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清明引(103) 明光殒-惊心动魄3

作者:云简

图为黄山奇观。(fotolia)

  人气: 166
【字号】    
   标签: tags: , ,

第一章 惊心动魄(3)

话说纳兰庭芳、白门柳各执一端,地图锦卷被撕成两半。二人各握其图,到得一处相对平稳的所在,身后众人渐渐跟将上来。硝烟之中,永延哀恸不已,幸得哈尔奇与玉林扶持,方紧随纳兰,到得安全所在。

突然,几个和尚双手合十,走上前来。哈尔奇拦在前面,道:“尔等要做什么?”

为首禅师道:“请让老衲为其超度。”

眼见永延哀叹,哈尔奇双眼泛红,道:“方才横死那一众人等,怎不见你超度?”

“善哉,善哉。”禅师合十道,“那一众人等,皆因贪心所致,自取其祸。这位女施主,身陷险地,却为救众人性命,善心善行,哀哉,叹哉。”说罢,便绕过哈尔奇,走至永延处。

永延死死抱住郭怜心,不肯放手。

禅师但见此状:“生死有命,善恶有报。这位施主行此大善,来世便得福报,施主请节哀顺变。”永延但感自己被一只浑厚手掌握住,哀伤之情消散大半,慢慢将怜心放下:“多谢大师。”几个和尚端然围坐,超度芳魂。

众人但见此状,皆感人世无常,生死皆在一瞬之间,吁叹不止。

白门柳与纳兰庭芳,虽未交出各自手上地图,却也更无力算计对方,只默默引路,令众人平安下山。

便至山脚之下,见到刀器、剑器、寒锋、黄漠等人皆在此地,白门柳心下舒然,拱手道:“众人无恙乎?”

刀器道:“众人各显其能,一路查探,终于找到一处安全小路下山。”

剑器道:“我等以火石探路,待火药爆尽之后再行,虽是惊心动魄,却也未有伤亡,不知大寨主之处,何如?”

白门柳想起方才若不是将心思全部用在与纳兰庭芳周旋之上,自想对策,又何至于落得如此?念及至此,哀叹一声。倒是那寒锋,见纳兰庭芳其人在此,便是拔刀相向:“好个纳兰庭芳,今日落入我等之手。”纳兰庭芳怒气未消,拨开刀尖,道:“莫作食言之辈。”

寒锋再要举刀,却被白门柳喝住:“寒门主,我与纳兰庭芳在山上有约在先,今日放其一马,日后绝不容情。”寒锋听罢,竟然登时收刀,道:“大寨主说是便是。”白门柳但感奇怪,回身之间,只见四大门派掌门,齐齐拱手跪地,道:“见过武林盟主。”

“诸位这是为何?”白门柳受礼若惊,忙欲扶起四人,却听刀器道:“白大侠切莫推辞,此次武林大会,你揭破天衣之局,为武林除去绵雨飞针这个祸害。”

“且一肩担责,临危不乱。正是武林盟主的不二人选。”寒锋道。

黄漠点了点头道:“我也同意。”

“白大侠切莫推辞。”剑器道。

白门柳面现犹豫,思索一二,但要推辞,却见江英、何磬、阮浪等人,亦于前跪地,拱手道:“我诸人之性命,亦是白大侠所救。请白大侠荣任盟主之位。”

忽然之间,只听万众齐声:“请白大侠荣任盟主之位。”白门柳未料及此,胸中感慨,将诸位豪侠一一扶起,道:“白某才微德薄,承蒙各位不弃。暂作盟主,待有朝一日,寻得能人贤士,便将盟主之位交托。”

众人听之,欢欣鼓舞。

远处一地,一人冷冷而观。纳兰庭芳功败垂成,心中好不恼火,偏又让那白门柳趁机得势,更是悔已晚也。遂驱马上前,与白门柳一拱手,道:“白大侠,山高水阔,你我来日方长。”领着四人,打马离去,回返荷城。

