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十字路口】台大选有中共干预 内有6大隐忧

2020总统大选解读,外有中共干预 内有六大隐忧 台湾选民要慎防

人气: 2192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9年12月09日讯】大家好,我是唐浩,今天都好吗?

今天要来跟大家聊聊台湾的2020年总统大选,因为再过一个月,台湾的大选投票日就到了,三组总统候选人以及大批的立法委员候选人也都展开最后的全力冲刺。当然啦,中共也在冲刺,忙着介入台湾选举。

不过,今天我们要跟大家聊的重点不是中共,而是要聊聊我个人对台湾选举观察到的一些隐忧,是台湾社会的内部隐忧。因为我发现,这些隐忧长期积累下来,已经对台湾的民主体制与自由社会带来不利的影响,所以觉得有必要跟大家聊聊。

台2020总统大选 6大隐忧

这些隐忧,至少有6项:

隐忧一:政治光谱两极化 中立批判空间渐消失

我想不只是台湾,可能全世界很多华人都知道,台湾的政治圈,传统上分为“蓝绿”两大阵营,也就是国民党、民进党与其它立场接近的小党,构成了台湾的政治版图。

以前,除了蓝绿阵营之外,台湾还是有不少的所谓“中间选民”,也就是没有特定政党倾向,投票是“看人不看党”的选民族群,那时候社会上也有比较多一些立场比较中立、或者独立的媒体。

但是,最近几年来,这种中立的言论空间似乎越来越狭窄,社会上的政治光谱也越来越两极化,对立性也越来越强烈。结果,越来越多人是用“非蓝即绿”、“非绿即蓝”的有色眼镜与二分法来看世界。

比方说,如果有人批评泛蓝阵营,就把这个人归类是泛绿的人;如果有人批评泛绿,就把他定性是泛蓝的人,用政治色彩来否定他的言论,怀疑他的言论是有政治动机的,而不是去看他说的到底是对还是不对。

这种现象,让社会上的中立言论或者第三方言论越来越难立足。比方说,大家知道我们节目经常揭露中共的威胁与统战,结果就有人留言说我们是“1450”。我查了网络之后,才知道原来“1450”是指民进党的网军;另外,我们在节目里曾经用了“中国大陆”这个词,结果就有人说我们是“统派”。

看到这个现象,我也只能觉得很无奈,似乎只要有一句话、一个词是不符合某个阵营的“政治正确”,就会马上被扣上“我们是另一个阵营”的帽子。其实,这种泛政治化的二分法,不但不利于公民社会与媒体去监督政府、批判权力或者监督任何政治势力,而且很容易抹杀了监视中共、对抗中共渗透的力量。

比方说,有人批评中共,只要赶紧把他扣上“台独”或者“1450”的政治帽子,整个焦点就从“中共颠覆台湾”被转移到“蓝绿政治争斗”,中共就这样悄悄走后门逃脱了。

而且,这种高度两极化,不只会让整个社会失去多元化的言论立场与监督能力,更不利的风险是,这种两极化可能会被有心人扩大操作,变成“二元对立”的敌视与分裂,会让台湾社会更容易被中共乘虚而入,煽风点火,制造仇恨,从而陷入长期的内部斗争与动荡。这是第一个隐忧。

隐忧二:情绪导向投票增加 负面选战蔓延

过去10年来,我听到许多台湾朋友说,他们投票给A候选人,不是因为A比较好,而是因为B候选人太烂。

换句话说,有些人投票时不是理性地去思考哪个候选人比较好、他当选可能对国家社会有好处;而是因为情绪上不喜欢某个人,从而把票投给另外一个人。

当然,民主政治就是这样,你不喜欢谁就可以把他换下来。但是,这种情绪导向的投票方式,也促使越来越多候选人或者选举公关公司采取“负面选战”的战术。

什么意思呢?就是候选人不是去表现自己的优点、去提出选民认同的政见来正面地争取选票,反而是不断地攻击其他候选人,制造选民对他人的反感与厌恶,从而促使选民把票投到我的身上来。

简单一句话,负面选战会让大家不是把自己变得更好,而是设法把别人变得更糟。这种“向下比烂”的风气,长期下来,很难让台湾的民主选举向上提升,也可能会埋没真正有才干的公仆人才。

隐忧三:对中共了解不足 长期缺乏警戒

我认为,对中共了解不足,应该是台湾当前最大的公共危机。虽然中共一直是台湾的最大敌人,台湾也长年遭受着中共的文攻武吓,但是随着台湾社会的新陈代谢,现在许多人对于中共的历史、中共的本质、中共对中国人的迫害以及中共对海外社会的渗透颠覆等等,了解得相当有限。

甚至还有不少台湾民众还没分清“中国不等于中共”,不晓得中共有着“邪、骗、煽、斗、抢、痞、间、灭、控”九大基因,从而把中共政权当成是和自由社会一样的正常政府来看待了。

所以,台湾社会长年缺乏对中共的警戒与防范,因此造成现在中共对台湾社会已经几乎是全方位渗透,许多红色代理人、红色代理商也都在最近纷纷亮相现形,对台湾构成严重威胁。

隐忧四:呼口号、开支票 政绩政策边缘化

“选贤与能”,是台湾政治界经常说的一句话,意思是要选出贤能的人才,来为大家服务、为社会做事。

但是,最近台湾政坛出现一种“哗众取宠”、“以虚掩实”的选战风气,有些候选人不是拿出优异、可行的政见来争取选民,而是创造五花八门的新奇口号,开出天花乱坠的选举支票,语不惊人死不休,借此来吸引选民注意,创造网路讨论的声量。

