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40年守护无数早产儿 医师许琼心:愿为小病人燃烧一生

文/杨蓉真

许琼心人生大半的岁月都在救援“巴掌仙子”早产儿中度过。(黄宗茂/大纪元)

许琼心人生大半的岁月都在救援“巴掌仙子”早产儿中度过。(黄宗茂/大纪元)

人气: 916
【字号】    
   标签: tags: , , , , , ,

在马偕儿童医院的新生儿病房和早产儿加护病房之间,有一条长长的甬道,许琼心在这里疾步穿行了四十年。她就这样走入一个个“巴掌仙子”的人生。

70岁的许琼心,在台湾儿科被男医师独占的年代,是马偕儿科的第一位女住院医师,也见证了台湾第一个新生儿加护病房的成立。她人生大半的岁月都在救援早产儿中度过。无数个瑟缩在保温箱里、命悬一线的“巴掌仙子”,在她的呵护下一丁一点的长大。每个早产儿和家属都昵称她为“许阿姨”。

怀一副侠义心肠 她为早产儿日夜奔波

“(女儿)小小的腿只有我的手指长,她的肺还没长,只能靠插管打氧气⋯⋯”在许琼心的传记《亲爱的医师妈妈》推荐序中,曾诞下早产儿的文晔集团营运长许文红回忆道,她看到早产女儿的那一刻,担心害怕、无助哭泣,就在那时,许琼心如同一盏明灯出现,让她安了心。

许琼心不分日夜地看护这孩子,三个月后,巴掌大的女孩终于养到足月大小。自此,许文红把这位医师视为自己生命中的贵人。

许琼心的丈夫、台北荣民总医院前副院长连江丰亦觉得太太是位了不起的女性,为了照护早产儿,“她总是用尽心神、体力与时间”他在太太的传记中叹,“她为何能如此长久付出?”

然而在最初,许琼心并不想当小儿科医生,因为在小儿科实习的经验让她觉得好像发挥不了救人的作用。早产儿的CPR经常都是由实习医师执行,在孩子快不行了的时候做CPR,最终就是开死亡证明。

但是她到基隆医院当住院医师后,这种印象改变了。她发现,按照书中学的、老师教的方法按部就班地治疗,孩子的病真的会好转!许琼心越做越有信心,并决定将新生儿医疗当作一生的志业。

或许因为天生一副侠义心肠,许琼心行医也带着女侠风范。早年从医时,面对家境不好、面黄肌瘦的孩子,她常常自掏腰包,买营养品相赠,甚至帮病患出医药费;她也曾在病人需要血液时,抽自己的血输给病人。

许琼心说,那个年代没有血库,穷人也没钱买血,她自认身体健康,所以会抽自己的血给病人。她还笑言:也曾让同事“非自愿”捐血,“我有一个病人是AB型血,而我是B型,我就叫我的好同学、好同事抽血给他。”

在基隆医院大约一年后,1975年,许琼心来到马偕医院,成为那里的第一位女住院医师,在此她开展了四十多年的小儿科医师生涯。

看似瘦小的许琼心,体内似乎蕴含着巨大能量。当时招聘她进马偕的小儿科主任黄富源对她的印象是:比男医师更有体力。她从来不喊累,即便在当主治医师第二年怀孕期间,她值大夜班时也从不睡觉。

1978年,在马偕成立新生儿加护病房(NICU)后,许琼心更忙碌了。每天早出晚归,7点30分开早会,往往一直忙到半夜12点,等到NICU每日最后一次检验报告出炉、检视过数据、做完接下来6小时的医疗照护指示后,才独自返家。

许琼心从早忙录到晚,看检验报告、下指令,让整个新生儿医疗团有效率运作。(黄宗茂/大纪元)
许琼心从早忙录到晚,看检验报告、下指令,让新生儿医疗团队有效率运作。(黄宗茂/大纪元)