是夜,众人于天都峰与光明顶两处摆下盛宴,一则庆祝死里逃生,二则庆祝武林盟主登基大典。两峰之顶,人山人海,好不热闹。白门柳见连云飞回来,上前抱住其人,道:“二弟,可教为兄担心。”连云飞放下身上伤兵,道:“只为搭救这位兄弟,耽误了些时间。”连云飞下山之后,本欲等待纳兰庭芳下来,好禀述功绩,加官进爵,谁承想那白门柳大难不死,竟连带众人也都活着下山,心下好不气恼。不知怎办,遂到处巡视,终于找到一个半死不活的伤兵,扛了回来,谎作托词。

“来。”白门柳拉着连云飞豪饮一番,连云飞怕自己喝醉说漏嘴,便回去歇息。白门柳与众人喝了几巡,忽地默然不语,眼中垂泪,众人皆问何故。

白门柳道:“莲花峰,白云顶上,有我祁连义军结义之象征,又有‘替天行道’之大旗。现下满山火药,怕是回不去了。”

剑器拍案而起,道:“这有何难?明日我便带弟兄们,将那剩余火药,一一引爆,还咱们义军一座干干净净的大寨,大家说好也不好?” 众人尽皆欢呼。

韶光易逝,转眼便至天明。白门柳心下按捺不住,拿了地图,径自回到白云坛。眼见尸骨遍野,心内哀恸不已,忽闻一声叹息,惊觉有人:“谁人在此?”

“白大侠为何回来?”

白门柳定睛一看,原来是白日为那女子超度的禅师,登时讶异:“大师为何在此?”

禅师哀叹一声,道:“我闻听佛法,修行五十余载,自以为将有所成。今日目睹女施主为救众人,不惜性命,方令贫僧醒悟。大难之前,原来贫僧最放不下,却是自己。”说话间,叹了口气,道:“众生平等,我亦不该有分别之心,只超度善人,不度恶人。”

“大师慈悲为怀,令白某感佩。”白门柳道。语毕之后,消无声息。凝视东方,鱼白尽逝,朝霞喷薄:“大师你看,这日升日落,日落日升,不也如轮回一般?”

良久无声,白门柳走上前去,惊觉禅师已经圆寂。

忽地东方现日,新的一日又将开始,白门柳淡望朝霞,从未感到如此宁静。

****************************

话说当日纳兰庭芳、伍镇聪帅八十万大军,围剿祁连叛军。白门柳以无上火焰令,号令江湖人士前来助阵。梁币为报凤榜主人杀兄之仇,造成爆炸之象。慕容枫知晓此次事故重大,本欲禀报凤榜,但此行而来,一十八省皆有无上火焰令幻象,十日有余,未见消散之象,想来梁币这次真是捅了大篓子,自己也被牵连,不敢回家,是以到处徘徊。

是夜,赶了一天路,正在树下歇息。未免发现,也不敢生火,从怀里摸出半个冷馒头,默默啃着。想来这次被那梁币连累,心中暗暗叫苦。忽地一阵香风飘来,慕容枫本能警觉,扔下馒头,急提一口气,奔出数里,才敢停下歇息。

“你跑什么?”惊魂甫歇,耳闻一个银铃声音。慕容枫环顾四周,树林内奇枝耸立,浓雾滚滚,森森然也。

“跑得这样快,莫不是做了什么亏心事?”声音又起,只见盈盈月光之下,花瓣纷飞,银铃清脆,落下一个女子,手持一把花伞——云烟迤逦,宛若梦境。

“姑娘饶命。”慕容枫跪地求饶。

女子转身,面纱纷飞,看不清面目,银铃声音再起:“为何求饶,你何罪之有?”

“姑娘容禀。”慕容枫便将此次事件缘由、经过一一详细禀报,之后沉默不语,静待裁决。女子道:“此事我已知晓,你回樊城去吧。”

慕容枫道:“可是那梁币还逍遥法外……”

“此事我自会处理。”女子道。

“是。”慕容枫抹抹额头,起身欲走,忽地回转身来:“不知主上会如何处理梁币?”

女子道:“主人有令,我等不可滥杀无辜;那梁币多行不义,凤榜不再保护其人。”

“嗯嗯。”慕容枫点了点头,道:“年节将至,不知主上可好?”

