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觅真:多少幸福家庭被中共残害?

全家三代人家破人亡。 吉林8旬老人陈淑华昼夜抱着孙子的遗像哭(明慧网)
人气: 531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9年02月07日讯】在新年到来前夕,明慧网报道了北京市部分法轮功学员惨遭迫害的系列文章《北京百余夫妻法轮功学员遭迫害案例》,看着这些用血泪凝聚的案例,令人心酸落泪。北京市部分法轮功学员惨遭迫害的案例是中国大陆千千万万法轮功学员遭受中共迫害的一个缩影,中共迫害法轮功近二十年来该有多少这样的悲剧啊!

不妨从《北京百余夫妻法轮功学员遭迫害案例》中摘录几例,看看中共是如何摧残和毁灭这些无辜的幸福家庭的:

案例1:江泽民下令正师级军官于长新夫妇被非法判重刑。于长新,原空军指挥学院教授,正师级,军队离休干部,原法轮大法研究会成员。于长新是空军第一代飞行员,参加过“国共内战”,曾主编空军指挥学院教科书,为空军做出几十年重要贡献。一九九九年四·二五,于教授即失去自由,七月一日,单位保卫处与干休所两个人将于长新从家中骗走。总政和空军组成了一个二十多人专案组,对于长新教授进行隔离审查,采取诱骗、威逼等卑劣手段,连续不准许老人睡觉,给老人精神身体造成很大伤害,期间非法抄家两次。原本空军有关人员根据于教授的一贯表现和“审查”结果,认为没有根据和理由给他大的处分。

然而江泽民对于教授怀恨在心,以权代法,先下令逮捕法办,又指令重判二十一年。军事法庭无奈于二零零零年一月六日,判于长新十七年徒刑,排在李昌之后。致当时已经七十多岁的老人被关进军队监狱,长期关押迫害。于教授对判决不服,曾提出上诉。当时军队高层对于老被判重刑反响强烈,一些高级将领为于教授鸣不平。

于长新教授夫人姜昌凤,毕业于北京农业大学,退休干部。于长新被判刑后,姜昌凤也被赶出空军指挥学院宿舍区的家。二零零一年因坚信法轮功,参加印刷法轮功真相材料被绑架,被非法重判十年,当时已近古稀。入狱初期被关在少管所迫害,后关在北京女子监狱迫害,是女子监狱关押的年龄最大的法轮功学员。在女监被迫害一度满脸长满大脓包,眼睛肿胀的睁不开,严重便秘,腰部严重弯曲成九十度,手不停地抖动,生活自理困难。出狱后又被非法送进劳教所,二零一一年十一月,这位八旬老人,被人目睹关押在北京女子劳教所,被单独关在一个牢房,身体已经很虚弱。

案例2:曹东长期遭受残酷迫害,妻子杨小晶被迫害离世。曹东,北京外国语大学毕业,原籍甘肃省,曾在北京旅游服务公司工作。二零零零年十一月,在京被警方绑架,后判刑四年半,送甘肃监狱关押。杨小晶原北京供电设计院工程师,迫害发生后被东城区警方多次绑架、关押,被非法劳教。二零零一年、二零零四年,分别被两次劳教,共四年。在劳教所期间,遭受多种精神和身体摧残。劳教回家后,长期遭受骚扰,被迫流离失所。

二零零六年五月,曹东为营救被关押在劳教所的妻子杨小晶,在北京与欧洲议会副主席斯考特见面,讲述了自己和妻子及熟识的法轮功学员所遭受的残酷迫害。会面之后两小时,曹东即遭国安特务非法抓捕,二零零七年二月,再次被非法判刑五年,秘密关押在甘肃天水监狱单间,遭受残酷迫害。

二零零六年八月,杨小晶从女子劳教所回到家中,为关押的丈夫奔走呼吁遭到恐吓。曹东两次被判刑期间,她在自己遭受迫害的间隙,先后两次拖着虚弱的身体远赴甘肃狱中探望丈夫,第一次在平凉租住十一个月,第二次在天水见到丈夫伤痛不已。