在NICU期间,许琼心做过无数次“大胆”的决定,抢救下的早产儿不计其数,谈到这些孩子,许琼心眼里总是闪烁着光芒。

她在传记中回忆道,一个叫钱钱的早产儿送来医院时,只有600多克。医院一检查,发现孩子有大问题,血钾太高,造成心跳严重失常。起先,医生们给孩子做常规治疗,各种方法用遍了,结果还是没有用。孩子的情况已经极其危急,许琼心在半夜接到紧急电话,决定做一个医院从未在极低体重新生儿身上做过的事——“换血”!她迅速从家中赶到医院,并在路上做指示:让住院医师给孩子做脑部检查,并请血库洗涤红血球。钱钱的家人听说要换血,脸都吓白了。

孩子太小、血管太细,没办法用动静脉导管,许琼心就提议用鼻胃管通过脐带换血。一阵忙乱后,到清晨五点,医院外的天际渐渐明亮时,孩子的状态终于稳定了,离开了鬼门关。

除了在医院时时守护早产儿,许琼心还把私人手机号码告诉给家属。在孩子返家后,家长如有任何问题,可以随时打电话给她。许琼心说,离开医院孩子的生命还有另外一段很长的路要走,新生儿的家长很多都是新手爸妈,只要是她能做的事情,她都愿意尽量协助。也因此,很多家长在照顾孩子的过程中,是由许琼心一路相伴,“我与他们有‘革命情感’”,她笑说。

谈到自己救治过的孩子,许琼心眼里总是闪烁着光芒。图为许琼心和她的小病患。(黄宗茂/大纪元)
谈到自己救治过的孩子,许琼心眼里总是闪烁着光芒。图为许琼心和她的小病患。(黄宗茂/大纪元)

不少家长寄送卡片向许琼心表达感谢,更有家长希望她能当孩子的干妈,许琼心因此收了不少“契囝”(干儿子)。她谈到一个令自己莞尔的契囝。一位母亲从彰化风尘仆仆的来到马偕,说神明指示:孩子需要找一个强的人来压,才能照顾好。医院工作人员一听,就告诉她“医院有一个专门收干儿子的医师,你去找她”,于是找到了许琼心。

许琼心备妥米与水,买了套新衣服,按古礼前后收了5个干儿子、女儿,而这些孩子也果然健健康康长大,逢年过节都会打电话给许琼心拜年、问安,甚至结婚时在婚礼当天请许琼心坐大位。

老天爷的试炼 让她学会忍耐、生出力量

虽然成功救回无数小生命,然而在早产病房,面对死亡是一件无法避免的事。

许琼心很爱哭,每次讲到孩子离去的故事,她都会哭。但与家属一起面对死亡时,她却是一个坚强的支撑者。这不仅来自于她身为一个医生的专业、经过多次直面生死的历练,也缘自于她人生中的一场大恸。

1985年,上帝给了许琼心一个难以承受的痛苦试炼。一个假日的晚上,刚上小学一年级的女儿兰莹,突然在厕所头痛得大叫哭喊,许琼心慌忙跑过去时,兰莹已经昏迷。

经过检查发现,孩子脑部长了恶性肿瘤。兰莹动了两次手术,但术后一直昏迷不醒,只能仰赖机器维持生命。怀抱不舍与痛苦,许琼心夫妇决定放手,让孩子好走。夫妻俩抱着大哭。

而许琼心从女儿发病到死亡,只请了16天的假。

所幸,在她38岁、觉得自己已很难再生育时,上帝又奇迹般给了她一个女儿,慰藉了这对夫妻的心。

经过这一段椎心之痛后,许琼心领悟了生命的深度与力量。痛失爱女的经历,也让她学会忍耐悲痛,并更能帮助那些同样失去孩子的父母。她用从上帝那里得到的安慰,来告诉那些父母:失去孩子,不是故事的结束。

一些有相同经历的家属,写信感谢许琼心的安慰与陪伴,并请她放心,说他们已经逐渐变得坚强:虽然会用力的哭,但哭完会做该做的事。

数十年短发和心志不变 她退而不休继续传承

为了更节省时间,投入更多心力照顾小小孩,每天许琼心梳着数十年不变的及肩带卷的短发、用同样的化妆品。她会找固定的发型师,告诉他:“你不要给我变发型,变了我会很麻烦,最好让我没梳头出门也还可以维持好看。”她认为外在的变动更是越少越好,“化妆品也是,都是等快用光了,叫我先生去买一样的东西。”

