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然恬淡 风雅洒脱的南村先生

文/宝蓝

南村先生居住的环境,不尽人意,生活也并不富足,每每他穿着粗布旧衣行走在士大夫之间,言行举止却也十分憨直洒脱。图为唐寅画作局部。(公有领域)

  人气: 286
【字号】    
   标签: tags: , ,

康熙年间诗人张惣,字南村,又字僧持,出身书香门第。南村小时候写诗,每次开言都与众不同。

张父有一个朋友叫纪竺远,每次见到南村写的诗,必定连连称赞:“气清”、“骨清”、“神清”。继而再细看南村,说:“这孩子将来必以诗才扬名江左!”

南村前往应天府学习,所交朋友均是贤良的少年才俊。他专喜研究古文辞藻,并致力于写诗。

张家世代崇佛,所以南村天性不喜荤血之物。起初还能吃一点蟹肉。八岁那年,张父准备带他去见博山禅师。临行的前一天,南村拿着一只螃蟹正要吃,张父见了,问他:“我儿将要拜见博师,吃这个东西合适吗?”南村听到后,随即放下不吃。从此,蟹肉也断除不吃了。

南村遍访年老有德之人,一生中有很多故交多是方外之人。平常饮食吃饭极为清淡俭约,宛如僧人一般。有时也逗留在古刹寺院,经年累月不回家。

他酷爱山水,不惧艰辛,不惧路途遥远,一遇名山,必前往一游。嵩山、泰山、武夷山、黄山、天台、雁荡诸山他都去过。

南村曾在远游之时,几次遭遇盗贼小偷,差点都回不来,但他连气恨的神色也没有,人们觉得奇怪,他却说:“失去的东西就当是偿还了,也是正理啊。”

南村曾跟随中丞余公学《易经》。后来,余公率军镇守武林(杭州古称),南村也随着来到武林,泛游西湖,往来吴越。居住在苕溪、霅溪二水(浙江湖州境内)一带的老朋友听说他来了,都争着邀请他。

若说起南村的为人,坦荡磊落,平易近人。不说些奇异偏激的话,不做些异于常人的事。凭心取受,随其自然,从来不以礼数、恩义责备他人。和左邻右舍相处,从来不与人争,尤其能忘掉嫌隙,不与人结怨。

若是初次见面,人们容易忽略轻视他,时间长了,反而会觉得他可敬可亲。南村平常不以美恶、是非搅扰身心,所以枕席即睡,没有辗转反侧失眠之苦。他能不择地而处,不择食而食,不择榻而寝,所到之处随遇而安,性情安然恬淡。有一年除夕,他从外面返家,其实已经离家不远了,他却仍在旅店住宿,次日下午才慢慢地走回家。

他居住的环境也许不尽人意,生活也不富足,每每穿着粗布旧衣行走在士大夫之间,言行举止却也十分憨直洒脱。

南村先生后来果如纪竺远所言,以诗才扬名江左。他驰骋诗坛五十年,可与其相媲美的人寥寥可数。然而,每每论诗之时,他都能不恃才傲物,不盛气凌人,不喧嚣吵闹,不诽谤他人,一直以此为宗旨。晚年时,他精神依然矍铄,可敌壮夫,遇有良宵宴会,也能通宵达旦的吟咏不息。

事据《虞初新志》卷16@*


责任编辑:李梅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在明清古籍中记载着一种神秘的现象——神灯。在余姚玉皇山、四川峨嵋山、青城山、江西庐山等地均有出现。每当神灯出现时,涌现在山林之间,飘然于江面之上,闪闪熠熠,巍峨晃漾,辉映人间犹如不夜之城。
  • 宋神宗时期,高丽国王曾在佛像前祝祷,恳祈神佛赐降子嗣。后来国王如愿以偿,得到一个王子,为其取名义天,即仁孝王子。王子一出生,就昼夜啼哭,无论谁哄他安静入睡,他都不肯。渐渐地,不知从何时开始,众人都会听到一阵木鱼声。小王子每次听到清脆的木鱼声,就会停止啼哭,安然以眠。
  • 清朝官员张潮评价花隐道人,自古以来,隐于花间的人大多是高人韵士,而菊花尤其与隐者相得益彰。高公旦的“花隐”,妙在完全没有重蹈陶渊明之履,隐于闹市,更胜一筹。
  • 有一天,于生在昭庆寺僧房洗浴,同行的同学蔡生有意戏弄他,悄悄地隔着门窗偷视。赫然看见于生的两腋之间,肌肤只有寸许。更令人惊悚的是,他的左边是猪身,右边是蛇身,猪鬛清晰可见,蛇麟也一目了然。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