另外,候选人的政见与他过去的政绩,也越来越被忽视,越来越被边缘化。特别是许多媒体往往侧重在追逐候选人的惊奇口号或惊人之语,忽视了选举应该关注公共政策和民生福祉的本质,也因此误导了社会大众的视线,去追着口号走。

但是,别忘了,选举是要选领导人才,不是选广告人才;选举是要找出有能力的人来为大家解决问题,不是找没有能力的人来为大家制造更多问题。所以这种忽视政策、忽视政绩的选举怪象,也成为台湾越来越鲜明的隐忧。

隐忧五:台湾民众自我低估 忽视最可贵资产

大家知道,现在中国的经济规模、都市发展等等建设,都比台湾高出许多,的确如此。有些台湾民众可能因此觉得,台湾比不上中国大陆,很难跟中国竞争。

但其实,这种自我低估,其实有点看错了重点。因为台湾真正的优势以及最可贵的资产,并不是表面的技术建设或物质生活,而是有钱都买不到的自由、人权与法治。这些普世价值,在中国有多少钱都买不到。

很多来到美国的中国朋友常跟我说,他们觉得台湾人有点太没自信,忘了台湾最有价值的资产是什么,忘了台湾跟大陆相比,最可贵的实力是什么?就是自由与民主,这是大陆民众想要却要不来的。

所以他们才会离乡背井来到美国,所以才会有这么多中共的政商权贵都想方设法要搬到美国或者其它自由国家。因为你再有钱,没有自由,就没有保障,说不定哪天你的财产就被中共没收了呢。他们甚至觉得,台湾人是不是有点不够珍惜自由与民主、身在福中不知福呢?

而且,现在有不少亲共政客,利用这一点在钻空子,他们打着“两岸经济牌”、“台湾发大财”或者所谓的“两岸和平红利”来吸引选民投票给他们,说这样中共会给台湾更多的经济发展机遇,让大家都赚钱。

但是,这些红利、这些好处,是不是用牺牲台湾的自由、人权去交换的?这些红利能够给台湾多长时间?这些红利是真的让台湾“全民共享”呢,还是只有少数的权贵买办或者红色代理人能够得利?失去自由的台湾、一国两制的台湾又会变成什么样?中共之前也用类似的手法对待香港,现在香港变成什么样?大家不妨好好想想。

隐忧六:政客与公关精英主导 政治“再封建化”

大家知道,民主政治顾名思义,是以人民为主体的政治制度,是由多数人民来集体做决定的体制。

但是,近年来台湾的政治与选举,越来越经常是由少数政治人物与媒体精英、或者选举公关精英在主导、在操作。他们不是认真倾听选民的意见与声音,来提出解决选民问题、改善公共生活的政见,而是通过各式各样的选举战术和公关技巧,来引导社会舆论,美化自己、贬低对手,从而吸引选民跟着他们走。

这就形成了一种类似德国社会学家哈伯玛斯(哈贝马斯,Jürgen Habermas)所说的“再封建化”现象,也就是政治场域由少数精英垄断、权力集中在少数人的手中。

当然,政治人物吸引选票是无可厚非,但是这种“再封建化”的选举操作,往往不是真心地倾听选民意见、要设法为选民解决问题,反而只是为了争取更多选票,从而装模作样地喊几声选民想听的口号、说几句选民想听的话,甚至违心地隐藏自己的真实想法。

一旦顺利当选、取得权力之后,就忘了对选民的承诺与责任,继续一意孤行、恣意妄为。结果,是政客依照自己的个人意志在主导公共事务,不是依照人民的意志在做公共服务。

比方说,某位亲共候选人,此前一直回避对香港反送中运动表态;直到最近因为选情告急,才突然喊出支持香港“全面民主普选”。那么,你相信这位候选人是真心支持香港民主化吗?你相信他会为了守护自由、守护民主而对抗中共吗?还是说,这只是一场少数政客与公关精英刻意设计的选战权术呢?

类似的案例还有很多,而且还会陆续出现,台湾的朋友可以仔细观察看看。

‧小结

好,最后我们再重复一下,台湾社会的6项隐忧:

隐忧一:政治光谱两极化 中立批判空间渐消失
隐忧二:情绪导向投票增加 负面选战蔓延
隐忧三:对中共了解不足 长期缺乏警戒
隐忧四:呼口号、开支票 政绩政策边缘化
隐忧五:台湾民众自我低估 忽视最可贵资产
隐忧六:政客与公关精英主导 政治“再封建化”

以上讲的,只是我自己的个人观察,不一定全面,也不一定准确,但就是希望与大家一起分享、交流,也希望明年的台湾大选,一切顺利落幕。

⊙Ending

好,今天就先聊到这里,如果你喜欢我们的节目,请记得订阅、留言、按赞,跟你的亲朋好友分享。

订阅我们频道之后,记得打开旁边的“小铃铛”,这样,当我们有新的节目出来,你才会收到通知。

我们下次再见。

 

大纪元《世界十字路口》制作组  #

责任编辑:李昊

评论
2019-12-09 11:12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