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四中全会后血溅太古城 港警暴力再升级

四中全会“统一思想” 警暴获免责牌 中共在港升级“超限战”

四中全会一结束,中共港警的暴力立即再升级,中共对香港实施“超限战”,强化“以暴制乱”。图为11月2日港警在铜锣湾一带狂射催泪弹,驱散抗争市民。(宋碧龙/大纪元)

人气: 3431
【字号】    
   标签: tags: , , , , ,

【大纪元2019年11月05日讯】(大纪元记者赵彬香港报导)10月31日中共四中全会结束,香港问题作为会议焦点议题,中共在公报中宣称要完善“一国两制”体系,依照《宪法》、《基本法》对港澳“实行管治”,“建立健全特别行政区维护国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执行机制”。公报中冠冕堂皇的措辞令人费解,然而,四中全会一结束,中共港警的暴力立即再升级,中共对香港实施“超限战”,强化“以暴制乱”的策略,镇压全面升级,警暴免责。

警权膨胀 各阶层成警暴受害者

四中全会结束后,中共港警滥暴、滥捕急速升级,成为警暴受害者的除了抗争市民外,还包括一般市民、医生、媒体记者、救护员、消防员、社工等各阶层,年龄层从11岁到70多岁,港警对香港各阶层实施暴力。

11月3日晚9时半左右,警察在私人屋苑的龙蟠苑外截查市民,其中3名防暴警察闯入龙蟠苑内,用麦克风扰民,引起街坊不满,指责警察未有指明犯罪目标擅闯私宅,警察指骂称,“私人地方并非不法之地,犯法也要坐牢”。双方争执时,警方称在场街坊民众构成“公众地方行为不检”,警告将会对其执法。

11月3日晚,防暴警察闯入龙蟠苑内扰民,引街坊不满,指责警察未有指明犯罪目标擅闯私宅,警察指骂称,“私人地方并非不法之地,犯法也要坐牢”。(视频截图)

11月3日晚,在太古城中心《立场新闻》特约摄影记者,浸大编委会成员被警方无理拘捕。此外近日,《明报》、独立媒体、香港电台等多家媒体的记者都受到警察喷胡椒剂、拘捕等不同形式的侵害。

11月4日,在警方例行记者会上,有6名记者戴头盔,上贴“查警暴、止警谎”标语,强烈谴责警方侵害记者人身安全,阻碍新闻自由的暴力行为。

11月4日,六名记者戴头盔,上书“查警暴,止警谎”大字,出席警方例行记者会,抗议近日警察对记者滥暴,妨碍新闻自由,以及编造谎言为其劣迹辩护的行为。(余钢/大纪元)

11月2日下午3时左右,约百名区议会候选人在维园发起选举聚会。警方下午宣称聚会非法,4时左右,防暴警察向维园方向发射多枚催泪弹,强行驱散集会市民。

大埔林村谷选区的候选人,人称“机场大叔”的陈振哲,以及大埔区候选人文念志,在维园内和防暴警察论理,结果两人被拘捕。其中陈振哲面部被喷胡椒喷雾。

10月31日晚,在旺角社工Key上前劝防暴警察不要伤害一名年迈婆婆时,被警察从后方用警棍连击头部5棍,被当场打爆头,血溅一地,施暴警察连忙躲开。社工Key后送医院医治,头部有两处伤口,伤口长7厘米,缝5针。

11月1日,社工Key表示,“不排除追究事件,但因警员都蒙面及没有编号,难识别身份。”

同日,警方在记者会上回应该事件时,无丝毫道歉。警察公共关系科总警司谢振中称,“单凭录像很难判断当时整体情况,如不满,来投诉。”

对警方的回应,社工Key在记者会上失声痛哭,他说:“曾幻想警察会与市民同行,是保护我们,而不是伤害我们,现在彻底失望。”

立法会议员邵家臻对事件表示,“这是警暴最实在的证明。”

11月1日在旺角被警察打爆头的社工Key(左)在记者会上失声痛哭地说,曾幻想警方会与市民同行,“保护我们,而不伤害我们”,现在彻底失望。(梁珍/大纪元)

