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名家专栏】为霍洛维茨报告欢呼者高兴过早了

图:2019年12月11日,司法部监察长迈克尔 • 霍洛维茨(Michael Horowitz)在华盛顿哈特参议院办公大楼参议院司法委员会作证。(Win McNamee/Getty Images )
人气: 1577
【字号】    
   标签: tags: , , , , ,

【大纪元2019年12月14日讯】(英文大纪元专栏作家Elad Hakim/高杉编译)周一(12月9日),美国司法部(Justice Department)监察长迈克尔·霍洛维茨(Michael Horowitz)对外发布了一份备受期待的报告。此后不久,许多民主党人、“反川普特朗普)者”和一些新闻媒体将监察长的调查结果吹捧为左翼的胜利,以及川普和共和党人的惨败。

虽然霍洛维茨未必能找到在2016年的调查和申请《外国情报监视法案》(Foreign Intelligence Surveillance Act – FISA)授权文件过程中存在政治偏见的证据,但同时,他的报告也没有能够为任何人辩护,为此进行的任何欢呼和庆祝都是为时过早和一厢情愿的。

就如同福克斯新闻(Fox News)报导中所说的那样:“霍洛维茨周一公布了他的报告。报告说,他的调查人员发现,在2016年展开的调查以及寻求《外国情报监视法案》授权对川普的前竞选顾问卡特·佩奇(Carter Page)在调查头几个月进行监视的过程中,没有任何故意的不当行为或政治偏见。不过,调查发现,人们高度关注调查的某些方面是如何实施的以及是否存在监督等问题。”

可以理解的是,这些结论令许多总统的支持者和那些坚持“法律之下平等正义”的人士感到失望。另一方面,调查结果刚公布,一些“反川普者”和民主党人就已经兴高采烈,甚至可以说是自鸣得意。

例如,前联邦调查局(FBI)局长詹姆斯·科米(James Comey)最近接受微软全国有线广播电视公司(MSNBC)的尼科尔·华莱士(Nicolle Wallace)采访时对此表示:“一切都是编造的。两年来你一直默默地坐在联邦调查局里,而你却被欺骗了,最后终于真相大白了。都是谎言。没有什么叛国罪。没有什么阴谋。川普的电话没有被窃听。竞选活动中没有安排告密者。这些都是无稽之谈。联邦调查局终于与美国人民站在一起了,我希望他们能够注意到这一点。”

此外,美国众议院情报委员会(House Intelligence Committee)主席、加州民主党人亚当·希夫也对此评论说:“今天的监察长办公室报告是对联邦调查局和司法部在克林顿邮件调查过程中所做出决定的详尽审查。监察长没有发现任何证据表明前联邦调查局局长詹姆斯·科米和其他联邦调查局和司法部官员的行为是基于政治偏见或其它不当考虑。”

美国参议员、康涅狄格州民主党人理查德·布卢门撒尔(Richard Blumenthal)也附和了希夫的观点,他说:“这份权威、客观的报告彻底驳斥了川普总统关于‘通俄门’调查涉及政治偏见或其他不当动机的虚假声明和右翼阴谋论。…… 这将推翻川普总统关于“政治迫害”或“深暗势力集团”(deep state)的虚构叙述,引发了一场有充分依据的联邦调查。显然,展开这项调查是有合法的事实依据的。”

但实际上,对于那些已经为此唱歌跳舞庆祝的人来说,也许他们应该把自己的庆祝活动降降温。因为有几个原因,使得这些庆祝活动显得不成熟和不准确。

首先,霍洛维茨报告的调查范围很有限。具体来说,作为监察长,他只被允许询问有限部门的现职雇员,他没有调查犯罪的权限。而美国检察官约翰·达勒姆(John Durham)的权威性要广泛得多。

正如《哈特福德新闻报》所报道的:“达勒姆在一项范围更广泛的相关调查中拥有调查刑事犯罪的权力,这包括了调查美国和海外的执法及情报机构所做出的决定。达勒姆可以召集大陪审团,强制传唤证人作证并起诉犯罪行为。作为司法部监察长,霍洛维茨缺乏刑事权威,只能对现任部门员工提出质疑。”

报导还说:“如果达勒姆在霍洛维茨报告或其它地方发现违法行为的证据的话,他甚至有权在逮捕令申请过程中就起诉违法者。”

考虑到权力的巨大差异,很有可能霍洛维茨在撰写报告时并不完全了解达勒姆现在所调查到的一切。这可能就是司法部长威廉·巴尔和达勒姆在那份监察长报告被发布之后,分别发表了言辞激烈的声明的原因之一。

反对这种过早因霍洛维茨报告而弹冠相庆的做法的第二个原因与霍洛维茨报告中的发现直接相关。具体来说,监察长的报告已经发现了科米的同事的多重错误、失误或遗漏。例如在申请《外国情报监视法案》授权许可证时提供了不准确或不完整的信息,在获得许可证时依赖可疑的档案材料,在申请一个或多个《外国情报监视法案》授权许可证时省略了免责声明等等。

这些错误行为完全不值得庆祝。这在本质上也不能为其行为“辩护”。相反,如果事实确凿,达勒姆完全可以利用这份调查报告中得出的结果,决定对他们进行刑事起诉。

当左翼人士和一些“反川普者”仍在继续庆祝霍洛维茨的报告时,其他人则需要等到达勒姆完成他的调查工作之后才能做出判断。

霍洛维茨的结论虽然令一些人感到失望,但也并不能证明另一些人的做法是正确的。相反,尽管他的调查范围非常有限,但霍洛维茨仍然发现了许多违规和 / 或“不当行为”。这应该引起一些人的关注,因为达勒姆的调查权要广泛得多。

这一事实,加上杜勒姆和巴尔最近的声明,似乎表明,关于这个报告中所涉及的问题远未结束。所以,所有因霍洛维茨的报告带来的庆祝活动都应该被暂时搁置。

作者简介:

伊拉德‧哈基姆(Elad Hakim)是一位作家、评论员和律师。他的文章曾被发表在《华盛顿观察家报》、《每日通讯》、《联邦党人》、《阿尔杰梅纳》、《西部杂志》、《美国智库》和其他在线出版物上。

原文 Those Celebrating Horowitz’s Findings Are Doing So Prematurely 刊登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本文所表达的是作者的观点,并不一定反映《大纪元时报》的观点。◇

责任编辑:林琮文

评论
2019-12-14 3:22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