杨小晶结婚后,夫妻在一起的时间不到一个月,双方轮流被非法拘留、关进监狱、劳教所。长期迫害中,杨小晶身心严重受损,又遭遇当地警方突然恐吓,病情急剧恶化,于二零零九年十月一日在兰州凄然离世,年仅四十五岁!当时曹东关在天水监狱,杨小晶病危期间及离世后,家人多次要求让曹东见杨小晶最后一面,均被拒绝。

二零一二年六月八日,七、八个警察突然闯进曹东在北京的临时住处,将他又一次绑架并劳教二年零六个月,劫持到新安劳教所迫害;曹东从法律角度反迫害,委托律师提出行政复议和诉讼,但是没有结果。

案例3:于宙被迫害离世,妻子许那遭遇酷刑迫害。于宙,四十八岁,毕业于北京大学西语系法国文学专业,是通晓多种语言的青年才子。于宙是乐队“山谷里的居民”的鼓手、歌手,中国大陆人所熟悉的《爱的箴言》的原唱音乐人。这样一个修炼法轮功做好人且才华横溢的精英人才,最终被中共恶党以“迎奥运”为借口,绑架虐杀。

二零零八年一月二十六日晚,于宙在演出结束后与妻子许那驾车返家途中,行驶到通州区北苑路段被警察拦截,进行所谓奥运搜查,随即将他们抓到通州区看守所。二月六日,当家属接到通知赶到北京清河急救中心时,原本身体健康的于宙已离开人世。医生面对家属的质询,一会儿支吾说是因“绝食”而亡,一会儿说死因是“糖尿病”。看守所逼迫家属立即火化遗体,于宙的亲属坚决不同意并要求尸检。目前于宙的遗体仍在冰柜里保存。

于宙的妻子许那,原籍长春,毕业于北京广播学院(现中国传媒大学),从事油画创作,作品在海内外很受欢迎。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邪恶迫害开始后,许那坚定的证实大法,多次被绑架关押,两次被非法判刑。在女子监狱里,许那坚定信仰、抵制迫害,始终没有妥协。

二零零一年七月四日,许那被房山和通州警方从住处绑架,家中大量财物一概被抄走,后被非法判刑五年。她在少管所曾单独跑出队列拦住路过的监狱长,当面反映所遭受的种种摧残,要求停止迫害;许那在北京女子监狱关押期间,曾遭受集训队小号严管隔离、酷刑等折磨,被强制盘腿捆绑、不让睡觉洗漱、在雪地里冻、禁止家人探视、软硬兼施、频繁调队等,但她始终正念正行没有转化。

二零零八年一月她与丈夫再次被绑架,在丈夫刚刚被迫害致死的情况下又被非法判刑三年。许那第二次在北京女子监狱期间,依然坚定信念,正念正行,没有向邪恶妥协。

案例4:韩俊青被迫害致死,妻子王秀红被劳教,女儿因控告元凶被关押。韩俊青,房山区窦店镇人。曾是当地有名的地痞,他自己讲炼功前没干过好事。修炼法轮功后脱胎换骨,去掉了恶习。他的变化在当地引起轰动,老百姓赞扬法轮功真神,让坏人变成了好人。二零零零年他被劳教一年,在劳教所被洗脑欺骗转化。从劳教所出来后,韩俊清再一次清醒,痛改前非。二零零四年二月再次遭绑架,关押在房山区看守所,五月四日传出死讯,房山分局不让亲属看遗体,说要解剖验尸,当年约四十七岁。之后其亲属看到刀口一直开到肚子,内脏器官被摘除,肚子里灌的都是冰,遗体虽然被化妆,但脸上的伤痕清晰可见,人很消瘦,左眼下方皮肤、肌肉严重损伤,整体缺了一块肉,喉咙处有开刀缝合的疤痕。