中共强化“以暴制乱”策略

11月3日,香港市民于七区商场举行“反警暴,七区紧急行街”和平抗争活动。各区发生防暴警察强闯商场,暴力拘捕集会者,把和平集会制造成恐怖的冲突前沿。据悉,3日冲突中,有17人受伤,其中两男子危殆、一男一女伤势仍严重。

3日晚在太古城中心的人链活动中,一名灰衣男子持刀伤6人,2人重伤倒地,倒地之处一地鲜血。接着还发生罕见一幕,灰衣男子活生生地咬掉民主动力召集人赵家贤左耳,最后凶徒被在场愤怒民众“私了”。凶徒被民众围堵在墙角一处,满脸是血,不时做出笑脸。

11月3日,民主动力召集人、太古城区议员赵家贤遭凶徒咬掉他的部分左耳,耳廓掉落在地上,赵家贤鲜血直流,现场血迹斑斑。(Stanley Leung/AFP)

从媒体录像显示,凶犯手法和身手专业度高,面对“私了”,保护身体要害得体,受过专业袭击、防身的可能性高。

另一方面警察赶到现场后,对如此危险凶徒,在人群聚集场所,并未立即给其戴上手铐,控制其自由行动,采用一种半放任的处理方式。而对抗争者,即使是女性也是粗暴地反绑其双手,立刻控制其行动自由是警察的标准流程。两者待遇迥异,令人费解。

11月3日晚,太古城中心发生砍人事件,6人被伤,其中2人重伤。(孙明国/大纪元)
11月3日晚,太古城中心发生砍人事件。图为砍人凶犯。在人群聚集场所,警察对如此危险凶徒,并未立即给其戴上手铐,控制其自由行动,采用一种半放任的处理方式。(孙明国/大纪元)

中共在港全面实施“超限战

美国总统特朗普之前警告中共“人道解决香港问题是签署中美贸易协议的条件”,把香港的人权自由问题与贸易挂钩,这一警告断绝了中共靠军队武力解决香港的选项。

四中全会之前,中共试图以惯用的制造各种暴力冲突、挑起“群众斗群众”,制造各种血腥恐怖事件,使香港社会陷入失控乱局,最终社会各阶层承受不了时,“哀求”中共平暴,香港重归中共掌控。这是中共历次运动中所谓“放之四海皆准”的“以暴制乱”邪术。

中共党魁毛泽东发动“文革”等一系列政治运动,各种运动带来的饥荒、屠杀、互斗等造成数千万中国人死亡,经济、社会完全崩溃。1976年中共在一场权斗中结束文革。权斗获胜的邓小平以“三七开(三分过错,七分功劳)”评价毛泽东。从运动恐怖中存活下来中国人称邓“英明伟大”,很少有人去彻底反思中共的罪恶,清算中共和毛泽东。

然而今次,面对中共“以暴制乱”的邪术,香港抗争市民表现出不折不饶的坚韧,使中共骑虎难下,束手无策。

目前,中共面对贸易战、香港问题、国内经济持续衰退等问题。中共政权面临篡政70年以来最大的生存危机。内外交困之下,种种迹象显示,中共急需阻止美国参议院通过《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在预定审议的年底之前解决香港问题。中共高层在四中全会达成共识,将在港全面实施“超限战”,强化之前的“以暴制乱”邪术。

中共的“超限战”与一般概念的“非军事”战争截然不同。中共的“超限战”没有任何道德底线,不择手段,全面制造仇杀,让人互相厮杀,最终“乱中取胜”,可谓中共起家和统治的九大邪恶基因“邪、骗、煽、斗、抢、痞、间、灭、控”的综合应用,是中共的看家本领。中共在实施“超限战”时需要镇压工具(警察,军队)的残忍和暴力行为不受法律制约,纵容施暴者,中共一贯默许不追究施暴者的刑事责任。

据接近中南海高层人士向《大纪元》透露的消息,江派实权人物曾庆红经营香港20年,在中联办、警方、香港政商各界,还有国安人员中安插了众多“信得过的人”,这些势力按部就班地遵照中共政法委的指示在行动,将在此紧急关头倾力而出。

