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园水塘部 (下)

作者:迪迪耶・德官(法国)译者:赖亭卉

锦鲤 鱼 动物 生态Fish(王嘉益/大纪元)

  人气: 111
【字号】    
   标签: tags: , , ,

续前文

为了让这些珍贵稀有的锦鲤能适应未来得度过漫长时光的居所,美雪耐心等待了快三日才动身。

​​她将前往平安京的旅途比喻作夏季的白天,始于朦胧薄雾,看不见风景轮廓,而后阳光会把雾气驱散,起码直到戌时暴风雨云开始从地平线缓缓升起之前。自从胜郎死后,年轻的美雪好似活在一团浓雾之中,隔绝了外界声音,生活亦顿失颜色。但她有预感一上路后迷雾便会被划破,她就会看见世界真实的模样,看见它的高低起伏。再之后,当她递交了她的鱼只,当它们在御池中悠游之时,她的生命又将再次变得扁平,这团迷雾又会再次攫住她。

​​“欸。”有个声音说。

​​她张开眼睛,只见夏目向前走来,朝下看着她。

​​“你在洗澡?”他问:“没搞错吧?”

​​美雪说她在驯养鱼只。至少,她试着这么做。她现在是那些鲤鱼唯一识得的指标,得让它们习惯她浸入鱼篓水中的女性体味。

​​“我不知道他们会不会来。”

夏目边说边指着村里依然空荡荡的广场。

​​他指的是村民的固定仪式,他们会聚集在胜郎身边,陪伴他走到森林边界。到了那里,村人与胜郎彼此祝祷,祈愿胜郎与他的鲤鱼毫发无伤地抵达平安京,并在重返岛江的回程途中也同样平安、从园池司收到的银票不会被抢:那其中的四分之三将归于岛江村,剩下的才会让胜朗与美雪一同前往属于天皇的一处仓库换取几袋米、几包麻和丝绸。

​​如同母鸡面对一片谷子般,美雪多次低头旋即抬起,小嘴发出尖锐高亢的一连串“噢!噢!噢!”的声音。美雪说自己不值得村人护送,因为她连自己是否能够走完一半的路途都不确定。

​​若她失败了,没有顺利将鱼只提供给平安京的庙宇,那么全村都将蒙羞,而且此后园池司将再也不会派遣官差前来订购鲤鱼。岛江丧失的将不只是名望,还有村民赖以维生的主要津贴。当然,珍稀鲤鱼的需求者还是会继续求助于岛江的渔夫,但财大气粗的顾客绝对无法与讲究雅致的园池司相比。

​​负责填满平安京鱼池的任务是份殊荣,所以弓池、墨田、信浓的居民都不断要求渡边大人将这项任务交予他们,别总是直接托付给岛江的渔民。美雪听说小栗山、浅草和新潟的渔民听到胜郎死讯时,还开心地低声欢呼。

​​“最后,”夏目有些担心地问:“你带了多少鲤鱼?”​​

​​“我有四个鱼篓,每个装两只鱼,总共八只。”

​​“我不是要你至少带二十只吗?”

他每次生气的时候,声音都会变得高亢尖锐。一窝燕雀以为听到了狐狸的声音,吓得从树丛中嘈杂乱飞。

美雪低声下气地屈身于夏目面前,向他解释每只鲤鱼都需要大量充足的净水。二十条鱼会产生过多的排泄物,很可能害它们毒死自己。而且,美雪补充,八是个吉祥的数字,象征着丰盛与财富。

​​“你丈夫可是一次能带二十几条呢,不是吗?拜托,我可不是随便说个数字的!”

​​“胜郎能背的鱼篓比起我能背负的还要大得多,他是个强壮、结实的男人。”

美雪微笑着说,但村长夏目并未看见她的微笑,因为美雪一直都弯著身子。夏目只见两绺又黑又亮的发丝垂在她颈子的弧线上。

***​

​​在门前的小供桌摆上祭拜的花束和几个简朴纪念自己祖先和丈夫的供品后,美雪在她的左肩搭上了长竹竿,两端各有一个柳枝做成的盛水容器。​​

​​扁担突然摇晃了一下,受到惊吓的鲤鱼开始在它们的监牢里游动,绕着同一个圆心,回旋式地从底部向上游,再回旋往下游回底部。这一动作,与水交流,就足以引起整竿担子的震荡。而这脉动似乎震荡出了两道音符,一声来自竹子前方,另一声来自后方。在两道音符相遇之处,也就是担子停放在美雪肩上之处,彼此叠合成一个完美的声响。

