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被辞职成话题 罗家聪:反映意识形态之战

香港中资企业自由收窄 林郑将香港经济政治化

交通银行香港分行前首席经济及策略师罗家聪12月4日接受《大纪元时报》专访时坦言,自己被辞职登上外媒头条,反映出共产主义和资本主义意识形态之战。图为2018年6月罗家聪资料照。(蔡雯文/大纪元)
人气: 3536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9年12月05日讯】(大纪元记者梁珍香港报导)反送中运动近半年,虽金融界一向政治冷感,但寒蝉效应已不断蔓延。有港版“末日博士”之称的交通银行(香港)前首席经济师罗家聪,因日前接受外媒采访大爆辞职内幕,一夜间成为焦点。他12月4日接受《大纪元时报》专访时坦言,自己被辞职登上外媒头条,反映出共产主义和资本主义意识形态之战。面对中资言论进一步收紧,他强调,所谓“君子爱财,取之有道”,自己不愿意屈服,惟有离开。

自嘲“读过两本书”的罗家聪,拥有城市大学哲学博士、中文大学理学硕士和香港大学经济系硕士学位,在交通银行一做14年,由财资分析师做到首席经济师一职。因擅长数据分析,加上2008年金融海啸唱淡股市,以及多次看淡楼市,故有“末日博士”之称,在行业有一定地位。

今年10月他突然辞职,日前接受英国《金融时报》专访首次大爆辞职内幕,指因资方认为“港人不适合代表中资发言”,也反映中资行“逐步清除聘用港人甚至本地青年”的策略转变。

大陆人取代港人 自由再收窄

目前待业在家的罗家聪12月4日接受《大纪元时报》专访说,自己“被辞职”受到外媒关注,相信是因受大环境影响,也反映出共产主义和资本主义两大阵营的意识形态之战。

他指,以前共产阵营一个个倒塌,只剩下中国。中国过去几年“大国崛起”,西方开始警觉。外资从大陆撤走资金、搬厂,“不用你这个世界工厂”,到中美贸易战开打,也都是意识形态之战。“香港代表资本主义阵营,大陆则是共产主义阵营,双方斗争可以持续很久。大家理念、意识形态不同。”

在这种情况下,香港国际金融中心已经慢慢被大陆化,“大陆人的比例越来越多,香港人的比例越来越少,这个现象一路都是的,渐进式的变化。”另一方面,则是每逢社会动荡,言论空间不断缩小,“你可以写出来、说出来的范围,你可以坐的那些位置,现在变成不行,越来越多的不行,这样情况下你就变得没办法做,那就慢慢地变成上班在办公室坐着出粮,等收工这样,这个没有什么意思。”

至于是自己走还是公司炒?罗家聪没有直接回答,说如公司炒人,要赔钱给员工。自己辞职马上走人,“我是不用赔钱的”,暗示是自己主动要求离开。

反送中话题成评论禁忌

为何在中资银行做了14年,最终也要走人?是否因触犯某些禁忌,政治不正确?罗家聪有些无奈:“我写经济、写市,有什么政治不正确,如你写经济写市都越写越政治不正确,即是个圈一路地缩小。就是在我来说,你纯粹是写经济、写市,我跟住数据、我认识的理论照说,如这样出来都不行的时候,那你那个可以做事的圈是越来越窄。”

5年前雨伞运动时期尚且有些言论空间,但罗家聪表示,这次反送中运动,整个行业都噤声,不能评论。他自己的文章也不提这些,“如果你不信去Google(搜索)一下,初期有些是他漏了网,后来他全部封锁了。”

罗家聪接受《金融时报》访问时曾举了两个例子,一是交银管理层对他有一次在电台上发言尤其不满。他在电台接受访问时说,2003年的萨斯疫情对香港经济所造成的打击,比起现在的示威浪潮还要严重。他说,他的评论被视为与北京力撑的特首林郑大唱反调,林郑经常强调,当今示威活动比雨伞运动对香港经济有更大的打击。

另外,他曾经将一条网上文章的连接链转发给其他同业而遭到交银上层训斥,该文章内容被交银管理层认为是对政府的批评。

他澄清该文章只是一篇涉及“金融债券”内容,而且是内部分享,并没对外发布,也被管理层认为有问题。“这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明明这篇(文章)不是我写的,当然不代表我的观点,但是看到有些东西值得去看,我给大家看了。如果说有问题,我可以去争辩,但我没有选择这样做。”

至于和官方不同调,他举例,现在官方要唱衰香港经济,将事件政治化,但他看法不同,“比起98、08年汇率危机,股市股灾,楼灾来说,那些是严重得多。我是基于数据,现在经济看起来并不太差。失业率还没到3%,市(道)正在上升,楼价不用再跌。”他又指,即使政府内部对经济的看法也是很奇怪,“充满矛盾”。

中资设党委 极高层非本行

有没有后悔进中资银行?罗家聪表示,“谈不上后悔不后悔,当时找工作时只有他们请我,就入职,不知道的,就试一下吧。”中资企业早几年靠高价挖角,这几年大陆经济下滑,中资生意难做,中资银行股价不断下跌也可反映此点。

最早中资入香港市场时,还特意请港人做较高职位,想要包装成港资,现在经济不景气之下,加上大陆言论不断收窄,现已逐渐将港人换成大陆人,“没有钱赚时就很难发那么高工资。那找大陆人来做,好处是(工资)就可便宜很多。假如是党员,跟香港价钱差很远。”

在香港过去几个月的抗争中,中资的交通银行成了“被装修”对象。(余天佑/大纪元)

中资企业内部也很复杂。他指,最高层、握有领导权的人,“他根本可能就不是做这一行的。也就是搞个党委来,这是很时兴的,他不是这一行的,就是摆在这里来监控你,这些情况很普遍。”

有人在中资企业工作选择沉默或忍耐,但罗家聪最终选择离开。他坦言:“我想这是个人性格问题,就是我上一辈人教导的:君子爱财,取之有道。在香港来说,失业率不高,谋生有很多方法,每个人有自己的生存模式。”

自嘲“读过一些书”的他接着说,“象牙塔里也有很多学棍,他都可以说或做一些很禽兽的事,但我做不出来。我们小时候有学中国文化,人禽之别是懂得区分的。有些很基本的事不可能混淆是非的,指鹿为马、黑白颠倒的事做不出来。”

“我们是用事实,按数据去讲话。如果一个自称国际金融中心的地方都居然做不出来,你觉得是不是很奇怪、很离谱、很讽刺的一个事情吗?你出来讲话,虽然说一家公司、一个棋子那么一回事,但是你出来讲话,有一个社会责任在那里。有些事情你明明知道的,你不要硬是假装不知道,或者明知是这样的,硬说不是。我觉得这是非常重要的。”

民主党主席胡志伟:港人需谨守核心价值

对于罗家聪被辞职,美国威斯康星大学密尔沃基分校经济学硕士、民主党主席胡志伟表示,也有关注此新闻。他相信,罗家聪从中资银行离职“有些无可奈何”,而香港市场有6成都是大陆企业,经济影响“绝对不简单”。

胡志伟寄望香港人紧守香港这片土地,珍惜其核心价值。(宋碧龙/大纪元)

他认为,从此事可看出,香港人需要自救,这也就是这场持续半年抗争运动继续的原因。“我们因为坚持,所以才有希望,我们并不是因为看到有希望,才去坚持。坚持的过程上是需要付出不同的代价的。我寄望香港人都要帮忙去谨守这片土地上面的、我们大家都十分珍惜的核心价值。”#◇

责任编辑:连书华

评论
2019-12-05 5:36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