不光打理自己的时间越短越好,每日穿梭在诊间、新生儿病房与早产儿加护病房时,她总是快步疾走,速度快到一般年轻人都不易追上。问她为何如此匆忙,她说:这是她的运动,她要维持健康,才能更好的照顾病人。

如今,年逾七旬的许琼心已经退休。不过,她每天依然神采奕奕的到马偕医院,有门诊的时候看诊,没门诊的时候则向年轻医师传授经验,直到晚上8、9点才离开医院。

每天无论到哪里,最终总是回到医院,她总是要再巡视一番,才能放心离开。

问她退休后有什么规划,她不想游山玩水,也不想悠闲度日,就是希望:只要医院还有足够的空间让她看诊,而且身体状况还可以的情况下,她就继续看。如果医院不让看诊了,她也会到基金会去帮忙。

“我若离开医院,我可以当义工,也可以当家长团体的指导,很多家长都是新手父母,隔行如隔山,有的知识水准很高,可是碰到孩子的问题,就很需要帮忙。”许琼心说,“我想我可以在这方面做一些付出,这对我来讲是举手之劳。”

四十年来,许琼心看过的孩童不计其数,但她总能叫出孩子们的名字,说出他们的状况,一些其它医院遇到的棘手问题,到她这里往往可以得到解答。

她谈到前一日的门诊病人,一个8岁的孩子,大约有半年的时间经常头晕,到多家医院看了各科医生,却都没有结果,最终来给许琼心诊治。许琼心判断孩子有呼吸道问题,决定照X光,结果发现孩子是腺样体肥大,严重到整个呼吸道几乎堵住。然而,在这半年期间,孩子看过耳鼻喉科,也服用过治头晕的药,却没有医师思考要给孩子照X光。

“经验能够做出不一样的判断。”许琼心表示,自己会很认真的去思考患者的问题,头晕不是只开治头晕的药,而是要探究症状的原因,而且当问题无法解决时,她会到处寻求协助。犹如新生儿科“活百科”的她,知道经验传承的重要,而过去受过她指导的学生,很多人写卡片感谢她的“魔鬼训练”,以及对他们日后行医的帮助。

过去受过她指导的学生,很多人写卡片感谢她的“魔鬼训练”。(杨蓉真/大纪元)
过去受过她指导的学生,很多人写卡片感谢她的“魔鬼训练”。(杨蓉真/大纪元)

采访当天,许琼心刚从楼梯间出来,便遇上戴着口罩、在电梯间静候听力检查的一对祖孙,她旋即叫出孩子的名字,并走上前关心他的状况,“还有库库嗽(台语咳嗽之意)吗?”“今天有贴纸吗?我每次都给你很大张的贴纸,对不对?都给你几张?”孩子用小手比了一个“四”。许琼心立刻赞许他越来越棒了,并且仔细地叮嘱他要戴口罩,看到其他小朋友咳嗽要快跑,以免被传染。而这只是她看过的无数个案中的一个。

许琼心学医,也许是源于母亲“女孩子就要学医”的一句话,但更深层的缘由或许是她内在助人的渴望。“我从小就向往能够像史怀哲医生或是一些传教士,到偏远的地方去行医,救助贫病的人。我崇拜他们,羡慕他们有能力。所以我自我期许:要帮身边所有有困难的人。”许琼心说道。

许琼心小档案

现任:
● 马偕儿童医院兼任主治医师
● 台湾新生儿科医学会理事长
● 台湾早产儿基金会董事
曾任:
● 马偕儿童医院资深主治医师

· 出生时仅0.27公斤 世界最袖珍男宝宝出院回家

· 小孩“W坐姿” 当心影响发育 损伤髋关节

· 35岁患乳癌 3次化疗无效 铵铵:为家人就该努力

责任编辑:李清风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