女子清咳一声,道:“总算还没被你们气死。”

“啊?”慕容枫心想这位姑娘为何像个小孩子,一时诧异,便续问道:“不知另一位姑娘可好?好像很久没有见到了。”女子秀眉微皱,道:“便教我请姐姐出来,教训你么?”

慕容枫想起那另一位姑娘,好不厉害,慌忙摆手:“不敢,不敢,小人告退。”说罢,长揖及地,恭敬告退。

女子转身,消失在云烟之间。

****************************

话说景阳与莫少飞在灵山分别之后,四处云游。晓行夜宿,不觉之间至一处城府,未免麻烦,是日辰时起身赶路。

行了不至片刻,听到一个人声,不太清晰。

“你是何人?”景阳走上前去。

那人“唔……唔……”两声,示意景阳将口中棉布拿掉。

“哎呀,多谢大哥救命。”梁币道。

“你是何人?”景阳问。

梁币看他是个瞎子,眼珠一转,哭道:“大哥救命,小人本是城里一户人家,半夜里家中进贼,不仅偷东西,还把我捆了扔在这。大哥行行好,帮我解开这捆绑。”

景阳摸到那绳子,竟是牛皮里穿着钢丝,想来是用来捆江湖人,以防被内力震断。心思及此,道:“这里是府衙门口,待衙门开门了,自有衙差放你。”说罢,转身离开。

梁币一惊,心想:“此人不是瞎子么?怎会知道这是府衙门口?看他斯斯文文,想不到有些本事,或也是江湖人士。”便道:“你可见到无上火焰令。”此招果然奏效,只见那人转身走将回来,道:“见到了。”

“你可知道那无上火焰令,缘何到处都有?”梁币道。

“为何?”景阳问。

梁币伸出两根手指,道:“给我解开再说。”

景阳微一沉吟,一道劲力使出,绳子落下半截。梁币大喜,道:“还有一根,快快帮我解开。”

景阳问:“那无上火焰令缘何到处都有?”

梁币道:“那是凤榜主人帮忙叛军,对抗朝廷。”

“凤榜主人?”景阳疑惑。

“便是一个传递消息的组织……你快给我解开,咱们边走边谈,我全都告诉你。”梁币道。

“白光中的无上火焰令,好似实物。”念及至此,景阳道:“那凤榜,也可传递声音么?”

“能,能,什么都能。闻得到,听得到,摸得到……”梁币道。

“世上竟有如此神奇之物,吾也是寡闻了。”景阳心思,耳中听那梁币不耐烦道:“快给爷爷解开。”

景阳双指一震,另一条绳子也落下。那梁币得了自由,喜笑颜开,便要离开,却是迈不开腿,嚷道:“喂喂,给爷爷解开穴道。”

“何处可以找到凤榜主人?”景阳道。

梁币抱臂道:“给爷爷解开穴道,才告诉你。”景阳不以为意,转身便走。梁币见状,忙道:“别走别走。”见人停步,梁币又道:“大概在江南一带吧。本人我们也没见过,从来都是两个姑娘总理事务。”

景阳道:“你与凤榜什么关系?”

梁币一听有门儿,便道:“不瞒大侠,我便是那凤榜下的堂主,不小心着了恶人的道儿。大侠替我解开,我带你去。”

景阳道:“我原好奇当年,七大恶人为何会一夜消失,想不到是被凤榜主人所清理。”

梁币一听,起初傻眼,忽地灵机一动,道:“七大恶人死得好,全赖我们主人大功。你放开我,咱们一起去见主人。”

景阳叹了口气,道:“更想不到,当年的七大恶人还有一个漏网之鱼。”听闻此语,梁币眼神一凛,道:“你可是那小贱人派来羞辱我的?”

“她是谁?”景阳问。

梁币道:“便是那凤榜主人的小侍女。”

景阳恍然道:“为何将你绑至此地?”梁币一听,方知自己不小心说漏了嘴,阴森森道:“你究竟是何人?”

景阳提步离开。(待续)

点阅【天地清明引】系列文章。

责任编辑:杨丽海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