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新闻看点】从反送中到驱逐共党 港人猛醒

9月20日,香港大学的学生在校园内举行集会,手持“驱逐共党,光复香港”的标语,并高呼“天灭中共”、“驱逐共党,光复香港”等口号。(大纪元)

人气: 8849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9年12月10日讯】大家好,欢迎大家关注新闻看点,我是李沐阳。

尽管才提前3天通知,尽管警方故意制造恐怖气氛造成人数与预期有落差。但是12月8日,仍然有多达80万人上街,参与民阵在国际人权日发起的大游行。刚刚当选支联会主席的李卓人对美国之音表示,受中共控制的冷血港府至今不回应“五大诉求”,促成了和理非与勇武派相互配合,强化了港人抗争的力度。

当天,监视游行队伍的直升机在天空中徘徊,螺旋桨一刻不停地在响,但是比不上香港人发出的口号声音:“没有暴徒,只有暴政”,“光复香港,时代革命”,“五大诉求,缺一不可”。

12月9日,香港人的街头抗争刚好满6个月。从6月初夏走到12月寒冬,香港人的抗争发生了质的变化,从“反送中”演变成了驱逐共党的“反极权”自由民主抗争。半年来,越来越多的港人认清中共本质。

我们今天(12月10日)就来梳理一下这场仍在进行中的反送中民主运动,看看香港人是如何从初夏走到寒冬,并带动整个世界的。我们今天先说第一部分:标志性事件和香港警察暴力。

一、标志性事件

已经长达半年的反送中运动,中间有几个大的拐点,或者说标志性事件。比如几次大的游行、几次最黑暗的日子等等。

1、百万大游行

6月9日,民阵举行了第三次反对“逃犯条例”修订游行。这次游行,103万香港市民身穿白衣,从维园一路行进到政府总部。

浩浩汤汤的游行场面,令整个世界为之侧目。但是对发生在眼前的大事件,林郑这个傀儡政府却视而不见,仍在当晚冷血宣布“如期二读”。

图为6月9日民阵已拉起反送中的向天巨型横幅,带头的议员和各界人士高喊中英文口号:“反送中,撤恶法,反对修订引渡条例,林郑月娥下台,郑若骅,李家超下台。”(林怡/大纪元)
百万香港市民周日(6月9日)上街游行,抗议香港政府修订逃犯条例。(宋碧龙/大纪元)

6月12日是立法会“二读”的日子。一大早,大批香港市民占领了立法会附近的道路。人群越聚越多,并与警方形成对峙,但终于迫使立法会暂停了“二读”。

6月16日的游行,参与者有香港总人口的1/4,创下了史上参与人数最多的一次。200万香港市民身穿黑衣走上街头,逼爆了几条主要干道 。人群中,经常看到推着婴儿车的年轻父母,也可以看到坐着轮椅、行动不便的市民。

6月16日,200万港人走街头,反对送中条例并要求特首林郑月娥下台。(蔡雯文/大纪元)

7月1日,民阵再次发起游行。55万人冒着酷暑高温,走上街头向港府传达民意。这次游行创下了香港主权移交后历年“七一大游行”的人数之最。大学刚毕业的陈先生和女友表示,“如果不走出来,未来可能就没有机会了”。

七一大游行之后,民阵希望香港18个区“兄弟爬山,各自努力”。

8月18日,在游行申请被拒绝后,警方允许在维园集会。在仅能容纳10万人的维多利亚公园,民阵再次创下壮举,成功组织了170万人冒雨“流水式集会”。人们从一面鱼贯而入,停留15分钟后从另一侧疏散。没有警察的情况下 ,整个过程平静有序。

图为8月18日,港人在维多利亚公园发起“流水式集会”,至少170万香港市民参加。 (孙青天/大纪元)

24岁的乔纳森表示,“天热得要命,而且下着雨。出来参加游行就是折磨。但是我们必须来这儿,因为别无选择”。8.18集会是那个阶段极为罕见的一个“无(催泪)烟周末”。

