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领袖】美教育部长:如何修复教育系统

人气 2354

【大纪元2019年11月30日讯】(英文大纪元记者Jan Jekielek采访/李同编译)川普政府一直在推动放松政府监管,这对教育部意味着什么?

我们知道教育部长贝特西·德沃斯(Betsy DeVos)长期以来倡导特许学校及自由择校,那麽,她对于大学和高等教育有什么计划呢? 尤其是在美国就业市场蓬勃发展的情况下。

比起国外学生,美国学生表现显得逊色,她采取何种措施加以改善呢?

这是“美国思想领袖”,我是杨杰凯(Jan Jekielek)。

今天,我们和教育部部长德沃斯坐在一起,谈论了她“教育自由”的理念、她和教育部采取了何种方法促进和实施这一理念、以及对她一些批评的回应。值得注意的是,德沃斯概述了她的计划旨在使所有美国人(不仅是富人)都有能力为子女选择合适的学校。

杨杰凯:德沃斯,很高兴您能够做客“美国思想领袖”!

德沃斯:非常感谢你,杨,很高兴来这里!

杨杰凯:我们想了解教育部正在做的事情,特别是我非常想了解您所做的事情背后的理念。我们会谈到很多东西,您能不能谈一谈您用什么核心方法来实现您的目标呢?

德沃斯:好的。三十多年来,我一直倡导赋权给学生,使他们找到适合自己的教育。那麽最重要的就是更多的教育自由。这对于幼稚园至12年级(K-12)的学生和读完高中的学生来说都适用。本届政府及川普总统都支持并鼓励通过多种途径获得高等教育,以实现成功的职业生涯。为此,我们想非常有意识地提供最好的方式,为学生提供这样做的自由和机会。

杨杰凯:您对教育自由的热情来自哪里?

德沃斯:在我长子读幼稚园的时候其实就开始了,他现在已经37岁了。当时,我在我们城市市中心的一所小型宗教学校做志愿者。我涉入越深就越意识到:对于所有在那里的学生和家庭来说……他们代表了10到20个其他希望自己的孩子能在那所学校上学的家庭。我很快意识到,通过奖学金并希望这个问题能自行解决的想法行不通。根本问题都围绕着政策。我可以给我的孩子们做出这些决定,但其他家庭、其他父母则不能——这是不公平的。这让我真正投身于给家庭更多教育自由并给家庭赋权的事业中。

杨杰凯:很明显,您的灵感来自于K-12教育……我想谈谈高等教育。至少在我看来,在您任职期间,在高等教育方面已经取得了一些进步,您能稍微说一下吗?

德沃斯:好的。本届政府和川普总统深深相信,学生们在高中毕业后需要找到对他们最好的人生道路。今天,美国有800多万个工作岗位空缺,其中许多不需要四年制大学学位。

但现在存在着不匹配的情况,不同的教育路径之间确实存在着障碍,我们的目标是帮助打破这些间隔,打破这些障碍,让学生们能够真正地接受正确的教育,包括各种职业和技术教育。我们认为高等教育就像一条高速公路,有许多出口和入口——从一个出口走出去,去获得额外的学习或培训及技能,再回到高速公路,选择其中一个车道,并在未来有能力再次从出口出去。我们现在真需要把教育当作终身学习。但高等教育的方法缺乏变化。因此,我们正在通过监管工作以及政府支持的一些法定举措,为高等教育带来更多的创新、创造力和自由。

杨杰凯:请谈一谈教育和商业伙伴关系是如何发展的。

德沃斯:商界和业界眼下有一个日益严重的实际问题,那就是虽然有就业机会,但是无法招聘到足够的人手。因此,在我访问过的许多地方,由于商界正在以一种新的方式接触教育界,我看到商界和教育界之间长期以来的间隔开始消失。我认为很多地方的教育工作者开始意识到,他们必须与企业合作,为当今存在的机会提供正确的教育,并放眼未来。因为教育不是一成不变的,今天的机会可能在5或10年后就不覆存在。这是一个快速变化的世界,教育必须像其它领域一样,灵活并跟上时代。

川普放松管制 教育提供更多选择

杨杰凯:川普总统经常谈论放松管制的措施并予以了全面实施。教育部是怎么做的?我知道您也一直公开支持这件事。

德沃斯:我们一直在展开这方面的工作。上届政府的一些规定,对这种多途径教育方法的确起了负面作用。因此,我们正在做的部分工作,就是要针对有偿就业和保护借款人解除这种监管。这些都是内部术语,其实就是要创造公平的竞争环境,使学生可以接触到所有的机会。今天只有不到30%的高等教育学生,被认为是传统的高等教育学生。

