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王友群:“香港人权法”有助香港国际地位

川普总统签署,香港人权和自由法案成为法律(新唐人合成)

人气: 806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9年12月07日讯】11月27日,美国总统川普签署《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中共立即炸了锅,“强烈抗议”、“坚决反对”等都跑出来了。

12月3日,香港特首林郑月娥称,美国实施“香港人权法”,制造了一个“不稳定”的环境,可能影响香港国际金融中心的商业信心。香港在采访、集会、游行、示威、宗教等多方面都享有自由,美国“没有必要和理据”搞这么个法案来。

果真如此吗?

香港是一个国际化的大都市。1984年中共在《中英联合声明》中承诺,在香港实行 “一国两制”50年不变。也就是香港实行资本主义制度50年不变。今年6月香港反送中运动爆发之前的事,这里就不提了,单说这半年,香港政治体制中的行政、立法、司法,还是三权分立吗?根本就不是。“三权”中,只有行政权中的警权,一家独大,警权不受制约。

作为香港警队的上级领导,香港政务司司长张建宗就7.21元朗恐怖袭击说了几句人话,对“暴徒”(实际是黑社会分子)狂打香港市民进行谴责,对警方的处理手法,向市民道歉,竟然受到警察员佐级协会主席林志伟“最严厉谴责”。时任香港警务处长卢伟聪竟带领4个警察协会的代表,跑到张建宗的办公室兴师问罪。从此,张建宗再不敢批评香港警队,林郑月娥更是不敢说香港警队半个“不”字!从此,香港警队牛气冲天,谁也惹不起,作起恶来,用德国战地记者伦泽的话说,比恐怖组织伊斯兰国还可怕!

请问林郑月娥,纽约、伦敦、东京、新加坡,这4个实行资本主义制度的国际金融中心,有一个是“警权至上”的吗?

6个月来,香港黑警滥抓人,往死里打人,在没生命危险时近距离开枪杀人,打瞎印尼女记者的眼睛,围殴老人、孕妇和小孩,往和平集会的人群中间发射催泪弹,放纵黑社会分子殴打市民,性侵女学生等暴行,成为香港人,国际社会一切有良知的人,最痛恨的事。

有网民在全球最大请愿网站change.org上发起联署,指控香港警察犯侵略罪、战争罪和反人类罪,请求海牙国际常设仲裁法院(Permanent Court of Arbitration, PCA)调查港警暴行。截至11月21日晚,联署人超过56万,高于PCA受理请愿的50万个联署要求。

细心的香港网友将“警察滥权实录”资料库上线。其中,纪录了1400多件警察滥权个案,涵盖13个范畴:休班时言行不当类,勾结与包庇黑势力类,妨碍司法公正类,性暴力类,恐吓威胁等言语暴力类,拒绝出示委任证类,插装(给非本人持有的装备)嫁祸抗争者类,攻击记者及妨碍新闻自由类,攻击医护及阻挠救伤类,滥用肢体暴力类,滥用警权类,与中共势力合作类,违规使用武器类。

请问林郑月娥:纽约、伦敦、东京、新加坡,有一个发生过如此严重践踏人权、令千夫所指、万民痛骂的警暴事件吗?

至今为止,香港警方已抓捕近6000人,最小的仅11岁。至11月27日,香港投诉警察课收到1200多起投诉。至今为止,没有一个黑警因严重侵犯人权被抓,更不要说受到法律制裁了。

请问林郑月娥:在香港,人权何在?法治何在?

在任何一个国际金融中心,出了如此严重的警暴,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进行客观、公正的调查,是一件很正常的事。从6月12日起,香港各界,包括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巴切莱特,一再呼吁港府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调查警暴,但是,港府一直拒绝。

请问林郑月娥:为什么不敢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

9月12日晚,路透社发表林郑月娥8月底一次闭门谈话的完整文字记录,以及未公开的录音。林郑月娥说:“除3万警力外,我们什么都没有”,“这意味着我们做任何事都必须充分考虑警方的看法和反应,给予他们一些以前不能给予的权力”。

什么是“以前不能给予的权力”?

从半年来林郑月娥从来不敢谴责黑警暴行,可以清楚看出:这些权力就是黑警滥暴的权力,就是黑警滥暴之后不受追究的权力,就是只许黑警杀人,不许百姓点灯的权力,就是把香港推向有史以来人权状况最差时期的权力,就是让香港从一个国际金融中心,变成比侵华日军占领时还暴肆的荒蛮之地的权力。

香港变成今天这个样子,谁之过?是美国吗?

