璀璨中华文化‧书法‧名家名帖

《兰亭序》异彩绝代 书法家赞天下第一行书

作者:飞鸿踏雪
唐人冯承素的《兰亭序》摹本。(公有领域)
font print 人气: 10383
【字号】    
   标签: tags: , , , ,

世人爱赏王羲之书法,宋代大书法家米芾称《兰亭序》为“天下行书第一”。孙过庭《书谱》说想学行书的人都以《兰亭序》(即《兰亭集序》)为指归,学成就是书艺超群的大匠。[1]。唐太宗爱极王羲之书法,最爱的是《兰亭序》,“夜半起,把烛学”[2];他在《晋书.王羲之传》撰辞,赞美王羲之书法为古今“尽善尽美”第一人!

王羲之的志趣和《兰亭序

元 钱选《王羲之观鹅图》。(公有领域)
元 钱选《王羲之观鹅图》。(公有领域)

王羲之出身晋朝琅琊世族,父亲是王旷,东晋权臣王敦、王导是他的伯父。《晋书》记载王羲之以骨鲠正直闻名,淡泊洒脱率性,不受世间名利拘绊。羲之自述“素自无廊庙志”,志不在名利官场在修道。朝廷公卿爱其才器,屡次征召为官,他并不为所动,授与护军将军,他还是推迁不接受。

后来扬州刺史殷浩受命劝他入朝为官,殷浩说国家正处在兴衰转替之际,“岂可以一世之存亡,必从足下从容之适?”王羲之因而放弃了从容悠游的心志,出任了护军将军,但愿“谨守时命,宣国家威德”,只是不得时机。之后,他想在宣城郡任职,不得许,转为右军将军、会稽内史。

王羲之雅好养性修道,初到浙江会稽,便有了在此了却官职的心愿。《兰亭序》就是在江南会稽的佳山佳水间写下的。当时有许多名士居住在会稽,谢安未出仕之前也住在会稽东山,还有其他文章和义气冠世的名士,都在此筑室定居,和羲之有同样的爱好。

明  李宗谟《兰亭图》。(台北 故宫博物院提供)

暮春里的三月三日是上巳节,古人在这一天有到河边洗浴禳灾的习俗,称为修禊。到了晋朝,三月三日踏青并举行曲水流觞雅宴,形成风尚。[3]晋穆帝永和九年,是王羲之最终辞官的前二年,羲之在会稽内史的任上,于上巳三月三日在会稽山阴的兰亭曲水间,举行了曲水流觞雅宴。他邀约了名士名流和自家子弟共四十一位共会,流觞赋诗,在崇山峻岭,茂林脩竹间,发抒生命情怀。让清流激湍涤荡身心,让凡俗生命融入天地。

当天与会者曲水流觞,咏物抒怀,创作的诗歌结集为《兰亭集》,王羲之当下为集作序,即声名盖世的《兰亭集序》(简称《兰亭序》)。

席间,王羲之用蚕茧纸、鼠须笔,写下了二十八行,三百二十四字的序文。《法书要录》赞叹这篇行书序文“遒媚劲健,绝代更无”。《兰亭序》的文字自然流露了王羲之平生临池、访碑所奠定的深厚功力。其文为宇宙之浩瀚作注脚,为今昔之契合而兴怀,展现了他平生“无廊庙志”的高远,跌宕遒丽的书迹随其心思流转——今昔的契合、“可待成追忆”的留恋、以及生命无常的思索反复碰撞,让人上下激荡于今昔契合的欣喜和人生无常的哀逝中。

凡人“向之所欣,俯仰之间,以为陈迹”,而人却无法超越死生契阔的循环。羲之感到人生无常之悲——“修短(*寿命)随化,终期于尽”,想到古人所说“死生亦大矣”,让他在兰亭曲水间游目骋怀之际,内心却一面萌生了“岂不痛哉”的长痛!看序中字“痛”和“悲夫”,羲之都用了重笔,“悲夫”底书本是怨也、悲也,一情三转,透露了深切感概!沉重的“悲夫”也为兰亭之集作结,留给后人什么心意?那该是羲之平素的心志,只有修道才能超越无常人生寿命随化的困境!

《兰亭序》摹本——传世的历代摹本中,一般认为最传神的唐人冯承素摹本《神龙本兰亭》。(公有领域)

《兰亭序》之美

王羲之热衷书法,自小对书法就情有独钟,学字、练字让他废寝忘食。人称王羲之“书圣”,他的书法,草、隶、八分、飞白、章、行书各体无所不工,尽善尽美。《兰亭序》缔造的境界,被历代书法家视为行书的代表作。

欣赏《兰亭序》之美,除了近看用笔和构字之美之外,还要综看字间、行间、篇章间的连结、“映带”(相互衬托照映)和布局之美、用墨之意。同时,更不能忽略文章表达的情志与书法气韵的契合。

《兰亭序》中写到相同的字时都赋予它不同的风貌,其中的“之”字就有十九种字体写法。唐代张怀瓘说王羲之书法“备精诸体,自成一家法,千变万化,得之神功”,阐释了这种变化多端境界的起源。

