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靖远快评】焚书新闻击中人心中什么恐惧?

人气 1164

【大纪元2019年12月10日讯】观众朋友大家好,我是唐靖远,今天是12月10日,又是一个周二,很高兴能够继续和大家讨论一些热门的话题,也欢迎大家继续关注我们这个频道。

这两天很多朋友可能都注意到了一条陈旧的新闻,就是甘肃发生的焚书事件。说是陈旧,是因为这件事其实发生在10月下旬,距离现在已经一个多月了。

但很少见的是,这条原本早已应该消失在各类信息的汪洋大海之中的消息,却在最近两天突然大热,成为华为251事件淡出公众焦点之后的最新热点。

这本身就说明这条新闻一定有其更深层的社会原因并且契合了新闻发酵的某种内在轨迹,才会从那么多新闻中脱颖而出对吧,很多看似偶然的事情本身蕴含着必然。下面我们就来简单讨论一下这个事件。

按照惯例,我们还是先简单介绍一下这个事件的概况。

甘肃10月焚书

这则新闻最早见于10月23日,被发布在甘肃省庆阳市镇原县的县政府网站新闻中心部门的动态栏目,按照这条新闻的报导,是说近期,镇原县图书馆组织对馆藏资源中的非法出版物、宗教类出版物,以及含有倾向性的文章书籍和影像资料等进行了全面清查下架和迅速销毁。

报导特意强调说,本次活动由镇原县文旅局分管领导亲自到馆督查,要求要站在强化“四个意识”、坚决做到“两个维护”的政治高度做好清查工作,最终清查出“涉倾向性书籍”65册,并于10月22日上午组织人员集中当场烧毁。

报导的配图就是大家已经很熟悉的,两名女性工作人员在图书馆大门前的过道上焚烧书籍的画面。

近两天突然发酵

这条新闻在经历了差不多一个半月之后,突然在最近两天发酵,成为公众焦点。那么很多朋友都注意到了这个事件最大的一个不寻常之处,也是很多网友讨论最多的,就是当局清查不喜欢的各种言论书籍,可以说早就是新常态,这本身不新鲜,但这些被查禁的书籍,明明可以通过封存入库,禁止借阅流通等方式来处理,为什么当事人偏偏要这么高调地用火烧焚毁的方式呢?

我们都知道,火烧这种形式,本身就含有双重的象征性意义:一个是有明显的暴力的意涵,另一个是焚烧代表化为灰烬,这隐含着非常决绝、彻底、斩草除根与毫不留情的意涵。

这个就比较刺激人了,也即是说,镇原县这位现场监督的官员,无论是他自作主张想要标新立异,还是奉命而为照章办事,都凸显出他们公开高调地使用焚书这种方式,是刻意为之,目的就是要发出一种警告:在我的地盘,这些有“倾向性”的东西,只言片语都不允许存在。

揣摩上意或试水之举?

那么第二个问题随之而来,这么出位的举动,究竟是地方官员揣摩上意的邀宠之举呢,还是秉承上意的试水之举。值得注意的是,很多媒体报导这条新闻的时候,都特意提到了一个背景,就是中共教育部,也在今年10月通过基础教育司的官网发布了一份通知,标题叫做“关于开展全国中小学图书馆图书审查清理专项行动的通知”。

从内容上看,这个通知的主旨和镇原县图书馆的清查行动有相似之处,也要清查三大类书籍,包括非法书籍、不适宜书籍,和外观差、无保存价值书籍,而每一类又都有很详细的具体界定,哪些内容的书籍属于非法或不适宜。这就和镇原图书馆的清查三大类,非法、宗教书籍和带倾向性书籍有所不同。

镇原虽然是西北地区一个比较偏僻的县,但这个图书馆却是国家一级图书馆,应归属文化和旅游部,和教育部是两个不同的系统。

虽然我们没有看到文化旅游部公开下发类似教育部的正式清查通知,但镇原图书馆的清查很明显是在执行上级的指令。

也就是说,清查图书刊物等出版物,很有可能是来自于整个文宣系统高层的安排,只是各部委在具体执行的过程中做法不一,有公开的有不公开的。如果不是镇原县这次做得太露骨,恐怕一般人还不会太注意到官方这个动作。