11月22日,美国总统川普接受福克斯电视台采访时说:“如果不是我,香港将在14分钟内消失殆尽,将有数千人被杀害,根本看不到任何(所谓的)暴动。”

如果不是美国总统川普强有力的干预,香港早就血流成河了,香港早就彻底失去国际金融中心地位了。

巨难之时,为什么那么多香港人向美国救助?为什么川普签署《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之后10万人聚集爱丁堡广场向川普表达衷心的感谢?不是因为川普“搞乱”香港,而是川普作为全世界最强大国家的元首,整个自由世界的领袖,力挽狂澜,拯救了香港。

内因是万事万物发展变化的根本原因。香港变成今天这个样子,在香港,第一个要负责人的就是特首林郑月娥。

林郑月娥在8月底的一次闭门谈话中说:“作为行政长官,在香港引发这场浩劫大难,是不可原谅的,真的不可原谅。如果我能选择,首先我会选择辞职,以下台致以深刻歉意。但是,我(身不由己)请求你们原谅。”这是一句真话。

作为香港的主政者,香港出了大问题,没有任何理由怪美国,怪香港抗争者,怪香港首富李嘉诚,怪6.16上街的200万香港人。千错,万错,第一错,错在林郑月娥。真正让香港不稳定的,真正让海内外投资没信心的,真正影响香港国际金融地位的,不是别人,正是林郑月娥。

但是,平心而论,也不能全怪林郑月娥,正如她自己说的,她想辞职,可是,她连辞职的自由也没有。她只不过是中共的一个傀儡而已。

那么,请问林郑月娥:纽约市长、伦敦市长、东京市长、新加坡市长,他们辞职的自由也没有吗?林郑月娥连辞职的自由都没有,香港还是“一国两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吗?说中共严重侵蚀香港的自治与自由,冤枉中共了吗?香港人奋起抗争,维护他们1997年以前就得到的自由、法治、人权,何错之有?他们希望有“双真普选”,能够一人一票选出真正代表700万香港人,而不是做中共傀儡的香港市长,何错之有?

《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就是要敦促中共兑现它35年前向全世界作出的在香港实行“一国两制”的承诺,就是要让香港特首有“引咎辞职”的自由,让香港特首有制约警权的自治权。香港特首不敢管香港警察,那还能叫“高度自治”吗?香港特首不敢管香港警察,香港人的采访、集会、游行、示威、宗教自由,能有保障吗?

香港黑警制造了大量骇人听闻的暴乱,香港人穷尽一切和平手段制止“警暴”与“警乱”,但是,没有用;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巴切莱特明确要求港府独立、公正调查警暴,也没有用;美国总统川普多次要求中方“人道地”处理好香港事务,人们看到的却是,港警越来越“不人道”;美国国会两党议员强烈谴责香港警暴,警暴却愈演愈烈。到11月,竟然发展到用3800枚催泪弹狂射香港中文大学和理工大学的地步。学术殿堂变战场,浓烟滚滚,火光冲天。

请问林郑月娥:纽约、伦敦、东京、新加坡,这4个城市中,哪一个的警察有香港警察这么野蛮?翻遍古今中外的历史,全世界有第二个国家和地区的警察,有香港警察这么疯狂地攻打大学校园的?

本来,美国参议院没有打算那么快通过《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但是,香港警察肆无忌惮的暴行,令美国参议院两党议员实在看不下去,实在忍无可忍了。他们强烈感受到,如果再不站出来主持正义,接下来,就是“六四”天安门屠杀将在香港重演。在这个紧要关头,他们以最快的速度通过了这个法案。美国总统川普赶在感恩节前,签署了这个法案。

从某种意义上说,正是这个法案,再次让香港免受血光之灾,再次拯救香港人于水火。

为什么中共对《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暴跳如雷?关键原因在于:美国将对在香港侵犯人权的港府官员和中共官员实施制裁,制裁措施包括拒绝发给入境美国的签证,冻结其在美国的资产等。港府官员和中共官员中,许多人的老婆、孩子都在美国,他们在美国有存款、房产、股票、基金、公司等,他们怕美国断他们的退路与财路。

《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为香港人提供了一把遮风避雨的保护伞。其最重要的作用,是不许中共在香港胡来,不许中共利用黑警欺压香港人,不许中共在剥夺港人自由的同时,把香港变成它的摇钱树,而是要维护香港的国际金融中心地位不变,使香港人与纽约人、伦敦人、东京人、新加坡人一样,每个人都拥有“免于恐惧的自由”。

美国是一个“上帝之下的国度”。香港与“上帝之下的国度”——美国站在一起,对香港的国际金融中心地位是一个巨大的帮助和保障。

责任编辑:高义

评论
2019-12-07 11:43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