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颜丹:“国产科幻片”被盗版揭了谁的短儿?

白宫贸易顾问纳瓦罗(Peter Navarro)2018年6月19日再次撕开中共的贸易劣迹,称其贸易行为旨在盗取美国公司的知识产权。 (JIM WATSON/AFP/Getty Images)
人气: 4546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9年02月10日讯】大陆国产科幻片《流浪地球》才刚刚上映了几天,就被陆媒高调报导“口碑、票房双丰收”、“票房已破10亿,并获得9.2的高评分”。要说大过年的,有多少人会钻进电影院看国产片,相信大家心里有数。然而,电影制片方却“得了便宜还卖乖”,继续谎称“《流浪地球》的工作人员没有时间庆祝票房的攀升,而是把几乎全部的精力用在了投诉和封堵盗版上”。

这话说的也太假了。“封堵盗版”何时成了电影制片方的活儿?至于说“投诉”,在通讯设备如此发达的现代社会,不就几分钟的事儿么,还至于腾出“庆祝”的时间?既然该片已获10亿票房,还被称为“中国第一部现象级科幻电影”、“里程碑作品”,那么庆祝也在情理之中。说“没有时间庆祝”,反而惹人怀疑,是否因票房造假而没有庆祝的动力?

作为一部或出于宣传目的而制作的电影,制片方怕遭观众炮轰的心情是可以理解的。但其为了提高影片知名度,不惜利用“盗版”问题来炒作的手段,却并不怎么高明。

首先,国家版权局早在2月2日(腊月二十八)就发布了《2019年度第一批重点作品版权保护预警名单》,“该名单包含大年初一上映的《流浪地球》、《疯狂的外星人》、《新喜剧之王》、《小猪佩奇过大年》等8部贺岁片”。也就是说,有关部门甚至比“侵权盗版分子”都更先知道,这些影片被盗版,恐怕在所难免。

除了发布名单,中共版权局还要求“相关网络服务商”对上述影片“采取保护措施”。比如,“网络服务商”本身“在影片上映期内不得提供”;同时也“禁止用户上传”。按理说,只要“网络服务商”自觉执行了,就不会有大量的盗版出现在网络上,除非“服务商”内部有人“放水”。而如今,从盗版影片中甚至还有“高清完整版”来看,制作方有没有“内鬼”,都为未可知。

然而,要命的是,版权局忙活了半天,电影制片方却说自己“把几乎全部的精力用在了投诉和封堵盗版上”,这不等于把办事不力的官方给卖了吗?这不就在变相承认,中共有关部门在“侵权盗版分子”面前,犹如空气、形同虚设吗?如今正值多事之秋,官方如此被打脸,又不知会作何反应?

即便没反应,也不用大惊小怪。因为知识产权问题,向来是靠骗、斗立国、靠偷、抢治国的中共当局的软肋和硬伤。早在2013年,大陆媒体就曾公开报导过全球知识产权中心发布的《2012年度知识产权报告》。陆媒报导称,“报告涉及了全球134个国家,并着重关注了美、英、中、印等11个国家。在满分为5分的执法力度评估中,中国以0.5分位列11国之末”。一共就5分,中国却只有0.5分,即便跟发达国家比,中国的排名在全球垫底,也是不争的事实。因为“中国在所有5项指标中,只有诉讼途径这一项的表现……未得0分”。

尽管盗版分子能被“诉讼”,但“法院要求保存证据、命令侵权方停止侵权的强制力度太弱往往会使维权者感到不满”。此外,“中国法律规定的赔偿额度过低,体现不出赔偿的意义”;同时“在界定是否是以营利为目的上依然是模棱两可,从而难以对侵权者提起诉讼”。

对此,陆媒总结道,“由于中国社会普遍缺乏知识产权意识,以及执法与司法机构不作为,导致知识创新者的利益得不到保护,从而使长期利益不得不让位于短期利益”;“中国在享受侵权带来的便利的同时,也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在“短期利益”以及“便利”的驱使下,中共当局显然缺乏“从严查处”盗版的动力。因此,盗版常年在中国泛滥、屡禁不止,全拜中共所赐。有意思的是,盗版电影占据中国市场这么多年,且年年都有“贺岁档”,为何等到今年才拟出了“版权保护预警名单”;更何况,名单上也只有八部电影而已。

由此不难想像,这些电影制片方跟中共当局的关系显然不一般。为了对民众洗脑,中共从来都不吝惜“赔本赚吆喝”。就算电影不赚钱,也要夸耀“厉害了我的国”。毕竟电影票太贵,毕竟大过年的去电影院太过另类;因此,将“高清完整版”的盗版影片直接放在网上,实在中共的算计之内。

然而,出于中美贸易战正酣,迫于国际形势的压力,中共恐怕不得不选在此时,对保护知识产权有所作为。海外铺天盖地的报道都足以证实,此次“中美冲突的焦点就是知识产权”。有文章显示,“中美贸易战从一开头,美方就公开宣示,要求中国停止盗窃美国的知识产权。此后美国不断起诉各种盗窃商业机密的涉案人物,其中不少是中国‘千人计划’的参与者”。

就在2月初,中国副总理刘鹤赴美会谈的公报中,“1、2、4条都涉及知识产权,依次为:美国公司被迫向中国转让技术;在中国境内加强知识产权保护和执行的需要;中国对美国商业财产进行的网络盗窃所造成的伤害”。如今那个“版权保护预警名单”是否应“加强知识产权保护和执行的需要”而出台,大家可以尽情的发挥想像。

几十年来,无论国际社会,还是国内民众,恐怕都已深知,“盗版”是中共护不了的短儿,“对知识产权保护不力”也早就成为中共抚之即痛的硬伤。更倒楣的是,电影制片方的一句笑谈,就能成功的揭开中共千方百计想要捂住的这块疮疤。中共恨其“哪壶不开提哪壶”之余,恐怕更应该反思,若非自己的硬伤太多,又怎会让人一戳就中?若非偷盗别人的技术成瘾、成癖,又怎会轻易的就被人揭了短?既然偷盗是犯罪,中共未来所要面对的,恐怕就不只是被揭短了。

 责任编辑:莆山

评论
2019-02-10 1:46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