璀璨中华文化‧工艺之美

荣华富贵的化身 中华螺钿漆器

作者:飞鸿踏雪
螺钿漆器, 高贵独树一格。(台北 国立故宫博物院提供)
font print 人气: 558
【字号】    
   标签: tags: , ,

自古以来,螺钿漆器就是荣华富贵的化身。螺钿又称螺甸、螺填、钿嵌,依照镶嵌的厚度来分,有厚螺钿和薄螺钿两大类,是非常精致的工艺,制作费工又费时螺钿的用材,如莹光螺贝、宝石、金银等等都是一时之选,稀世之珍。螺钿漆器是在雕镂或髹漆的漆器表面设计出花草、昆虫鸟兽、山水、人物等等各种图画,然后用螺钿薄片和粉粒镶嵌出图画来的极致工艺品。不论是螺钿的宝贵材料、精致技法和艺品,都展现了高度的文化品味和工艺成就。

中华文化的螺钿漆器工艺

中华文化很早就出现了螺钿工艺。从出土古物中发现,在周代时已经有了漆中镶嵌螺钿的工艺品。西汉以后盛行彩绘和镶金箔、银箔的漆器,促使螺钿漆器工艺发展起来。到了唐代,螺钿髹漆技法有大突破,在铜镜背螺钿镶嵌上展现精华。

唐代 平螺钿背八角镜 (飞鸿踏雪/大纪元)

薄螺钿漆器的技术创始于北宋,到了明代,在螺钿工艺上大量使用金银箔、金银粉,烘托出绚丽华美的螺钿质感。明清时代的螺钿浮雕工法,经过多层次的髹漆,让螺钿图案高于漆面,制造出雕漆的立体效果。

同时明清两代的螺钿纹样组合更多姿多彩,面貌更是丰富。明代永乐、宣德时代的转枝花卉(也称缠枝花卉)纹饰,清代初期乾隆朝开创蕴含文学气息的新装饰风格,都给民间作坊的漆器工艺注入新的文化元素,带动新的风潮。迈入清代中后期,工艺更趋复杂、华丽。然而,到了清末螺钿工艺濒临失传,在二十世纪初在江南一些地方得到复兴,称为“点螺”。

明清螺钿漆器名品

螺钿漆器兼具内外在美,常被用作收藏、祭祀用器和国际交流赠礼。漆器[1]轻巧、防潮、隔热、防腐、耐久,是很好的收藏宝盒;漆器的色泽醇厚内敛,手感轻滑温润,和瓷器、金银器的冷艳形成对比。螺钿和漆器融为一体,成了醇厚又华丽、韵味持久的高贵典藏品。目前保存下来的螺钿漆器,以明清的工艺品为主。

螺钿佛手瓣式盒

下图是清代中后期的螺钿佛手瓣式盒,右为盖,左为盒,整个盒子的内内外外都髹了多层红褐色的漆,做成耐用的收藏盒。

清代中后期螺钿佛手瓣式盒,表现出螺钿浮雕工法的立体效果。(台北 国立故宫博物院提供)

清代中后期螺钿佛手瓣式盒,螺钿浮雕工法精致,立体效果凸出。盒里、盒侧和盒盖面上都作了装饰,用了玉石和金箔,非常富丽多彩。盒盖侧面装饰描金莲花纹,和回纹,盒盖上雕出叶子,螺钿镶嵌了黄绿色玉石,表现佛手瓣的图案,螺钿高于漆面,是经典的螺钿浮雕工法的作品,品味高贵,内蕴向佛的修行之心,独树一格。看盒内底面还装饰一只描金如意,匠心独具。

清代中后期螺钿佛手瓣式盒,左盒、右盖。盒内装饰描金如意,盒盖上表现浮雕螺钿工艺。(台北  国立故宫博物院提供)

螺钿牡丹圆盒

这平螺钿牡丹圆盒是十七、十八世纪,即明末清初的木竹漆器螺钿文具,全高3.8公分,直径13.0公分。以黑漆为底的收藏圆盒,胎体轻又薄,盒盖展现螺钿镶嵌画,宛然如一幅古典的花卉草虫画——高雅富贵的牡丹蜻蜓图,外围作一圈连续的如意形纹,象征富贵如意。

螺钿牡丹圆盒。(台北  国立故宫博物院提供)

这幅薄螺钿镶嵌而成的牡丹蜻蜓图非常细腻逼真,牡丹的枝干微曲,绽放出多朵牡丹花,有盛开的、也有含苞的;对生的掌状叶错落有致,生机盎然,牡丹花丛下岩石边簇立着朵朵圆圆小花,一派和乐融融的春天景致,引来蜻蜓与之共舞。两株牡丹木下方以细碎的螺钿表现土壤,图中的花、石、蜻蜓和土壤的颜色,各以不同的螺钿材料展现出细致的变化。

螺钿牡丹圆盒。(台北  国立故宫博物院提供)

螺钿工艺作工精细,程序繁复,先要作出胎体上的图画设计图,然后将贝壳晶莹亮彩的一面裁切、研磨成为螺钿薄片和粉粒,做为镶嵌的物件,可辅以其它如珍稀宝石、琥珀等等物件进行镶嵌。将螺钿片、粉粒嵌入事先作成的立体凹形图案内,要用漆来胶黏固定填缝,再髹光漆、平漆,磨平抛光。薄贝钿片的厚度仅仅0.1mm而已,事前必须经过软化处理,才能进行切割取样。螺钿完成平漆之后,再加上彩色,或进行饰金、饰银的工序,各有专门的工法。

