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石铭:恶报的悲剧是否让你醒悟?

迫害法轮功的恶徒元凶落马遭到恶报,给那些还在持续迫害法轮功的中共恶人带来震慑和警示,不停止迫害,报应就在眼前。示意图
(大纪元资料室)

人气: 1366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9年02月18日讯】近日明慧网发表《迫害法轮功  19年间逾两万人遭恶报》一文,文中说:“法轮功教导亿万修炼者按照真、善、忍的标准修心向善、并令修炼者祛病健身、道德回升的盛名,却成了中共魔头江泽民的心头之患。此后江泽民加紧部署着铲除法轮功的计划,成立了“盖世太保”式的专门迫害法轮功的“610”邪恶组织,等它认为的打压机器都准备就绪,于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开始了一场倾全国之力对法轮功进行的名誉上、经济上、肉体上的全方位的残酷迫害。”

二十年过去了,法轮大法更加洪扬光大,传遍世界一百二十多个国家,中共不但没有将法轮功迫害倒,却使数万参与迫害的中共各级官员、恶人遭到了恶报,下场可悲又可怜。明慧网《迫害法轮功 19年间逾两万人遭恶报》一文统计:在20784人中,有16634人属于自作自受,其中有4149人是被殃及的亲朋好友,殃及亲友者达2866人。遭恶报的形式多种多样,死亡人数是最多的,达到7405人,占总数的35.6%;其次是重病,共有3981人,占总数的19%;再就是被查处人数为3672人,占总数的17.7%;伤残人数为2883人,占13.9%;受精神折磨的有2029人,占总数的9.9%;遭受经济损失的有465人,占总数的2.2%;自杀的有287人,占1.4%;失踪的62人,占0.3%。

河北省是遭恶报人数最多的省份,有3320人,第二名是山东2204人,第三名是辽宁2202人,第四名是黑龙江2200人。这四个省都是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重灾区。

这里不妨从中摘录几个恶报案例,看看这些昔日曾经积极追随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的恶人们,是落到了一个怎样可悲又可怜的结局。

原四川苍溪县政法委书记、“610”头子胥云宗,三十几岁。多次指挥、策划、抓捕、迫害法轮功学员,在驾驶县交警队的高级轿车与一妓女至三清村处与县启明星电力公司吊车相撞,撞进吊车肚子下面,车毁人亡,身首异处。

新疆喀什地区政法委副书记买买提·阿吉紧随中共迫害法轮功学员,在二零零一年三月在喀什地委党校召开政法干部大会上,恶毒攻击大法,部署迫害法轮功学员步骤,当场脑溢血倒在讲台上,后经紧急抢救,致使半身瘫痪。

二零零六年五月二十一日晚八时,四川省郫县德源镇综治办主任郑友奎被雷电击毙。当时与郑友奎同行的还有永光村村支书、村主任等人,但雷电仿佛长了眼睛一样,直击郑友奎而去。

郑友奎,四十四岁,是郫县参与迫害大法最为卖力的一个。本当壮年时,却因听不进法轮功学员的真心劝诫、一意孤行紧跟恶党迫害法轮功学员而遭上天的诛灭。

党殿军在任邯郸市邯山区国保大队长以来,利用手中权力,经常组织辖区内派出所警察(很多是临时工)迫害邯山区法轮功学员,如策划、参与抢劫、绑架、劳教、诬判的法轮功学员很多,党殿军也曾口口声声叫喊:“我是共产党员、无神论者!我就是不怕遭报!”可结果呢?党殿军就是因为迫害法轮功命丧黄泉,遭恶报得癌症暴死。当天理真的应验于他时,他显的是那样的凄惨与可怜,后悔不该当初,可是已经晚了!

重庆江津区贾嗣镇派出所所长周立波,因患皮肤癌于二零一零年十二月十六日痛苦不堪地死在医院病床上,时年四十余岁。据说给周立波治病的医生讲,周立波临死时哀叫:“我不再整法轮功了,饶了我……饶了我吧!”

