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操控香港商圈生死 经济早被划黄蓝

坚守道德 让资源回归正义 民族重生时刻到来

人气 5618

【大纪元2019年12月20日讯】(大纪元记者吴雪儿、林哲香港报导)“反送中”运动持续半年,过程中出现了“装修”蓝店、“惩罚”黄店等反话式呼吁,最近出现的“黄色经济圈”一词亦渐渐成为社会关注的话题。有抗争者认为,帮衬“黄店”是一种最低成本的抗争。香港商务及经济发展局长邱腾华,12月17日于商经局脸书(Facebook)专页Live(实时)与网民交流时,提出“经济凭什么分黄蓝”质疑。著名时事评论员、“香江第一才子”陶杰于个人脸书对邱腾华的质疑发表回应指,邱局长问得好笑,并列举三个经济已分黄蓝的事实。

香港经济整体走下坡路的同时,在这座城市里,却有一些商家逆市上涨,生意红火。这个现象也引起了世界的关注。在香港,这被叫做“黄色经济圈”。支持反送中运动的人士或来港旅客,可以下载一款软件“WhatsGap”。这款软件明确标记,香港街头的哪些店是“黄店”,就是支持民主抗争的店铺,例如是否参与了示威者号召的罢工,是否有连侬墙,是否为抗争者提供过食物饮料等等。

中共一直以来都有经济潜规则,用“红色经济圈”、“蓝色经济圈”以控制社会资源达到打压异见的目的。目前的“黄色经济圈”只是一个代名词,是全民不合作的又一种行动。正常社会经济是供需决定走向。

政治醒觉 另一种抗争

反送中运动令更多市民政治醒觉,近期对发展“黄色经济圈”的讨论越来越多,也有不少市民去黄店排长龙,将“黄色经济圈”的模式注入日常消费生活中,进行另一种模式的抗争。这也是一部分“和理非”市民愿意采用的一种表达方式——以改变消费模式作为一种表态,他们愿意花时间去排队“惩罚”黄店。

龙门冰室是支持反送中抗争者的香港“黄店”之一,老板张俊杰说:“按良心去做事比赚钱更重要!”图为10月26日龙门冰室餐厅外排起了长队。(余钢/大纪元)

据英国广播公司(BBC)中文网报导,到12月,这样的“黄店”,在“WhatsGap”上已经有大约4,000家。除了餐厅外,零售店、理发店,甚至的士司机,都会被以颜色标注。就连香港媒体也被标成有黄、蓝之分。由于“黄色经济圈”顾客的抵制,有的“蓝媒”已经亮起了步入危机的“红灯”。

Gloria Chung环球食记在其撰文“黄色经济圈——小圈子大经济”中说,餐饮业界的黄蓝之分,越来越明显。她自己外出吃饭时,也会第一件事查阅“黄色餐饮地图”,找到黄店帮衬,“支持反送中运动和抗争者,利用自己的消费力量,略尽绵力”。

她说,近来就有不少网民提出“黄色经济圈”,衣食住行各方面店铺,都区分黄蓝阵营。她自己有以下的想法:1. 早就应该不帮衬大集团;2. 除了政见也要质素;3. 分散投资日日做;4. 谨慎选择以免中雷。

根据一位中学生对“黄色经济圈”的理解是,他会帮衬“黄店”因为这些店会为抗争者提供帮助。脸书账号“Terry的媒体懒人堂”有帖文谈到“黄色经济圈”,指“很多老板和管理层,早在8月已着手筹备黄色经济圈。在昨日,两家小店联络我,表明要出一分力请手足。原因,是看到将军澳的新闻,久久无法入眠。尊严很重要。遇过一个,收到转账后打千字文回绝,转头就将钱捐去‘星火’。他宁愿捱坏,都不要无功受禄——即使,他已牺牲了这么多。尊严很重要,单向的善意,是买一张赎罪券。”

“现实层面,被捕者、入狱者、罪成者,尤其容颜曝光的,仕途一定有影响。除了坚持到底,重光前后的生活,都需要筹谋……不能白白收你的钱,用工作来换,就是尊严……不同背景的手足都能养活自己,才是制度。”

上面提到的星火,即“星火同盟”,是香港一个非营利组织,旨在帮助抗争者,包括提供被捕后的支援,以及受检控的抗争者膳食及交通津贴等。

警方19日拘捕四人,称涉嫌洗黑钱,并冻结一间空壳公司的银行户口,涉及资金约7000万元,怀疑与网上众筹平台“星火同盟”有关。“星火同盟”在脸书专页表示,警方企图以失实陈述,将平台的运作扭曲成洗黑钱等恶意用途,对意图抹黑平台及其它支援频道,予以谴责。

香港大企业多是“蓝”

有人说,“黄色经济圈”多是小企业、小商家,在香港的巨商富贾,多是立场为“蓝”的建制派,“黄色经济圈”小风小浪似乎掀不翻建制派的“大池塘”。还有金融、保险、银行、航空公司、供电等等大企业,很多是蓝的。

商务及经济发展局长邱腾华于17日在商经局脸书专页Live与网民交流时称,香港非单一经济,市场自由开放且按规矩运作,认为黄蓝经济圈非香港经济模式,质疑“经济凭什么分黄蓝”。

