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揭中共渗透加拿大 加台智库论坛观众爆满

10月28日,参加“钝化中共利用锐实力(Blunting China Sharp Power)——民主社会如何防御中共影响”研讨会的加拿大各界精英数百人,爆满博物馆会议大厅,嘉宾和听众互动热烈。(任侨生/大纪元)

人气: 2806
【字号】    
   标签: tags: , , , , , , ,

【大纪元2019年11月04日讯】(大纪元渥太华记者站报导)“中(共)国在澳大利亚、新西兰、捷克和其它地方的渗透,已经引发了早就应有的觉醒。在许多方面,台湾一直是这种锐实力的试验场。重要的是加拿大也不能幸免于这些活动。中共正在发起一场运动,将有影响力的代理人纳入加拿大商业、政治、媒体和学术界。简单地说,北京的目标是将加拿大的公共政策转向中国利益,获得有用的技术和智慧财产权,并能够监控和恐吓加拿大华人和其他加拿大人。”

这是10月28日,加拿大智库MLI(Macdonald-Laurier Institute)主任Brian Lee Crowley在“钝化中共利用锐实力(Blunting China Sharp Power)——民主社会如何防御中共影响”研讨会上的开场白。

加拿大智库MLI(Macdonald-Laurier Institute)主任Brian Lee Crowley在“钝化中共利用锐实力(Blunting China Sharp Power)——民主社会如何防御中共影响”研讨会上发表开场白。(任侨生/大纪元)

在这次台加两国智库在战争博物馆举办的研讨会,来自台湾的前外交部长陈唐山、台湾守望(Taiwan Sentinel)总编辑寇谧将(Michael Cole),台北大学犯罪学研究所助理教授沈伯洋也发表了演讲。环球邮报资深媒体人Robert Fife主持论坛,渥太华大学资深研究员Margaret McCuaig-Johnston和MLI资深研究员Charles Burton等人参加了论坛的讨论。

在这次台加两国智库在战争博物馆举办的研讨会,来自台湾的前外交部长陈唐山(右三)、台湾守望(Taiwan Sentinel)总编辑寇谧将(Michael Cole,右五),台北大学犯罪学研究所助理教授沈伯洋(左六)加入研讨会中,环球邮报资深媒体人Robert Fife(左二)主持论坛,渥太华大学资深研究员Margaret McCuaig-Johnston(左五)和MLI资深研究员Charles Burton(左六)等人发表讲话。(任侨生/大纪元)

对当前针对中国的锐实力行动构成的危险;加拿大政府应该如何面对中国渗透、影响加拿大政治和社会的企图;以及从台湾吸取什么教训。嘉宾们从不同的角度进行了论述。

参加该研讨会的加拿大各界精英数百人,爆满博物馆会议大厅,嘉宾和听众互动热烈。

在这次台加两国智库在战争博物馆举办的研讨会,来自台湾的前外交部长陈唐山、台湾守望(Taiwan Sentinel)总编辑寇谧将(Michael Cole,右一),台北大学犯罪学研究所助理教授沈伯洋(右二)加入研讨会中,环球邮报资深媒体人Robert Fife(左一)主持论坛,渥太华大学资深研究员Margaret McCuaig-Johnston(右三)和MLI资深研究员Charles Burton(左三)等人发表讲话。(任侨生/大纪元)

Crowley说,最近,加中紧张关系凸显了与独裁政权保持双边关系所固有的挑战,尤其是中共行为的武断性。提到被中共两名被绑架的加拿大人时,他说,中(共)国的法律匪夷所思。中共只是向警察和司法部门下命令,不受任何实质的法律管辖。

他说:“虽然我们有理由关注加拿大人在中国大陆的安全,但我们不应忽视中国在加拿大本土更近的行动所带来的危险。”

他引用寇谧将最近发表的MLI论文所述,中国对加拿大及其盟国采取了锐实力影响加拿大和其盟友。寇谧将认为,中共越来越依赖采用增选、贿赂、激励、虚假资讯、审查等手段。

中共驻外机构人员对加拿大的渗透

Burton在发言中说,中共在加拿大的影响行动以不可接受的方式超越传统的外交惯例,或者实际上是中国政府涉嫌在加拿大违反法律,通过其影响力代理人或其他行动,鼓励加拿大采取同情中共的政策。

他表示,一些加拿大记者鼓励加拿大的公众舆论,使他们越来越敏感地认识到中共锐实力对加拿大安全和全球利益的威胁,但加拿大政府没有表现出相应的反应、调整国家政策,以更好地关注中国影响力运作。