韩俊青的妻子王秀红,从丈夫修炼后的巨大变化,看到了法轮大法的美好,也开始修炼大法。二零零零年七月被绑架并劳教一年。二零零四年韩俊清在看守所被迫害致死期间,也被拘留关押。二零一五年八月十四日,她再次遭窦店镇派出所警察绑架关押。同年七月十六日,韩俊青的女儿韩雨,因控告迫害死父亲的元凶江泽民,被海淀区公安分局警察绑架,在海淀看守所关押四十天。

案例5:杨占明被劳教、妻子吴尭被迫害致死。杨占明,北京应用物理与计算数学研究所高级工程师。杨占明和妻子吴垚修炼法轮功后身体健康,二零零零年二月十二日,二人带着写给中央的一封真相信,到国务院信访接待站递交,因此杨占明被关进海淀区拘留所一个多月;后又三次关进洗脑班强制转化。二零零二年十月,夫妻同被非法劳教两年,杨占明被送进劳教人员调遣处、团河劳教所迫害。

吴垚一九四六年生,北医附中英语教师,二零零二年四月流离失所期间第二次被绑架,迫害致生命垂危;同年九月九日,吴垚和老伴杨占明向世人讲真相时再次被绑架,关押在丰台区看守所,后被非法劳教两年,二零零三年六月十一日被送往劳教人员调遣处。吴垚被劫持到调遣处的当天遭到毒打等摧残,十天时间吴垚被迫害致死。

二零零三年六月二十二日,家属被告知吴垚已去世,说是“猝死”。当时杨占明和吴垚家人看到,吴垚的遗体左手是黑的,有大片瘀血;生前穿的短袖白背心上有鲜血印。同吴垚关押在一起的法轮功学员回忆,警察逼她转化,她始终不肯,并给警察和刑事犯人讲真相。吴垚遗体火化时,调遣处处长张继忠见到吴垚的二弟,对吴尭的死亡,表现出心虚的样子,笑嘻嘻的伸出右手说“谢谢你”。

案例6:清华大学虞超、褚彤夫妻双方被非法判重刑。虞超,清华大学精密仪器系九零级毕业生,网络工程师,原在北京一家外企任职。二零零零年因去天安门广场打横幅“法轮大法是正法”,被劳教一年(所外执行);二零零二年八月与妻子褚彤在北京被绑架,住处遭劫掠,后虞超曾被秘密关押在北京法治培训中心,虞超遭受警察毒打、上大板成大字型、双手双脚铐、绑在床上近四个月等长期酷刑折磨,致肌肉开始萎缩;“转化”他的帮教与警察换了一批又一批,无法动摇虞超坚信大法之心。后虞超被冤判九年徒刑,关押在前进监狱,遭“坐小凳”、强迫体力劳动等迫害。

褚彤,清华大学微电子学硕士毕业,清华大学微电子所讲师。曾被非法判刑两次。一九九九年十月上天安门城楼为法轮功请愿,遭警察野蛮殴打,被绑架后判刑一年六个月;出狱后在明慧网刊登“严正声明”表示继续坚修大法。为避免再遭迫害,与丈夫虞超带孩子被迫放弃待遇优厚的工作流离失所。面对高压迫害和颠沛流离的生活,褚彤只得把不满四岁的儿子虎虎托给朋友抚养,母子分离的场面令人心酸,当妈妈跟儿子说再见的时候,小家伙懂事的说,“妈妈,等坏人没有了,你就来接虎虎回家。”二零零二年八月褚彤与丈夫虞超在北京被秘密绑架,此次迫害由所谓“专案组”专管,被认为“案情重大”,先被国安和610秘密送到“法制培训中心”洗脑班迫害几个月;二零零四年四月二十二日,朝阳区法院非法判褚彤重刑十一年、虞超九年。褚彤被关进北京女子监狱遭受长期迫害,遭强迫灌食、剥夺睡眠、强制洗脑、单独关押等。褚彤的母亲在她出狱前数月离世,没有看到女儿最后一眼。

