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绿秧黄穗转眼过

作者:玫玲

人气: 114
【字号】    
   标签: tags:

小时候在北部山区长大,家附近那座小山丘常是小孩玩耍的地方。然而,女孩子只敢在山脚下摘摘野花野草、办家家酒,不敢像那些大男生勇闯森林野地,带回很多令人羡慕的野生百香果,或是一、两枝卷成拳头的金绒毛野蕨。

所以我应该不能算是山里来的孩子,因为国中以后,我就在繁华热闹的台北城打滚。

带着满怀的城市记忆来到台中小乡镇时,我顿时成了“都市俗人”!看见乡野里随处可见的翠绿稻田,竟然有说不出的感动。

不舍最后犁歌

第一次在田畴边听到农夫么喝着老牛前进的独特口诀,还真是大开眼界。原来,水牛犁田像急行军,在农夫的快速的指令和皮鞭下,牛拖着犁可是走得飞快,一块田三、两下就犁好。

那应该是最后的犁歌了,因为那块田不久就消失,一栋簇新的洋房就地盖了起来。眼看这个乡镇里绿油油的稻田,快要成为我的乡野回忆,于是决定找一栋稻田旁的房舍住下来,把稻田印象深深烙记在心里。

展开家在稻田旁计划

家在稻田旁的计划,一开始只能租一栋旧的透天厝,两层楼的平顶水泥砖房,木门、木窗倒也朴素简洁。冬天住进来时,凉爽宜人;春天一到,农田里春水盈盈,才看着一枝枝幼嫩的稻苗布满整个农田;再一转眼,就像一大片翠绿的绒毯铺盖在我家门前。

真是免费的绿地啊!

不但绿满窗前,门前门后绿意盎然,好似住在青青草原上,虽然旧屋设备简陋,却生活得像住在花园洋房般的幸福。常在初夏的午后,带着孩子坐在门前的凉荫下,享受着微微吹来稻香清风,直到绿稻渐渐转黄,转成金黄铺地的大片金砖,夏日的热浪也滚滚而来。

夏日蒸腾 逼得全家睡帐篷

两层窄小的水泥房,盖着密不透气的水泥屋顶,像一个不能透气的水泥盒。夏日里,尤像两层水泥蒸笼,热气蒸腾,当热气腾上二楼卧房,根本无法入睡。只好搬开客厅桌椅,在空出的地板上铺上大凉席,再挂上四面包覆的蚊帐,一家人睡在自家搭建的帐篷里,勉强可以逃离酷暑摧残,当时可没有想到冷气这昂贵的东西,那是高不可攀的境界。

然而自家的蚊帐帐篷常常会有漏缝的死角,除了担心蚊子趁虚而入,更害怕误闯营区的小老鼠。没错,就是小小黑黑的钱鼠!突然窜进蚊帐里,一溜烟又跑得无影无踪。为了防鼠辈骚扰,我们准备“防鼠大作战”,在蚊帐下垂的每一寸地面塞满细长木条,压住每一个可能被入侵的路口,才能平安度过一夜。

秋风送爽 田鼠坐等收成

直挨到秋风送爽,蒸笼水泥房失去热力,我们终于能撤营拆帐过正常的居家生活。此时,屋外的金砖稻禾也一一收成,轰轰作响的收割机在田里来来去去,大白鹭鸶、小麻雀也跟着跑来跑去。忙忙碌碌的一群鸟儿,才吸引着人们的目光,一晃眼,金黄稻穗消失得无影无踪,成了一块块秃着黄发的空旷野地。

失去稻禾精彩生活的农田,总是寂寞无声的,然而我却发现我的旧砖房里,开始热闹起来,尤其是厨房,夜晚只要一打开灯就是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原本不明白是怎么回事,直到发现纸箱口、米桶旁挂着一条条黑色的细线,直到一打开洗衣机盖,看到一只胖嘟嘟的老鼠在里面。

老鼠?我家哪来这么多老鼠呀!邻居太太却异常平静地告诉我,“那些肥肥胖胖的灰色大鼠都是田鼠啦,本来都生活在稻田里,稻米收割后无处躲藏,就跑到人家里了!”

田鼠?我还第一次听说,但是不管什么鼠,即使是米老鼠也不能住在我家啊!

这次防鼠大战的战场,不再只是小小的蚊帐,而是整栋水泥房!把老鼠都赶出去后,就忙着堵死它们进来的所有通路,买了厚纸板裁成门板大小黏在木门底不与地板接触的缝隙,前门、后门、旁门、侧门,只要有“门缝”就严密封堵,而且要密不透风,不留一丝缝隙,这时才惊觉,原来这栋旧屋的房门,门门有漏缝而且奇大无比,难怪大鼠小鼠都能来屋里闲逛。

大概住了一年多吧!稻禾绿了又黄,黄了又绿,还没等到稻穗饱满的丰收喜悦到来,我们就急急忙忙地搬走了。真的没有勇气再和老鼠开战了,早早逃离绿秧黄穗的美丽稻田旁,对还在田里的大田鼠弃械投降吧!虽然还是搬到另一个稻田旁的透天厝,但是我相信不必再跟鼠辈们终年混战了。◇

责任编辑:王愉悦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