12月8日,80万香港人再次上街游行。 4个多月来,警方首次发出不反对通知书,让很多人有一种“久违”的感觉。天黑之后,人潮开启了手机灯光,形成了一片光的汪洋。

12月8日,香港80万人游行,奇观重现。(新唐人合成)
12月8日,香港民阵发起“国际人权日”集会大游行。游行队伍在湾仔轩尼诗道警署总部。(宋碧龙/大纪元)

一位身穿黑衣的瘦小女大学生告诉美国之音,当天是男友的生日,在抗争前线过生日别具意义。她和男友的遗嘱就在背囊里,她们“把每一次出来都当成是最后一次出来的”。

2、7.21不见人,8.31打死人

7月21日是香港黑暗的一天。部分游行结束回家的抗议民众行至元朗西铁站,遭到大批白衣人袭击。这些人手持木棍、藤条、铁管等武器,追打市民、记者,几十人被打得头破血流,立法会议员林卓廷也没能幸免。

一夜之间 ,元朗西铁站成了人间炼狱。警方接警39分钟后才赶到现场,而元朗八乡指挥官李汉民却被拍到与白衣人拍肩,被严重质疑“警黑勾结”。另外当晚,立法会议员何君尧也与白衣人握手合照,并挑大拇指称其为“英雄”。

7月21日,元朗数百名身穿白衣的黑帮分子,对民众进行无差别的暴力袭击,触目惊心。(视频截图)

8月31日,是又一个非常黑暗的日子。民阵原计划在中共人大释法5周年的日子发起游行,但遭到了警方拒绝,香港多个区都发生了警民冲突。

当晚,防暴警察封锁了地铁太子站的进出口。速龙小队冲入月台和车厢,用警棍无差别殴打示威者和市民,并拘捕很多人。几名被攻击的市民举双手跪在车厢地上痛哭求饶,却遭到警方胡椒喷雾袭击。

亲历者阿辉介绍,“那帮暴徒(警察)冲进月台、车厢,见到穿黑衣服的就打,几个人被打倒在地动不了了”。

另一名亲历的急救员阿谦也说,8.31的恐怖远超7.21。警察对车厢不断呼喝“曱甴(蟑螂)出来!”车内乘客十分惊慌,用雨伞保护自己。但警察揭开伞,用警棍和胡椒喷雾攻击他们。

很快有人被打破头,阿谦先后处理了3名头部受伤的年轻人,都是伤在后脑位。止血时间比一般长,要15-20分钟。“伤口不是瘀肿,而是爆开,可以看到真皮”。

当晚的一段视频显示,四五名警察围堵一名年轻人,用警棍猛打他的头部。《苹果日报》的视频显示,这名年轻人被打后,警察将他摁倒在地,还有一名警察用手掐住他的喉咙部位。这名年轻人最初还有所抵抗,但之后就看不到抵抗了,他半张着嘴,眼神呆滞,身体没有了反应。

8.31事件后,有多名港人表示,他们的亲人或朋友那天之后就“不知所踪”了。有医院护士匿名透露,警察当晚打死了多人。

8月31日晚,警方速龙小队冲入太子站月台及车厢无差别殴打乘客,有乘客求饶,警察仍继续用警棍暴打及喷胡椒喷雾。(大纪元及推特截图)

3、攻打大学

11月11日,港警疯狂攻击香港中文大学。连续两天,在中大二号桥位置,双方发生了激战。警方发射了70多枚催泪弹,还有橡胶弹和海绵弹,学生以汽油弹和砖头回击。

12日下午,抗争者退守到运动场,警察使用了更多的催泪弹。而学生们为了阻挡警察,设置了多重路障,并且焚烧杂物。

中大校长段崇智下午5点多希望与警方谈判,但是警方不愿谈判。并在段崇智没离开时,再次发射催泪弹。仅这一下午,警方就发射了1000多枚催泪弹,并出动了水炮车攻击,惨烈程度堪比“六四”。

2019年11月11日,香港民间发起全港三罢的“黎明行动”。香港中文大学学生高呼“中大是我家”,学生扔燃烧弹阻止警察进入校园,警察向学生发射催泪弹并拘捕学生,现场恍如战场。(余钢/大纪元)