MLI资深研究员Charles Burton揭露中共在加国的渗透和影响。(任侨生/大纪元)

Burton调查发现,中国是派驻加拿大外交官最多(163人)的国家,比美国派驻的人数(146人)还多,而英国只有22人。他说,有重要的报告显示,一些外交人员代表中共中央统一战线工作,担任有影响的代理人,或从事其它职务,如协调间谍活动。

他举例说,上个月,汉密尔顿麦克马斯特大学(McMaster University)的学生会投票决定取消撤销CSSA (中国学生学者联谊会)的俱乐部资格,该裁决援引了一项禁止俱乐部行为的规定,若俱乐部危害了任何个人或财产的安全,将被禁止。麦克马斯特大学引证,该俱乐部中断了加拿大维吾尔族人权活动家组织的一个公共研讨会,该研讨会主题是中国政府针对中国西北穆斯林的文化群体灭绝计划。

Burton说,据称在该校的维吾尔族维权人士Rukiye Turdush的儿子称,他在社交媒体上受到威胁,据称是在驻多伦多中共领事馆教育处的中共外交官指挥下,当时在麦克马斯特学习的中国学生提供了匿名证词。

“他们说,这些都是出于自我动机的爱国行为,反对反华分裂活动,所以,关键是自我动机,但我的感觉是,如果它是由外交官指挥,这些外交官的行为就不符合他们的外交授权……他们在为中共工作。”

西方政客?还是中共代理人?

谈到一些加拿大政客受中共势力影响的案例时,Burton说:“我们确实在加拿大看到一些政客明确或含蓄地表达的观点,即加拿大与中国关系的首要利益是促进加拿大在贸易和投资方面的繁荣,以及加拿大在安全方面的所有其它关注。”

他表示,这些政客认为,如华为5G的重大风险,或中国国内在新疆和香港侵犯人权的问题,应服从于加拿大与中国关系更大的经济需要。同样加拿大应该避开台湾、达赖喇嘛等话题,因为这将使我们在经济上遭受损失,就像孟晚舟引渡案引发的强制加拿大对华农产品出口的非关税壁垒。

他说,一些支持中共政策、支持中共政权在加拿大利益的加拿大政治家和决策者,在退休后在中国从事了有利可图的职业。

谈到渗透问题,Burton还举了新西兰前任华裔国会议员杨健的例子。2004年,他伪造了成年后移民到新西兰的申请,从他的简历中删除了他在中共军队院校的工作经历,并代之以他从来没有工作过的某机构,他承认自己是中共党员。

据《悉尼晨锋报》报导,澳洲前贸易与投资部长、参与中澳自由贸易协定谈判的罗布(Andrew Robb)在中国岚桥集团( Landbridge Group)里担任咨询顾问,年薪88万澳元。这是一个备受争议的职位,岚桥集团正是租用澳洲战略性港口达尔文港的中国公司。罗布于2016年退出政坛后开始在岚桥任职。

Burton说,但在澳大利亚去年实施其对外影响力和透明度计划后——该计划于今年3月生效,罗布和其他澳大利亚政界人士从中国公司辞职。但是,他强调,加拿大还没有明显的兴趣寻求类似的立法。

在台湾问题上 中共让加拿大社会分裂

寇谧将在研讨会上表示,台湾是中国在地区影响力运作的最前沿,也是不断发展、加剧、深化的前沿之一。

作为一个在台湾生活近十四年、以台湾为家的加拿大人,寇谧将对中共试图侵蚀,破坏、败坏民主体制和自由信奉的价值观的所作所为更加敏感。他越来越认识到,中(共)国不仅在台湾,更重要的是试图在海外所有地区这样做,像澳大利亚,新西兰,美国以及整个欧洲等地,同样,“令人惊讶的是他们也在加拿大做了。”

寇谧将在研讨会上表示,台湾是中国在地区影响力运作的最前沿,也是不断发展、加剧、深化的前沿之一。(任侨生/大纪元)

他认为,在台湾问题上,中共在不同层面影响和分裂加拿大社会,损害加拿大人的价值观。我们允许中共经常强迫我们做一些违背我们意愿的选择。我们准许中共在台湾问题方面让我们经常陷入恐惧、规避风险的境地中。

他建议,加拿大政府、民间社会、媒体和学术界审视中共是如何成功地把加拿大的天然盟友——台湾,变成我们根本不想打交道的对象。

“我们所说的统一战线工作并不总是直接针对台湾,中共经常利用这些技术来塑造环境,以利于其政治贸易。”