我们要认识到有许多成年人一边完成教育,一边从事全职工作、养家糊口。因此,我们必须确保他们能有机会接受他们需要的教育,继续发展他们的事业。我们真的有意图这么做。我们还启动了教育认证管制措施的改革,这实际上是通向创新的门户。我们相信,随着正在进行的改革,由于这些改革或改革的结果,我们将看到高等教育领域有更多的创新和创造力。

杨杰凯:围绕认证进行的改革——这么说有点抽象,对于普通人来说,这意味着什么?

德沃斯:这意味着实施后,高等教育供应方将有更多机会提供更多选择,来满足学生的需求,应对学生的需要,比如通过能力考试,尽快地拿到证书、学位或认证,或者一边全职工作、养家糊口,一边慢慢地完成学业,可以把完成学业作为未来的一个目标。真正引进更多的替代和新颖的途径,来满足所有年龄段学生的需求。

杨杰凯:眼下我们有一个如此庞大、蓬勃发展的就业市场。并且如您所说,政府也在谈论要为技术型学校等提供文凭或其它方式的认证。标准的四年制或三年制学位、学士学位,不一定能满足很多现有需求。您如何开展这方面工作?

德沃斯:是的,这主要还是归结于消除监管障碍,新的供应商和新的方法就可以进入高等教育,为今天的学生提供解决方案。

杨杰凯:为技术型学校提供解决方案。太好了!那麽让我们回到K-12上来,我们谈一谈新的《教育自由奖学金和机会法案》,法案显然是由国会提出来的,同时您也支持这个法案。

德沃斯:是的。总统一直在说所有学生都需要有权和自由做出正确选择……选择适合他们的K-12教育。所以我们提议建立一个联邦税额抵免。我们不提议开设新项目、新部门、或新的官僚机构,而只是一个税额抵免资金,个人或公司可以贡献税额抵免金,作为他们联邦税的一部分,各州可以自行决定是否加入。因此,这不是联邦政府的命令,但是假设一个州想要为他们的学生提供更多的机会,就可以调用这个联邦税额抵免金,用来为开设的州课程提供资金,为家庭提供奖学金来选择适合他们孩子的K-12教育。

所以我们鼓励人们开阔思路,考虑可以提供什么样的选择:也许是大幅度增加双学分项目(dual enrollment),使高中学生获得提早上大学的机会;也许是在高中当学徒;也许是在高中增加职业与技术教育机会;也可能是课程选择。如果你住在一个农村小社区里,没有资金开设某门课程,也没有足够学生开设某门教师授课的课程,那麽你现在就可以选择开设这门课程。学生可能可以选择聘用新加坡最好的老师来教这门课。(我们)真的考虑得非常广泛,要引入更多的选择和机会,赋权给学生和他们的家人来做出这些选择。

奖学金是颁给学生还是给学校

杨杰凯:让我们谈一个具体例子。奖学金是颁给学生吗?还是给学校?这是怎么运作的?

德沃斯:法律要求学生和他们的家庭最终获得奖学金。因此,他们有权支配这笔资金,做出对他们来说是正确的选择,最适合的选择。

杨杰凯:这项工作进展如何?

德沃斯:两院的支持都在持续增长。在众议院,法案由阿拉巴马州的国会议员布拉德利·伯恩(Bradley Byrne)提出。然后在参议院,是参议员特德·克鲁兹(Ted Cruz)提出。两院都有相当多的共同提案人。同时我们也在继续向议员们说明这一机遇,争取他们更多的支持。

我们知道这需要一些时间,因为这是一个不同的新概念。但现实是,我们必须为K-12的学生做出改变……与世界其它国家相比,今天的美国在阅读方面排在世界第24位,在科学方面排在第25位,在数学方面排第40位。

杨杰凯:您这么一说,真是令人震惊。

德沃斯:这是不可接受的。50年来,我们仅在联邦政府层面就投入了1万多亿美元,试图缩小成绩最好和成绩最差之间的差距。但是这个差距一点也没有缩小。所以解决办法不是从联邦政府获得更多的资源,我们需要完全不同的思路,给父母和学生他们需要的自由,去追求适合他们的K-12教育。