螺钿花卉笔管

十七世纪明末清初时期的木竹漆器螺钿文具,螺钿花卉笔管。 (台北  国立故宫博物院提供)

这是十七世纪、明末清初的木竹漆器螺钿笔管,长18.2公分、腹径5.5公分,下方可以装上毛笔。笔管是黑漆厚螺钿,上面刻线描绘花与叶,以厚螺钿镶嵌花叶,泛着莹洁清辉,温润雅致。笔管顶部是环绕瓣式花,笔身尾端有三角形叶子,近笔头处为一圈莲瓣,笔身为二枝盘旋连枝花卉。漆笔管装饰细致的螺钿工艺,表现了高雅的工艺美和清净的心境。

在一幅康熙皇帝写字的画像中(北京故宫博物院收藏),可以看到康熙帝手中握着的笔管和图中工艺品十分相似。

《康熙帝便装写字像》,康熙帝手中握着黑漆螺钿花卉笔管。(公有领域)
十七世纪明末清初的木竹漆器螺钿文具,螺钿花卉笔管。 (台北  国立故宫博物院提供)

莳绘菊篱螺钿三层屉盒

清代的莳绘菊篱螺钿三层屉盒,长22.0公分、宽11.7公分、高10.7公分,融合了螺钿和莳绘的艺境。盒子有三层抽屉,抽屉内放置着历代书、画和玉石宝物,展现乾隆朝的文化品味和意匠。

清代 莳绘菊篱螺钿三层屉盒。(台北  国立故宫博物院提供)

盒身的黑漆上以大量金箔、螺钿表现螺钿莳绘的工艺。菊花、桔梗花和叶子昂扬画中,仔细看去,菊和篱构成一装饰单元,错落安置盒上形成装饰趣味,富有清代的装饰风格。多层次的金箔色彩和螺钿的色彩,相互辉映,亮丽精致。

清代 莳绘菊篱螺钿三层屉盒。(台北  国立故宫博物院提供)

螺钿工艺应用广泛在生活和文化层面上,内外在美纷呈,实用与绮丽兼具,展现古典风华,一件又一件的古物逸品,透露悠久的中华文化的光辉和不断的历史传承。

参注

[1] 漆是一种天然好塑料,漆的汁液经过了过滤和精制,可作成生漆和不同种类的漆,它的胶黏力、防水性、防腐性、耐热性、耐久性,超越了任何涂料,涂膜的硬度和光泽度、黏合力等都远比化学漆优秀。螺钿结合了漆,成了一对好搭档,制造出历久耐人品味的绝妙绝好的螺钿漆器工艺品。

@*

参考资料

《和光剔采——故宫藏漆》

台湾文化部《台湾大百科全书》

-点阅璀璨中华文化的亮点系列

责任编辑:王愉悦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清代康有为说北碑“笔法舒长刻入,雄奇角出,迎接不暇,实为唐宋之所无有”。北碑中的魏碑精品“龙门二十品”有什么显着的特点,为何康有为尊崇北碑的艺术?
  • 瓷器不是明代首创的,在宋代时就有了高度繁华的成就,永乐帝心爱的“瓷器三宝”有什么首创的特色吗?如何别开局面,将明瓷推上高峰?
  • 永乐时期的青花瓷,是青花瓷烧制的黄金时期,受到外邦人的喜爱。看美丽的图片来欣赏永乐青花瓷,朵朵艺术史上的奇葩,在纹饰和型式上交融外邦文化的精彩表现。
  • 顺治帝的书迹独树一格,艺术风采脱俗。先说一则《清稗类钞》记载的逸事,从其中可以看到顺治帝艺术家的特质和才华。
  • 清初三帝日理万机治国有成,且在书法上都很可观,展现了学养底蕴深厚,这些圣君对臣子的书法养成教育或表现成绩又是如何对待呢?
  • 大唐文化风华霞光远射世界各地,日本的“正仓院”正是收藏一道道大唐文化绚烂霞光的聚宝库。来看古中国最美的铜镜——平螺钿背宝镜。
  • 阿什维尔, 圣圣劳伦斯教堂
    对很多旅客而言,教堂前厅的牌子——“请保持肃静”——是多余的。多数人是嘻笑聊天地走了进去,跟在街上的骚动喧哗融一样,当他们推开中庭沉重的大门,步入教堂内部时,在这个宁静、摇曳着蜡烛倒影的圣殿中,突然间意识到了应该要轻声细语。
  • 奥古斯都堡, 洛可可, 布吕尔, Brühl, 苍鹭, 礼拜堂, 会客厅, 餐厅, 主阶梯
    从科隆(Cologne)顺着铁路南下,短短车程便能抵达布吕尔(Brühl)小镇,出了火车站,迎面而来就是经典著名的洛可可风城堡——奥古斯都堡(Augustusburg Palace)。
  • 构图
    格洛弗在网站上将三分法描述为是“有瑕疵”和“懒惰的”。尽管这个方法适用于非常简单的镜头,但是在更复杂的情境和要提高构图深度时,它就会失灵了。
  • 大瘟疫发生最令人恐惧的景象之一就是目睹人们大规模的死去,尸骨堆山,多得来不及清理,遗体不分贵贱地腐臭溃烂,悲惨景象就像人间地狱。凡是经历过大瘟疫的幸存者必然会被这些恐怖的画面深深烙印在脑海中。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