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名家专栏】中美之间正爆发新的冷战吗?

对于一些人来说,评估美国今天所面临的来自中共的威胁很具有挑战性。但显然,白宫已经非常清楚这一点。(Thomas Peter-Pool/Getty Images)
人气: 1720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9年12月12日讯】(英文大纪元专栏作家James Gorrie/高杉编译)对于中共崛起的性质,以及它是否会对美国构成生死存亡的威胁,人们的看法各不相同。

历史和经验常常会让我们看到一系列的事实,同时却让我们对其它的事实视而不见。我们的经验和我们所依据的信息会影响我们的感知,并导致我们产生某些偏见。

这就是为什么那些要为下一场战争做准备的国家通常会吸取前一场战争中学到的大部分经验教训,这些经验教训可能代价高昂。试图避免历史重演的本身就是一种感知缺陷。了解历史是很重要的,但不应陷入其中。

“没有理由爆发冷战”

对于一些人来说,评估美国今天所面临的来自中共的威胁很具挑战性。

比如,维吉尼亚大学(University of Virginia)名誉教授、历史学家梅尔文·洛夫勒(Melvyn Loffler)最近在《大西洋月刊》(The Atlantic)上刊文写道:“今天的北京并不像苏联人在20世纪40年代所做的那样,试图去摧毁美国人的生活方式。”他很自信地总结说,“美国和中共之间没有理由爆发冷战。”

洛夫勒甚至还更进一步声称:“中共已经接受了我们的资本主义市场的基本方面,他们在阻止气候变化、打击恐怖分子和防止流行病方面也同我们有着相似的利益。”

但问题是,洛夫勒是怎么知道的?他从哪里得出的这个结论?

中共根本不想与美国“合作”

仅仅因为一位冷战学者解释了历史上美国和苏联之间的冷战模式与当前美中关系中的政治和经济摩擦有多么的不同,并不能够证明,以取代美国为代价而获得全球主导地位并非中共的政治和经济目标。

事实上,这恰恰是中国共产党对外公开宣称的目标。它们的做法已经把自己逼到了墙角,现在必须去实现这一目标。

然而,为了实现这一目标,就需要从根本上改变当前美国在世界上的地位,将美国从超级大国的主导地位转变为一个地位下降的、新的低层级的国家。不用说,这个评估结果与白宫的观点很接近。这使得白宫的观点与洛夫勒教授以及美国学术界的大部分观点都相左。

那么,谁是正确的呢?

中共拒绝自由贸易模式

一个简单的事实是,美国和中共之间已经爆发了一场激烈的、极具破坏性的贸易战,其原因恰恰就是因为中共“不接受我们的资本主义市场的基本层面”。

北京自2000年加入世界贸易组织(WTO)以来的行为,直接违反了它们所承诺的实现开放市场和自由贸易的政策。

请记住,资本主义的基本层面就是通过以利润为基础的市场活动创造财富。这意味着利用价格机制和信息的自由流动,有效地分配资源,进行资本投资,以适当的价格或“市场”价格生产适当数量的适当商品。

在大多数情况下,中国共产党拒绝了资本主义这些非常基本的层面。这是可以理解的,因为如果它们这样做了,它们很快就会失去手中的权力。

中共的“国家资本主义”(State Capitalism)是重商主义

相反,中共更喜欢重商主义(Mercantilism)的市场份额扩张至最大化的战略。具体地讲,近30年来,中共利用劳工工资水平的差异来吸引西方制造商,然后以低于国内生产商的价格和能够持续经营的成本价格向西方经济体倾销其廉价产品。这导致了成千上万的西方国内生产商最终破产,并扩大了中方公司的海外市场份额。

而这些不断扩张的中方公司的利润都被共产党拿走,而现在这些所谓的“国有企业”的运营资金要么由外国直接投资提供,要么由中国人民银行贷款越来越多的钱来维持。这些公司企业最终还是归党员所有,这使他们成为了百万富翁和亿万富翁。

更能说明问题的是“中国制造2025”计划,其明确的目标就是重新调整世界的技术中心,将其从美国、欧洲和日本转移到中国。同时伴生的效果将是摧毁这些国家的研究和高科技能力,使世界其它地区依赖中共。该计划后来被北京重新命名,但目标仍然是一样的。

并非反对恐怖主义、污染或流行病的盟友

至于说参与全球反恐斗争,中共一直都是伊朗高科技武器的重要供应国。而伊朗是世界上最大的国家支持恐怖主义出口国,也是美国公开宣称的敌人。北京也是伊朗石油的主要进口国。

那么,气候变化合作呢?

在这个问题上,北京是洛夫勒所坚称的“关键合作伙伴”吗?也不是。与洛夫勒所说的中共不能与前苏联相比的说法相反,事实上,中共可以与其相比。俄罗斯和中共在过去和现在都是指令性经济,换句话说,从定义上来讲,这些经济都是依赖于贪污腐败来运作的。

因为中国的经济几乎完全建立在中共的腐败、浪费、欺诈和极端污染的基础上,这些都是国家资本主义的产物。与美国和欧洲相比,中共在这些方面几乎没有什么进展。

事实上,中国和俄罗斯都是世界上污染最严重的国家之一。其它腐败严重的国家,如巴基斯坦和印度,也是污染大国。世界上大部分的污染严重地区,实际上都来自亚洲。

就打击恐怖主义和流行病问题而言,中国共产党几十年来自己都一直在发动针对本国公民的政治和宗教恐怖主义。

还有解决流行病问题?鉴于阿片类药物成瘾问题席卷美国,每年夺去成千上万美国年轻人的生命,而正是中共的芬太尼实验室在背后对这一趋势推波助澜,让中共真正去解决流行病的可能性不大。

新冷战已经来临

不难看出,中共确实是已经在发动一场针对美国的冷战,而且自2000年以来一直如此。中共没有兴趣效仿美国的做法,也没有兴趣受制于他们眼里的一个全球超级大国所“强加”的规则。中共对美国的唯一目标就是,尽快取代美国,并成为这个星球上唯一的超级大国。

根据中共领导层众所周知的意图、中国的能力以及中国共产党领导层利用这两者实现反美目标的强烈意愿来评估中共政策会更有意义。所有这些事实都表明,中共正在进行持续和危险的努力,以试图取代美国的全球主导地位。

白宫已经非常清楚这一点。但为什么美国学术界没有能够看到这一点?

作者简介:

作者詹姆斯·戈里(James Gorrie)是美国南加州的一位作家和演说家。他是《中国(中共)危机》(The China Crisis)一书的作者。

原文Is a New Cold War Emerging Between America and China? 刊登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本文所表达的是作者的观点,并不一定反映《大纪元时报》的观点。 #◇

责任编辑:叶紫微

评论
2019-12-12 5:32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