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港府拟改移交逃犯条例 各界忧引渡被滥用

疑中共或政治操作抓捕良心犯 特首一人决定惹质疑

港府建议修改引渡逃犯的条例,将单次移交的适用范围扩至大陆和台湾,并赋权特首启动移交安排。(Getty Images)

人气: 874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9年02月14日讯】(大纪元记者林怡香港报导)港府借无法将香港凶杀案疑犯移交台湾为由,单方面宣布考虑修订《逃犯条例》,扩大单次移交的适用范围至大陆和台湾,并赋权特首启动移交疑犯程序。民主派表明反对借台湾一案“暗渡陈仓”,借机通过港人多年来坚拒的中港移犯引渡安排,为中共引渡在港异见人士打开缺口。公民党13日向保安局长李家超提出反建议,将单次移交只扩及台湾,不包括大陆等,但遭局长拒绝。

19岁香港青年陈同佳,2018年涉嫌于台湾杀害港人女友潘晓颖后潜逃返港。碍于香港与台湾没有逃犯引渡条例,一直无法将陈移交台湾受审,警方只能就疑犯回港后涉嫌盗用女死者信用卡,控告他洗黑钱及盗窃罪,陈被押至今近一年。

保安局前日向立法会保安事务委员会提交文件建议修订有关移交逃犯的两条法例,并安排在本周五的会议讨论。13日政府正式宣布正考虑修订《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协助条例》和《逃犯条例》,建议用“一次性的个案方式”,处理内地、台湾、澳门等地区移交逃犯的要求,即港人在两地涉嫌犯法,将来有机制移送当地受审。另一修例建议,是改由特首发出“证明书”方式,启动移交请求,再由法庭审议,删去原本由立法会审议个案的程序。

政府提交立法会的法案,只要过半数议员支持便可通过,目前立法会70个议席中建制派占43人,已超过半数的门槛。

民主派忧借机引渡政治犯

泛民主派立法会议员昨日召开记者会,表明反对今次修订。泛民会议召集人毛孟静认为,港府借机绕开立法会的审查,让特首一人独大地揽权启动引渡。由于大陆司法制度存在很大问题,担忧港府会滥权损害香港的人权。“非常担心会有香港人或者是来了香港的大陆人,因为一些被安插的罪名被引渡回中国大陆⋯⋯在中国大陆,异见分子被用经济犯罪的罪名入罪的情况是事实,并非罕见。”

毛孟静又指,该引渡安排无订明追溯期,意味着铜锣湾书店一类个案“肯定会留有一条尾巴,情况岌岌可危。”她表示对谋杀案深表同情,但形容修例有如“木马屠城记”。她建议政府应考虑以个别个案作安排,只需适用台湾而非大陆。

法律界议员郭荣铿指,中港两地至今没有刑事案件的疑犯转移协议,正因为一国两制下中港二地的司法制度存在重大差异。他质疑有人“乘机”借今次案件加插与大陆达成疑犯引渡协议,而目前文件也无清晰交代司法安排,以及如何确保疑犯人权等。

疑变相将台湾纳入中共

他认为事件应透过与台湾当局洽谈出一个协议,如承认台湾是一个独立的司法管辖区,与大陆司法管辖区分开,“如果这个是政府的立场,这个就是一个讨论的机制。”

公民党议员郭家麒质疑今次修例涉及政治操作,“将这案例成为将台湾归为中国大陆一部分的政治操作。”同时,将进一步破坏香港一国两制,担忧日后支联会或参加六四集会的人,“可能成为下一个被利用国家法律,被控颠覆国家政权罪、寻衅滋事而被通缉。表面上一次性,但打开缺口后,是个‘随意门’,开了之后不能关。”

他又重申,港人不信任小圈子选举产生的特首一人掌握引渡决定权,“我们曾见到689梁振英到林郑,或将来只会越来越靠近北京,这些由一人作主做法只会破坏一国两制、港人治港。”