再从《宣和书谱》的记载,我们可以看到王羲之学书的广博:“羲之少学卫夫人书,自谓深穷,及过江游名山间,见李斯、曹喜、钟繇、梁鹄等字,又去洛见蔡邕石经,于从弟洽处复见张昶华岳碑”,可见“书圣”学书用功的深厚。

唐太宗亲在《晋书.王羲之传》中赞美王羲之的笔法点曳、文字裁成如“烟霏露结,状若断而还连;凤翥(*高飞之意,音助)龙蟠,势如斜而反直”,玩赏之下总不觉倦。“若断还连”、“势如斜而反直”是羲之行书中的一大特色。唐代书法家、书论家孙过庭说王羲之书写时,意先笔后,潇洒流落,运转自如,风格自远。[4]

王羲之《兰亭序》,意先笔后,潇洒流落,映带相系。图为局部。(公有领域)

《兰亭序》在字间、行间相互衬托、相系相映,构成笔法、章法布局的映带之美,意在笔先、暗藏法则。明代书画大家董其昌激赞为“神品”、“随手所如,皆入法则”、“古今第一”!他这样说兰亭章法:“其字皆映带而生,或小或大,随手所如,皆入法则,所以为神品也。”(*出《画禅室随笔》)“映带而生”的联系也是为什么文中“之”在十九处各具姿态的原因之一。

南宋游似丞相收藏的《兰亭序》拓本。(温文清/大纪元)

明代才子解缙也赞《兰亭序》“字既尽美,尤善布置”,“增一分太长,亏一分太短……各止其所。纵横曲折,无不如意,毫发之间,直无遗憾。”(*出《春雨杂述》)真是一丝一毫恰到好处,恰合孙过庭所言“运用尽于精熟,规矩谙于胸襟”,精熟自在,翰(*笔毫)逸神飞。

王羲之暮春时节兰亭起兴,翰逸神飞、思逸神超,事后他再写过几十次《兰亭序》,总不如初次的好。他自己觉得当时有如神助一般!

《兰亭序》气韵跌宕,展现了书、文和生命多层境的美学,影响后代以及寰宇深广,尤其是对东瀛日本诗歌、美学的影响至深。[5]品赏兰亭,“后之视今,亦犹今之视昔”——羲之欣慰生命契合的感慨也潇洒流落人间!触抚斯人“死生亦大矣”的慨叹,又岂能不深自思量,如何修道才能让生命超脱“修短随化,终期于尽”的人间定律!

《兰亭序》版本

图为欧阳询摹写的《定武兰亭》真本。(台北 故宫博物院提供)

《兰亭序》又名《兰亭集序》,作于东晋穆帝永和九年(公元353年)。蚕茧纸本,行书,纵24.5厘米,横69.9厘米。

现在人能见到的《兰亭序》是唐代及后代的摹本流传下来的,有帖本和碑本两种,真本现已经失传。唐太宗令大臣、当世的书法名家欧阳询、虞世南、褚遂良等等临摹,分赐给近臣;也命拓书人赵模等等摹制拓印本。唐人刘食束《兰亭记》说“贞观十年,乃拓十本以赐近臣。”;另外《书断列传》说:“帝命供奉拓榻(*拓)书人赵模、韩道政、冯承素、诸葛贞等四人,各榻数本,以赐皇太子、诸王、近臣。”

碑刻拓印本以《定武本兰亭》最得赞誉,这是欧阳询摹写上石所作的碑拓本。[6]当前被认为最接近真迹的是冯承素的摹本《神龙本兰亭》,这个版本是元朝郭天锡发现的,他发现帖背有唐中宗年号“神龙”两个字,因而用此命名。这些摹本、拓本广布,使得更多的人能够一睹风貌并且进行临池摹写,对唐代的书法盛世,当有不可磨灭之功。唐代孙过庭就说“右军之书,代多称习,良可据为宗匠”。

元代赵孟頫所临《兰亭序》。(公有领域)

《兰亭集序》原文

永和九年,岁在癸丑,暮春之初,会于会稽山阴之兰亭,修褉事也。群贤毕至,少长咸集。此地有崇山峻岭,茂林修竹;又有清流激湍,映带左右,引以为流觞曲水。列坐其次,虽无丝竹管弦之盛,一觞一咏,亦足以畅叙幽情。

是日也,天朗气清,惠风和畅,仰观宇宙之大,俯察品类之盛,所以极目骋怀,足以极视听之娱,信可乐也。夫人之相与,俯仰一世,或取诸懐抱,悟言一室之内;或因寄所托,放浪形骸之外。虽趋舍(*舍)万殊,静躁不同;当其欣于所遇,暂得于己,快然自足,曾不知老之将至。及其所之既倦,情随事迁,感慨系(*通“系”)之矣。向之所欣,俯仰之间,以为陈迹,犹不能不以之兴怀。况修短随化,终期于尽,古人云:“死生亦大矣”岂不痛哉!

