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何清涟:川普为何声称美国拒绝社会主义?

川普在2月5日的国情咨文中强调,美国绝对不会走向社会主义。(Doug Mills / The New York Times POOL PHOTO)
人气: 3758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9年02月09日讯】2月5日晚,美国总统川普(特朗普)在众议院发表的国情咨文演说中,再次提到委内瑞拉社会主义政策的失败、并誓言美国永远也不会成为社会主义国家。一个多年来被称为西方世界“例外”的资本主义堡垒,为何近两年由总统频频表态拒绝社会主义?那是因为美国本土的社会主义力量已经由轻轻敲门演变为用铁锤砸门之势。

川普国情咨文深受欢迎

川普2019国情咨文的内容极为丰富,主题是陈述去年以来的内政外交业绩,其中关于社会主义的一段话如下:

“我们与委内瑞拉民众站在一起,支持他们争取自由的崇高追求——我们谴责马杜罗政权的残暴,他们的社会主义政策把南美最富裕的国家变成了一个绝对贫穷和绝望的国家”,“在美国这边,让我们感到警惕的是那种要在我国施行社会主义的呼声。美国的建国基础是自由与独立,而不是政府强制、主宰和控制。我们生而自由,我们将保持自由。今夜,我们重新坚定我们的决心,永远也不会让美国成为一个社会主义国家。”

演讲至此,国会里全体共和党人与部分民主党人起立鼓掌,相关视频后的点赞非常之多。演讲还没结束,“We are born free and we will stay free”的车贴已经在网上热销。

因总统与民主党无法就墨西哥边境建墙经费达成协议之事,政府被迫关门一个多月,这一期间,美国民众因沮丧而产生不满。在关门结束前,皮尤研究所的一项民调显示,只有18%的美国人相信国会“基本上总是”或“多数时间里”能够做出正确的事情,大多数对国会持不信任态度。

这场被众议院有意推迟的国情咨文,因其务实,在美国民众引发了极为热情的正面反应。美国CNN与哥伦比亚广播公司发表的民调结果显示,约有76%的受访者有积极的反应。CBS的调查显示的认同度更高:共和党97%认同、独立选民82%认同,民主党30%认同。

国情咨文反对社会主义只是重申总统的立场。早在2018年10月,白宫经济顾问委员会(CEA)发布报告,题为“社会主义的机会成本”(The Opportunity Costs of Socialism)。概述了社会主义对宏观经济造成的机会成本损失,警告“社会主义”会对生活水平及联邦预算产生严重负面影响,但当时引起的反响并不热烈。11月中期选举后当选的民主党社会主义者议员近几个月的表现,让美国人产生了警惕。

美国社会主义势力兴起

我曾在《美国民主党的国内“颜色革命”》中阐述了如下事实:2016年美国大选中,社会主义者桑德斯(Bernie Sanders)横空出世,而且赢得众多年轻选民的追捧,与欧洲青年普遍左倾一样,美国青年的思想也偏左。

2018年11月,总部设在华盛顿的“共产主义受难者基金会”和民调公司YouGov发布一项调查,该调查共询问了2100名不同世代的美国人,让他们回答对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等问题的看法。

根据调查,52%的美国千禧世代希望生活在社会主义国家(46%),超过希望生活在资本主义国家(40%)的人。一小部分年轻人希望生活在法西斯主义社会,还有6%的年轻人认为共产主义是最佳选择。这些信仰社会主义的青年一代,基本集中在民主党。

2018年7月3日,《纽约时报》曾发表一篇《民主党正在社会主义化吗?》,文中引述一项调查,在18~34岁的民主党人当中,61%的人对社会主义持正面态度,这些人是民主党内的极端进步主义者。

当年桑德斯的支持者组建的“全新国会”(Brand New Congress),其成员在2018年中期选举中斩获颇丰,二十多位社会主义者进入美国国会。他们通过CNN、CBS与《纽约时报》等媒体的持续宣传,不仅未让大多数美国人产生对社会主义的向往,反而产生警惕。

民主党新星亚历山德莉亚·奥卡西奥-科特兹(Alexandria Ocasio-Cortez,简称AOC)所在的纽约14选区,是低收入者、难民、非法移民云集的犯罪高发区,她大力宣传她的社会主义政策纲领——“一个基于大众对资源和生产的控制、经济规划、公平分配、女权主义、种族平等和非压迫关系的人道社会秩序”,因而当选。

AOC当选后,努力宣传自己的社会主义政纲,先是提出金额高达40万亿美元的全民生活免费计划(美国2017财年的财政收入共3.25万亿 ),让美国立刻实现社会主义;12年内把美国污染气体排放量降低到0%,美国成为全球唯一不使用石油等化石燃料国家。