邱腾华说,不赞成有公司表明不聘请年青人,但也不认同“黄蓝经济圈”,他希望年青人在心态及能力上努力装备自己,以便面对将来的挑战。

有网民问邱腾华是否害怕“黄色经济圈”?邱强调,看不到有关的区分可持续下去,并反问“黄店”大排队是否真的可延续。

香港商圈早分黄蓝

著名时事评论员陶杰于个人脸书对邱腾华的质疑发表回应,指“邱局长问得好笑”,并列举三个经济已分黄蓝的事实:

第一、超过20年,香港大量商户包括地产财团在报纸登广告,并不以销量和效应考虑为标准;第二、国泰航空公司以社交媒体显示的黄蓝为标准,解聘超过200名员工;第三、许多企业已发声,不会雇用立场反送中或曾经在社交媒体声援示威的“黄尸”。

最后,陶杰反问邱腾华是否愿意在商务及经济发展局今后聘用公务员上,带头发起一个“我不分黄蓝黑T恤”的“机会平等雇主签名宣言”,并第一个签名。

有金融界人士说:“从来中共也是敌我分明,打压异己绝不手软的,既然过往中共及香港亲共商人可以透过商业行为打击反建制阵营,那为何黄营不可以‘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邱腾华局长又何必那么紧张,气急败坏呢!”

他续说:“无论中共、港共、特区政府、‘爱国’商人,绝大多数是贪婪的,有什么理想公义、自由平等博爱、法治人权等普世价值可言?现在黄营搞黄色经济圈,正正是伤到他们的筋骨,所以在呼天抢地啰。”

独立媒体被经济打压

作为独立媒体,香港《大纪元时报》一直是中共实行“红色经济圈”特意打压的对象。香港《大纪元时报》在商业运作上也遭到来自中共方面的打击。

2013年,大纪元的办公室和大纪元广告客户频频收到冒充大纪元名义发出的污蔑录音,企图抹黑大纪元的声誉。在此之前,香港《大纪元时报》广告客户也收到一些不明组织抹黑大纪元的信件及手机短讯,以恶毒诬蔑言词,恐吓客户不要在大纪元刊登广告。

2015年8月底,在美国波士顿经营房地产生意的美国大波士顿地产公司,收到一封从香港寄出的信件,内附四页纸,并以“香港反邪教联盟”名义,分别用韩文、英文、日文和中文书写,内容均是诋毁《大纪元时报》的言论,甚至以言语恐吓客户。

这间长期和大纪元合作的美国房地产公司,对信件内容大为震惊。他们称是经商以来,从来没有遇过的案例,而且他们在香港版刊登的只是一个分类广告,但却收到这样的诬蔑信件,故向大纪元纽约总部反映。

除此之外,大纪元韩国分社的广告客户,同一时期也收到从香港发出的四种语言的诬蔑信。据知,该公司只在韩国报社刊登广告,并没有在香港以及其它分社投放广告,但也收到此类诬蔑信件。

据查,香港反邪教大联盟并没有在香港注册,信件电邮是假电邮。其在网络上只有一个网志登记的网页,有关网址设立于2012年9月15日,但一直没有运作。

大纪元纽约总部针对滋扰广告客户的行为表示强烈抗议,且已发出律师信,谴责相关人士或者团体,违反香港保障商业实体及个人免受诽谤和恶意谎言侵害的相关法律,要求该联盟立即停止不实声明。香港分社代表则向香港警方报案,要求警方介入调查,保障传媒的新闻自由和言论自由。

中共用经济操控生存权

中国问题评论员晨钟说,陶杰点出的正是中共一直以潜规则通过操控商圈作为手段来决定民众在社会的生存权,通过统战商会、工会、同乡会等团体就可以有效地深入整个社区的网络。套用“黄色经济圈”的概念,其实只是从“红色经济圈”、“蓝色经济圈”觉醒后的行动罢了。

反送中其中一个口号是“黄蓝是政见 黑白是良知”。他说,“黄色经济圈”一个重要面是基于“良知”,而在正常有道德规范的人类社会中,真正健康的社会经济体系是一种供需的关系。

现时社会关于“黄色经济圈”的讨论也是朝向经济发展背后的重要元素:道德、良知。正如龙门冰室老板张俊杰说:“按良心去做事比赚钱更重要!”这与中国传统文化“富而有德”的理念一致。

坚守道德 资源回归正义

大纪元社论《九评共产党》的结语这样写着:“虽然中共表面上拥有国家一切资源和暴力机器,但是如果我们每个人能够相信真理的力量,坚守我们的道德,中共邪灵将失去存身之处,一切资源都将有可能瞬间回到正义的手中,那也就是我们民族重生的时刻。”#◇

责任编辑:连书华

相关新闻
港龙门冰室店遭打砸 市民排长龙光顾表支持
香港餐馆被标注黄绿蓝 是否亲共一目了然
专访刘细良:经历苦难 新香港精神诞生
中共雇凶火烧香港大纪元印刷厂 引各界谴责
最热视频
【直播回放】4·2美国疫情发布会 确诊23.4万
【现场视频】哈尔滨出动警察 驱散维权民众
【纪元播报】中国多地现抢米潮 当局又“辟谣”
【新闻看点】自诩“大国担当”中共须答七问
【现场视频】吉林白城现沙尘暴 天空瞬间黑暗
【直播回放】4.3疫情追踪:全球确诊逾百万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