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历经磨难 尽显英华

历经苦难,一家三代终团圆。(大纪元)

人气: 157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9年12月15日讯】(大纪元记者陈安卡尔加里报导)10月的卡城,天空湛蓝,树叶金黄。一架从中国启程的飞机,平稳地降落在卡尔加里国际机场。

随着人流,一位身材苗条的女子急促地走出机舱。沿着长长的、宽敞的通道,她一路快速前行,她的心在砰砰跳动,紧张、激动,又有些迷茫。

这是一条回家的路,她走了整整14年!

步入接机大厅,她一眼看见了人群中年迈的母亲正激动不安地张望着,当见到她后,用力地挥舞着双臂,泪水扑簌簌地流了下来。

“英华……”妈妈哽咽地说不出话,她仰头凝望着女儿,似乎要透过泪水把她看进心里。英华低低地回了一声“妈”,母女二人紧紧地拥在了一起,千言万语哽在心头,任由激动的泪水尽情流淌。

机场的旅客来来往往,有谁知道这一家人历经的苦难与心酸!

长年流离失所,生活漂泊不定,3次被抓,多次绝食,遭受酷刑,强制灌食……在英华的心中,艰辛的旅途似乎永无止境。

走出贵州

英华的父母原本在上海工作,上世纪60年代,一声号令,他们随军工厂迁到了贵州。

那时,贵州农村非常穷困,有的住户甚至全家只有一身衣服。即便军工厂的条件远远高于当地水平,直到英华小学3年级,子弟学校的教室里才有火炉取暖。

艰苦的环境使妈妈的身体变得很差,乙肝、类风湿、心脏早搏、美尼尔综合征等多种疾病缠身。在英华的记忆中,妈妈除了去医院,就是不停地练各种气功,练这个功几个月,不见效,又练另一个,但身体却不见起色,每况愈下。

面对这样的生活条件,父母唯一的心愿就是要让自己的孩子们早日离开这里。于是,考到外地去成了一家人的头等大事。

其实这也是那时厂里每个家庭的愿望。周围的大人都是一个口气,“不好好学习以后怎么办?一个人留在这里吗?”

终于,英华不负众望,如愿以偿地考取了湖南一所大专院校,学习机电设计。

汽笛鸣响着,列车在笔直的铁轨上无限延伸。从崇山峻岭的贵州山区,一直望到湖南秀丽的田园和吊脚楼,透过车窗,英华看得入了迷,求学之路令她兴奋不已。

在英华的心中,今后的人生就像这奔驰的列车,平坦笔直,一路向前。

陈英华被关押前的照片

光明之路

毕业后,她被分配到浙江嘉兴工作。在那里,她结识了一位很有才气的小伙子,有了自己温馨的小家。

丈夫的专业技术很强,有很多业务,他甚至让英华辞去工作,专心在家做太太。

父母退休,去了条件较好的江苏昆山。但妈妈的病情没有好转,每次英华和家里联系,说得最多的就是妈妈又不舒服了,又去练了什么功。

1998年底,老家传来两个好消息。一个是哥哥去了加拿大工作,另一个是妈妈学了一个新的功法——法轮功,出人意料,仅一个月,所有的病症都消失了,关节不痛了,头不晕了,心跳也正常了。妈妈成了个精力旺盛的人。

妈妈的情况,让英华喜出望外,同时也让她感到神奇,什么功法这么厉害?

受益后,妈妈于2000年专程来到嘉兴教英华功法。妈妈告诉英华,法轮功是佛家修行法门,学不学要自愿。英华想,修身养性是件好事情啊,按“真、善、忍”做好人没有错。因此,她很干脆地答应了。

读了《转法轮》,整整一天,英华全身像过电一样。她明白了人生真正的意义。同时,她也为当今的中国还有一些人,即便自己面临险境,仍为与自己毫不相干的人的未来,传播着真相而感动,他们的存在像黑夜中的月亮一样照亮这个世界。她,也要成为他们中的一员。

这段时间是英华记忆里全家人最美好的时光,她踏上了一条光明之路。

但这条路又是何等艰辛。

冤狱四年

模糊的视线中,大约50米的通道在摇摆着,扭动着,英华弓著身子,一步一步向前蹭。她已经绝食4个多月,全身力气几乎耗尽,心慌得要跳出来,头晕眼花,全身都在打颤。

不知何时,手里准备润喉的水瓶被拿走了,英华已顾不了这些,她全力支撑着自己不能倒下,她要见律师。

狱警们就站在旁边,不仅自己不动,也不允许犯人上前搀扶,如果英华倒下,律师的会见就告吹。

上一次,律师来访,监狱竟欺骗他,说这里没有陈英华这个人。

那是2014年3月,英华陪同一名亲戚到石家庄监狱要求探视亲戚的父亲,监狱非但无礼拒绝,还将2人非法抓捕。

关进看守所后,狱警将她双手背拷,之后又手脚连拷,连上厕所也不打开。

英华拒穿犯人号衣,要求炼功,狱警将她“上大挂”,即双手分开,拷在高处铁栏杆上,脚下悬空,整个人的重量落在吊扣的双腕上,两腕立即见血。狱警还强制取血,疑做DNA鉴定。

