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中使馆令新西兰华媒严审报导 遭三方调查

据报导,新西兰警方、新西兰情报局(NZSIS)和国际刑警组织,对著名中国问题专家、坎特伯雷大学教授布莱迪(Anne-Marie Brady)收到的一封匿名信非常感兴趣,并展开了调查。信中显示,中共驻惠灵顿大使馆要求新西兰中文媒体广泛审查报导。图为布莱迪教授。(布莱迪教授提供)。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9年02月02日讯】(大纪元记者温妮综合报导)1月31日,《新西兰先驱报》披露,新西兰警方、新西兰情报局(NZSIS)和国际刑警组织,对著名中国问题专家、坎特伯雷大学教授布莱迪(Anne-Marie Brady)收到的一封匿名信非常感兴趣,并展开了调查。信中显示,中共驻惠灵顿大使馆要求新西兰中文媒体(简称华媒)广泛审查报导。

布莱迪:警方对匿名信非常感兴趣

去年2月,在布莱迪住宅和办公室失窃案发生前数日,布莱迪收到了一封匿名信,信中提到了对《新西兰先驱报》中文网(Chinese New Zealand Herald,以下简称先驱报中文网)报导内容的具体要求。

信中声称:“关于敏感话题的报导,特别是关于中共军方间谍背景的国家党名单议员杨健所激起的民愤,被指示在2017年底停止。”

2017年9月13日,英国《金融时报》和新西兰Newsroom新闻网相继披露,新西兰华裔议员杨健,因隐瞒曾在中共间谍学校学习和任教的经历,被新西兰安全情报局秘密调查了三年之久。其15年中共军方间谍背景被曝光后,整个新西兰为之震惊,杨健因此饱受各界的质疑和批评。

布莱迪说,正在调查其失窃案的新西兰警方、新西兰情报局和国际刑警组织告诉她,他们正在调查那封信中的声明。

“警方对这封信非常感兴趣。”她说,“信中提供了中共政府对新西兰政治进行干预的要求。这封信的内容和意义有助于解释为什么对我的骚扰和恐吓被视为国家安全问题,而不仅限于常规的警方调查。”

当被问及信中关于中共使馆对先驱报中文网提出的审查要求时,警方不愿就11个月来的调查方向发表评论。

警方发言人说:“警方对布莱迪案保持着浓厚的兴趣,调查正在进行中。时间的长度反映了警方采取的措施,但我们不会讨论有关调查的具体细节。”

Stuff新闻网:先驱报中文网严格过滤翻译文章

先驱报中文网是新西兰媒体娱乐集团(NZME)与中文《先驱报》(Chinese Herald)于2016年成立的合资企业。NZME是英文《新西兰先驱报》的出版商。

新西兰Stuff新闻网1月14日报导,先驱报中文网的网页和微信频道都使用《新西兰先驱报》的品牌,但它在转译《新西兰先驱报》的文章时,完全过滤了那些以否定方式讨论中共当局的文章。

文章说:“《新西兰先驱报》2017年的一篇报导说,一名华人养老金领取者被抢劫。文中用三段文字讲述了这位老人的背景,他是一位因躲避中共迫害而流亡新西兰的法轮功修炼者。但这些段落却没有在先驱报中文网的译文中出现。”

“2017年,先驱报中文网对另一篇关于布莱迪教授的文章也进行了严格的过滤和筛选。《新西兰先驱报》报导了布莱迪对中共在新西兰境内进行政治活动的研究,但先驱报中文网仅在译文中引用了新西兰总理阿丹(Jacinda Ardern)的几段话,却将布莱迪的话过滤掉了。”

文章进一步评论说:“事实上,《新西兰先驱报》就布莱迪的研究报告及随后的住宅失窃案进行了大量报导,但先驱报中文网均未翻译成中文。这些事件均与中新关系有关。”

“转载内容由先驱报中文网决定”

根据谷歌的搜索结果,先驱报中文网最后一次关于杨健的报导是2017年10月30日发表的关于《新西兰先驱报》报导的翻译文章。《新西兰先驱报》对该事件的后续报导,以及关于布莱迪失窃案调查的报导均未被转载。

《新西兰先驱报》记者通过电话采访了先驱报中文网时任主编Tony Ye,但Ye拒绝就信中内容以及他任期内该网站的报导做出回应。他说:“我不能谈这个。”随即挂断了电话。

中文网现任主编Kenny Lyu则在声明中称,由于新西兰警方正在进行调查,该网站对布莱迪事件缺乏报导是“合理的”。

NZME发言人表示,编辑内容由先驱报中文网决定。近期该网站董事会授权《新西兰先驱报》资深编辑:如果他们认为某些报导对读者很重要,他们有权要求先驱报中文网将这些报导翻译出来并在显着位置发表。

Kenny Lyu声称,2018年初NZME提出了准确翻译的问题,并得到承诺:“如果《新西兰先驱报》的文章进入新闻组内,将毫无疑问地被全面、准确地翻译”。

但《新西兰先驱报》编辑柯里(Shayne Currie)在接受Stuff采访时强调说:“在具体操作上,先驱报中文网希望翻译《新西兰先驱报》的哪些文章,取决于中文网的编辑。他们选自其它媒体的文章也一样。”

新西兰中文媒体编辑:自我审查是常有的事

新西兰一些中文媒体编辑告诉《新西兰先驱报》,自我审查是常有的事。有的编辑将当地媒体的管理制度描述为“隐形的”,编辑们会提前考虑哪些主题会引起北京当局的关注,比如关于被中共打压的法轮功的话题,以及近期对华为存在间谍风险的政治批评等话题。

这位编辑表示:“没有明确的书面指导方针,更多的是自我审查。”

另一位编辑表示,尽管他被传唤到中共驻奥克兰领事馆开会,讨论“有问题的”报导,但近期的审查制度是通过社交媒体平台微信实施的。

《新西兰先驱报》评论说:“微信在中文市场的主导地位超过了脸书在英文市场的主导地位。据披露,微信操纵着一个广泛的审查制度,特别是对中国境内的用户。被屏蔽的文章和链接中含有被中共政府视为有问题的话题和词汇。”

“要避开这些屏蔽是很困难的,而要找出真正被屏蔽的内容需要反复尝试。”一位编辑表示,“文章一再被屏蔽可能会对出版物造成严重后果,所有出版商都试图避免这种情况。但如果你坚持尝试,如果你继续挑战他们,他们可能会取消你的账户。这是我们工作的环境,你必须生存。”

据《新西兰先驱报》了解,来自微信的流量占先驱报中文网在线浏览量的一半,占本地华人门户网站天维网(Skykiwi)浏览量的30%。

《新西兰先驱报》就中共驻惠灵顿大使馆对新西兰中文媒体所做的审查要求提出了一些问题,但没有得到答复。#

责任编辑:徐亦扬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