杨杰凯:这一点很重要,对吧?很多教育决策——尤其是K-12,都是在州一级做出的。所以您的想法是希望联邦政府真正支持他们所做的事情,而不是强迫人们去做什么。

德沃斯:是的。超过90%的资金来自州和地方,只有8%左右来自联邦政府。然而,联邦政府围绕监管、命令和控制的影响程度远远大于8%。因此,我们的目标是尽可能为州政府让路,并鼓励各州实施那些最终能赋权给家庭和学生的计划,使他们能够做出适合他们的选择。

积极倡导特许学校

杨杰凯:在教育自由领域,您从一开始就一直是特许学校的积极倡导者。

德沃斯:这些学校是很好的选择。

杨杰凯:对,对。您也因此受到了激烈的批评,我想给您一个机会谈谈这些批评。我简短地说一说我看到的外界的批评:我多次看到的一件事是,特许学校被认为是重新提倡隔离学校。还有,它把学校变成了贪婪的营利性企业,而不是原始的教育使命。另一个是,我所看到的对特许学校的批评是,它们的成功仅仅是因为那些去特许学校的学生,无论如何都会成功。他们只是离开了公立学校而已。

德沃斯:我关注特许学校这个问题的时间非常长。首先,特许学校是公立学校。是家长和学生选择去特许学校,没有人强迫他们去特许学校。而且特许学校不能选择他们的学生……有一种批评认为,特许学校把最优秀的学生挖走了。但事实绝非如此。

事实上,根据我的经验,正是那些在指派学校(assigned school)遇到最大困难的学生和他们的父母选择了特许学校,并找到了适合他们的地方。也许特许学校有不同的教学方法,也许它有一个吸引学生的理念。但事实是,每个去特许学校的家庭,都是因为他们做出了这样的选择。

他们不是被迫去那里的。他们很快乐、很满足。如果他们不满意,他们会去别的地方,如果他们有选择的自由。对我来说,最好的衡量标准是父母们选择了特许学校,学生们选择了特许学校。全国有超过一百万的孩子在特许学校的候补名单上。

杨杰凯:是的!

德沃斯:特许学校数量不够多。我们需要更多。所以……

杨杰凯:所以……他们必须盈利,他们必须在经济上成功,那是……

德沃斯:实际上这是一种误称。实际上,大多数特许学校都是非营利性组织。所以现状是,实际上是那些既得利益者在保护现有体系,在制造这些完全错误的指控。他们试图转移人们的注意力,希望人们不会注意到真正的问题。

真正的问题是,现在有些孩子在指派学校里成绩很差,因为指派学校的教育不适合他们。我们必须做出改变,让这些孩子能摆脱现在的学校,找到合适的地方。教育自由也许不是唯一的答案,但它是一个重要的途径,为了让我们国家所有公民充分发挥他们的潜力,我们必须朝这个方向迈出巨大步伐。

消除学校里的宗教歧视

杨杰凯:您说过您是从一所宗教学校开始(投身教育)的,对吧?我知道消除学校里的宗教歧视也是您热衷的事业之一。您能简单地谈一谈您是如何投入这个领域的,以及为什么它对您很重要?

德沃斯:从政府角度而言,我们确实致力于确保所有的个人,都能按照各自的意愿自由地开展信仰活动。特别是在教育方面,宗教实体不像过去那样受到歧视。坦率地说,今天在37个州有修正案,它们被称为《布莱恩修正案》(Blaine amendments),我相信这是我国最后一种尚未被法庭消除的偏见。目前正在审理的几起法庭案件中,这种情况有可能会发生变化。但是,我们必须确保,在每一个领域,通过每一种可能的方式,我们都在确保个人有信仰和宗教的自由。

杨杰凯:我们将不得不稍作总结,这里我想讨论其它几个方面。您一直活跃的另一个领域,即更新教育法修正案第九条(Title IX),这是关于性骚扰等问题的。您能谈谈希望通过这些正在审核中的新规定实现什么吗?

