地抛弃了,其中所指的包括:

利用技术创新不断生产、制造出尖端的、能产生利润的产品(如汽车、飞机、船舶、计算机、电器、手机、军事装备等);最能满足全球消费者的需求;获得最大的市场份额(不论行业);得到美国经济持续、持久繁荣的自然、不可阻挡的结果。

从历史上看,这些就是将美国建成为世界第一超级大国的行之有效的做法。但今天的情况并非如此,因为主导着企业决策的以金融为基础的规划天生就有弊端和缺陷。

相比之下,现代的企业的唯一的关注点就是尽一切可能人为地抬高股价。这种短视的定位虽然有利于高层管理人员的薪酬和股东的分红,但通常也意味着偷工减料,从而降低了公司在全球市场中的竞争力。

一个很贴切的例子就是2014年的美国通用汽车(General Motor)点火开关丑闻所引发的国家耻辱。通用汽车不计后果的偷工减料的吝啬做法导致了124人死亡、275人受伤和1.2亿美元的诉讼费用。你认为全球竞争对手本田或丰田汽车公司会这么做吗? 不可能。在最高层面上,这种差异决定了整个国家的经济能否成功。

基于金融的规划本质上是短视的决策,实际上已经威胁到了我们的命脉,并且已经在经济上对我们的国家造成了伤害。这就是内部的危险所在:几十年来,美国的整个经济生态系统都建立在这种同样有缺陷的思维模式之上。

下面这个例子可以作为一个完美的类比,就如在商战经典电影《华尔街》(1987)中,获得奥斯卡最佳男主角奖的迈克尔•道格拉斯(Michael Douglas)所扮演的戈登•盖柯(Gordon Gekko)所说的那样:“贪婪是好的,贪婪是对的,贪婪是有用的,贪婪可以激发人类向上的动力。”他一心一意地所执着着的正是对于美国经济的根本性的错误认识:通过掠夺性地削弱美国公司在全球市场上具有竞争力的至关重要的能力来获得短期的利益。

在现实世界中,政府和工业界的“盖柯的奴才们”无意中助长了美国经济繁荣与萧条周期的混乱,不可避免地导致了美国22.9万亿美元债务的出现。从简单的逻辑上讲,美国的 GDP 增长率为2% ,中共为6% ,长此下去,最终哪个国家将会是赢家呢? 事实上,如果现在不采取任何新措施,我们的下滑将不可避免。

从长远来看,如果愚蠢的做法最终剥夺了美国社会的基本的物质财富,那么美国人如何才能真正地守护自由? 不管是哪个党执政,华盛顿都必须共同正视这一不可否认的事实,并采取适当的行动。

里根的办法

因此,我们需要里根(Reagan)总统(如今已是第三代)的苏格拉底体系(Socrates System)的奇迹:那个以技术为基础的规划体系,那个旨在正当合法地恢复美国所失去的竞争优势,并在全球市场上超越所有地缘政治对手的体系。尤其至关重要的是,“苏格拉底项目”(Project Socrates)是能够使当前下滑的经济利益永久化和能够实现自我维持所必需的核心机制。

“苏格拉底项目”(Project Socrates)由里根政府发起,旨在研究是什么原因导致美国迅速失去在先进技术产业的竞争力。

在这方面,关键是全球范围内技术创新的实时情报收集,而不是研发。具体而言,由于“苏格拉底项目”能够对美国企业进行全方位的观察和研判,因此它拥有独特的能力,能够在开发和利用那些可以带来繁荣的新技术方面胜过任何外国竞争对手。华盛顿怎么能放弃这个对于美国的长期经济健康不可或缺的东西呢?

令人震惊的是,最初的保密机制、错误信息和执迷不悟的政治决策的不幸结合导致了“苏格拉底项目”错误地“从华盛顿的雷达上消失”。从历史上看,导致苏联在20世纪80年代向美国投降的真正机制,应该是顶级机密的“苏格拉底项目”,而不是“星球大战计划”(战略防御计划- Strategic Defense Initiative – SDI)。简而言之,里根用科学的确定性向戈尔巴乔夫证明,美国用以技术为基础的国家规划最终在经济和军事上击败了苏联。

和公众一样,我相信川普总统真的不了解里根的这个最终和平赢得冷战的秘密经济武器。因为如果川普知道,他无疑会支持里根这个已被证实的能够改变世界的工具。

但是,川普如何才能真正为美国赢得胜利呢?曾经让我们国家受益的并可持续繁荣的方法正在被中共所学习和吸收。毫无疑问,中共正在推行他们自己的基于技术的规划版本,而美国则徒劳地用金融骗局作为回应。打个比方,几十年来,中共人一直在学着象棋特级大师的策略行事,而美国却迟钝地用“戈登•盖柯的”西洋跳棋玩法作为回应。

关键是,当我们国家的领导人错误地忽视了里根总统的先进的以技术为基础的规划体系的时候,中共正试图去主导全球市场。在今天,“苏格拉底项目”还被称为更加强大的“四代自动化创新系统”(Quadrigy Automated Innovation System)。

里根总统为美国留下的尚未被利用的经济遗产是由他的前“苏格拉底项目”主任、德克萨斯州奥斯汀的迈克尔•C•塞科拉(Michael C. Sekora)领导的。在毁灭和恢复活力、债务和解脱之间,我们很容易做出选择。

以下这些是需要我们具体去做的:

打电话给你的众议院议员和参议员,要求国会举行听证会,让他们意识到美国22.9万亿美元的债务问题可以通过基于技术的规划迅速得到解决。

联系白宫,要求川普总统立即建立里根的第三代以技术为基础的规划系统(也就是四代自动化创新系统 – Quadrigy Automated Innovation System)。

向你的圈子里有影响力的人,各种各样的亲美组织,以及全国性的新闻媒体宣传,把这个信息广泛传播。

最后,如果我们国家能够前进,自由世界的命运也能够随之前进。但如果考虑到目前美国残破不堪的经济状况的赤裸裸的现实,“1984”奥威尔式的噩梦——世界将由共产主义中共主导——是极有可能发生的。回想一下,整个NBA只因为一个人发了一条支持自由、支持香港的推文就受到了来自中共多么严厉的对待。想看到如此下去的未来吗?把中共对NBA的这种压迫性影响力乘以一百万倍即可。

这些都是当今的美国没能按照里根总统所说的方法行事的长期后果。借用他在1964年演讲《选择的时刻》(A Time of Choosing)中的预言:

“你和我都与命运有约。我们可以为我们的孩子保留这一点,这一点地球上的人类最后的、最美好的希望,否则我们可以判决他们向千年的黑暗迈出第一步。” (1964年10月27日)

本文作者:大卫•亨特(David Hunter)。原文 Solving America’s ‘Impossible’ Debt 刊登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本文所表达的是作者的观点,并不一定反映《大纪元时报》的观点。

责任编辑:李缘

评论
2019-11-24 10:46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