只因陪同探视就被抓捕,遭受这样的虐待,天理何在,英华忿而绝食。

几天后,警察、医生5、6个人将她按在铁椅子上,手脚铐住,一个警察从她身后抓着头发,猛地一拉,她的身子就紧紧地被压在只有一半高的椅背上,她感到脖子要被压断了。一根管子不断地往英华鼻腔里插,横冲直撞地戳着她的咽喉和食管,然后一盆液体顺着管子倾泄而下。英华不断挣扎,呛咳,呕吐,几乎窒息。

就这样灌了吐,吐了灌,每一次灌食都要2个多小时,一天3次。4个月下来,1米7的英华体重只剩70斤,完全脱相,而且开始呕血。看守所的人觉得,她随时都可能倒地不起。

拼着全力,英华终于蹭到了会见室。50米的路,她用了半个小时。律师流泪了。

远在加拿大的父母得知英华的情况后后,焦急万分。75岁的老父亲回国要求探视,却苦等5个月不获相见。

8月,石家庄法院非法庭审。旁听席上的四五十人全是事先安排的警察和政府工作人员,他们不认识英华,也不知庭审的内容。而亲属们被拒门外,受母亲委托的加拿大使馆人员及翻译也不得入内。最后,只有父亲一人旁听。这也是自英华被抓捕以来,父亲唯一一次见到女儿。

庭审中,法庭既不顾英华体力不支,还多次打断律师发言,不准许做无罪辩护。

2015年4月,英华被冤判监禁4年。

监狱中,残酷的强制转化开始了。监狱为她专门配置了一名帮教员,一名监控员。英华每天坐在监控设施下,脸对着摄像头,被迫听污蔑法轮功的谎言。监狱又采用连坐、不给生活用品、不允许洗漱的方式,逼她就范。

英华不肯放弃信仰,也不愿牵连同监的犯人,再度3次绝食抗议。

那段时间里,英华胃疼、口干、心悸,头像被不停地被锯开,走两三步,就失去了知觉。血管瘪了,输液针都扎不进去。晚上负责监控的人,每2小时就把她弄醒,生怕她一下子过去。

英华开始吐血,但只要监控员一报告这个情况,立即就被换走,再派来的人就不允许与她讲话了。

4年的监狱生活,多少个日夜,她在痛苦与思念中度过,她想念自己的父母,想念儿子。

陈英华被非法判刑四年,在被石家庄第二看守所暴力强迫灌食时,脸部留下伤痕。(明慧网)

骨肉团聚

“妈妈。”一声陌生又贴心的呼唤。

英华放开母亲,转过身,一个高个帅气的大男孩就站在她的身后。

是儿子!从2岁起就未曾再见面的儿子!

英华的心在颤抖,14年的日思夜念,一个母亲对亲生骨肉彻心透骨的思念,在这一瞬间击垮了她。

她紧紧地抱住儿子,再也不想松开。

14年前,英华为躲避警察的追捕,将幼小的儿子留在母亲家中,独自离开,过上了居无定所、四处打工、漂泊不定的生活。

从那一天起,儿子2岁的模样永远定格在她的心中。

儿子的生活也从此如同一叶小舟,随风飘荡。

开始,儿子和姥姥在昆山生活。姥姥被抓后,爸爸只好将他接回嘉兴,但警察抓不到妈妈,就不断骚扰爸爸,不分昼夜,有时甚至半夜也来。爸爸不堪其扰,决定去上海工作。儿子就被送到奶奶那里。

爸爸在上海的2个高薪工作都在警方的逼迫下失去。有时房东也受压,不得不让他离开。这样,爸爸反复在上海嘉兴等地往返。儿子见到爸爸的机会也不多。

从那时起,一家人骨肉分离,不能团聚。

心底的话

来到加拿大1个多月,英华已深深感受到这片土地的自由和宁静。这是正常人的生活,是她向往憧憬的生活。

她终于可以自由地吐露心声。

她想告诉人们,法轮功是佛家修炼法门,绝不像共产党污蔑的那样。她能从地狱般的磨难中走出,功法能传遍世界,是因为修炼的人体会到大法的好。

现在,她的亲戚还在狱中,无数的法轮功学员还在遭受折磨。以她的经历,她深切体会到国际社会的支持对磨难中的人是何等重要。

她在狱中时,远在加拿大的父母多次召开新闻发布会,呼吁各界帮助营救,引起了加拿大政府的关注。加拿大国会议员和时任加拿大总理哈珀都直接与中共交涉。这些最终促成她得到护照,离开中国。

2014年11月4日,黄金玲女士和丈夫陈志明在中领馆前举行新闻发布会,再次要求河北石家庄当局释放黄金玲的女儿陈英华。(罗宾/大纪元)

白雪普降,彩灯闪烁。一家人在历尽近20年的磨难后,终于迎来了第一个团圆的圣诞节。

责任编辑:赵明月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