德沃斯:当然。这有一套程序,我们现在正处于接受公众意见的阶段,团队正在审查和回应所有的意见。作为程序的一部分,必须回应所有这些意见,所以在这个问题上,我不能太深入地讨论。

但我们的出发点是这样的。我曾听过那些性侵犯或性行为不当的受害者或幸存者讲述经历。我也听那些被诬告的人谈过他们的经历。我听取过学校行政人员以及在校园里裁决这些事情的人的说法,以及上届政府提出的指导意见……它并不是一项规定。它只是一封寄给所有高等教育机构的信,要求遵守它。它最终对任何一方都是不公正或不公平的。

让我再重复一遍,我已经说过很多次了:性侵犯一次都不应该发生,学生被诬告的事一次都不应该发生。我们需要确保相关的规则和框架对所有受牵连的人都是公平的,各机构知道自己在其中的责任,有明确的规定,并最终遵守法治。

杨杰凯:是的。我们期待着看到结果。我听说您现在有20万条意见正在处理,所以那是……

德沃斯:超过10万条,这是一个很大的数目,这个团队在这方面做得很好。

杨杰凯:哦!太好了。

免除学生贷款?

杨杰凯:那麽让我们换一个话题,我一直在看民主党总统初选的辩论。令我印象深刻的一件事是,似乎有很多人主张完全免除学生贷款……这可能对一些人有吸引力。而其他一些人告诉我,这么做从财务方面来说是非常可怕的。您对此有何看法?

德沃斯:首先,学生债务总额的迅速增长已经成为一个重大问题,现在学生贷款债务超过1.5万亿美元,许多学生感到难以偿还贷款。但解决办法不是免除学生的债务。天底下没有免费的东西。总有人会为此付出代价。而且,让三分之二不上大学或没有学生贷款的美国人为三分之一需要偿还贷款的人买单——这种做法从表面上看也不是正确的。

另外,想想那些老老实实偿还学生贷款的学生,然后那些没那么老实还清贷款或没那么负责的人的贷款反而被免除了。我认为这种想法太离谱了。

我认为我们需要采取的方法是,首先要给学生更多的信息和更多的权力,来管理他们承担的债务。所以我们通过“联邦学生援助”(federal student aid)在做很多事情。首先,我们把FAFSA(学生资助表格)放在智能手机的app上。所有的反对者都说,哦!不可能,在你说的时间内绝不可能办到。但是我们确实在时间框架内办到了。现在可以从智能手机上填写学生资助表。在接下来的几个月里,我们将会对此进行补充。

首先,我们非常希望国会能够完成大幅简化FAFSA表格的工作。但我们正在向大学记分卡添加信息,它也是之前提到的app的一部分。你可以查询各所学校里的各种课程(programs),并计算出修读该课程的成本,以及如果你完成该课业并毕业,你的预计收入是多少。

所以当学生们决定要去哪儿,要做什么的时候,给他们更多的信息,并给他们提供更多关于学生债务的实时信息。因此,如果他们打算动用更多的学生债务,这意味着什么,这对他们的长期支付意味着什么,从而为他们提供更多的金融知识工具,希望他们可以做出更好的长期决策。

再次重申,我认为整个教育认证改革,以及允许在高等教育领域更多的创新和创造力,也会吸引成本相对较低的教育商,他们能够以新的和不同的方式来满足学生的需求。所以从教育部的角度来看,这些都是我们可以继续要做的事情。但我们非常希望国会在立法方面能提供更多帮助,从而解决其中一些问题。

杨杰凯:我们会确保把这个app的链接放上去,这个app已经有了。

德沃斯:是的。

杨杰凯:太棒了!那麽,在我们结束之前,您还有什么想和我们的观众分享的吗?

德沃斯:好,谢谢您的这次机会。……我认为,总而言之,本届政府的目标是真正支持适合于学生的终身学习,让他们有机会与家人和社区一起过充实而有意义的生活,并最终为整个社会做出贡献。

杨杰凯:好极了!贝特西·德沃斯,非常非常感谢!

德沃斯:谢谢!杨。

出于清晰和简洁的考量,对本次采访内容进行了编辑。

《美国思想领袖》是《大纪元时报》新推出的栏目,您可以在FacebookYouTube上观看。在推特上关注Jan: @JanJekielek

责任编辑:李昊

相关新闻
台教育部长:陆生来台人数较去年减6%
呼应总统制?中共新任教育部长曾推政改
谢淑薇兄:感谢教育部长 仍坚持退赛
中共政协高层变动 前教育部长袁贵仁任虚职
最热视频
【思想领袖】阿尔特斯:对中共病毒案提公诉
【新闻看点】红色恐怖逼香港 北京恐惧什么
【拍案惊奇】七一游行全记录 警惕国安法暗捕
【重播】川普新闻会:6月就业大增480万
【重播】川普在美国精神展示会上发表讲话
【珍言真语】程翔:亡秦必楚 香港不屈灭中共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