尘缘笔记:云游商旅(下)

作者:尘埃
行走草原,一位老妇人正摘采野生桑葚,顺道请云吃。图为蒙古大草原。(JOEL SAGET/AFP/Getty Images)
  人气: 360
【字号】    
   标签: tags: ,

在现实生活中,我们常见一些做小生意的人,处在社会的各个角落,他们或许没有很高的学历,却生命力强韧;他们多数有一些好手艺,做吃的、做一些手工艺品,以服务人群顺便换取生活所需。有人曾说,我们上上代的人,大部分靠的是手艺;我们上一代的人,靠的是文书,而到了我们这一代,好像……什么都不会。

以下的故事,即是以这些宛如我们上上代的人们——这些小生意人来作为发想,我为他们,特别是游走四方的小生意人们,取了一个新名词,叫做云游商旅,希望你们会喜欢。

接上文

之五 订做风波

这其实是位好客人,一次跟云订了20个摆饰。云在一个大节日开始时遇到他,因逢节日开始,云想请客人直接去炼土厂和前辈订做,客人觉得麻烦,要从云这里订。因订做数量多,客人也杀价,云便也接受了杀价,认为有赚就好,就当帮客人多服务一下。为此,云特意风尘仆仆地走了一趟炼土厂去购土。前辈知道来意后,惊愕得说不出话来,良久,才说:“你又给人砍价了,而且,这是订做,必须维持原价,我们手做品必须一个一个做,不是机器打的,况且我炼好的土成本是不会降给你的,算算时间成本,你有赚吗?”

云天真地说:“有!”便在前辈担心的目光下离开,然后没几天,发现前辈说的是真的。

云虽可到处游走,但这一行大月小月差很多,遇大月时要面对人群努力贩卖,才能度小月,而第一次接订做的云参不透这个道理,在节日人潮开始多时接了这单订做,云要做多久啊!?还得去卖,节日过后商机就没了,既然白天不能做,就晚上做,累坏了,做好了客人又有要修改的地方,还要加一个特殊的零件,并且希望提前拿,云只好在人潮最多、生意最好时,为了实现云对订做客人的承诺,提前关上云的小皮箱,又风尘仆仆地跑了炼土厂一趟,购买特殊零件。前辈见云如此,就语重心长地说:“下次再有这种情形,宁可跟客人说,在炼土厂订做、在炼土厂取货。”

客人后来又改了交货时间与地点,算算节日已快过去,云再不去卖,锁在这一单上,节日过后可有小月要度,便不再配合客人的要求。客人见云不再配合,反而配合了云的时间,把货取走了。

事后云再仔细检查了一下对客人的报价,才知道自己报给客人的价格为何会让前辈愕然。因为客人的砍价,云报给订做客人20个手做品的价格所赚的利润,等于云卖出5个手做品的利润,在这个大节日中,如果不接受订做,专心贩卖,云不可能等不到多于五个客人购买手做品,然而,却为了这单订做,在人潮最多时跑去炼土厂,扣掉车钱、时间与劳力,整个是没赚的,不如请客人挑现成的就好,或坚决地请客人直接跑炼土厂订做,云终于明白了为什么前辈会说订做要维持原价,为什么朋友会驱车到处寻找他,为什么旧桥上的老人家都会告诉云“该赚的要赚”。

之六 悟

在某年的春末,美丽的白花落了一地,云驻扎在小溪边,聆听附近一座寺院的暮鼓晨钟,那个时节倒是很多人来此欣赏美景,云将皮箱打开,等着人们欣赏并购买作品。

美景不长久,只有半月余,那里景致虽美,却没什么吃的,只有一摊卖玉米的云游商旅天天出现在那儿,于是,那半月余,玉米成了云的主食,曾听说远方有些部族以玉米为主食,现在云相信了。

玉米云游商旅天天观察云,在云即将离开时教导了云一些事,玉米云游商旅说:“作为商旅,要有应对客人的能力,不能别人一嫌你,就生气或不高兴。”云一愣。“不能别人一嫌你,就生气或不高兴”不就是一种“骂不还口”的能力吗?不也是一种“不觉得气恨与委曲”的大忍吗?

这不就是一种修行,属于云游商旅的修行。

云呆呆地愣在那里,良久,良久……没有想到上苍派下能教导自己的导师会出现在这里,看起来这么平凡。

玉米云游商旅又教导云一些应对客人杀价与订做及介绍自己商品的方法。让人觉得,人真的应该尊重老师,师愿传授,不一定学得会;而师不传,自己永远也不知道。

云看着老师面对客人柔软似水的身段,似乎领悟了什么,自叹弗如,亦生起敬佩。

之七 地以厚德载万物

行囊背久了,造成膝盖受伤,云调养一阵子才复原。复原后,为免复发,学会用推车,以减轻膝盖负重。

行走草原,一位老妇人正摘采野生桑葚,顺道请云吃。在不远处另一位老妇人正蹲于草中,寻找一种只出现在清明节前后的草药,他们叫它“清明草”,要价不菲却专治膝盖酸痛。又巧遇一位曾于世界各地寻找植物提炼的朋友,拿了一罐他特别调制的酸痛按摩油给云。

