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观雨堂主:中共的承诺绝不可信

人气: 1240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9年02月25日讯】贸易战展开的中(共)美谈判,离最后的期限越来越近,双方关于“结构性改变”的讨价还价,不知会出现怎样的结局。其实,所谓“结构性改变”的问题,尽管在谈判中极重要,但还不是关键。问题的关键在于,中共在谈判中即便作出不同程度改变的承诺,但中共的承诺究竟能否可信?事实上中共挤身WTO以来,一直以虚假的不可信承诺掩人耳目,暗中却肆无忌惮地扭曲市场、疯狂盗窃知识产权与网络商业机密。引发贸易战的实际原因,正在于中共在入世前双边会谈中许下的承诺,全是不可信赖的诈骗。如果我们看中共真实的历史,可见中共不讲诚信、翻云覆雨、阴谋撒赖、无视游戏规则的约束,完全是与生俱来的,丝毫不奇怪。

对中共的虚假承诺,上世记中期介公父子看得就很透,所以长期坚持“宁可战,不可和”的方略;胡适、傅斯年等知识精英,对中共承诺的不可信,也看得很清晰,所以能做到明哲保身、不受骗上当。上世记40年代后期,中共为了暴力夺取政权,借助《新华日报》向世界承诺:中共反对一党专政,决心走美国式民主道路。然而一旦夺取政权,立即翻脸不认账。1957年,毛泽东信誓旦旦要求党内外人士帮助中共整顿作风,不料转眼之间整风突变成“反右”,几十万帮助中共整风的知识分子,全部被打倒在地不得翻身。类似案例,不胜枚举。司马昭之心,在大陆知识界早已路人皆知。所以中共承诺之不可信,是与生俱来的。若是有朝一日中共的承诺变得可信了,那也就不再是中共了。

当然,不可信承诺作为人类在博弈或谈判中的策略,并非始于中共,但中共出于对抗人类文明的邪恶本性,却将不可信承诺发挥到了极致。世界上有些不可信承诺是可以改变的。如18世记末,英国政府将大批囚犯运往澳洲,以解决澳洲开发中劳动力匮乏的现状。政府在事先与船主的谈判中,船主承诺收费后提供运送囚犯的服务。但船主的承诺不可信,原因是船离岸后,船主只顾降低航运成本。这使囚犯们在拥挤的船舱内,遭遇食品质量的低劣与数量的短缺,甚至是饮用水供应不足,更谈不上卫生与医疗保障。结果船尚未驶离大西洋,囚犯因病死亡的比率即上升。从1790至1792年的三年中,26艘船共运送囚犯4082名,海航中死亡498人,平均死亡率为12%。其中一艘“海神号”,运送囚犯424人,死亡158人,死亡率高达37%。

船主的承诺不可信,使开发澳洲的计划无法兑现,政府不仅承经济遭受损失,还因许多囚犯被送上不归路,使政府在道义上受到世界舆论指责。约在1792年,英国政府终于发现窍门——要改变船主的不可信承诺,必须改变付款时间与地点。于是从1793年起,英国政府将原来离岸(英国码头)时的付款,改变为到岸(澳洲码头)时清点人数后再付款。也就是上船时100名囚犯,如果到澳洲时人数减少,我拒绝付款,以示对船主的惩罚。此举有神效,而且立竿见影。此后船主们在海航中不再任意降低成本,不仅保证饮食与饮水供给,并且恢复卫生保健条件,甚至还聘请了医疗健康顾问,以保证船到达澳洲时,囚犯一个也不少——没有一个船主愿意看到自己花费了航运成本到达澳洲后,却因囚犯人数减少而得不到报酬。

可见要改变承诺不可信,必须找到小窍门。上例的窍门,在于改变向船主付费的时间与地点。然而并非所有的不可信承诺,都存在可以扭转的窍门。譬如英国光荣革命前,王室政府陷入财政困境。政府若通过举债走出困境,但没人愿购买政府债券。原因是王室政府的权力过大,对债务准时偿还的承诺不可信。一旦王室政府准备推翻偿债的承诺,债权人的风险损失骤然而降。这里对王室政府的不可信承诺,就不存在可以扭转的窍门。只有在1688年的光荣革命后,制度发生了变化,政府的不可信承诺才完全改变。因为在虚君制度下,政府权力受立宪的议会制度制约,偿债的承诺也就不敢推翻,即便是征税权也要经议会通过才有效。这就是从制度上保证政府承诺的可信性——从此,再没人担心政府偿债承诺被推翻的风险,政府发行债券也不再困难。

中(共)美谈判中,对于中方承诺的不可信,是否也存在可以改变的窍门?答案当然是“没有”!英国政府在光荣革命前的偿债承诺不可信,与中共的不可信承诺相比,区别在于:王室政府的承诺不可信,实际是债务人因无力偿还债务,转而走向找借口赖账的那种不可信。相反,中共的承诺不可信,纯属预设的阴谋,是一种必然的常态,也是由中共本性所决定,而非债务偿还能力不足的结果。或者说,中共的不可信承诺,原本就是虚假的承诺,也永远无法改变。从这个意义上看,中(共)美围绕“结构性改变”展开的谈判,对于一贯奉行虚假承诺的中共而言,实在不能抱太多期望。2019年2月内,中共在谈判中施展的拖延策略,甚至将当初已作的虚假承诺,改头换面再充当新的承诺,可以证明这一基本判断。

中共承诺的不可信,与英国光荣革命前,王室政府举债的承诺不可信比较,也有相同的地方。这表现为,若要真正改变两种主体的承诺不可信,都只有唯一的道路,这就是改变制度——实行权力制衡与宪政约束。在英国,这条通往辉煌的道路由光荣革命所铺就。然而,光荣革命在大陆中国绝不可能复制。况且中共控制的大陆,如果有朝一日真的走向权力制衡、宪政约束,也早就意味着中共的寿终正寝了,当然也谈不上中共的承诺不可信。可以说,如果既要想改变中共的不可信承诺,又不想打算让中共灭亡,甚至认可它的合法地位,这只能是不切实际的痴人说梦。

中(共)美谈判的艰难也在这里,美方坚持要求中方作出“结构性改变”,实质上是要求中方抛弃不可信承诺;中方则明修栈道,其实一直在暗渡陈仓,至死也绝不放弃不可信承诺。中共若真的放弃不可信承诺,10余年高速增长的神话还能继续吗?极权主义的体制还能维持吗?中共若放弃不可信承诺,它还能拿出什么绝招挑战人类的普世价值呢?所以,中共绝不可能放弃不可信承诺,因为中共的思维方式,恰恰与诚信规则、与契约精神如同水火不相容。正如中共极权体制与权力制衡、宪政约束的文明制度,同样也是水火不容的道理一样。

中共至死也不放弃不可信承诺,决定中(共)美谈判难以分出输赢。不过谈判虽难分输赢,贸易战必有胜负。本来两国贸易,与市场交易双方一样,结果应当是双赢。没有双赢也就没有市场的发展与扩大。中(共)美之间贸易,中共却能做出你输我赢,靠的正是不可信承诺,以及这种虚假承诺下的钻空子、对市场的人为扭曲、对知识产权与网络商业机密的盗窃等等。华府与川普总统只要彻底明白中共的承诺绝不可信、永不可信,就知道该怎样对待中共,或许谈判的大门将关闭,贸易战的输赢也将见分晓了。

责任编辑:高义

评论
2019-02-25 7:16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