11月17日,警方开始围攻理工大学。500米范围内完全戒严,将几千人团团围困。警方不仅再次上演了中大一幕,还出动了可以使人失去方向感的远程声波设备。有照片显示,有警察还曾向示威者举起了AR-15实弹步枪。

几百名示威者在18日试图突围撤离,均遭到警察催泪弹和橡胶子弹阻截,没能成功。有大批身穿反光衣的义务医护人员和急救员离开时被捕,自称记者的3人也被拘捕。所有人都被双手反锁,如同战犯。警方称校内所有人都将以暴动罪被捕。

2019年11月18日早上,理大抗争者约好外撤,被防暴警察用催泪弹攻击,有人想要尝试离开校园,可是还没有走到警方的防线就被警方的催泪弹驱散,又不得不退回校园内。(宋碧龙/大纪元)

在长达13天的“铁桶围城”下,受困的示威者不得不以游绳、爬下水道等方式逃生,但仍有1300多人被抓。

二、警暴令人发指

这场大规模的抗争中,港警扮演了极不光彩、令人可耻的角色。从始至终,一直伴随着滥权滥捕和残忍暴力。面对港府的冷血、港警的凶残,香港人从当初的希望变成了失望,又从失望变得绝望。

1、第一位反送中离世者

6月12日包围立法会行动,警方不仅发射了240枚催泪弹、3发布袋弹和19发橡胶子弹,而且林郑和警方还定性为“暴动”,称示威者是“暴徒”。

6月15日,身穿黄色雨衣的梁凌杰在太古广场高处站立了五个小时,坠楼了,成了反送中第一位离世的抗争者。35岁,正是人生的黄金年龄。谁能知道他有过什么样的心理挣扎呢?

梁先生15日在金钟太古广场“反送中”期间不幸堕楼身亡。(钟祖康提供)

梁凌杰的离世,并没有唤醒港府和港警,警察暴力反倒越来越严重了。只要有民众集会、游行,就有警察的催泪弹、布袋弹和橡胶子弹,而且发射角度越来越低。

2、爆眼少女

8月11日,在尖沙嘴警署外,警察在清场中大量发射催泪弹和布袋弹。有警察瞄准一名少女的头部,平角度发射布袋弹,击穿女子的护目镜后,打爆了她的右眼,造成永久失明和毁容。这名女子被香港人称为“爆眼少女”,此后一段时间,“黑警还眼”成了人们的口号之一。

8月29日,香港民间记者会公开“爆眼少女”首度开腔的视频(民间记者会影片截图)
8月11日反送中尖沙咀现场,一名女子遭警方布袋弹射穿眼罩、击中右眼球及鼻梁骨,当场血流如注。报导指她现时伤势严重,右眼球爆裂,视力或永久受损。(ANTHONY WALLACE/AFP/Getty Images)

被打爆眼睛的,还有印尼女记者英达(Veby Mega Indah)。她在9月29日采访中,被警方发射橡胶子弹击中右眼,造成了永久失明。

还有拔萃女书院教师杨子俊,在6月12日的警民冲突中,被警察射伤右眼失明。

3、陈彦霖事件

9月22日,15岁女孩陈彦霖被发现全裸浮尸。警方称“投海自尽”并迅速火化。陈彦霖生前是游泳健将 ,曾在自由泳比赛中获奖。擅长游泳的女孩,怎么可能全裸溺水而亡呢?

火化遗体第二天,10月11日,警方否认陈彦霖曾被性侵。16日又公布了一段“监控影片”,声称陈彦霖是“自行脱鞋后投海”。但人们发现 ,影片后半段出现的“陈彦霖”,并非是她本人,而是“替身”。

图为2019年10月17日,陈彦霖生前借读的知专设计学院内的各种纪念画面。(骆亚/大纪元)

有多名专业化妆师认真分析比对指出,假陈彦霖的眉骨、眉上肌肉、眼袋、鼻骨和发际线等多个地方都与陈彦霖明显不同。

这起事件,震惊了国际社会。但陈彦霖并不是唯一的。她身前身后,出现了大量警方称“自杀、无可疑”的案例。

4、被自杀

9月7日,一家亲共媒体报导了理工大学一起坠楼事件,说31岁钟姓男子坠楼身亡。警方没有发现遗书,但死者身上有教育学院的学生证和身份证。教育学院的学生为何要到理大去自杀呢?