望着无尽草原,不知地是否有膝盖,相比云提行李的渺小,而大地要有多大的宽容,才能承载数不尽的万物。

之八 上天的眷顾

如同上天无限呵护,行走四方,云时常受人照顾,曾有旅人邀他一起撘车同行,一块分担车费;云租摊位贩卖时,也有客人看着好玩,跟他一起分租,卖自己的二手物品;曾有懂飞鸟的旅人和云分享他所知道的知识;也有位卖蔬果的云游商旅,在见云生意不好时,关心地问,要不要学做吃的,他有几样拿手好菜可传授,云感动到不行,虽然云没去转行,但也学会他一道菜,从此以后旅行菜单上多了一道菜谱,伴云行走天涯。

另一位卖蕃茄的云游商旅坚持要将蕃茄相送,云不收,觉得那是辛苦钱,怎能白拿,却挡不住她的坚持。

也曾在山中行走时受了风寒,顺手买了莲藕汁,却止咳化痰,回头询问,才知这莲藕汁加了特殊的家传秘方,确有止咳化痰的作用。

也曾经身形劳累,吓坏一位贵家老夫人,老夫人交待她底下的人,下次见云来,要对云好一点……

感谢上天,云将他们买手做品的钱,拨一小部分为善款,愿每位和云买东西的人们,将来都有福德,就像一路上人们对云的关照,云衷心祝福着每位客人与曾帮助他一路走来的人们。

之九 无惊

淡季时云在前辈的炼土厂小住并帮忙,也曾做过云游商旅的前辈经营炼土厂十多年,经历每个春夏秋冬、大月小月,有着许多故事,曾经,炼土厂一连数日都没生意,前辈已犹疑要不要继续,最后还是硬着头皮开门,而那日,只有一个客人,购买数量之钜,刚好补过前阵子没开市的亏损,炼土厂就这样保留下来。他以这个故事化开云面对淡季不安的心,人说春耕、夏耘、秋收、冬藏,原来生意也是这样,旺季如春夏,淡季如秋冬,只是生意的淡旺季有时会转换,十多年前,炼土厂的旺季从端午起,至深秋止,十多年后却转过来,生意从入冬开始,腊月渐佳,惊蛰后大旺,春末转缓,夏初消停。

荣耀是暂时的,落魄也是暂时的,前辈认为十年一运,即使云不太明白,也遵从他的话,在淡季时好生休养、备货、力所能及地看点书,偶尔弹奏乐器以调剂,等待下一个旺季到来。

之十 后记

曾经,在那有着王者遗风的山城里,一位也是云游商旅出身的老人家,分享着他的经验,他后来有了店面,又有一对外表平凡的老夫妇走过,和山城中的居民及其他云游商旅如多年的老朋友般交谈,老人家身上不带钱,谦虚而随和,买东西是他后面的随行人员跟着付钱,老夫妇离开后,听居民说,云才知道他们是谁。老夫妇事业做得很大,在本国几乎家喻户晓,山城的居民不会因他们的身份而另眼相待,而他们的谦和与随行人员的傲气正成对比。

云感慨颇多,这是真正王者的气度,云不知道自己会云游到什么时候,如果有那么一天事业茁壮发展,愿云也能有那样的气度,谦虚、随和,人们可以没有压力地和云相处。

一位回头客从远方走来,说要订制数月前曾买过的手做品,寻云颇久,并爽快付清货款,也配合了云能制作的时间,愿意等待,云问明细节,做好后第一次以邮寄的方式交给客人,客人十分高兴地回信说很满意。

也给了云信心。

故事述也述不完,即使如此,很多事情还是要静待老天安排,云期待下一个安排的到来,也将安排中的经历,细细说与有缘人。@*#

责任编辑:李婧铖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我们一起出生在无垠的宇宙中,一起游戏、玩耍,在漫长数不尽的岁月里一同成长,如同同一个体生命上的不同细胞,像是同一身体的左手右手般存在。
  • 从草原往左看,还有那一片黄花,偶见蜜蜂采蜜,而另一座木质凉亭立在哪儿,提供了另一个人们体悟与聆听自然诗篇与乐章的歇脚处。
  • 走过严寒的肆虐,湖中死去的鱼儿以袋计,而春来了,在高堤旁,惊喜地发现小小的涟漪不停的出现,是鱼苗!为数众多的鱼苗,在春神的眷顾下长成于湖中,展现了生生不息的生机!
  • 湖面再也听不到小天鹅凄凉的嘎嘎哭喊,小天鹅也不再悲伤,眼神慢慢慢有了生气。它多了新朋友,而且一次五只,都关心它。
  • 在人生的转折处,一艘意想不到的,名唤“生意”的船帆,正在逐渐启航。
  • 一个人给人的印象,即代表他的商誉,他知道扭转形像需要一段时间,经过这次受伤,可喜的是,他给人的形像渐渐地在转变。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