地方官员为博出位的政治投机

这条新闻从发布到走红,经历了可以说是漫长的一个半月,从这个角度看,不太像一种自上而下的刻意安排。因为了解中共官场的人都知道,如果官方要精心安排一场运动,然后需要这么一个急先锋来率先捅破这层纸,那么在这条新闻报导之后,应该很快就有高级别的喉舌党媒迅速跟进,大批五毛粉红也会加入带节奏,来渲染一场新的焚书运动的正确性及必要性等等。但我们没看到这个过程,所以,这个焚书的举动,更像来自于地方官员为了博出位的政治投机。

我们看到今天甘肃官方对此事给出了最新的回应,说这是“个别工作人员未按照相关规定进行封存和集中销毁,而是在图书馆前小广场将清理出的65本盗版非法出版物进行了焚烧处理。”

从这个回应我们可以看到两个问题,一个是此前的新闻很明确说了,此次清查是当地文化和旅游局领导亲自到现场监督进行,现在责任变成了个别工作人员的违规行为,这种说法可能大家都很熟悉,有一股浓厚的“临时工”味道。

因为有一个事实很简单,即便真的是工作人员脑洞大开擅自烧书,可是那张烧书的特写照片却是官方媒体记者拍摄,通过了审查后发布的,这当然不是图书馆工作人员能够搞定的事情。

第二,官方此前的报导明确说了清理的书籍有三类,涉及非法出版,也就是盗版了,还有宗教类书籍和涉及倾向性书籍。但在最新的回应中,说辞变成了全部都是盗版非法出版物。

很显然,这次舆论的发酵远远超出了镇原当地政府部门的预料,官员本来为了凸显政绩的邀宠邀功之举,反倒惹来了大麻烦,所以需要急速找人顶缸灭火。

首先,这个模糊不清的“倾向性书籍”到底是指什么?这就非常可怕,因为不同的人对同一本书具有什么样的倾向,其理解可以千差万别。如果要用这个作为清查标准,这比历史上的腹诽还要厉害。

其次,宗教性书籍被视为清查对象,本身就很荒谬,连大陆媒体都在质疑,说按照《宗教管理条例》和《出版管理条例》,只要不是宣扬宗教极端主义内容的,都可以合法出版。而镇原的做法,显然是一种危险的扩大化。

戳到中国人内心深处隐痛

凡是对中共建政以来的历史稍有了解的人,对这个“扩大化”,恐怕都是深有体会的。之所以说其危险,是因为每次扩大化,都意味着一场运动,而每次运动,都意味着千万人头落地以及无数的家庭被摧毁。

可能有人会觉得,这就是一个小县城偶发的出格举动,扯到人命关天是否有点危言耸听或者小题大做了?我觉得不是。因为这个消息的延迟走红的过程,包括甘肃官方的最新声明,都说明这次事件是自然发酵的产物,而自然发酵的深层原因,是烧书这个很有仪式感的画面,戳到了中国人内心深处的隐痛,或者说恐惧。

说到恐惧,就很容易让人想起那句流传很广的话:“当一个政权开始烧书的时候,若不加以阻止,它的下一步就要烧人;当一个政权开始禁言的时候,若不加以阻止,它的下一步就要灭口!”

其实这句话的出处是来自19世纪德国诗人海涅的作品,原话只有前半句,大意说:这仅仅是前奏,当他们在那里烧书,最终他们将在那里烧人。后半句应该是其他人加上去的。

不管这话的原文表述有什么差异,其想要表达的内涵是一致的:在现代社会,尤其在言论自由成为普世价值的今天,任何用暴力箝制言论的政权,最终都可能酿成难以想像的人道灾难。

文革焚书及大规模文字狱

这样的例子,可以说是非常多的。纵向看看,文革焚书就是近在眼前的例子。文革焚书,可以说是中国历史上,也是本次人类文明史上最大的一次浩劫。其焚书范围之广,其毁灭文化的祸害程度之深,可能是古今中外历次焚书都无法比拟的。

