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分析:华为安全风险 你需要了解的五件事

在华为的国家安全问题成为舆论焦点,华为和中共不断否认和要求拿出证据的情况下,有必要揭示华为对美国国家安全构成的威胁,阐明为何华为给美国乃至全球带来的安全挑战是真实不虚的。(Kevin Frayer/Getty Images)

人气: 6783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9年02月12日讯】(大纪元记者林燕综合报导)“华为和中共陆媒对于安全指控,最常见的辩解是没有‘证据’证明华为产品不安全。这种说辞其实是不负责任的狡辩,是对中国民众的欺骗。”大纪元记者何坚在其分析文章“关于华为 你应该知道的六个常识(上)(下)”中写道。

那么中国电信巨头华为带给美国的风险究竟是什么?美国通信公司一名创始人将中共在5G上对美国的威胁比作二战时期的珍珠港事件。

也有资深国会议员用美国发生的911恐袭暗示华为进入的是美国要害部门。她亦透露,美国的机密情报早已证实,华为对国家安全构成直接挑战。

在华为的国家安全问题成为舆论焦点,以下是从公开渠道收集的美国国会、智库、科技界人士对华为安全风险的看法,华为给美国乃至全球带来的安全挑战真实不虚。

一、华为不能摆脱中共政府的影响

美国国会鹰派人物和情报机构从2007年左右就开始关注华为在美国的扩张。2012年,美国国会众议院情报委员会在经过一年时间调查,包括赴香港与华为创办人任正非面对面会谈后发布报告,认为美国使用华为的设备,会给中共情报机构提供机会撬开美国的电信网络。

报告说,华为与另一家通讯公司中兴通讯没能配合这一年来的调查,也没能充分解释他们在美国的商业利益是否跟中共政府有关。

“根据保密和非保密的情报,华为和中兴不能免受外国政府的影响,因此对美国和我们的系统构成安全威胁。”当时的情报委员会主席迈克‧罗杰斯(Mike Rogers)和民主党议员达奇‧鲁珀斯伯格(Dutch Ruppersberger)在撰写的报告中写道。

当时,罗杰斯和鲁珀斯伯格在新闻发布会上说,他们曾要求中国公司表现得更加透明,但这两家中国公司既片面又矛盾的回应让他们感到失望。

罗杰斯更提到,委员会担心这些公司其实是中国(中共)政府的附属机构。

《华盛顿自由灯塔》报导说,众院的报告反映了美国的担忧:华为等中国公司进入美国市场,其提供给中共军方的设备和信息有可能在未来的网络战中,反过来对美国公共和私营电信网络不利。

华盛顿智库美国企业研究所(AEI)中国问题专家史剑道(Derek Scissors)表示,在中国,“政府一直与公司手拉手合作,这是中国(中共)的标准做法。”

他说,由于中国(中共)政府与国家商业之间的依存关系,它们认为凡是对中国企业有利的、对中共国家安全的就可以网开一面,甚至使用军事或情报部门监视外国私人公司也完全可以接受。

“中情局和美国军方绝不会为了美国公司采取行动来监视中国公司,但中国(中共)绝对会这么做”,史剑道说。

在华为首席财务官孟晚舟被加拿大逮捕、美国寻求引渡的情况下,中共将孟案上升到政治层面也说明,华为与中共政府的关系非同一般。

图为美国众议院情报委员会2012年发表的对华为,中兴的调查报告封面。(美国众议院情报委员会网站截图)

二、911事件说明华为风险大

华为的任正非在2013年发言否认了美国国会的上述指控,但这并不能减轻美国情报机构对华为的谨慎态度。在2018年2月国会的另一场听证中,情报机构FBI、CIA和NSA的负责人都建议美国公民不要使用华为手机。联邦调查局局长雷伊(Chris Wray)说华为“有能力进行未被发现的间谍活动”。

美国情报官员曾多次暗示,他们对华为有确凿的不当行为案例为证,但目前情报官员尚未公开这类证据。

所以现在就形成了一个很有趣的局面:美国知道华为做了什么,华为也知道自己做了什么;但美国没有讲明华为做了什么、所以华为权衡后就干脆搅浑水。

那么华为对美国的真实威胁有多严重?