今年1月6日,她在CBS的“时事60分”节目中对主持人说,可以对美国富人征收高额税收,比如对年收入1000万美元以上的人征收“60%至70%”的税。这个说法立即引起美国媒体的讨论。支持者认为,这的确可以给美国带来数以万亿计的财政收入,可以用来促进社会进步。反对者则一片讥嘲之声。

民主党的内部分裂

近年来,美国民主党越来越不关心做蛋糕及本土白人中产及蓝领利益,只关心分蛋糕并力主全球化、无限制接收非法移民。

今年该党共有十余位2020大选的参选者,他们在造势活动中尽情展示了身份优势(比如自己是印度裔与拉丁裔混血、非裔等)、LGBT的“性别优势”与政治理想优势(欢迎非法移民、全民医保等)之后,让本党过半选民看到了2020胜选无望。

据NBC在2月4日发布的消息,在民主党选民的最新民调中,有56%的民主党选民希望选出能够击败川普的挑战者做总统候选人,价值观排在第二位;有33%的民主党选民认为价值观必须作为候选人的优先考量,还有10%认为需要选出有正确价值观且能击败川普的总统候选人。

2月4日,皮尤研究中心调查了美国人当前最关注的国家议题,位居第一的是经济,七成受访者表示这应是总统和国会今年最优先处理的问题。四成受访者认为美国经济状况在川普总统上台后有所改善。紧随其后的大众议题是健保花费、教育、反恐、社会保障和医疗等,67%以上民众表示,这几项议题是应该优先处理的事务,民主党拚命捍卫的非法移民权益问题,基本不在大多数美国民众关心的优先项目之列。

民主党的金主有不少跨国公司。这些公司的CEO对AOC向富人征税70%实现社会主义的主张很反感。Dell首席执行官迈克尔·戴尔在2019年达沃斯论坛上公开表示,对全国最高收入者征收70%的税率的建议,无助于美国经济增长。并表示他愿意用同样的钱成立基金会,“我觉得自己来分配这些捐款,比我向政府提供同样多的资金更为有效”。

美国本土利益与全球化理念的冲突

美国共和党人与民主党人在理念上的区别,其实是美国保守价值观与自诩“进步主义”的全球化观念的区别,共和党希望本国利益优先,有余力时再尽国际义务;民主党的基本盘当中有不少是移民与非法移民,因而坚持认为他国穷人利益优先,罔顾本土的国土安全及国民利益。眼下,两党的冲突主要体现在对非法移民的态度上。

共和党欢迎通过合法管道进入美国的移民,因为这些人受过教育、有自食其力的能力,对美国发展有正面作用。民主党则希望敞开国门欢迎所有想来美国的人,包括每年十几万由父母交由人口走私集团带进来的未成年人。

根据美国移民改革联合会(FAIR)2017年的数据,当年用于非法移民的财务负担接近1350亿美元。2016年5月,华府保守智库“移民研究中心”(CIS)公布了有关移民花费的报告,平均每个移民家庭每年享受的联邦福利六千多美元,比美国本土贫困家庭享受的现金福利高出33%,医疗补助计划(Medicaid)高出44%,粮食补助高出57%,居住福利大致相同。

早在2016年,科尔尼咨询公司(A.T.Kearney)与NPD集团(NPD Group)共同进行的一项民调结果显示,61%的受调者认为不断涌入的移民会危及美国。

今年,总统与民主党控制的众议院在建墙费用上的冲突,大多数美国选民支持总统。2月6日,CBS调查显示,针对川普在国情咨文演讲提到建边境墙防止非法移民是“道德责任”这一说法,有72%的人赞同,仅有28%的人表示反对。

Fox新闻网的评论员最近批评:民主党对非法移民的关心程度高于他们对美国公民的关心(Democrats more concerned about helping illegal immigrants than American citizens),更多的人讥评:民主党已经成为非法移民党(Democrats: The party of illegal immigration)。

目前,美国的利益棋盘显得相当混乱:川普为美国利益而战,跨国公司的高管们只考虑他们的盈利;川普的支持者多是美国本土主义者,支持民主党的美国跨国公司与主流媒体都是坚定的国际主义者;川普主张为企业减税,而跨国公司支持的民主党中的社会主义派别却要向他们征收重税。民主党的政治家、学者、传媒已经不能理解这个由他们多年打造的美国,认为这是美国人不够“进步”的表现。

以上,就是川普总统重申拒绝社会主义、坚持美国优先的社会背景。

何清涟: 中国经济社会学者。现居美国,来美前曾任职于中国大学与媒体。长期从事中国当代经济社会问题研究,代表作有《人口:中国的悬剑》、《现代化的陷阱》、《雾锁中国:中国大陆政府控制媒体策略大揭秘》等。

本文转自澳洲SBS电视台中文网 #

责任编辑:林燕

评论
2019-02-09 2:40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