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24节气中的修行故事】

“大寒”微风坐,月明帘下更转身

法轮功学员在冰天雪地中展示功法。(明慧网)

人气: 6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9年02月11日讯】文:俞元・大纪元
寒气之逆极,故谓大寒

大寒虽冷,景色尤美。邵雍“旧雪未及消,新雪又拥户。阶前冻银床,檐头冰钟乳”;刘长卿“日暮苍山远,天寒白屋贫。 柴门闻犬吠,风雪夜归人”;杨万里“放船开看雪山晴,风定奇寒晚更凝。坐听一篙珠玉碎,不知湖面已成冰”。

大寒逾冷,道心弥坚。神光不畏艰辛,度长江,尾随达摩来到少林寺。达摩洞里坐禅,神光洞外肃立。夜晚大雪纷扬,剪玉飞绵,寒风飕飕。达摩早晨出洞,见神光雪人般兀立不动,积雪没膝。达摩知悉神光欲求佛法,告诉他:“诸佛无上妙道,无数劫修行,凭你这点决心,难以听闻佛法。”神光当下挥刀斩断自己左臂,以明求道之心。达摩被他的虔诚打动,于是传他衣钵法器,为他取法号“慧可”。

学法轮大法之初,我心心念念想到的是佛法、是修炼。在北京方庄居住时,隆冬也时常在户外打坐。一个鹅毛大雪的晚上,我走到小区草坪,上面已经堆了一个大雪人,还戴着一个红围脖。我坐在雪人边上炼功,打坐良久。忽听一个女孩说:“快看,那有两个雪人呢。”我睁眼一看,两个小孩向我跑来。男孩到我跟前停住了,仔细看看我,立刻转向女孩:“这个雪人是真人啊!”女孩于是过来,笑嘻嘻地看看我:“果然是真的”。两个孩子笑得前仰后合。我站起身来,发觉衣服上已积了很厚的雪。

“学佛一年,佛在眼前;学佛两年,佛在大殿;学佛三年,佛在西天。”我修炼佛法已逾二十年,尤其到了海外宽松的环境,修炼不知不觉中松懈了。虽然每天还是炼功、读经,但似乎流于形式;心里已没有最初得法的喜悦、虔诚;遇到事情,也不太注重修心了;炼功也是温暖的室内……

欲修其身者,先正其心;欲正其心者,先诚其意。二零一九年新年伊始,我欲找回“修炼如初的心”,决定首先突破室内炼功,去掉求安逸之心。旧金山的冬日虽然无雪,但是早晨车玻璃上也有一层霜冰,寒风呼呼也挺冻手的。

“大寒”这一天,我穿上羽绒服来到户外的院子。咦,怎么没有感到凛冽的寒风,只有微风轻轻吹;手也不觉得冷,一看车玻璃乾乾的,没有冰霜。今天是大寒,怎么比前些日子还暖和呢?天气不寒冷,怎么向上苍、向师父表达我修炼的坚心呢?我坐下来炼功,心里有点失望。

刚坐了一会,院里的杂草丛中传来一阵悉悉索索声,我警觉起来:是蛇、老鼠,还是毒虫?这时,院里的水管也发出呜呜的声音;接着,晾衣架上又是一阵哗哗的响声,院子里的宁静被打断,我感到脊背有点发凉。今天不冷,师父是不是换一种别的方式来考验我呀?

我想起古时候,一个老道对他弟子说:“你坐在这儿千万别动,不管出现什么可怕景象,都不会真正的伤到你。”老道刚走,就见毒蛇猛兽扑向那弟子,作势咬他;过一会,强盗破门而入,拿刀要砍他;又一会,洪水汹涌而来;过后又是烈火熊熊……

“当”炼功音乐中的一记重音,将我从胡思乱想中敲醒。跟以前雪中打坐相比,我现在的定力太差了,一点动静就被带动得如此厉害。师父说过“随心而化”的法,我周边环境的变化都是随着我的心来的。我立刻精神起来,排斥各种杂念,那都是外来的、不是我真正的思想。我渐渐地静下来,周边的环境又恢复了静谧。

炼功完毕,我忽然想起一句话“荆棘林中下脚易,月明帘下转身难。”遍地荆棘,脚一放下去就刺破了,很多修炼者能闯过大关大难;但是在清风明月下,在舒适自由的环境中,他们却沉溺下去了。

法轮大法度人不重形式,只看人心。我追求霜雪中炼功的执着心,夹杂着显示心、欢喜心和种种妄念,师父都看得一清二楚。师父让“大寒”这一天温暖起来,是在去我的执着心啊!同时我也明白了,师父要我有一颗平常心,在任何环境中都能持之以恒、精进实修的心,任何时候都不要忘记修炼者的本色。#

2019年大寒:1月20日

本文刊载于旧金山1月26日健康版

每周为您献上旧金山最新消息


责任编辑:李矅宇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