​​而只要一丁点的改变就会造成音波的震荡,这也意味着竹竿正在晃向前方或者滑向后方,美雪就得赶紧重新平衡。

***

​​美雪穿过了村庄,夏目小步走在她身边,尽管茅草屋顶上直直地升起炊烟,但那些屋子都是关着的,广场与小路上都空空荡荡。

​​染上丈夫死亡的秽气,又未能一丝不苟地遵守忌中限制(应当隐居家中三十日),美雪无法避免将身上秽气传给靠近她的人。年轻的寡妇了解村人选择避开她,省得日后还得闭门多日进行净身,除去由人类死亡所引起的、难以根除的凌厉秽气。

​​“假设园池司拨给你一笔款项,是我与他们派来的使者讲定的,”夏目说:“条件是这些由你带去的鱼到了京里后,必须如同在这里一般耀眼、灵动、优美⋯⋯”

​​“不,不,”美雪打断他说:“我已经告诉过你了,不是所有的鱼都能够平安健康地抵达平安京,有可能到时候我连一尾都无法带到御池。”

​​就算是像胜郎那样尽其所能地小心照料,不也每次都会在路途中失去几条鱼吗?只要一场暴风雨就会让篮子里的水变得混浊且发出恶臭。然后,鱼只会尽量游往底部,用肥厚柔软的嘴唇啄击囚禁它们的篓子底端,像是要开出一条路,逃离污染的水。接着它们开始半浮半沉,鱼只就是这样死去的。

***​​

​​在村庄的外围,喘到无法继续走下去的夏目坐到一棵树下,并用驱离苍蝇的手势指示美雪继续走。但到头来,这或许是个祝福的举动。

​​村庄的最后一栋房子被用作为全村的公共粮仓,屋顶盖的不是茅草而是扁柏树皮,而它再过去则是一片细分成三十六格小方块的棋盘状土地,每一格都是不同的绿色,看是种稻米、小米或是其他的谷物。

等到美雪的身影经过棋盘的第三十六格,融入不断从排水沟渠中升起的雾里,夏目才离开树下,返回村里的广场,并用粗哑的声音喊道大局已定,渔夫的寡妻勇敢地只身踏上前往平安京的路程,在渐渐升起的太阳下,她的长竹竿每次颠簸震动都闪烁着光芒。​​

​​一群秧鸡低低飞过,它们的叫声听来像是有小猪正被宰杀。◇(节录完)

——节录自《林园水塘部》/ 启明出版公司

(〈文苑〉登文)

责任编辑:李梅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同样是穿在脚上的产品,但业界不同,竟如此天差地远啊。宫泽感触良多,这时他看到跑鞋架上展示的一只鞋。
  • 一个名字,确实就是一声呼唤,我们喊着重庆,心头映有重庆的人,一律都会回头。“哎、哎,早上重庆出发,傍晚则到了重庆。”很远很远的,常可以近近地想了起来。这是命名的魔力。
  • 岁月是一疋长布,随心随性裁一小幅, 您来看看是什么花色,好不好?
  • 自从开始透过做菜,讲述每道菜背后,属于我自己的生命故事,才发现味蕾与情感交织成一张充满酸、甜、苦、涩滋味的记忆网络,随着时间的流转,就像食物经过酿造、储藏展现的醍醐味,百感交集,令人在舌间心上低回不已。
  • 上天恩赐的水源,滚滚浊水阳光下闪着银光,奔流河川,灌注辽阔田地,恩养世代子民,是岛屿农乡的血脉。
  • 离别是为了另一次的重逢。人的一生,每个经历过的城市都是相通的,每个走过的脚印,都是相连的,它一步步带领我到今天,成就今天的我。
  • 台湾阿罩雾林家添丁,却伴随一个不能说的秘密:第五代的林文察,是巨大金人手捧“金鳌”入梦而生。
  • 美雪用指甲抓了抓身体,当从皮肤上掉落的皮屑溶进水中,会被鱼群当成池水里的天然粒子。之前,胜郎就是靠着这方法让鱼只对他日渐熟悉,直到它们会自己游向前来,将肚腹就着胜郎的掌心休息。这个动作,每次都让园池司的官员们看得入迷。
  • 十二世纪平安时代日本,专门为京城供应鲤鱼的渔夫意外身亡,深爱着丈夫的遗孀,为了完成丈夫未了的工作,踏上一段送鲤鱼的旅程......
  • 自弟弟飞升后,钟离简每日静心探求秘诀之道,更加勤谨地修炼,他心神清澈,日益清净无为,渐渐地也可通玄入妙,还能洞悉古今之事。待钟离简修道有成,尘缘已满后,钟离权迎接他一起白日飞升。钟离兄弟二人在仙传一页,留下隽永的闻世传奇。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