加州民主党众议员安娜‧艾许(Anna Eshoo)在2012年恰好是众议院情报委员会成员,有权接触华为的机密情报,她在2018年5月的一场听证会上证实了华为对美国存在的现实威胁。

她表示,这些年来她一直非常严肃地对待华为的问题及其代表的挑战。

“因为当美国遭到911袭击时,有一件事在国家安全方面帮助了我们,那就是我们的电信部门。这是要害。”她在众议院通信与技术小组委员会举行的主题听证会上说,“我从机密简报中已获知(华为带来的)挑战是什么”。

艾许表示,现在审查华为的挑战是非常重要的,“美国不能与这些公司勾勾搭搭,它们对我们的国家安全构成直接挑战”。

同时,她呼吁针对华为带来的现实威胁进行跨党派合作。众所周知,国会两院2018年一致性通过的“2019年国防授权法”,禁止美国政府使用中国公司华为或中兴的产品。

新泽西州民主党众议员弗兰克‧帕龙(Frank Pallone)也表示,美国绝大多数网络设备现在都由外国公司在海外制造,大多数此类设备运行良好且不会造成任何问题。

“但我们的情报机构已经确定华为和中兴通讯等具体的中国公司对美国国家安全构成了特定的威胁。”他说,“设备可能内置后门,允许他国真空汲取对我们的所有数据。且设备一旦安装,几乎不可能检测到这些后门。”

希腊军队在特洛伊战争中,用一只大木马攻破特洛伊城如同中国人讲“明修栈道,暗渡陈仓”。图为特洛伊木马模型。(李曜宇/大纪元)

三、中共的特洛伊木马计划 用华为开道

众议院通信与技术小组委员会于2018年5月举行的主题听证会“电信、全球竞争力和国家安全”,邀请网络专家出席,系统介绍了华为与中兴对美国存在的国家安全威胁。

弗吉尼亚理工大学电子休谟国家安全和技术中心(Hume Center for National Security and Technology)主任查尔斯‧克兰西(Charles Clancy)表示,华为在全球许多国家和地区都部署了电信基础设施、核心交换机和路由器,其中一部分通过服务协议完成。

他指出,存在的现实风险是,哪怕华为在美国的市场份额相当小,但只要存在美国网络中的华为设备本身进行软件更新或加载新固件,甚至是它的供应商在合同支持下登录并访问华为的系统,这两种情况都会带来操作安全风险。

“软件中的后门或故意漏洞极难被发现,特别是如果它们刻意隐藏起来的话。”克兰西强调说。

而华为作为中共5G技术的重点扶持对象,未来的威胁就更大。美国通信公司里瓦达网络(Rivada Networks)的创始人德克兰‧甘利(Declan Ganley)将中共在5G上对美国的威胁比作二战时期的珍珠港事件。

甘利表示,北京已经发现了一个在全球范围内主导网络领域的机会,为了建立5G网络,中共一直在全球范围内利用(当地)移动运营商作为“特洛伊木马”为中国公司进行游说。

“这是一个很厉害的计划,并且几乎奏效了”,他解释说,当地移动运营商想要使用中国公司的技术,因为中国公司的技术得到中共的国家补贴显得更便宜,而当地移动运营商(由于私营性质)又不受本国战略问题的约束、更容易成为帮中国企业说话的对象。

