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中共向一带一路国家输出腐败 多国政要丑闻曝光

中共退出历史舞台系列之五

近年来,国际政要因为涉与中共相关的贪腐案例频频曝光。图为示意图。(大纪元资料室)

人气: 18283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9年02月04日讯】(大纪元记者古清儿综合报导)近年来,国际政要因为涉与中共相关的贪腐案例频频曝光。中共把国内那一套“官商勾结”的腐败做法输出海外, “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是“重灾区”。

中共向“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输出腐败

最典型的,莫过于近期曝光的中共与时任马来西亚总理纳吉布(Najib Razak)的贪腐交易。

美国《华尔街日报》今年1月7日报导,为换取“一带一路”合约,中共曾经提出协助“一马基金”(1MDB)偿还债务,并争取让美国等国停止对时任马来西亚总理纳吉布的盟友和其他人涉嫌侵吞基金资产指控的调查。

作为回报,马来西亚方面愿意提供铁路和管道项目的丰厚股权,这些项目被列入中国在海外建设基础设施的“一带一路”计划。

纳吉布任总理时,大马国有投资基金(1MDB)的6.81亿美元被转到了纳吉布的账户上,引发美国和瑞士对1MDB贪腐丑闻的调查。

去年9月,纳吉布被马来西亚当局抓捕。

另一个例子是斯里兰卡。

《纽约时报》去年6月报导,披露斯里兰卡前总统拉贾帕克萨(Mahinda Rajapaksa)在任期间,向中共“一带一路”项目贷款数十亿美元,用于新的基础设施项目。其中包括具有战略意义的汉班托塔港口,耗资13亿美元。

报导说,在斯里兰卡2015年选举期间,中国港口建设的大笔资金直接流向了拉贾帕克萨的竞选助手和竞选活动,拉贾帕克萨对中共提出的条件一概接受。但拉贾帕克萨最终未能赢得竞选,他本人否认了这些指控。

作为中国的邻国,吉尔吉斯斯坦(简称吉尔吉斯)是最早支持“一带一路”的国家之一。但这个国家的政要也被发现了贪腐行为。

2013年7月16日,中国特变电工公司与吉方能源公司签署了比什凯克的热电厂改造项目,总经费3.86亿美元。该项目于2017年8月30日施建完成。但2018年1月就发生故障,导致首都大量住宅和机构在严寒中停止供热。

随后,吉尔吉斯议会和内阁分别调查这起事件,发现使用中方贷款方面存在腐败问题,多名能源企业的主管被逮捕,还涉及政府高官。

2018年5月29日,吉尔吉斯前任总理伊萨科夫再次被国家安全委员会传唤,并被禁止外出和离境。据安全官员透露,他涉嫌在2013年实施比什凯克热电厂改造项目期间,利用自己的政治地位,在遴选承包商时为外国公司游说。

吉国当地媒体曾报导,当年伊萨科夫为促成这个大型项目,先后18次与中国公司私下会晤,并多次被邀请到中国旅行。不过,伊萨科夫一直声称自己是清白的,他否认了所有的指控。

另外调查还发现,中国贷款中的3亿美元,直接打入了前总统阿坦巴耶夫在维京群岛所注册的公司账户。

中共还被曝向孟加拉国官员行贿,涉及国企中国交通建设股份有限公司(CCCC)。

早在2009年,由于在菲律宾的腐败行为,世界银行禁止CCCC进入菲律宾市场长达8年之久。上述马来西亚取消的东海岸铁路项目,也是由CCCC承包的。

2018年,CCCC的子公司,中共港湾工程有限责任公司(简称“中国港湾”),被孟加拉国政府部长公开指控在一建设项目中向一名孟加拉国官员行贿。

当地媒体《每日星报》报导,孟加拉财政部长穆希特(AMA Muhith)表示,“中国港湾”因行贿政府官员,已被孟加拉国政府列入黑名单,将不准在孟加拉参与任何未来的建设项目。

报导说,“中国港湾”行贿的对象是孟加拉国公路运输和桥梁部一名新上任的司长,贿赂的方式是现金,名目为“礼物”,金额大约为500万孟加拉塔卡(约相当于6万美元)。该名司长没有接受这份“礼物”,而是通过公路运输和桥梁部将贿赂现金全额交还给了中共大使馆。

穆希特表示,此前,“中国港湾”已获得了孟加拉国内达卡到西莱特(Dhaka-Sylhet)公路的道路拓宽项目。这次“中国港湾”被发现对孟加拉官员行贿,不是为了获得该项目,而是“为了讨好官员,以便挪用项目资金”。