立法会议员朱凯廸也在其facebook撰文斥责保安局借台湾凶杀一案实际上是为北京政府一次过打通“从香港移交逃犯到大陆”以及“台湾是中华人民共和国一部分”两道政治缺口的大谋略。

民主派要求港府将中国大陆剔除在今次修订中,并会在星期五的会议上向港府当局反映意见。

拒引渡只限台湾 局长表明不咨询

对于港府提出修例处理引渡事宜引发争议,民主派纷纷提出反建议。民主党建议应由香港和台湾自行谈判,促成疑犯引渡协议。

公民党两名立法会议员杨岳桥、郭荣铿以及毛孟静,昨日下午应邀与保安局局长李家超会面。杨岳桥会后表示,修例建议“将中国大陆也放宽进去,是根本地改变香港的法律框架。”忧虑将制造更多漏洞及问题,例如如何保障人权和公平审讯。

他在会上向李家超提出反建议,包括一次性个案安排只扩展至台湾,不包括大陆;或加上“日落条款”,让有关安排在指定时间后失效,但被李家超拒绝。

郭荣铿则透露,保安局表明修例只会提交立法会,不会进行公众咨询,他们对此表示极度不满和失望。他又说,李家超承认会修改法例,令跟大陆的移交疑犯协议成为本地法律的一部分,郭荣铿担心是为23条立法做准备功夫,“到时危害国家或颠覆国家政权等等罪行可透过刑事交换,将疑犯移交内地。”

资深大律师:修例或徒劳

本身是资深大律师的公民党主席梁家杰表示,这宗台湾凶杀案是令人发指,因此不少人认为要堵塞漏洞将嫌疑犯引渡至台湾受审,但讲就容易做起来难,尤其是目前港人对中共及其代理人特区政府的信心跌至谷底之际,自然引起很多的忧虑,最终可能徒劳无功,“现在是信不过中共及特区政府,加上修改后若你坚持台湾要以一个中国的其它部分申请,我相信台湾也不会领情,变成赔了夫人又折兵。”而对于修例引发的信心危机,港府一定要处理及解释得合情合理。

他又说,修例由特首把关也是令人忧虑:“如果你认为特首是‘妹仔’,中共要她做啥就做啥,唯一就是靠法庭把关。但法庭把关,你不知中共若要诬陷一个香港人的罪名,可以将呈交法庭的文件做到表面上很完备,这样法庭是否能有效把关呢?”

亲共阵营被指“政治串谋”

前日保安局修例文件曝光之际,民建联陪同本案受害人潘晓颖的家属召开记者会,表示支持政府修例,堵塞条文漏洞。朱凯廸质疑,今次修订是港府配合亲共政党民建联利用台湾悲剧,暗渡陈仓的“政治串谋”。

朱凯廸说,97后港台两地有关引渡疑犯事宜已经谈了21年,仍没有结果,如今却用取巧的方法,变相让香港承认跟大陆有引渡安排,“市民及绝大部分民主派都会看到危险所在,北京可以向特首一个人就说了算,说要抓捕谁,然后在香港送上法庭说它经济犯罪,总之与政治无关,法庭怎样判呢?这是很严重的一个政治串谋。”

至于工联会吴秋北批评民主派“政治化、阴谋化”有关《逃犯条例》修例建议,民主党主席胡志伟批评吴秋北称大陆法制完善的说法,完全是土共自欺欺人的说法。他指大陆无法治可言:“一切作为都是‘共产党说了算’,最终都只是为政治服务,例如可以建立再教育营,将维吾尔族人长期拘禁;又或将维权律师未经审判长时间拘留及殴打,期间不能接触家人,音讯全无。”他担忧修例建议一旦通过,北京便可明正言顺将香港的异见人士带回内地长期拘禁,接受再教育。

他又指,新安排极度危险,变相由特首检视请求方的人权纪录和法治状况等,可能会渗入政治和民粹因素,法庭亦难以立即检视个案是否涉及政治问题。就台湾杀人案,民主党建议应由港台自行谈判,促成疑犯引渡协议。◇#

责任编辑:李薇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