尘缘笔记:云游商旅(上)

作者:尘埃

我为他们,特别是游走四方的小生意人们,取了一个新名词,叫做云游商旅。(fotolia)

  人气: 308
【字号】    
   标签: tags: , ,

在现实生活中,我们常见一些做小生意的人,处在社会的各个角落,他们或许没有很高的学历,却生命力强韧;他们多数有一些好手艺,做吃的、做一些手工艺品,以服务人群顺便换取生活所需。有人曾说,我们上上代的人,大部分靠的是手艺;我们上一代的人,靠的是文书,而到了我们这一代,好像……什么都不会。

以下的故事,即是以这些宛如我们上上代的人们——这些小生意人来作为发想,我为他们,特别是游走四方的小生意人们,取了一个新名词,叫做云游商旅,希望你们会喜欢。

之一 云游商旅

云来自一个不知名的地方,从前辈的炼土厂中批得可供塑形的泥土,经恩师传授功夫,经年累月磨练,习得一身好手艺,已能将不起眼的泥土塑成一个个美丽甚而令人惊艳的摆饰。数年后,云将摆饰装在一个小皮箱中,再背起一个大行囊,里面装着一些简易的日用品,开始如云一般,行过一个又一个地方。

每到一个地方,便将小皮箱打开,将自己的手做工艺品展示给人们。人们惊叹之余有了购买意愿,云便能换取生活需要的费用。也有人看看就离开了,当然,也有人常常走过,即使那段时间云每天定点在那儿,他却依然没有看到云与云的手做品,云常常在想,这不知适不适用于这句话——这世上最遥远的距离,就是我在你身边,你却永远也——不——知——道。

卖多卖少不一定,有时很早就开了市,有时至晚要休息了,突然有人购买了很多很多。刚开始,云会为生意不错而手舞足蹈,也会为生意不佳而心情低落,一位卖水果的云游商旅见状,便关心地说:“生意就像海浪一样,起起伏伏、有高有低,正如人生,也是一样。”

老商旅以类似哲理的话语启悟云,渐渐地,云能以平常心看之,不再那么容易因生意的起落而高兴与沮丧。

作为商旅,人们对云的评价两极,有人说:“生意子难生,愿意学做生意的年轻人真好,要是我的孩子能学做生意,我一定很高兴。”也有人带着不屑的眼光说:“看那小贩就只有这个格。”听到这话,也就只能算了,不偷不抢,自立谋生,本身就值得尊敬,这句话的主人不知道云的故事,所以会这样妄做评断,就心地宽容点让这句话随风远去。也有欣赏云作品的人们赞道:“哇!你怎么能将作品做得栩栩如生!”有些知晓云做云游商旅最初的缘由时,竖起大姆指说:“你好棒!”

喔!你们也想知道缘由吗?可是云不想说吔!给你们猜!

之二 王城遗风

就这样,随着时间的流逝行过一处又一处,云曾在海边听过海的呢喃,在古远西人建立的兰城附近闲晃(顺便卖东西)。那里的保安大人和商旅们有个默契,当保安大人出现时,商旅们便如云一样飘走,保安大人离开了,商旅们又全飘了回来。一位带着孩子的云游商旅,常常不定时不定点地出没在各个风景秀美的地方,边玩边卖,与孩子卖到哪儿玩到哪儿。也有曾在船上工作过的云游商旅,清楚船何时会有免费或廉价的船票,利用这个优势,搭船至各个国家,每到一个国家,就找个地方叫卖,游走的范围更大。更有在世界各地旅行的人们,为了筹措旅费好去往下一个国家,在商旅们旁边,也将行囊打开,将随身带的木珠串成手环,卖价随意,等待人们的青睐(云也曾经买过一个),或表演着异国风情的歌曲,也成为商旅人的一员。

