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江苏女访民被非法拘禁105天 遭虐待险丧命

人气: 1941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9年02月09日讯】(大纪元记者李熙采访报导)江苏省江阴市毛黎惠,因土地被强迫流转而信访,遭到当地街道、村委的打压,去年她被关黑监狱105天后重获自由。期间她的脑外伤后遗症复发险些丧命。毛黎惠表示,要控告非法拘禁她的警察和村干部。

毛黎惠在黑监狱中曾顺利逃出报警,却又被警方交给地方,再度被关进黑监狱。她也曾用卫生纸写求救信传出,但无人知道她被关押在何处。江苏访民打市里12345追查,给的答复:“毛黎惠是上访重点对象,现有村委安排她生活,不属关押。”

关押毛黎惠的蒲东宾馆黑监狱。(受访者提供)

黑监狱中受尽折磨

毛黎惠向大纪元记者叙述被绑架关押的经过,并公开她被关押期间的一些视频作为证据。

2018年9月2日。她去北京上访被绑架回申西村村委,被非法拘禁85小时。

其后的10月7日凌晨,毛黎惠在常州市金坛肯德基店吃东西,又被申港派出所警察和申西村村委干部等7个人强行押上车(车牌:苏B3281B),带到江阴市申港街道新浦东宾馆非法拘禁。

10月29日,她趁几个看守睡着时逃了出来,到无锡公安局报案,被交给申港派出所及申西村村委带走,继续被拘禁于新浦东宾馆。

在黑监狱里,派出所的协警不准她关门上厕所、换衣服,不让外出吃饭,她多次绝食抗议。在非法拘禁期间,她的脑外伤发作,经常头痛得只能撞墙来缓解。看守不让她吃自带的止痛药,也不让就医。

村委得知她听到比较大的声音会头痛,故意安排神经病人看守她,在看守期间故意在半夜放音乐,把声音开得很大声,连续一个多月,让毛的头痛到三叉神经暴出来,痛到走不动路、吃不了饭、睡不着觉。

比较毛黎惠被关进黑监狱第一天拍的照片和105天出来时拍的照片,出来时她的头发被剃掉了一大块。那是她头痛到快不行了,两个心理医生来过之后才让贴膏药,把头发剃掉后贴的。她的脑外伤是2016年5月4日被殴打,没治好留下的后遗症。

在被非法拘禁期间脑外伤后遗症发作,剃掉大片头发。(受访者提供)
在被非法拘禁期间脑外伤后遗症发作,剃掉大片头发。(受访者提供)
江苏访民毛黎惠被关押黑监狱倍受折磨,出来时头发已剃掉一大片。左图是关押第一天时拍的,右图为105天出来后拍的照片。(大纪元合成图)

11月8日,毛用卫生纸写了两张求救信托一位大妈带出来,送到她朋友开的店里。希望好心的维权朋友看到能帮助拨打110报警。

毛黎惠用卫生纸写了两张求救信托一位大妈带出来。(受访者提供)

毛黎惠说,“1月19日中午12点多,村委看守人员收拾好她们自己的东西后撤离宾馆,我才获得人身自由,我立即购买手机并向110报警。”被非法拘禁期间,毛因多次向110报警求助,她的几部手机被申港派出所抢走,而与外界失去联系。

江苏访民周小凤在毛黎惠被关黑监狱期间打了12345,也打了警察张玉成手机,但后来当局都不接电话了。她说,“当时毛黎惠的亲戚朋友和很多人报警,公安都没人管,105天出来的时候已被折磨到不像样子,头发一半都没了,瘦骨嶙峋。”

无锡多位公民都拨打12345热线,但都无效。(微信图片)

土地被流转 事实已被征收

毛黎惠遭当局强征农田与强拆民房,她的自留地2.3亩、宅基地0.33亩、屋前屋后0.5亩的地,都被书面流转了,表面上是流转使用权,从程序上讲是没有征地,实际是以租代征。

毛黎惠表示,“我们村的村民当时是同意把承包地租给种西瓜的,一亩租金1300元,但政府另外又发了每亩1500元的流转费给村民,说明土地被流转了。”

毛黎惠家的土地被流转。(受访者提供)
毛黎惠家的土地被流转。(受访者提供)

2014年12月,她父亲毛强到政府单位办养老保险时显示土地已征收。但她向所有政府相关部门申请资讯公开,包括江阴市政府、江阴市国土资源局、无锡市国土资源局等,都显示所申请公开的资讯不存在或该土地仍为集体土地。

政府机关答复都是无征收手续。(受访者提供)

同时,申西村拆迁农民房宅,说是要造公园、挖湖,实际是造商住楼,目前已经有33户签空白协议书,唯毛黎惠一家未签。

毛黎惠因多次举报当地政府非法强行征用当地基本农田并企图强拆其住房,触怒了当地利益集团,致使她屡遭当地政府关黑监狱等手段打击。

1月19日她从黑监狱被放出来,实际上因为1月31日有两个跟土地有关的诉讼案要开庭。她担心过年后还会被非法绑架软禁。

责任编辑:林妍

评论
2019-02-10 1:41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