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法媒:在港法国人见证和平抗争 支持港人

有专家表示,香港的特殊地位一旦失去,中国经济恶化导致的结果中共将承担不起。图为2019年10月27日,香港民众从梳士巴利花园游行,追究警方使用暴力。( 宋碧龙/大纪元)

人气: 635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9年11月27日讯】(大纪元记者吴沃法国报导)香港民众“反送中”抗议持续了6个月,法国媒体采访了众多驻港的法国人,他们以亲身所见表达对香港人追求自由民主的支持。

亲睹香港示威者和平理性

法国人社区是香港重要的外国人社区之一。“反送中”以来,法国驻港大使馆定期通知外派人员登记,据法国外交部统计,目前已登记的法国人数为1万3500人,他们绝大部分支持香港市民“反送中”,担心中共不断对香港自治的干预最终破坏这里的自由。

《巴黎人报》所采访的驻港法国人均表示,港人“反送中”游行示威“非常和平”。多位外派法国人在电话里告诉记者,港民在抗议期间,他们的日常生活没受任何影响。

刚为人父的Antoine(化名)说:“像所有的游行示威一样,我们碰见到一些失控的局面,但完全不像法国黄背心运动那样暴乱。”香港给他的印象是一个“非常和平的城市”。

Sarah是一家香港外国公司的顾问,在港已经5年,她表示支持港民,“我和香港人一起工作,即使事情不与我们有直接的关系,但我理解他们”。一次,她在湾仔地铁见到警察放催泪弹,“我们感到十分吃惊”。

Sébastien(化名)的太太是香港人,今年夏天他们回香港度假,他向《巴黎人报》表示,他知道中共当局对外国人信息的流通十分关注,所以不愿透露真实姓名。他告诉记者,当听到人们谈论中国军队已聚集在深圳,他真的相信,但其实主要是来自“中国(中共)方面的恐吓”。

《巴黎人报》指出,北京当局在向全世界输送香港动乱的画面,把示威者描述成“恐怖分子”,并试图最大程度地控制香港的信息传出。

法国人支持港民 担心香港失去自治

法国《国际报刊》(Courrier international)也采访了数位驻港法国人。

Charles自10岁就到了香港,拥有香港永久居民身份,“反送中”一开始他即投入到各种和平抗议活动中,并参与网上论坛。“我爱香港如爱巴黎一样”,他说,“但是如果香港比预期(一国两制50年不变)更快变成中国大陆,我不肯定我还会留在这里生活、组织家庭和养育后代。”

53岁的Cécile自2013年居住香港至今,她说:“我理解并支持香港人捍卫他们与中国大陆不一样的权利。”

32岁的Anne曾经在大陆居住过几年,后来搬到香港,她的男友是香港人,她表示大陆如今利用各种监控技术监控民众的程度让她害怕,她怕香港也变成那样。对香港市民的抗争,Anne心存敬意,“我在这里生活,每天都和港人一起工作,我觉得参与是一种道德义务。”

在香港从事通讯工作已有3年的Fleur则认为,如果香港通过了“逃犯条例”将同样对外国人造成影响,“因为这样的条例,对所有在港的人都将有人权和自由的威胁”,她说。

法国800公司驻港 为未来局势担忧

11月19日,法国《解放报》(Libération)驻香港特派记者报导,随着香港警察对抗议民众施暴不断升级,局势日趋严峻,法国公司和外派人员担心香港会失去自治,已盘算着应对措施或迁移的计划。

文章一开头叙述了一位法国交换生逃离香港理工大学(遭香港警方强攻)的经过:该学生于11月13日结束了原为一年的交换期,他仓促地收拾了重要行李,爬过路障,走路40分钟后乘出租车前往法国大使馆,几天后回到了法国。

据报导透露,香港旅游业、旅馆业和奢侈品行业受影响很大,9月份零售业的销售量下降了20.4%,打破自2003年SARS时期的新纪录。

据统计,驻香港的法国公司多达800家(其中包括373家分公司,92家在当地注册的公司),这些公司以奢侈品经营和贸易为主。9月份,珠宝和钟表销售额下降了40.8%,化妆品和药品销售额下降了21.7%。

一位法国名牌商店的负责人向《解放报》记者表示,面对紧张局势,生意十分困难,“虽现时还没有裁员的打算,但我们非常小心,希望局势会好转过来。”目前,大型的法国企业仍不会离开香港,但中小型企业因为经不住市场的冲击,维持艰难甚至要关闭。

据法国外贸银行(Natixis)调查,香港资金外流已处于“萌芽”状态。一位法国纺织品公司负责人表示,尽管目前没有离开香港的打算,但正在研究应对措施,如何能保证业务的继续。

银行业方面,法国银行保持正常营业,几位银行高管均向《解放报》记者透露,他们为香港局势的不确定因素担忧,尤其担心信息的流通和网络失去自由,因此也开始思考迁移的问题。但公司的迁移程序需时可能会很长,其中一位银行高管向记者表示,英国脱欧公投结果出台后,他们用了两年多的时间才将银行从伦敦迁移回巴黎。#

责任编辑:周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