案例7:清华大学研究生刘文宇、姚悦夫妇被非法判刑。刘文宇,清华大学热能工程系九七级硕士研究生,因成绩优异提前攻读博士学位。二零零零年一月十五日到三十日,刘文宇被清华校方非法软禁在二零零号核试验基地,强迫其改变信仰;二零零零年六月,刘文宇因到天安门广场为法轮功和平请愿,被以“涉嫌非法聚集”之名刑拘一个月,并被清华勒令退学,后刘文宇被非法判刑三年六个月。

刘文宇的妻子姚悦,清华大学微电子所九六级硕士研究生。一九九九年九月三日,因在学校内公开炼功被清华大学派出所强行带走,后被开除学籍。二零零一年一月一日凌晨,被中关村派出所匪警破门而入抓走,警察将姚悦的两手铐在床栏杆上,用电棍电击手腕;后关押在北京市公安局七处看守所。二零零一年十二月十三日,姚悦被北京市中级法院捏造多种罪名,非法判重刑十二年,关押在北京女子监狱遭长期精神和身体迫害。

《北京百余夫妻法轮功学员遭迫害案例》一文中说:“许多法轮功修炼者的家庭,经常是父、母、兄、弟、姐、妹、子、女、夫妻被同时迫害。夫妻双方同时遭到迫害的案例尤为突出,且触目惊心!有多少夫妻双双被迫害致死;又有多少夫妻被迫害的阴阳两界、天各一方;他们被非法判刑、劳教、关押洗脑班等等。迫害导致家庭中老人无人赡养,老人失去照顾加上精神创伤致病或病情加重以致离世;孩子成了孤儿,或辍学、或被开除失去读书的机会。幼小的孩子离开了父母的保护关心,心灵深处留下了永远无法弥合的创伤,身体和学业蒙受难以挽回的损失。”

看着这些令人触目惊心的迫害案例,深知中共一手发起的长达二十年至今不能停止的迫害有多么惨绝人寰,它给这些奉公守法一心做好人的善良民众带来的灾难有多么深重,同时让人们进一步看清了中共这个一贯自吹“伟光正”的党真正是一个什么货色,自此它的流氓本性和邪恶本质暴露无遗!

家庭是组成社会的基本单位,没有家哪有国?没有这些重德行善奉公守法的善良好人,哪有国家的长居久安及人民的安居乐业?中共就是要把这些重德行善奉公守法的善良好人摧残毁灭,把传承五千年的中华民族敬仰神佛重德行善的传统文化破坏殆尽,让共产邪灵称霸人间、统治世界的阴谋得逞。

中共迫害法轮功二十年来,北京市是中国大陆遭受迫害最严重的地区之一。据明慧网资料显示,在2018年绑架迫害最严重地区中北京市142人,位列第八。骚扰迫害最严重地区中北京市113人,位列第六。2018年933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其中北京市36人,位列第十一。近二十年来,北京市当局一直紧随江泽民集团打压迫害法轮功,走在迫害的最前面,就是到目前为止仍不收手。

又一个新年到来了,在这万家团圆的时刻,可知有多少法轮功学员的家庭是伴随着痛苦、思念与泪水在过年?可知如今他们已经被迫害得支离破碎、妻离子散、家破人亡,亲人团聚欢庆佳节的日子已经永远离他们而去?这一切是谁给造成的?就是那个仍然在用谎言欺骗蒙蔽着人们的邪恶中共,用各种卑鄙流氓手段残酷迫害民众的邪恶中共,用各种手段监控、追踪民众的行为、视人民为敌的邪恶中共!

愿那些仍然被中共利用的人们能够早日清醒,不再助纣为虐,做一个明真相、知善恶的正常人。愿所有正在或可能将会遭受中共迫害的人们,能够唤醒自己的良知善念,共同起来反迫害、解体中共。愿国际社会能够站在维护世界人权的角度,关注中国的人权恶劣状况,帮助制止中共对善良人的迫害,使饱受中共欺凌的中国人民也能享有真正的自由与人权!

责任编辑:莆山

 

评论
2019-02-07 7:11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