9月9日,这家媒体7点38分报导,7点15分有人发现一名男子在荃湾自缢身亡。8点20分由更新报导,称警方发现遗书。从发现尸体到报导,中间只有23分钟,这么短的时间内发出报导,你会相信这是正常的吗?

9月14日,一名41岁外籍女子在交加街18号坠楼,全裸的尸体被砍成两截。

9月19日,一名青年在蓝田平真楼坠下。目击者发现,尸体没有血,现场也没有血迹,尸体已经发黑。

9月24日,荃湾海边发现男性浮尸。照片显示尸体穿黑衣、黑裤、黑鞋,渗出大量血水。眼部有瘀伤,嘴被胶纸封着,但尸体没有浮尸应有的水肿现象。

10月8日,海怡半岛海面发现一具女性浮尸,黑衣黑鞋,警方称没有可疑,列为溺水身亡。

10月10日,一名男子在沙田显贵楼坠下,一只脚掌飞脱,警方称事件“无可疑”。但目击者发现,尸体几乎没有血迹,而且僵硬,已经发白。坠地时是头部着地,但是却没有脑浆喷出。

这只是其中的一部分案例,而在这之外,警察的性暴力也同样令人发指。

5、性暴力

10月10日,中大女生吴傲雪在和校长段崇智对话中 ,摘下口罩,以真实面孔诉说了她和手足所经历的 一切。她哭诉“警察要我们去哪里就去哪里,入黑房就入黑房、脱衣服就脱衣服”。

她指控在新屋岭那里,搜身室全是黑的,不只一个人遭受警方的性暴力。“其他被捕人士曾经遭受不只一名警员、不分性别的性侵及性虐待”。

10月10日晚,中大校长段崇智与学生及校友公开会面。曾被捕的中大女生吴傲雪(Sonia)控诉自己在葵涌警署曾遭遇性暴力.(视频截图)

关注妇女性暴力协会12月9日公布,反送中运动期间,有67人曾遭遇性暴力,施暴者主要是警方和执法人员。她们经过网络问卷调查,在回复问卷中,58名女性、9名男性都证实曾遭遇性暴力,其中有3人在威胁下被迫性交。而这些很可能是不完全统计数字。

6、实弹伤人和骑车撞人

10月1日,警察第一次开了实弹枪,射穿了中五学生曾志健的肺部。医生透露,子弹距离心脏只有3釐米。

11月11日,交警关家荣连开三枪,击中21岁周伯均。导致他的右肝、右肾部分被切除,才保住性命。

11月11日早上,在西湾河一路口,港警朝手无寸铁的学生开枪。(视频截图)

同一天,一名交警骑重型摩托车三度冲撞示威人群。

10月6日 ,一名年约60的出租司机郑某,在长沙湾道和钦州街交口处,故意驾车撞向游行人群,多人被撞倒。其中一名23岁女子双脚被撞断,可能会终生残废。

11月4日,警方在将军澳发射催泪弹清场,造成科大学生周梓乐从停车场坠楼,头部遭受重创。11月8日,周梓乐最终不治。

警方疯狂发射近3万弹药

半年当中,900多场示威、游行、集会,只有极少的几次没有遭到警方疯狂镇压。保安局长李家超11月27日承认,警方19次开实弹枪,使用了大约1.6万枚催泪弹,近1万发橡胶子弹,布袋弹近2000枚,海绵弹1900枚。在拘捕的近6000人中,最大的83岁,最小的只有11岁。

2019年9月29日,“9.29全球抗共”游行活动。港警在金钟狂抓捕抗争者。(宋碧龙/大纪元)

中共港共和港警欠下的一笔笔血债罄竹难书,香港人前行的每一步都异常艰难。明天,我们会继续说香港人的抗议升级和港府背后的中共因素,以及香港人自励向前、赢得世界的尊重和支持。请您继续关注。

好的,感谢您关注新闻看点,再会。

大纪元《新闻看点》制作组  #

责任编辑:李昊

评论
2019-12-11 4:02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