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中共封锁互联网 纽时吁美国不要再容忍

中共退出历史舞台系列之六

在中美贸易高级别谈判前后,有外媒呼吁美国不要再容忍中共对互联网的封锁。图为大陆一家网吧。(GOU YIGE/AFP/Getty Images)

人气: 21136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9年02月22日讯】(大纪元记者古清儿综合报导)在中美贸易高级别谈判前后,有外媒呼吁美国不要再容忍中共对互联网的封锁。一直以来,中共严格审查和监控网络,收紧各种网络言论及评论。

有分析认为,互联网是中共政治统治的命门。

纽时刊文吁美不再容忍中共互联网封锁

《纽约时报》2月12日发表文章指,中共屏蔽了几乎所有重要的外国互联网竞争对手,包括谷歌,脸书,维基百科中文版、Pinterest、Line、Reddit和《纽约时报》,甚至连英国卡通小猪佩奇也断断续续遭到审查。但腾讯和京东等中国公司却在美国大举拓展业务。

文章认为,中共长期以政治问题为由维护它的审查制度。而全球互联网经济至少规模达8万亿美元,并且在不断增长中,而川普政府似乎没有在该议题上迫使对方让步。

文章指,2001年加入世界贸易组织时,中共同意进行广泛的服务贸易自由化,包括数据处理和电信服务。但中共的互联网政策只能说违背了这些承诺。

文章认为,姑息讨好无法有效。作为世界最大经济体和拥有最重要互联网行业的国家,美国应当利用其优势地位进行谈判。

“如果川普政府想要在贸易上对中共强硬,那么它应当要求对中国互联网市场的有意义准入,否则就拒绝中国公司进入美国市场。”文章说。

分析:互联网是中共政治统治的命门

2018年3月30日,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USTR)将“2018年对外贸易障碍评估报告”送交国会。其中对于中共的网路管制,USTR表示,中共的网络封锁影响美国企业至少数十亿美元的商机。

早在2016年3月,USTR年度报告首次把中共通过“防火长城”屏蔽包括谷歌(Google)、脸书(Facebook)和推特(Twitter)等国际网站的行为列入“贸易壁垒”,使得美国与中共在这方面的争议将不再停留在外交与人权问题讨论层面。

中美贸易战中,中共至今的让步和妥协中,都没见到任何与互联网有关的内容。

为何中共死控互联网?

在加拿大的前中国商务律师赖建平对海外中文媒体表示,互联网其实是中共政治统治的一个命门。如果按照WTO的宗旨,它是要充分地实现商品贸易的全球化、自由化,最重要的是要保持互联网的信息要畅通。

赖建平分析认为,中共要实施专制统治,一个是靠谎言,限制和禁止公民的言论自由;其二是靠暴力,两大基本的手段来维护,所以如果说互联网要开放,那么对中共的这个政治体制的冲击是相当巨大的。

中共的“防火长城”最初用于封锁海外法轮功信息

中共最初建立“防火长城”(GFW)的目的是为了阻止不利于中共的法轮功真相信息通过互联网在大陆传播。

江泽民于1999年7月发动对法轮功学员的残酷迫害后,中共发动一切宣传机器,开足马力地诬蔑、抹黑法轮功,但中共很快发现一个问题,即海外法轮功学员从四面八方以各种方式将法轮功受迫害的真相传入中国大陆。

互联网上一篇流传甚广的文章 “GFW的前世今生”写到:从境外网上来的大量法轮功真相信息令中共毫无办法,十分恐惧。这些信息对中共来说都是难以忍受的安全威胁,这些威胁又来自网络,中共所谓“国家网络安全”就被提上了首要议程。

因此,中共动用全国的财力,开发了“防火墙”等监控和过滤系统,封锁法轮功学员披露中共残酷迫害法轮功的信息,这后来也成为中共监控中国人、封锁国人获得自由信息的工具。

之后,中共对这些信息的封锁扩展到了其它方面,如中共高层内斗、官员贪腐行为等,最后连对中共不利的一些传闻也遭到封锁和过滤。

中共对互联网的控制和审查扩展到海外

伴随着对互联网的封锁,中共还扩大了网路审查范围。如海外社交媒体Twitter用户也成为监控的对象。

美国《纽约时报》今年1月报导,上海一名男子被扣留在拘留所15天,另一人的家庭受到警方威胁,还有一人被用铁链锁在椅子上接受了8小时的盘问。他们被控的罪行是“发推”。

