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人神事

双鹊公堂击鼓鸣冤 督引官府缉拿凶犯

文/宗家秀
宋佚名《双鹊枇杷图》。(公有领域)

宋佚名《双鹊枇杷图》。(公有领域)

  人气: 784
【字号】    
   标签: tags: , , ,

这是流传于明朝的一桩奇闻,两只鹊鸟居然到公堂鸣冤,而且指引官府破案。

明朝万历十一年,盱眙人张兴以租赁骡子为生。一次他从林中捕获了两只鹊,就关在了笼子里。第二天清早,他赶骡子出去拉生意时,就顺便带上了这对鹊,想顺手把它们卖了。

途遇一个商人,租用了张兴的骡子,打算去往新溪。看见被关在笼中的鹊鸟,商人突生悲悯,他解下腰间的钱囊,掏些银两,赎买了这两只鸟,随之把它们放生了。

商人鼓鼓囊囊的钱囊被张兴窥见,他顿起劫财的歹意。二人行至偏僻之处时,张兴趁其不备,用牵驴的鞭绳套住商人的脖子,把他勒死了,又将尸体捆上石头,沉入了河湾。然后,商人钱囊里的银子就被张兴揣进了自己的腰包。整个过程无人看见。

图为明 萧云从《秋山行旅图卷》(局部),纸本,东京国立艺术博物馆藏。(公有领域)

盱眙县有位乔姓判官,一日正在公堂阅案卷,突然就闯进来两只鹊儿,绕着他的案几飞旋,一边飞一边鸣叫,声音凄苦悲愤,如怨如诉。乔大人挥袖驱赶,竟也无效,两鸟始终不肯离去。

乔大人正心中疑虑,突然见鹊儿飞至公堂鸣冤鼓的地方,摇摆着身体用鸟喙击鼓,连续三次。乔大人心里一惊:莫非民间确有冤情,老天让此鹊鸣冤?正想着,两只鹊竟点起头来,好像知道他在想什么。

于是乔大人对着鹊儿说:“如你们有冤,请绕着屋里大梁飞三圈。”

话音刚落,鹊儿果真上下翻飞,绕屋梁三圈。乔大人又说:“那请你们嘴衔令牌,我派两个衙役跟随你们到有冤情的地方。”

鹊鸟瞬间跳上案几,衔起令牌就飞旋在前,连连回首四次,之后雀跃翻腾,或落或翔,时而等待,时而引领,唯恐衙役不能跟上。

大约飞行了三十里,到了许湾河畔,鹊儿突然就一头扎进水里了,很长时间才从水中跃出,叽叽喳喳,异常喧噪,但见水面有层层的水沤泡沫泛起。

衙役深感惊奇,赶紧回去报告,乔大人知道后,就亲自赶到了河畔。路上,两只鹊还是如影随形,一直贴身跟着。

乔大人令渔人在水沤泛处打捞,结果捞上来一具男尸,大约三十多岁,尸体还未腐烂。尸体背部捆着一块大石头,脖子上绕着鞭绳。

乔大人对着鹊儿说:“请带我们去找凶手吧。”

于是鹊儿像先前一样带路。两个衙役在前,数人尾随在后。走到平康村大槐树下,就见一间茅屋,屋前有荆棘樊篱,两头骡子拴在里面。

鹊儿冲着屋檐鸣噪,张兴就从里面走出来。两鹊立刻飞聚在他的肩头,频频鸣叫,张兴恼怒,击打鹊子,鹊子就飞奔到屋顶继续鸣叫。

衙役说:“牵着你的骡子跟我们走一趟吧。”张兴有些害怕,衙役就说:“去一会儿就回,有重金赏赐。”张兴这才答应。

张兴忽见衙役腰间挂着一根绳子,感觉眼熟,突然想起来了:这不是他勒死商人的那根牵驴绳吗?自知事情败露,大惊失色。

经过审问,张兴如实招了:自己杀人越货,总共谋财四十两银子。随后搜家,衙役缴获了劫款,张兴也被定罪。

商人的尸体后来被埋在东城时,两只鹊也飞过来了,作俯首道谢状,盘旋在坟前悲鸣苦叫,久久不愿离去。

宋佚名《梅竹双鹊图》。(公有领域)
宋佚名《梅竹双鹊图》。(公有领域)

古有全蛇献珠,活雀投环,今有鹊鸟鸣冤击鼓。人做坏事时,总觉得没人看见,不料天鉴昭昭,恶人难逃啊。

参考文献:

明 李诩《戒庵老人漫笔·神鹊鸣冤》

点阅【神人神事】系列文章。

责任编辑:苏明真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文革运动中“反毛”可是一个天大的、可怕的罪行,谁戴上了这顶帽子,轻者挂牌游街批斗,身败名裂;重则酷刑伺候,被判刑关监直至家破人亡。
  • 中共和马杜罗的把戏分别被两国民众拆穿,这样的政权还能走多久呢?
  • 中共官方的暴怒令人诧异。似乎,在半小时的瑞典语新闻里,它发现了有史以来针对华人最不可饶恕的罪孽,因而誓不罢休。中共当真反“辱华”?69年来,中共一直在维护中国人的尊严、守护道德良知及媒体操守吗?
  • 重庆社会工作职业学院副教授张鲁元,因修炼法轮功屡遭中共非法劳教、骚扰、抄家、洗脑等迫害,常年处于惊吓之中,身体每况愈下,于2018年5月左右含冤离世,终年76岁。
  • 《帝鉴图说》插图《赏强项令》,描绘董宣拒不磕头认错,刘秀遂吩咐这个颈项刚直的县令出去,还赐他了三十万钱。(公有领域)
    一个地方官员,为了一个平头百姓的性命,得罪了皇帝的亲姐姐,龙颜盛怒之下要杖死他,只需他磕头道歉。他竟当堂“死磕”不认罪,即使被人摁着头,他仍两手据地,脖颈刚直,拒不低头……
  • 老话儿说的好,人在做天在看,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那些暗中做了亏心事的人,上天一笔笔都记录在案,并在适当时候予以惩戒,尤其是那些直接谋财害命之徒,报应是如影相随,被雷公直接劈死就是在彰显天理昭昭。
  • 清朝嘉庆年间,阳羡(即今江苏宜兴)有个书生,学业有名,家境小康。嘉庆壬辰年夏天的时候,和学中同窗搭伴一同前往澄江(即今云南澄江县),参加选拔贡生的考试。当时这位阳羡书生参加岁考时,在经书和古籍方面的考试都在其同辈中连续考得第一,想着这次选拔贡生的考试也将势在必得、稳操胜券,因为家境良好,携带了很多的银钱,于是和同来的学子们连日饮酒作诗,好不快乐。
  • 清朝某地有个年轻人,本文姑且称其为李某,年少时极为贫困,家里常常揭不开锅。在他准备去考乡试的那一年,有位算得很准的算命先生说他在9月的白露节前会横死。他内心为此十分忧虑。
  • 清朝江苏的宜兴县曾出了一位藩台大人,名叫万荔门,他的前世与其父亲有着密切的关联。万荔门的父亲万彦斋当年还是秀才时,家境十分贫寒,但其为人方正,从不取不义之财,而且他平生以义当先,遇到别人有急难时,即便是委屈自己,也必想方设法予以帮助,即使名节受到损害也在所不惜。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