我们都知道,在近代史上,查禁并焚烧书籍最多、手段最严酷的首推共产主义苏联,和纳粹时期的德国。但他们都无法和中共的十年文革相提并论。苏联和纳粹再严酷,总还要甄别筛选一下,是为查禁。

而文革的焚书,是查都不查,把几乎所有古今中外的典籍名著,所有中国传统的字画古玩文物古迹,小到家中祖上遗留的鼻烟壶,大到恢弘庞大的摩崖石刻,一股脑全烧掉、全砸掉!这种灭绝式的广义的焚书,不但空前,可能也是绝后的。

伴随着焚书对文化的革命,文化的灭绝,是让人恐惧的大规模文字狱。根据中共官方自己的数据,不算十年文革,仅仅一个50年代的反右运动,就有至少140万知识分子被迫害,其中就包括被称为头号大右派的民盟中央第一副主席,同时也是中共首任交通部长的章伯钧。

章伯钧1969年死于文革中,而死后直到现在,他的右派身份都没有平反。此次镇原焚书事件发生后,率先公开发声质问文化部长雒树刚的公知,就是章伯钧的次女章诒和。

没有烟火的焚书禁书一直存在

其实,相对中共建政70年来的无数次运动中,那种超乎想像的对言论的扼杀与发言者的肉体消灭,这些都只是冰山一角。我们即便只是肤浅地了解这些,也都足以理解为什么中国民众对镇原焚书会产生那么大的反应。

如果我们换个角度观察这件事,会发现这种强烈反应还不仅仅是来自于对过去的历史创伤的记忆,而更多的是来自于对当前政治和社会现实的更深的恐惧。

什么意思呢,就像刚才我们提到的,中共对所有出版物的清查整顿,显然不是现在才开始,也不仅仅局限于图书界,其实影视圈从“限古令”到“限真令”,从49年后动物不允许成精,到民国剧不允许上流社会表现得彬彬有礼,没有烟火的焚书、禁书,早就存在,并且一直存在。

自从中国进入网络时代,网络防火墙被修建起来,每天都在发生的禁言、删帖、销号,其实都是隐形的烧书,而无数因为在微博微信发表当局不中听的言论而遭到拘留抓捕甚至起诉判刑,或者上电视认罪的大V,只不过是另一种形式的批斗,另一种形式的烧人。

中共维护谎言欺骗 阻止真理和真相传播

任何一种暴政,烧书烧人的最根本目的,是为了维护谎言欺骗,阻止真理和真相传播。如果从这个角度看,中共的网络防火墙,以及配套的信息审查制度、网络评论员制度,已经远远超过了历史上所有单纯靠烧书所能达到的效果。

我们对明火执仗的烧书,仍然保持着非常敏感的警惕,但对已经无所不在的审查删帖销号,却已经习以为常。一个朋友曾经跟我讲过一个真实的笑话:他大学同学建立了很多微信群,几乎所有的群都被销号后重建多次,唯独有一个群不知什么原因,一直没被销号过,结果这个群中所有的成员都感到抬不起头,因为没被销过号的群,每天都发些什么东西那就可想而知了。

直到有一天,不知因为哪篇文章的问题,这个群终于被销号,结果所有的成员都相互祝贺,觉得终于可以抬头见人了。

这个荒诞的真实故事,其实折射的恰好就是这么一个荒诞的现实:人们可以为看得见的焚书而愤怒声讨,也可以为看不见的焚书而拍手庆贺。从这个角度看,中共玩弄的,不过是一出现代版的朝三暮四与朝四暮三的把戏罢了。

谢谢各位的观看,我们下次再见。

新唐人《热点互动》制作组   #

责任编辑:李昊

相关新闻
周晓辉:从纳粹和苏共到中共之大规模焚书
张敏:王同竹之死——“文革”焚书坑儒一例
刘晓:中共效仿纳粹大规模焚书 结局相同
杨宁:甘肃镇原图书馆焚书背后的恐怖
最热视频
【首播】专访程晓农:经济全球化告别中国版(6)
【思想领袖】克拉奇:制止中共种族灭绝
【未解之谜】两位医生经历的临死体验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