他说,台湾问题是中共(对外)的核心原则之一,因此,任何为中共工作的有影响的代理人,或是在不同的国家、在加拿大工作的附属代理人,他或她必须竭尽全力保护中共长期强调的台湾必然和大陆统一。往往这种媒介,甚至政府机构在大学校园的活动,都成功地削弱了台湾的知名度,再次完全不与台湾打交道,因为担心有人会在商业或学术上造成困难。

他发现,近年来,中共通过对加拿大华文媒体的干扰对新闻进行审查,将台湾和北京在台湾问题上的立场划清界限。

“这意味着,在加拿大,中国新闻的消费者看到的新闻受到过滤。近年来,我们再次看到中共在加拿大通过资助大学智囊团和研究中心,然后是媒体,这在很大程度上限制了台湾在加拿大与加拿大同行互动的便利,不幸的是,这反映在加拿大政府缺乏将台湾视为天然盟友的意愿上。”

他建议加拿大学习台湾反渗透的经验。

沈伯洋在论坛中揭示了中共对台渗透的信息战手段和战略,以及台湾如何应对信息战威胁。(任侨生/大纪元)

沈伯洋在论坛中揭示了中共对台渗透的信息战手段和战略,以及台湾如何应对信息战威胁。他介绍,中共对外输出锐实力体现在华为、阿里巴巴、CETC等公司为中共提供资金和技术支持;利用微信等工具骇客和收集他国政府与私人公司情报;利用IT散布假信息等。

信息战已经深入台湾社会的军事、外交、经济、基础建设、政治人物、工业、健康、核能、劳工管理等各个层面,使用扭曲、编造、断章取义等15种策略,煽动人们愤怒、焦虑、仇恨等情绪,并制造各种偏见,从而制造台湾社会的分裂,破坏民主制度。中共还通过代理人的方式渗透台湾各界。

沈伯洋也提出了应对方案,包括建立反混合战中心;通过调查、取证揭露境外代理人等。

加拿大应该立刻采取行动应对中共渗透

McCuaig-Johnston在加拿大联邦政府工作了37年。自1979年第一次访问中国,作为助理副部长,她与中国打交道40年。她在研讨会上说,现在是重置对中新策略的好时机——解决加拿大被中共拘押者、农业禁令,并展示中共影响的后果,并重新将我们的焦点重新放在亚洲其它地区。

针对中共渗透,渥太华大学学者McCuaig-Johnston强调这两件事情:明确、有力的法治声明和让各国大声疾呼。(任侨生/大纪元)

她强调这两件事情:明确、有力的法治声明和让各国大声疾呼。“中共渗透已经指示我们停下来,中共已经击中了警戒线。我们也应该继续我们的WTO上诉,我们应该加强对来自中国产品的检查。 ”

“我们不希望加拿大公司进一步受损,但我们不应该鼓动(对华)业务…… 这是不体面的,我们不希望看到中(共)国受益的新举措,而这样会劫持我们被绑架的加拿大人。”

她说,我们应该宣布对华为的禁令。我们需要一个新的印度洋—太平洋战略。

她以日本为例,“当他们在2010年和2012年面临被绑架的公民和农业禁令时。我们应该像他们那样,深化我们与其它国家的关系。 这些国家有着共同的利益,而不仅仅是志同道合的国家,这些国家是更大的国家集团。”

在台湾问题上,她对加拿大政府派遣海军舰艇通过台湾海峡感到非常高兴,“台湾应该能够参加像世卫组织、国际民航组织这样的国际会议,加拿大的支持完全正确,也是一些初步步骤。使台湾可能成为CPTPP成员,我认为都是伟大的步骤。 除了深化与台湾的科技创新外,我们还要与台湾展开安全讨论。我们应该派遣能够参与政策讨论的低级别部长。”

在这个针对中共的新战略中,她认为,加拿大需要一个新的中国战略。她建议加拿大参照澳大利亚外国影响力透明度法案建立类似法律。 她说,两个加拿大人(前加拿大外交官康明凯和企业家斯帕沃尔)在中国已经被拘留了5个月,但他们尚未受到指控。如果他们被指控,这将是一个信号,他们将在中国被监禁更久。对此我们应该依照马格尼茨基(Magnitsky)问责法采取行动。

“现在是加拿大采取更强有力的行动的时候了,”她说:“对一位正在休假的加拿大外交官提出指控,是一个国家对另一个国家采取的侵略行为。”

她表示,加拿大应该做很多事情,我们应该立即做,以产生重大的影响。例如不要计划明年的55周年的加中建交,审查我们是否应该退出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等。#

责任编辑:岳东卿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