云也曾在山中遇雨,躲进一间看似废弃屋子的屋檐下躲雨。不久后,屋子的主人从不远处缓缓驾车而来,载着自种的农产。

见云屈身在屋檐下,塞给云两粒自种的果实,却没问云从何而来。

那个冬季至隔年春天,他让云在他的屋边贩卖,他们一个人卖着农作物,一个人卖着手做品,没有分开地看尽当年那个山头的整片花谢花开。老农夫很高兴那个季节云卖得不错,而云感谢他照顾云这个出外游走的人。农夫却说不客气,如果换成他是出外的人,他也希望外出时能有人照顾,将心比心,所以没什么。

这里曾是前朝首领的行馆,百年前天下动乱,前朝首领战败后率领军民避祸于此,至此一生未再离开这个地方,因此,这里很多住民,无论是原本就世代居住于此的,亦或是跟随首领而来的人们,都曾经为领袖做过事,首领毕竟泱泱大度,民众也耳濡目染的跟着气度恢宏、为人着想。至今领袖已逝世多年,当年少壮青年也已成为古稀之人,而王者遗风犹存。

当地官员服务民众,即使是一点小事也不辞劳苦,而老人家行过街头,见云在卖东西,轻问一句:“生意好吗?”老人家问此话时,气宇轩昂,彷若巡抚般,巡视查访,抚慰黎民,这气度还很难学得来,亦难以笔墨形容,老人家非官员却让像云这样的小老百姓感觉到被前朝眷顾的感觉,在这里,没有人是该被遗弃的。相信领袖生时,民风更佳。

诸此种种,难以言谕,云后来云游离开,许久之后,还时常感念那个地方。

之三 妹妹嫁人

每隔一段时间,云便会回到前辈的炼土厂,购买炼好的土,雕塑后再放入小皮箱,或在云游之中,边走边雕。而这次回厂,除了拿到土,也拿到了一封恰巧寄到的家书,家书是在云进前辈厂门前一刻才寄逹的,带来“妹六月将嫁”的讯息。这是和云感情最好的妹妹,小云很多岁,云脑中浮现出她初生的模样、学走路的模样,及孩提时跟在自己身后的模样,直至自己外出工作,辗转到了炼土厂,又出去云游,便难能再见到她,只有逢年过节才能见上几次面,而作为云游商旅,每逢节日又是生意最好的时候,妹妹也会长大,非节庆假日的日子回家,她不一定在,见面的次数又更少。如今她将远嫁他乡,云心中突然有着诸多不舍,舍不得她嫁人,她将嫁的那个小伙子对她好不好,远嫁后男方家人对她会不会好,云很想问问那个小伙子,他将给妹妹什么样的生活,毕竟妹妹留在家里,大家都会照顾她。

云相信长辈们都已问过,也愿男方与男方家人能了解女方家人不舍的心情。

匆匆已快接近订婚的日子,云回到家中,在那被选定的日子里看着妹妹文定,看着妹妹奉茶给未来公婆,看着妹妹在文定仪式中踩高脚椅,她未来的婆婆给妹妹带上金首饰,接着,云在订婚宴前帮着发喜饼。

文定仪式后十来天,妹妹娘家人随着车队到了远方参加结婚典礼,妹妹哭着拜别父母,而父母亲给了她很多祝福的话,母亲对准女婿说,她交给你了,而拜别后准女婿回头请岳父岳母参加结婚喜宴。

一场婚礼完成了,大家也将不舍化为深深的祝福。

之四 杀价风云

又过数月,云行至湖边,一群鸽子从湖的那一端飞来,缓缓落在云身边,或坐或站,模样甚是可爱,也不怕人,云转进山间,见另一池塘美得摄人心魄,美得让人一下就忘了烦忧,而山猴跳跃于群树之中,又转进另一山头,在那里和一条锦蛇打过照面,想起来仍有些毛骨悚然。

云的行囊上,常有些不经意的旅客,蚂蚁是最常见的,不知何时上了他的行囊,有时他会很抱歉让他们远离了家乡,也有过蝴蝶幼虫,云将它轻轻放在另一片草丛中,期盼它能长成蝶。