外界认为,华为敢搅浑水的原因也就是这两个,一个是华为这些年的全球市场扩张,其规模已不可小觑,另一个是华为寄望于没被铁证可以证实华为违法。

四、华为设备已引发各国担忧

目前,已有十余个国家因无法降低对华为的担忧,明令或实际禁止华为进入下一代电信网络(5G)。

华为设备是否存在后门是其中一个安全关注。美国智库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CSIS)的中国网路专家萨门‧萨克斯(Samm Sacks)在国会作证时表示,中国(中共)政府正在利用一些渠道提高他们监控网络、数据以及途经的信息流的能力。

她解释说,硬件和网络组件的后门是能被设计成避开检测的,如果是在供应链开发过程开始时就被引入的漏洞,那将尤其难被检测。

电子安全专家克兰西也告诉美国国会:“我们需要谨慎对待,不仅要审视最终出售产品给我们的公司,还要关注生产过程中处于幕后的所有部件,把它们作为供应链整体风险管理的一部分。这一条不仅适用于某些网络中已使用的华为和中兴设备,还要查看它们进入美国设备的生产零部件。”

美国智库国际战略研究中心(CSIS)副总裁、网络安全研究员詹姆斯‧路易斯(James Lewis)更表示:“美国政府总体上已经决定,除非我们回击,否则中共永远不会停止行为不端。”他曾任美国国务院和商务部外交事务官员以及资深行政人员。

路易斯打了一个简单比方形容采用引入华为5G技术的危害。“比如一个帮你建房子的人想要闯入你的房子,他就会有优势,因为他们知道房屋布局、电力系统、接入点,有可能他还留了一把钥匙,甚至可能暗中进入房子。”他说。

 路易斯表示,公司之间、国家之间在5G领域进行激烈竞争并不奇怪,若中国公司是在正常的商业环境中运作,成为5G供应商也不是问题,甚至中国公司极有可能会做得很好。

但事实是,华为和中兴无法拒绝中共政府的要求,而洞察中共政府对国外客户(开展的行动)的一个重要指标就是看看它如何对待自己的国民——中共政府正对自己的国民进行普遍监视,这才是西方国家拒绝华为的重要原因。

美国国务院网络安全事务副助理国务卿罗伯特‧斯特雷耶(Robert L. Strayer)日前也公开表示,允许华为和其它中国公司进入5G,将使中共扩大其在全球大部分地区的监控范围。

美国、澳大利亚、新西兰已经就华为发出5G禁令。同时,美国也在呼吁加拿大、英国、欧洲和其它国家禁止华为加入5G。

五、华为押注无证据 或功亏一篑

美国知名律师事务所Wilkinson Barker Knauer的合伙人克里特‧约翰逊(Clete Johnson)表示,硬件和网络组件的后面取决于产品提供商是谁。

“美国政府和情报界的公开记录是我们特别关注华为和中兴的部分原因。”约翰逊在出席2018年的国会听证时说。“绝大部分的提供商都会警惕,避开那些被政府认定、要特别关注的公司。”

他指出,对于规模小得多的小型供应商而言,出于低成本考虑,避开华为可能会困难一些。“中国(中共)政府知道这一点,华为和中兴也知道这一点,所以它们削减价格,竞争对手的最低价格是多少,它们就按照那个价格削减。”约翰逊说。

但在川普政府将华为摆在国家安全的高度,华为退出、其它竞争者的进驻也可能给小型供应商带来新机会。而华为押注美国或其它国家无证据,或也是一场豪赌。

中国问题专家横河告诉大纪元,“华为‘农村包围城市’的战略还在继续,真正对华为的打击将是禁售芯片,如果西方盟国一致抵制华为也有这个效果。”

他说,若孟被引渡成功的话,对华为也是重大打击;此外,孟案审理结果导致美国对华为的金融制裁也会是重大打击。

大纪元记者何坚表示:“华为产品存在安全隐患并非外国的抹黑,而是客观事实。之所以缺乏很具体的证据细节,也不是因为华为的清白,而恰恰是中共封锁了可以揭开真相的途径,阻碍任何涉及到中国大陆的深入调查。”#

责任编辑:林妍

评论
2019-02-16 9:30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