报导说,在陡然升级的网路审查行动中,中共警方在盘问和拘捕越来越多的推特用户,即便这个社群媒体平台在中国被屏蔽,该国绝大多数人都看不到。

报导引述接受采访的推特用户说,警方使用了威胁手段,有时还进行人身限制。在推特上拥有8000多名粉丝的活动人士黄成城说,他在重庆遭到八小时的审讯,手脚被铐在椅子上。调查结束后,他签署了一份远离推特的承诺。

据《华盛顿邮报》报导,一名50岁的工程师去年11月正在办公室忙着上网发文,国安人员进入他在大陆东南部的工作地点,给他看他之前所发的60条推文的打印本,题目从中美贸易战到地下基督徒的苦难都有。国安人员要求这位有4.8万个“粉丝”的工程师,删除网上所有的文章。

但他并没有听从国安的要求,但24个小时之后,他发现有黑客骇入他的推特账号,删除了他之前所有的1.1万条推文。

李大同:中共屏蔽敏感话题的效果有限

有评论认为,中共网络审查效果有限。

拥有超过10亿用户的微信,更成为中共严密监控的对象。常有用户发布敏感信息受到审查,账号或被关闭。

原《中国青年报》编辑李大同对美国之音说,他全然没有感到中共对微信审查和屏蔽有什么实际的效果。他说:“没有什么东西是可以被封住的,基本上封不住的。因为互联网现在是世界性的。”

“(当局)实际上在做大量无效劳动,没有什么效果,极大的成本,因为它不能人工做这种事,只能用关键词、过滤词、过滤图像的方法。但是网友们现在是,你封了这个形式,人家立即改换一个形式,例如,划上几道,添一个标志,结果又认不出来,就是这样反复。”他说。

2018年中国连续第四年被列为全球践踏网上自由最严重的国家。

王军涛:中共得罪整个文化精英

中国民主党全国委员会主席王军涛去年表示,中共要控制言论,就一定要跟文化领域、思想领域的、教育领域的一些精英,发生了激烈的冲突。不光是知识分子,还包括一些专业力量。比如像新闻界的力量,记者、律师等等这样一些力量,甚至一定程度的法官、检察官。

王军涛认为,中共跟这些精英发生了冲突的话,就得站在精英的对立面。

2015年9月4日,上海律师钟锦化在微信朋友圈和海外的推特上发表了“公开退党声明”。同年12月20日,重庆维权律师熊代英在泰国曼谷公开声明退出中共。2016年6月,大陆律师腾彪发表文章表示彻底退出中共。

2018年12月,大陆著名经济学家茅于轼公开表示退党。他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表示,中国的市场化“需要政治上的清明,言论的自由,老百姓的监督,强调独立的司法”,这些不能做到,市场的发展就会受到阻碍。

茅于轼直言,“现在这个时代,共产主义的思潮已经过去了。我也想明白了,不想再留在党内了。知识分子中间很多这样的想法。”

有些知识界的人士婉转地表达了对中共的不满。

2016年5月30日,包括习近平在内的中共六名在京政治局常委,参加了科技创新大会、两院院士大会、中国科协“三会合一”的大会。

会上,一名头发花白的院士要求发言,他说:“严格的网络监管,对我们搞科研的人来讲,损失是非常大的。其实通过国外的一些网站,我们可以了解很多科技先进国家正在做什么,以及他们把科研成果转化到了什么地步。因此,是不是可以给搞科研的人一点特殊的方便?”

据透露,会后有78名中科院院士联名上书习近平,要求解禁国外网络等诉求。

也有知识文化界人士,公开要求中共下台。

今年1月,北京大学教授郑也夫表示,在中共执政的70年历史中,这个党给中国人民带来太多的灾难。并直指当今的领导人应引领其党淡出历史舞台,结束专制符合广大人民的利益。#

责任编辑:林锐

 

评论
2019-02-22 3:10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