就在此时,巧遇一位卖毛巾的云游商旅,在路旁和人抱怨,刚才那位客人杀价杀得太厉害,杀到她不敢卖,请客人留给别人买。

这位毛巾云游商旅是位中年妇人,批了很多货,却都是在囤货,好不容易有人买,就被杀价,杀得她都没有利润,还好她出来卖东西只是卖好玩的,打发时间用,一家子仍靠着妇人丈夫的薪资所得生活。

云看着她的遭遇,也忆及过往初为云游商旅的岁月。曾经,一位摆饰界的朋友,驱车到处找云,终于在一座山头的小溪涧旁找到了云,只因他听前辈讲,说云被客人杀价杀得太厉害,以致没什么利润,小月难度,特意来寻,告诉云该赚的要赚。当时云听这话,想起他来寻的一年前,经过旧桥边,旧桥边一位老人家来买摆饰,又杀价,又要赠品,云因不会应对,全数依了他,老人家最后说了一句话说:“孩子,你这样有赚吗?”云摇摇头,老人家说:“该赚的要赚,我希望你把赚来的钱回馈社会,不要等十年后我八九十岁了,你还在桥旁赚这一点微薄的利润,生活捉襟见肘,勉强维持温饱。”

云心想老人家您说得容易,您都跟我杀价杀得那么多。其实这也一直是云的困扰,虽然也有蛮多好客人,但很多客人买东西就是不断地杀、杀、杀,乐此不疲,云真的只有赚一点点而已,而且加上时间成本,人每天得吃饭,如今,友人又跟他说同样的话:“该赚的要赚。”

友人说:“你餐风露宿,又不会吃野菜,该赚的不赚,长此下去,怎么得了,做生意得先顾好自己,别人看你红光满面,不是面黄肌瘦、无精打采,才会跟你买东西。”

云笑了笑,说到野菜,随着乡村城镇化的面积愈来愈广,连从前最会找野菜吃的部落里,将来要接任部落首领的年轻人(犹长的孩子),都已失去找野菜吃的能力,何况是他呢?

朋友告诉云,做工简单、工钱不高的小东西,如果客人杀价,要坚定地拒绝,做工繁复的大东西,价格需再提高,然后,给客人杀。遇到不杀价的客人购买做工繁复的作品,就送点东西给客人。

一段时间后,云发现,拒绝客人的杀价,有时会出现下一个不杀价的客人,也有些客人是杀好玩的,如果拒绝杀价,他还是会买,而对于做工繁复的大东西,提高价格,客人杀到了他想杀的,云也赚到了云应得的,且因为做工繁复费时,有许多客人认为价格要这样才合理,不愿拿赠品,怕亏了云(尤其当看云现场制作时),云真的比较有能力回馈社会了。

云心中百感交陈,提高价格并非云的原意,但面对大量的、疯狂的杀价,好像也只有提高价格这条路,且委婉地请杀价杀得太厉害的客人,“留一些给别人买吧!”才能解决成本问题,生存下来。

总不好降低作品品质吧!

虽然真的有不肖人士任意哄抬价格,但,云也明白了为什么东西愈来愈贵的原因。@*#(待续)

责任编辑:李婧铖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我们一起出生在无垠的宇宙中,一起游戏、玩耍,在漫长数不尽的岁月里一同成长,如同同一个体生命上的不同细胞,像是同一身体的左手右手般存在。
  • 从草原往左看,还有那一片黄花,偶见蜜蜂采蜜,而另一座木质凉亭立在哪儿,提供了另一个人们体悟与聆听自然诗篇与乐章的歇脚处。
  • 走过严寒的肆虐,湖中死去的鱼儿以袋计,而春来了,在高堤旁,惊喜地发现小小的涟漪不停的出现,是鱼苗!为数众多的鱼苗,在春神的眷顾下长成于湖中,展现了生生不息的生机!
  • 湖面再也听不到小天鹅凄凉的嘎嘎哭喊,小天鹅也不再悲伤,眼神慢慢慢有了生气。它多了新朋友,而且一次五只,都关心它。
  • 在人生的转折处,一艘意想不到的,名唤“生意”的船帆,正在逐渐启航。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