甘肃省天水市秦安县法院原定于二零零七年五月十二日,非法秘判大法弟子尹亚峰,邪党法院庭长洪亚军曾扬言要判十几年。五月九日洪亚军的母亲突然发病,洪亚军送其母到天水市第一医院抢救,结果抢救无效死亡,洪亚军随之倒地当场暴死,年仅四十八岁。此事轰动整个秦安县城及周边。

二零一零年四月,河北省高级法院副院长刘宏驾车违章撞坏了一位女士的车,还要女士赔他六千块钱,女士要找交警评理,刘宏说:不用找,我说了算。女士急得哭了就给丈夫打了电话。她丈夫也不知道刘宏是高级法院院长,没见过这么不讲理的人,气得举起拳头就要打,结果刘宏往后一倒退,脑袋正好摔倒在马路牙子上,送医院不几天就死了。

波会友,五十一岁,男。河北廊坊北旺乡李桑园村村长。从九九年以来不停的迫害大法弟子。在二零零二年七月二十日又去绑架大法弟子,并且嘴里还喊着:“我就不信治不了你们法轮功,如果我要治不了你们,明天就让我见阎王爷”。他的话还真灵,第二天早上七点突发心脏病死亡,死状非常悲惨,满脸青紫。

吕鸿儒,男,七十来岁,郑州大学哲学教授(原河南省哲学会理事、郑州市哲学会副会长)。九九年七·二零以后,他卖力地配合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迫害法轮功。他利用自己的身份,狂妄无知地到处做报告攻击法轮大法,并在河南电视台上大肆诬蔑法轮大法,为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摇旗呐喊。

二零零三年八月初一天,吕鸿儒携妻女、女婿和十来岁的外孙女一行五人,开车回老家祭奠其父去世周年,途中在一零七国道上自撞在一大货车车尾,造成老两口、小两口当场死亡,小外孙女受伤的惨局。更惊人的是吕鸿儒本人面部嘴撞没有了。单位为其举行告别仪式时,只好用块白布把嘴蒙住。知道此事的很多人议论:“这是他攻击法轮大法得的恶报呀!”

《河南日报》报业集团董事长、社长杨永德积极追随中共邪党行恶,在其掌控的多家报纸上,大量刊载辱骂法轮大法的内容,散布谎言,毒害民众。

二零零七年二月九日,一艘游船在越南芒街附近海面航行。忽然,作为船客的杨永德的手机铃声响起,因嫌船舱内嘈杂,他步出舱外,站在船舷边接电话。当时风微浪低,天气尚好。不料,转瞬之间,天上飘来一团云雾,云雾迅速笼罩了周围的海面,能见度顿时变的极低。而游船还在航行,杨永德的通话还在继续。就在此时,忽听“咚”的一声巨响,游船与一艘运煤船相撞。船身猛的一颠,将杨抛向大海。杨在冰冷的海水里拚命挣扎。游船紧急抛锚停航,沉重的铁锚恰巧击中杨永德的头部,结束了他六十四岁的生命。

近年来明慧网曾经多次报道迫害法轮功遭恶报的案例,从中共高层的周永康、薄熙来、周本顺、李东生、张越到中共全国各级官员、普通阶层,遭恶报的人数达两万之多。(其实,实际数据远远大于此。)

古语云:“善恶到头终有报,只争来早与来迟。”“暗室亏心,神目如电。”“人在做,天在看。”如今的多数世人良知善念仍存,还是相信神佛的存在,只有那些被中共深度洗脑的人根本不相信神佛的存在,无度在作恶,结果招来了恶报。上述这些惊心动魄的恶报案例,让人触目惊心,更令那些至今仍然在追随中共江泽民集团做恶的中共各级官员和恶人们去深思和醒悟。

神佛慈悲众生,上天有好生之德。就是那个大魔头江泽民,在迫害法轮功的初期,法轮功学员们一直在给他机会,奉劝其停止迫害法轮功。可是他一味行恶,听不进劝告。那些想通过迫害法轮功借机往上爬的邪恶小人,更是不听法轮功学员的慈悲相劝,在迫害法轮功中造下了天大的罪业,注定了自己恶报的可悲下场。善恶有报是天理,中共灭亡是天定的,谁也阻挡不了,江泽民、罗干、曾庆红等跟佛法对立,迫害死那么多修佛的人,其罪恶滔天,必然会遭到上天的惩罚,只是时辰未到而已。

古人云:识时务者为俊杰,知进退者是英雄。奉劝那些至今仍在迫害法轮功的人们,立即停止迫害,悔过自新,立功赎罪,机会还是有的。时不再来,这些触目惊心的恶报案例难道还不能令你赶快深思和醒悟吗?

责任编辑:高义

评论
2019-02-18 5:21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