每览昔人兴感之由,若合一契,未尝不临文嗟悼,不能喻之于怀。固知一死生为虚诞,齐彭殇为妄作。后之视今,亦犹今之视昔,悲夫!故列叙时人,录其所述,虽世殊事异,所以兴怀,其致一也。后之览者,亦将有感于斯文。

碑刻文:《兰亭序》。(赖月贵/大纪元)

注释
[1] 孙过庭《书谱》:“右军之书,代多称习,良可据为宗匠(*技艺超群的大匠),取立指归(*意旨的归向)。”
[2] 出自明代解缙《春雨杂述》。
[3]《续汉书志.第四.礼仪志上》:“是月上巳,官民皆絜于东流水上,曰洗濯,祓除去宿垢疢为大絜(*洁)。”
又,宋代吴自牧《梦粱录.卷二.三月》:“三月三日上巳之辰,曲水流觞故事,起于晋时。唐朝赐宴曲江,倾都禊饮踏青,亦是此意。”
[4]《书谱》:“右军之书,末年多妙,……志气和平,不激不历,而风规(*风格;风度品格)自远。”
[5] 请参考:《【文史】日本“令和”出典深染兰亭集序情怀》
[6] 《定武本兰亭》称为定武本,是因为书写风气在宋初流传到河北正定,正定属定武的管辖区,这碑刻在那个地方被发现了,所以就被称为《定武兰亭》。

参考资料:

《晋书.列传第五十 王羲之》
《王右军集》
《法书要录》

《书断》
《书谱》
《书断列传》
《画禅室随笔》
《春雨杂述》
《全唐文》
《宣和书谱》
《续汉书志》

@*#

-点阅【 璀璨中华文化 】的亮点系列

责任编辑:王愉悦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大都会艺术博物馆
    随着城市逐渐解封,焦点再度回到促进经济发展上,这场展览或可启发我们开拓新的商机,让我们再次成为传统工艺和古典美学的支持者。
  • 日本, 浮世绘, 葛饰北斋, 查尔斯·兰·弗利尔, 弗利尔美术馆, 美术馆
    很多人应该都看过日本浮世绘大师葛饰北斋(Katsushika Hokusai,本名中岛时太郎)的《神奈川冲浪里》(Great Wave off Kanagawa)这幅画。正如葛饰北斋在自己签名里的题字,他是一个“对绘画狂热的人”,国际交流基金(Japan Foundation)的日本艺术助理策展人弗兰克‧费尔滕斯(Frank Feltens)在电话访问中说道。
  • 我差不多每天都会去桃园市芦竹区的乡下散步,经常看到有些爱花人士在他们家的前院栽种各类花草或小灌木。
  • 拉斐尔‧圣齐奥(意大利文:Raffaello Sanzio,常简称拉丁文:Raphael ,1483-1520年)出生于意大利西北威尼斯和佛罗伦斯之间马尔凯省的一个小镇乌尔比诺,他在八岁时母亲就去世了,十一岁时又成为孤儿,受监护人的照顾。年幼时是跟随画家父亲学画,对绘画极有兴趣。后来转跟随佩鲁吉诺学习绘画。他是一位画家,也是建筑师,与达-芬奇和米开朗基罗被称为“文艺复兴三杰”。传说他的性情平和、文雅,和他的画作一样。
  • 在桃园县大溪、龙潭甚或是新竹县的关西、竹东一带,因为临近中央山脉,且都是丘陵地,地形多变,美景处处。往往此时看是一景,绕个弯却又是另一处截然不同的景色,令人目不暇给。
  • 晚上,一弯上弦月出来了,乌云在月亮四周涌动,月儿时而露脸,时而被遮掩,天空颇不宁静。
  • 大约在创作《三贤士的朝拜》的前后,达文西也在进行另一幅油画《圣‧杰洛姆》的创作,但是确切的时间、创作的背景与委托人至今不详。虽然几世纪来的学者经常为达文西作品的真伪争论不休,但这一幅却从来不曾被怀疑过。
  • 《兰亭集序神龙本》
    过去的历史能够给我们教训与参照,使人不重蹈覆辙,明心正见,洞悉宇宙的智慧与奥妙,这也是人类研读历史的诸多重要意义之一。
  • 旧皇家海军学院, Old Royal Naval College, 彩绘画厅, Painted Hall, 詹姆斯·桑希尔爵士, Sir James Thornhill, 王室
    在旧王家海军学院(Old Royal Naval College)彩绘画厅(Painted Hall)内欣赏天花板上的壁画,就好比水手们在海上仰望天际掌舵航行一般,让观者穿越时空,航行在18世纪初英国的历史之舟上。
  • 维斯教堂
    科学与思想的变革对美术的影响是巨大的。最明显的现象就是宗教主题作品在比例上呈逐步减少的趋势,包括在鼓励宗教题材创作的天主教国家里也是如此。进入十八世纪后,这一趋势在整个欧洲可谓愈演愈烈。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