看似荒唐的行为在中共运作起来可谓轻车熟路。在中共的统治规则里,法治只是招牌而已,中共把打击对象划分为“敌我矛盾”和“人民内部矛盾”。属于“人民内部矛盾”可按所谓的法律程序处理;一旦归为“敌我矛盾”,不管对方是谁,不管男女老幼,甚至是中共的国家级领导人,对待这些“敌人”,需要“秋风扫落叶般的残酷无情”,怎么对待“敌人”都不过分,也不会追究施暴者的刑事责任。

中共多次撑警 滋长警暴

中共在运用“敌我矛盾”打击镇压反对者时,除了给施暴者“免责牌”之外,还会抹黑反对者。在对付“六四学运”学生时,诬陷学生有“海外反华敌对势力支持”,《人民日报》的“4.26社论”把学生争民主的运动定性为“反革命暴乱”;对付法轮功学员,中共导演“天安门自焚”伪案抹黑法轮功学员;对香港市民反“修例”运动定性为“暴乱”,并诬指为“有海外反华敌对势力支持”的“港独”等。中共这些构陷手段都是为其镇压找借口,欺瞒国际社会,同时“安慰”良心尚存的警察、军人在镇压时有托词。

7月29日,中共港澳办新闻发言人杨光在新闻发布会的发言总结出来就两句话:“运动是被别有用心的少数暴乱分子挑唆”,“13亿人民坚决支持香港警方依法惩治暴力犯罪分子”。

9月3日新闻发布会上,杨光再次颠倒黑白称,少数“暴徒”的犯罪肆无忌惮,“令人发指”的行径伤害警察。公开为警察升级暴力的行为找所谓的合法性。

9月3日,在中共港澳办的新闻发布会上,发言人杨光再次公开为警察暴力镇压打气。(Greg BAKER /AFP)

“打死算自杀”与“不怕成浮尸?”

这种划分“敌我矛盾”的邪恶方式,中共在过去20多年中,应用在迫害法轮功学员时,推出了“打死算自杀”、“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等灭绝人性的政策,最终发展成“活摘器官”这一挑战人类道德底线的暴行。

2001年2月1日,明慧网首次报导称,据“可靠消息,前中共党魁江泽民宣称,打死打伤法轮功学员不必负任何法律责任,打死也白打”,并指出,“此前还有中共高层指示,如果有法轮功学员被刑讯死亡,打死也算自杀。”

有此最高指示,北京警察马增勇,曾对原建筑设计师、法轮功学员米晓征说,“打死你算自杀。”2015年7月7日,米晓征在接受新唐人电视台采访说:“打耳光不知道打了多少,把我按跪着,骑在我身上抓着头发往地上磕,最后都出血了,在我身上乱摸,捧着我脸耍流氓,还强行把我往床上拖,我拚命抵制才没让他得逞……好多折磨,想起太难受了!太下流了,根本说不出口。他(警察)还说‘打死了你算自杀,把你装到麻袋里拉出去埋了也没人知道’。”

2015年7月7日,建筑设计师、法轮功学员米晓征在接受新唐人电视台采访时说,北京警察马增勇曾威胁她说,“打死你算自杀。”(视频截图)

目前,类似场面已延伸到香港。11月3日晚11时20分左右,在元朗,防暴警察沿途截查行人,并制服多人,其中包括三名未成年少年。所幸后来三人获得放行。

三少年对媒体说,警察对他们搜查时,不断以粗言秽语辱骂他们,盘问他们有否参与示威游行。当得知他们的学生身份后,一度威胁他们“想在监狱读书?”、“怕不怕在监狱里被鸡奸?”、“是否想被人打后变成浮尸?”三少年表示感到恐惧。

11月3日晚,3名少年接受采访时说,在元朗被防暴警察截查,被警察威胁“怕不怕在监狱里被鸡奸?”、“是否想被人打后变成浮尸?”(视频截图)

时事评论人士盛杰表示,退回5个月,大概不会有人相信这种黑社会的威胁手段会被香港警察用来针对未成年学生。“针对香港问题,香港警察无法无天的张狂表明已被中共默认‘免责’,香港将进入最黑暗时期。”盛杰表示,曝光中共的邪术、争取国际社会人道援助,已迫在眉睫。#

责任编辑:连书华

评论
2019-11-05 11:02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