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清明引(135) 东流水-大疫横行4

作者:云简
中药 (fotolia)

中药 (fotolia)

  人气: 180
【字号】    
   标签: tags: , ,

第一章 大疫横行(4)

那院子虽然年久失修,破败不堪,好在窗瓦都是好的,勉强可以住人。小翠儿道:“看好了,咱们走吧。”说话要跑,却被金海捉住,推到门口:“打开门看看。”

“我不敢。”小翠儿哭道,金海捡了个乐子,道:“看你下回还敢不敢吓唬少爷我。”

“小翠儿不敢,再也不敢了。”小翠儿捉着双耳求饶。

“嗯嗯。”金海满意地点点头。

二人将欲离开之际,忽听屋里传来声响。“什么东西。”小翠儿吓得寒毛直立,躲在金海身后。金海也是吓了一跳,勉力镇定,道:“无事、无事。”说话间,便是一脚,将房门踢开。老木门吱呦两声,静止不动了。

“走,去看看。”金海攥着小翠儿衣袖壮胆,二人走进屋里。除了光线昏暗,桌椅许久未擦之外,也无甚奇异之处。方欲离开,又听一声清脆。

“什么声音?”金海小声道。

小翠儿悄声道:“好像,好像是碗碎的声音。”

静寂之间,忽听一声叹息,吓得小翠儿撒腿要跑,却被金海捉住,扮了个鬼脸,登时大叫一声,双腿一软,落在地上,面如纸白。终于反应过来是金海吓人,好不生气,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全蹭在金海身上。金海不以为意,便往卧房走去,果然见到床上躺着一个人,发丝散乱,面色惨白,立时吓了一跳,退后两步。

小翠儿眼尖,登时认出是谁,唤了一声“朱丹姐姐”,扑将上去。眼见其孤身一人,凄楚可怜,忍不住泪如雨下。金海不可置信,帕子掩住口鼻,走近床边,定睛一看,果然是朱丹。

“朱丹姐姐?你怎会在这里?”小翠儿哭道。朱丹捉住小翠儿双手,泪如雨下:“小翠儿,你……你来看我,真好。”

小翠儿握住她手,道:“朱丹姐姐,可好些了?”

朱丹眉心一皱,帕子掩口,闷咳不止,小翠儿忙帮她舒背,冷不防袖子一闪,露出下面皮肤,均是黑紫一片,小翠儿登时大惊,捉住胳膊一看,道:“朱丹姐姐,怎会这样?郎中不是来过,也服了汤药么?”

朱丹抚着胸口,道:“哪里来的汤药,下人知道那是洛阳纸贵,便……便都拿了出去,卖钱……咳咳……”

“什么?!”小翠儿、金海对视一眼,皆是大惊。

朱丹道:“这府里上下,上到老爷,下到杂役,都是盯着钱的。我现下落魄在此,谁人还来照看。”

小翠儿急道:“楚姐姐,楚姐姐怎生不管你呢?”

朱丹道:“早先来了两次,后来老爷怕她也染上,无人帮衬,便叫下人看着,不让来了。”

“可那下人也不送药?好大的胆子。”金海终于吐出一句话来。

朱丹眼中晶莹,嘴角牵动,微微笑着,道:“少爷,你虽无甚才华,心眼儿到底不是坏的。不比那府中之人……咳……怕染了病,别说汤药,我已两日未进食了。”

二人听罢,皆泪如雨下,小翠儿道:“这便给朱丹姐姐做珍珠圆子来。”便要离开,却被朱丹死死拉住,道:“别去……莫叫人知道你俩来看过我。回去之后,赶紧饮了汤药,无事别出门见人,以防……以防染病。”

金海环顾四周,见有个茶壶,便倒了杯水,送与朱丹饮。她甫饮罢,眼中落下泪来,喘了口气,道:“我在此等死几日,总算想明白了,什么穿金戴银,富贵荣华,都是身外之物……咳……人死如灯灭,谁人不是乱坟岗上一抔黄土……我自幼养在金府,生平小心翼翼,没作甚坏事,可也没做甚好事,死了也落个干净……幸而老天怜见,教你两个遇上,只想着每年清明寒食,一杯薄酒,几片冥铂,姐姐……姐姐也便瞑目了。”

小翠儿哭道:“朱丹姐姐莫要胡说,这便端了汤药来。”说话间,已是泣不成声。

朱丹眉心一皱,道:“不必了,自己的身子自己知晓……只苦了你二人,还在金府。好妹妹,日、日后,莫要步上楚姐姐后尘……”朱丹看着小翠儿,一动不动,落下一泓清泪,眼睛失了神。“朱丹姐姐、姐姐……朱姐姐,莫要吓我……”小翠儿使劲摇着朱丹,其人双眼难闭,一动不动,嘴角流下一行黑血。

“啊!”小翠儿大骇。怎生料想得到,自小跟着的小姐姐,走得如此草率,令人猝不及防。愕然之际,惊得说不出话来,眼泪止不住簌簌而落。一旁金海,亦哭泣不止。

小翠儿慢慢阖上朱丹双眼,对金海道:“少爷,咱们赶紧回去吧,免、免教人发现。”金海揉着眼睛,道:“那、那她怎办?”

小翠儿道:“回去后,我自会提醒楚姐姐来料理后事。少爷,你莫红着眼睛,教人发现。”忽地再忍不住,落下一滴泪,心痛不已,两人抱头痛哭一阵,方才作罢,双双离去。

****************************

是夜。

金府,楚淮阳正向金山禀报状况:“六部的各位尚书大人,皆已送了药草。吏部侍郎达清不肯受,咒骂一阵,扔了出来。”

金山摇着太师椅:“他说什么?”

楚淮阳道:“他说金府是发国难财,有违人伦,必遭天谴。”

“哼。”金山收起扇子,起身道:“便等其日后染了病,再来跪着相求。还有呢?”说罢,端起茶碗来饮。

楚淮阳道:“日前得罪了府上的几位,便都没有卖给药材。”

“嗯。”金山点了点头,道:“愿意给府上办事的,还得留着;不愿意的,留着也没用。”

“是。”楚淮阳道。

金山见其不走,斜眼道:“还有何事?”

楚淮阳道:“侍候少爷的丫头朱丹,昨日死了。”

金山拿起水烟袋,道:“烧了干净,免得传给别人,你看着办吧。”顿时又陷入一片云雾缭绕。

楚淮阳告退。

莅日。

楚淮阳着令在西苑火化朱丹:“三炷冷香,几道小菜,一杯薄酒,黄泉路上,妹妹仔细脚步,莫再磕绊。”说话间,洒下一壶清酒,几滴珠泪。

楚淮阳祭奠完毕,转身示意点火。

“楚姐姐,你怎生如此心狠?”

楚淮阳回头一看,便是小翠儿和金海一同前来,转身抹抹眼睛,又道:“怎带着少爷来此,速速回去。”

小翠儿捉住她胳膊,道:“常言说,火化的便是魂飞魄散,楚姐姐,你怎生如此心狠?”楚淮阳默然不语,暗垂珠泪。杂役拉开二人,道:“太医院说了,疫病死的只能烧,埋了怕传染。我们也是没办法,姑娘还是回去吧。”说罢,火把扬天,香魂归土。

小翠儿泣涕不已,金海亦抹着眼睛。楚淮阳一言不发,转身离去。(本章完,全文待续)

点阅【天地清明引】系列文章。

责任编辑:杨丽海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