就连印度洋岛国马尔代夫,也未能避免中共“一带一路” 的腐败侵蚀。

2018年9月24日, 马尔代夫亲共总统阿卜杜拉·亚明(Abdulla Yameen)下台。

日本《时事通信》曾报导,马尔代夫大选结束后,亚明即被爆出存在腐败行为,发生腐败几乎已成为许多参与“一带一路”项目的当地当权者的“必然现象”。

报导披露,亚明当权时期,他的一些亲属经营的企业利用亚明的权力,获得了马尔代夫优良度假场所的开发和经营权。

卡塔尔卫星电视台也爆料说,亚明在大选前,收受了150万美元,行贿者至今不明。但中共的“一带一路”项目能够在马尔代夫横行无阻,与亚明为其大开绿灯关系密切。

在亚明执政期间,中资企业在马尔代夫开展的基础建设工程大量开工。其中,马尔代夫机场扩大工程的投资额高达8.3亿美元;该机场与海上大桥连接的项目耗资也高达2亿美元。

中共将腐败输出西方和联合国

近年来,中共向外扩张的野心不断膨胀,影响到了西方国家。中共的腐败也如影随形,向世界输出。

美国政界正受到影响。

去年3月,大陆神秘能源富豪、中国华信董事会主席叶简明被调查。陆媒曾披露叶简明背后有复杂的政商关系网,涉及中共的政、商、军、黑社会。

同时,叶简明还费尽心思游走华盛顿。《纽约时报》去年12月报导,叶简明创立的中国华信以金钱开路,在中国如鱼得水,又打向世界。他为美国大学和智库提供了大量资金,能够直接接触华盛顿的高层领导人,寻求好处。

报导引述美国退役海军上将和国家安全顾问博比·雷·英曼(Bobby Ray Inman)的话说,五年前,华信找到他,希望一起弄合资企业,每年付给他100万美元,他拒绝了。后来又找他帮忙说服美军不要轰炸叙利亚,因为华信在收购那里的油田,他再次拒绝。

根据法庭证词,中国华信还向有政治背景的智库全球安全分析研究所(Institute for the Analysis of Global Security)捐赠了至少35万美元。

纽时说,中华华信能源基金会向克林顿基金会(Clinton Foundation)捐赠了10万美元。除了华盛顿,华信还向哥伦比亚大学的一个研究中心捐了至少50万美元。

中国华信还试图将他们预计会在2016年大选后进入白宫的知名共和党人拉入自己的轨道。在2014年11月中期选举后的一份备忘录中,华信概述了一项与共和党高层和政界人士接触的计划,称为了建立“关系和朋友基础”,应该“尽快”展开接触。

叶简明的副手、香港民政事务局前局长何志平则因涉嫌向联合国官员和非洲国家官员贿赂290万美元于去年11月在纽约被捕。

《华尔街日报》报导,何志平被指利用一家联合国批准的非政府组织“中华华信能源基金会”为工具进行贿赂,并在联合国大力推动“一带一路”项目。

根据法庭文件的指控,该基金会是被用作来影响第68届和第69届联合国大会主席阿什(John Ashe)和库泰萨(Sam Kutesa)的主要工具。

2018年12月何志平被纽约法庭裁决七项罪。美国法庭提交的多份陈情书显示,何志平代中国华信向非洲多国政要行贿,幕后金主指向叶简明。

根据起诉书显示,何志平为获得独家开采石油的权利,涉嫌在塞内加尔前外交部长加迪奥的牵线下,向乍得总统德比现金行贿200万美元。为答谢加迪奥牵线,何志平曾以香港户口、经纽约银行向加迪奥的公司汇款40万美元。

此外,何志平2016年汇50万美元给乌干达外交部长并承诺进一步汇款,以便为华信能源取得利益,包括可能收购一家乌干达银行。

何志平原是香港知名眼科教授,与中共高层关系密切。

受中共腐败影响的非洲

美国CNN曾发文,以何志平行贿乍得总统的事件为例,指中共官员以“肮脏手段”贿赂非洲各国高层甚至总统,批评中共从未践行过联合国反腐败公约。

近年来,中共在非洲加大投资,大力推行“一带一路”项目。德国之声报导,根据联合国方面的统计,2000年,中非之间的贸易额只有100亿美元左右,到了2017年,则高达2000亿美元。

美国国家安全顾问约翰·博尔顿去年12月13日在华盛顿智库传统基金会演讲时批评,中共在非洲既输出项目,也输出腐败,没有达到与美国发展计划相同的环境或道德标准。“此类掠夺行为是中国(中共)更广的战略倡议中的组成部分,包括一带一路等计划,其最终目标是促成中国(中共)称霸全球。” 博尔顿说。

《纽约时报》今年1月14日的报导说,一些中国企业用现金贿赂,或让其提供法律代表或保险服务为交易,把目标对准了非洲官员及其家人。

如广州东送能源集团卷入了乌干达的腐败案。

根据乌干达总检察长的报告,2016年,总检察长办公室得出结论,东送采矿许可是通过欺诈获取的,并建议将其吊销(官员们从未落实。)

东送还因欺诈指控,被吕伟东在乌干达早期的一位合伙人告上法庭,该公司目前深陷围绕该矿的财产纠纷。2017年,两名财政部官员因涉嫌向东送索要并收受贿款而被捕。

此外,中国第一大电信商华为在非洲被揭有行贿的丑闻。

《纽约时报》去年12月19日报导说,华为员工被指控贿赂政府官员以赢得在非洲的业务。#

责任编辑:林锐

评论
2019-02-04 4:35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